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天雷之劫
那枯瘦老者脸色一变说道:唐小姐,这,这怎么可以这样,这岂不是打扰那些英魂么,何况,潘少的坟墓也在此处,难道也要。
  
  老婆子微微摇头说道:要是可以让我夫君复活,那些陈旧的礼节不必理会也罢。
  
  一干守陵人一时目瞪口呆,那先前老者轻轻咳了一声说道:世上哪里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本领,唐小姐你居然会相信,传出去恐怕会被江湖中人笑话。
  
  老婆子眉头一皱喝道:哪里那么多的废话,你们都是我雇佣而来,难道还要违抗的我的命令么。
  
  众人闻言一时作声不得,那枯瘦的老者低声说道:既然,唐小姐这么说,那我们也无话可说,那么我等遵命就是。
  
  只是这陵墓中阵亡的士兵有五千余人,其中还有一些潘家祖先也在其中,需要更多人帮忙。
  
  这时听到一声哈哈大笑声传来道:这个不用你操心,我们多的是人。赵杰等人微微一怔,却见铁虎带着百余名士兵过来,后面还有一男一女,男的豪迈中带着一股英武之气,看到赵杰一时哈哈大笑道:盟主,你真的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我们还愁着怎么找到你。
  
  赵杰轻笑一声说道;寇老哥,你们莫非已经跟铁血军的人会合了?一旁的人杜月奴轻笑一声说道:可不是,我们已经跟宋家的人会合,还跟赶尸派的人有过一面之缘,眼下他们就等您回去了。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这么说,尸体已经准备好了。寇雄哈哈一笑说道:没错,而且数量可不止十万啊。
  
  赵杰轻哦一声说道:有这种事?杜月奴轻嗯一声说道:因为我们攻打鬼子据点的时候,发现紫金山不仅有国民党士兵阵亡的尸体,还有三千具古代尸体。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有这种事情?也是士兵?寇雄轻嗯一声说道:没错,这些都是明朝时候的士兵,都在密道里。
  
  赵杰笑道:是么,这也是一个收获啊,宋无敌他们可好。杜月奴笑道:宋无敌倒是不曾遇到,倒是遇到宋家小姐,宋家小姐可是念叨你数次,怨你来了南京也不跟她见面,她说了晚点会跟你会合。
  
  赵杰心里一喜说道:想不到她也来了,嗯,看来她已经掌握七绝魔琴的诀窍了。
  
  忽然听到一声尖叫道:杜姐姐,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想死我了。一道人影飞奔而来一下子将杜月奴抱了起来,杜月奴一时花容失色,当她看到怀里的人儿,一时噗嗤一笑道:白琳,怎么了,才不见半天而已,这么亲切啊。
  
  赵杰愕然说道:白琳,无瑕,你们没睡么?白无瑕依旧是身穿白衣,美艳中带着一丝慵懒,嫣然一笑说道:先前这么大的动静,我们怎么还睡得着,这下好了,大家终于汇合成一起了。
  
  寇雄擦了擦拳头嘿嘿一笑说道:好久没有打大仗了,我的手都痒了嘿嘿。
  
  赵杰没好气说道;放心,有的你出力的地方,偌,现在就可以去帮忙了。
  
  寇雄愣了一下,却见前面已经数十人在挖坟墓说道:真的要挖啊,可是坟墓就这么破坏了。
  
  赵杰眉头一皱说道:这也是唯一的办法,别啰嗦还不快去。这时,刘嘎子后备连的人也相继赶到,一时间,敲墓碑的,挖洞的,还有就是将尸体搬出来,一时热闹非凡,只是空气中臭气熏天,唐玉清等人捂着鼻子后退几步,倒是赵杰坦然自若看着一具具已经化为白骨,或者已经是腐烂的尸体,当众人手忙脚乱将所有尸体搬出来的时候,地上的尸体都没地方放,足有五千多具尸骨,赵杰轻咳一声说道:你们尸体的名字都清楚吧。
  
  铁虎轻咳一声说道:大家都已经在上面挂了个牌子,应该不会有错,总共五千六百三十六具尸体,其中包括有潘龙潘寨主还有潘老寨主,只是潘老寨主只有一具头骨,其余部分已经没了,这真的可以。
  
