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男人的决斗

男人的决斗

赵杰微微耸了耸肩膀说道:的确我也没有真凭实据,不过,还是小心些好。不过,这么多粮食,需要不少人啊。黄芩看着漫山遍野的粮食土豆等蔬菜一时也看的眼花缭乱连连点头说道;好,我这就让人过来
  
  赵杰轻声说道:记住了,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要不然,事情就不好办了。黄琴心里一动低声说道:你是说,我们来个打草惊蛇。赵杰轻嗯一声说道:没错,平白无故多了那么多的粮食,而且还欲盖弥彰,这奸细肯定会一探究竟,一定会忍不住过来瞧瞧。黄琴轻嗯一声说道:要不让后备连来,他们的人数也是所有连最少的。赵杰轻哦一声说道:后备连,就是刘靶子的连?黄琴轻笑一声说道:没错,这刘靶子受了很大打击,还冒犯了你,你也不要见怪。赵杰哈哈一笑摇头说道:怎么会,以后,我还要拿他们做典范么。黄芩微微一怔微微一笑说道:的确,后备连本是从三个连淘汰下来,不少士兵士气低下,若是可以让他们重整士气,那可是一件好事,对于全军士气也是极好啊。黄小琴忙说道:我去找靶子吧。黄琴微微一笑说道:好,去吧。
  
  刘靶子躺在床榻上,内心极为焦急恼怒颓废,看着夜色也没有睡着,想到之前得罪赵杰,心里更是忐忑不安暗道:这次可就惨了,我可是得罪那个煞星,不知道他会怎么收拾我。寨主虽然说,这煞星不会把我怎么样,可,可是我还是心烦啊,奶奶的,本是堂堂一连,现在竟然淘汰出局,变成后备连,丢人丢死了,我简直是丢寨主的脸,我,我可是青龙山连长啊。他猛地坐了起来,不料,听到身旁的士兵说道:连长,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还是先睡吧,我们也是一时输了,过些日子一定可以赢回来。重新得到一连的番号。刘靶子愣了一下愕然说道:小莫,你怎么也没睡啊。那士兵嘿嘿一笑说道:听惯了连长你的呼噜声,你忽然没有呼噜就睡不着觉,连长你也不要在烦恼了,事情都过去了,想他做什么。刘靶子轻叹一声说道:难道你心里甘心么,我们一下子变成后备连,只怕,他们也不甘心。刘靶子朝躺在右侧的紧贴着墙壁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他紧紧贴着墙壁一动不动,显得极为孤独,那中年男子眼眸冷冷瞥了刘靶子一眼,随后又闭住眼睛,刘靶子眉头一皱又闭下眼睛,一旁的小莫哼了一声说道:连长,这家伙是不是哑巴,还是装逼,被二连的人打成猪头一样,还这么扮酷。一旁的士兵低声说道:可不,不过,这家伙以前很厉害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么渣,还被胡子欺负,叫什么李疯子,我看李傻子还差不多。刘靶子摇头说道:算了,现在都是一个连的人,别这么说了,以后我们都是一家子,兄弟,你叫什么名字,这李疯子是你真名?中年男子翻了翻白眼低沉说道:跟你无关。他声音显得一丝沙哑。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一旁的士兵哈哈笑道:我还以为是哑巴,原来是会说话的,喂疯子,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你成亲了么。中年男子依旧默不作声,刘靶子凝视着中年男子淡淡说道:不想说,也没什么,不管怎么样,大家现在都是一个连的兄弟,就算连队之间有什么不愉快,我们也一笔勾销,三连的弟兄,你们说是不是。中年男子眼眸微微一睁,眼眸浮现一丝迷茫之色说道:是么,可我还是觉得跟你们为伍,是天大的耻辱。刘靶子脸色一变,一旁两个士兵顿时大怒一脚踢向那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身躯微微一侧,两个士兵一下子坐到在地上,刘靶子微微一怔暗道:这小子居然还有两下子。