  赵杰微微一怔,却见老婆子面容凄苦抱着一个骷髅头老泪流淌,潘凤则默默垂泪看着一具大半尸体已经变成白骨,唯独下肢还没有变成白骨,只是依稀有蛆虫出现,一时间,一些士兵都纷纷垂泪,低着头,赵杰看在眼里轻咳一声说道:大家先静一静,都吧尸体放好吧,这次尸体比较多,可能会引起异象,大家最好先躲一躲,以免遭遇不测。
  
  潘凤轻轻擦了擦眼里低声对老婆子说道:奶奶,你还是吧爷爷的骨头放下吧,赵杰要施术了。
  
  老婆子擦了擦眼里低声说道:好孩子,你也别难过了,若是,赵杰可以把你哥哥和你爷爷救活,那也是一件好事,开心一些。
  
  潘凤轻嗯一声说道:知道了,奶奶。老婆子说着将头骨放在地上,却见赵杰忽然飘然落在上方,周身忽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这光芒不同之前的白光,而是五颜六色,只是赵杰脸色变的极为凝重脸上的汗水一滴滴流淌,忽然只听他大喝一声,骤然间,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芒照射在每具尸骨上,本是已经腐败的尸体竟然逐渐恢复肉体,上面的蛆虫大面积死亡,有些白骨居然出现肉,本是腐蚀的器官重新组建,众人看到眼前的一幕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更为让人震惊的是则是只有一个头颅,居然从头骨下方逐渐出现颈部,直至变成整个身躯,老婆子眼眸通红颤声道:这小子真了不起,居然,居然可以让老不死身体重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白无瑕只是瞪着赵杰,双手拳头紧握,白琳见状低声说道:门主,你是担心盟主么,您放心吧,上次盟主不是轻易让那些战士们复生么。
  
  白无瑕秀眉紧皱说道:你懂什么,盟主这门神功可是会大量消耗元气,上次,差点他没有晕倒,这次,大部分尸体都只有白骨,花费的元气就更大,可惜,我不懂这个术法,要不然,我还真想帮他一下,也不至于那么辛苦。
  
  忽然只听赵杰一声大喝道:你们速度离开,要不然会被天雷伤了。赵杰说话间,他手掌猛地一拍地上,骤然间一道道白光上浮到上空,骤然间,雷光闪现,这雷光足有成千上万条,渐渐的雷光朝下面快速移动,轰隆隆轰隆隆巨响,赵杰见众人依旧傻傻发呆喝道:还不快走,我施术之间,会把你们给伤着的。
  
  白无瑕喊道;盟主,你可千万不要硬撑啊。只是,她的声音很快被雷声覆盖,赵杰身上的白光越来越浓密,骤然间在那些尸体上方忽然出现一朵朵白色莲花,却正是七星莲花诀第二重境界,要知道第一重有着时间界限,但是到了第二重就不再受到时间限制,那些莲花投射出一道道光芒进入那一具具尸体上,同时雷光大作,只听轰隆隆轰隆隆,雷电如同长蛇一样朝赵杰身上劈去,在场的人慌忙躲避开去,当他们逃离数百米之外,却见雷光全都覆盖在赵杰身上,白无瑕尖叫一声道:盟主!
  
  白琳忙说道:门主姐姐,别紧张,他不是好好站在那边么。白无瑕心里一震忙抬头一看,的确远处赵杰站着,只是身上冒着黑烟,犹如黑人一样,白无瑕刚跑去,一道雷电瞬间劈在她身上,她只觉身体一麻,一时瘫软在地上,白琳慌忙扶住白无瑕失声道;门主姐姐,你没事吧。
  
  白无瑕呆呆看着赵杰说道:我被这一道雷光劈到就如此难受,盟主,可是承受巨大的痛苦,只是,你们以前可曾见到这个样子。
  
  白无瑕感到内心一阵疼痛,她宁愿承受的痛苦是自己,而不是赵杰,咬着银牙看着站在远处的那冒着黑烟的赵杰,杜月奴轻声说道:以往不曾有过如此庞大的雷阵,也许,是因为这次死的人的时间太久吧。
  
  潘凤在旁低声说道:也不知道赵大哥怎么样了,要是,要是他有什么事情,我,我不知如何是好。
  
  潘凤一时内疚的低下头。黄琴秀眉微微一蹙,半饷说道:你也自责了,我觉得赵营长绝不会有事。
  
  黄琴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也是一阵担忧,毕竟先前这雷光如此巨大,换做普通人早已变成灰烬,赵杰依旧保持原样简直是奇迹,他真的没事么。
  