中年男子冷然一笑说道:就算我是我们连里最差的,也可以跟你们几个废物打打轻而易举的事情,事实说明,你们的第一连本就是虚有其名,还妄想加入先锋独立营,就凭你刘靶子做梦。刘靶子怒道:你!他忽然坐了起来,一旁的小莫惊呼道:连长不要生气,跟这家伙没什么好生气的,让我来教训他。小莫说着忽然去拉中年男子的衣领,不料,那中年男子手腕微微一斜,小莫闷哼一声本事紧握的拳头通红无比,倒退一步,中年男子忽然坐起来扣住小莫的手腕冷笑道:凭你居然可以做班长,简直好笑之极。他手上一用力,小莫痛的脸色苍白,只是依旧一声不吭,而是蹬着中年男子。刘靶子看在眼里大为震怒道:你给我住手。现在是同一个连里,居然这么对待自己战友。中年男子瞥了一眼刘靶子淡淡说道:你们不过是废材,我没有理由跟你们在一个连里,更不需要听你的号令。刘靶子听了呆了呆又惊又怒道:你,你!中年男子哼了一声,手微微一松,小莫捂着红肿的手臂倒退一步怒道:你居然这么跟连长说话。连长,你,你教训一下他。刘靶子闻言低沉说道:李疯子,你现在已经我们连里的人,应该遵守我们连的规矩,一个士兵居然对自己的班长动手,那可是违反军纪。李疯子忽然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走到刘靶子面前说道:冒犯班长!就凭那小子也配当我的班长!小莫脸色一变怒道:你!刘靶子冷然说道;别以为有几分本事,就敢这么猖狂。他说着一拳猛地打向李疯子,李疯子轻蔑说道:偷袭我。这就是你一个连长的能耐。李疯子忽然扣住刘靶子的手臂,刘靶子脸色微微一变暗道:这小子好大的力气,真的是胡子的最弱的兵。只听咯咯骨胳响声,两人手臂一阵颤抖,李疯子脸上微微一红低沉说道:就这点能耐,难怪会输在胡子的手里。刘靶子脸上一阵通红瞪着李疯子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李疯子可没那么强的身手。李疯子淡淡说道:这样的身手算强么,你实在太低估胡子的实力,白天你输给胡子一点都不怨,毕竟他连一半实力都没用上,你们还想夺回一连的番号,别做梦了。刘靶子呆了一呆失声道:怎么,怎么会这样。李疯子瞥了刘靶子说道:你们一连一向养尊处优,平日里除了巡逻,能够打几次帐,我们二连平日里苦练,丝毫没有松懈,你别看胡子嘴里流里流气,实际上苦练,这是你们一连比的上么,你们只看到我们立功的一面,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辛苦的一面,我只是告诉你们,哪怕我是个吊车尾,也比你们强。刘靶子等人脸色一阵发黑,过会,刘靶子喟然将手松开低声说道: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啊,疯子,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以为这是偶然。李疯子轻轻抖动略微发酸的手臂说道:要是你努力直追的话,应该还是有些机会,一时挫败算不上什么,怕就怕你们都是扶不起的烂泥,狼牙的出现或许是你们的唯一的机会,当然也是我的机会。李疯子说着一圈一拐的坐在角落里的床铺上,继续睡觉,小莫低声说道:连长,这?刘靶子微微甩了甩胳膊说道:他说的没错,我们以前实在是太荒废时间了,我们一定要恢复一连的名誉,要不然,我们的老脸往哪里阁,怎么对得起营长,我,我实在太丢寨主和营长的脸了,从明天开始,给我抓紧训练,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去山下。小莫呆了一呆低声说道:可,可是。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道:刘连长,刘连长!此刻本是睡觉的军营里的人一下子都起来,胡子满脸怒色道:大半夜的叫什么来着!刘靶子也愣了一下说道:这是找我么?小莫苦笑道;不是找你,还找谁啊,三个连也就你姓刘啊。刘靶子忙起来说道:说的也是,一定有什么紧急事情,看来,我们还可以作战的机会啊。