  老婆子眼眶一阵通红低声对潘凤说道:这小子虽然是花心的很,但是却有一副侠义心肠,实在难得可贵,为了救活你爷爷和战死的弟兄们,他是豁出去了,甘愿受到雷电所击,也难怪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他,可不是单纯喜欢他的皮囊啊,奶奶要是再年轻四十年,说不定也会喜欢这孩子,丫头,那刘傲天到现在还没来,难道你就这么等下去么,奶奶真的不想你走奶奶的后尘,守了三十年活寡。
  
  潘凤咬着嘴唇低声说道:奶奶,我知道你为我好,没错,赵大哥是个好人,但也不能做我男人,何况,他对我也没有那个意思,你老人家就别乱点鸳鸯谱了,我现在只希望我哥哥和爷爷可以活过来,我们一家人可以团聚了。
  
  老婆子目光凝视着被一朵朵莲花包裹起来的一具具尸体,此刻雷光逐渐散去,过会,那一道道莲花慢慢的消失,白无瑕心里担心赵杰安全,一旦雷电停止便跑了过去喊道:盟主您没事吧。
  
  白琳也追了上去喊道:盟主,你可不要死了,死了,我门主姐姐可是会殉情的。
  
  寇雄等人追了上去,当他们看到赵杰一动不动站立着,本是短发变得乌有,满脸黑炭之色,眼眸紧闭着,一动不动,铁虎惊呼道;营长。
  
  他说着正要去扶赵杰的身体,不料刚碰到赵杰的手臂,身体忽然一颤,如同触电一般,不由得倒退数步,他的手掌变得通红无比,一双牛眼瞪着赵杰,白无瑕眼眸一红失声道:赵杰!
  
  她说着紧紧抱着赵杰,此刻那触电般的感觉打在她身上,可是她心痛的却是赵杰的身体,赵杰的胸口的衣衫被泪水湿透,发出一丝丝热烟,黄琴一时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白无瑕痛苦的神情忽然说道:你别哭了,营长正看着你呢。
  
  白无瑕呆了一呆抬头一看,却见赵杰一双眼眸正凝视着自己,一时轻啊一声惊喜道:你,你没事,太好了,赵杰。
  
  说着紧紧抱着赵杰生怕赵杰猛然离去,一时多日来的顾虑一下子消失,只想永远在跟赵杰在一起,赵杰默默的看着怀里的女子,轻轻的搂住白无瑕的柔软的身躯低声说道:无瑕,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真的一命呜呼了,没想到这次的七星莲花诀带来的天雷居然这么厉害,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白无瑕过会忽然惊呼一声面色赤红慌忙松开手,娇羞无限转身说道:我,我又没做什么。
  
  赵杰看着白无瑕那娇羞的模样一时笑道:要不是你抱着我,我还真的要跟阎王去下棋了。
  
  赵杰说的倒是不假,先前强大的天雷虽然没有把他打成碎片,但是让他内脏烧灼极为严重,要不是他已经是神级高手,又修炼过轩辕诀,抵消大部分雷电,虽然没死,但是神识一度泯灭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间,而白无瑕抱着他的那一刻,让他神识得到苏醒,也许是情感的力量让他苏醒过来。
  
  杜月奴一时轻声哭泣说道:寇雄,我从来就没看到我们门主会失去常态,竟然抱着盟主不放,这应该是面临生死的时候才激发出来的感情,要是我死了,你会不会那么难受。
  
  寇雄红着眼睛说道:我,我现在好嫉妒赵杰那小子,为什么被门主抱的不是我呢。
  
  他话音刚落,脑门啪的一声,一时惨叫一声道;干嘛打我。杜月奴手上多了一条鞭子怒道:再给老娘胡说,老娘抽死你,居然敢动门主的脑筋,你这死狗!
  
  寇雄慌忙把腿而逃,忽然脚下被一物绊倒,一下子趴在地上的一具尸体上,忽然看到下面的尸体忽然睁开眼睛,一时吓得尖叫道:鬼啊!
  
  他慌忙跳了起来,躲到杜月奴身后,杜月奴怒道:屁话,那是盟主救活了他。
  
  那具尸体茫然看着四周说道:这是哪里,你又是谁。这时铁虎满脸喜色说道:猴子,猴子,你真的活了,我是铁虎啊,你,你终于活了,呜呜,太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