刘靶子本以为做为后备连,是没有多大机会上前线,即便是上前线也是充当后勤部队的份,如今一听声音自然大为欢喜,刘靶子早就忘记先前的不快,快步跑到门外,却见门口站着一名士兵,那士兵肃然说道:刘连长,政委让你去后山一趟。刘靶子瞪大眼睛说道:去后山,难道鬼子又来了。士兵茫然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政委要你们带上袋子,能拿多少是多少,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刘靶子正要说话间,胡子和原先的第三连连长孟东也都赶了过来,胡子朗声说道:小许,什么事情只让这靶子的后备连去啊,我们一连二连反倒不用去?小许轻啊一声说道:魏连长,孟连长,这个,政委还真没说,只是让刘连长去一趟。胡子冷笑一声说道:这政委还真是偏心啊,什么事情都叫这废物连!刘靶子怒道:你说什么,胡子!胡子横眉说道:怎么,我说错了么,你瞧瞧你们不是老弱病残,就是一些我们连淘汰下来的瘸子,要不是你们是潘司令的人,你们现在充其量还是一群土匪而已。李疯子,我说的对不对。李疯子只是淡漠看了胡子一眼说道:连长,你适可而止吧。胡子闻言冷然一笑说道:怎么被淘汰了,就这么快这帮废物打成一片了。刘靶子怒道:胡子,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一个部队的,你至于这么嘲笑人么。胡子撇了撇嘴说道:老子是实在人,不会背后说人,这是老子的优点,难道我说错了么,大火儿自然不可能当面说你们什么,可背地里课都说你们还不是靠的裙带关系。要是不服,把我打趴下啊,要不给老子乖乖的闭嘴,我们先锋独立营不养一帮废物,更不需要一群废物拖我们的后腿。刘靶子脸色一变怒骂道:老子跟你拼了。他说着,冲了过去,胡子身躯微微一侧冷笑道:怎么这么快忘了,老子可是把你打的跟猪头一样。刘靶子怒喝一声一连朝胡子连续打了数拳,胡子轻蔑一笑说道:你也就这点水平啊。小莫惊呼道:连长小心。刘嘎子心里一惊,忽然面门一阵疼痛,眼睛直冒金星,一股热流从鼻子流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胡子等人忽然哈哈大笑道:这就是废物连连长。刘嘎子擦了擦血,怒视着胡子说道:老子跟你拼了。他忽然朝前面冲了过去,忽然听到一声低沉声音传来道:嘎子冷静一些。刘嘎子愣了一下转身一看,却见身后站着壮汉,一时喜道:铁虎!小莫一时送了一口气忙走了过去说道:铁虎,你要给我们报仇啊。胡子欺负我们连长。胡子轻咦一声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我们的铁队长啊。那壮汉嘿嘿一笑说道:我来晚了,胡子,要不咱们来比划比划,听说,你已经一连连长,我还没跟你道贺呢,若是把老子打败了,你就是可以做先锋特战大队队长了。胡子冷笑一声说道:我还真有这个意思,铁虎,你也就比老子进来的早,要是以前若是正儿八经的打,我跟你打成平手也没多大问题,嘿嘿,可是,现在老子还是有几分把握的。铁虎挖了挖鼻孔说道:是么,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长进,可以把我给打翻?铁虎嘴角一撇,手指微微翘了翘,胡子哼了一声说道:少看不起人。胡子说话间,速度飞快无比一拳猛地朝铁虎打去,只听啪的一声,铁虎一掌封住胡子的拳头,胡子怒喝一声,右腿猛然陷入泥土之中,地上的石块忽然碎裂,铁虎呵呵一笑说道:不错是长进不少啊。他说着轻轻一推,胡子噔噔瞪倒退数步,脸上通红无比,汗水直流,身体一歪差点倒了下来,他忙右腿一蹲这才站稳,呼呼直喘气,铁虎微微一笑说道:站的还真稳啊。他说着右手微微一推,胡子忙右手拦截,不料,身体一下子巨大的力量震飞数米之外,一屁股硬生生坐在地上,一旁的刘嘎子等人不由得欢呼道:好本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