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魂体再现
他愣了一下怒道:你也就欺负我小孩么,臭小子,老子要把你砍成十八块,居然,居然让雪姨这么离开我们。
  
  呜呜。说着,他连续砍了数十道刀,地上寒光闪现,被砍的四分五裂。
  
  赵杰却如同没事一样站在原地,任凭他怎么攻击却都毫无半点效果,气的西瓜头少年哇哇大叫,泪水鼻涕满脸都是,赵杰看在眼里皱眉说道:哭够了没有,好歹你也是男子汉,怎么哭成这样。
  
  西瓜头少年哇哭道:你知道个屁,你夺走了雪姨的身体,她以后再也不会在回去了。
  
  赵杰一时奇道:回不去你什么回事。西瓜头少年怒道:你小子别傻了,这都不明白么,雪姨可是个传统的女人,你要了她的身体,你觉得她还有别的选择么,不过,不过,也只有你这样的修为可以配得上雪姨。
  
  西瓜头少年收回断首大刀擦着眼泪,不时地的抽泣着,赵杰看在眼里一阵好笑又好气说道:看来你对这位雪姨很重视啊。
  
  西瓜头少年眼眶一红低声说道:我们七小众都是雪姨救回来的,虽然我们喜欢调戏她,可是,可是,她在我们眼里就如同亲姐姐一样,姓赵的小子,若是你辜负我们雪姨和社长,我,我和死去的那些姐妹们绝对饶不了你。
  
  赵杰听了呆了一呆说道:这,这么说,其他人已经?西瓜头少年擦了擦眼泪说道:都,都被于波一郎那王八蛋给杀了,而且,而且连尸体都找不到了呜呜。
  
  西瓜头少年再次放声大哭,赵杰一时失声道:难道,难道是被朝阳轮回诀所杀。
  
  西瓜头少年摇头说道:要是这朝阳轮回诀,我们还不至于输得的那么快,而是,而是那混蛋用了不知名的魔功,我们兄弟姐妹根本就没来得及跑,就被他给吞了下去。
  
  赵杰听了心里一惊说道:他又不是蛇,怎么可以吧人吞下去。赵杰脸色一变说道:难道,难道这就是宫雪子所说的神魔之术。
  
  西瓜头少年哭道:没错,应该就是神魔之术,只要,只要被他招式范围内,我们会被吃了,我的那些姐妹,本以为可以抵挡一番,可是,可是没想到他会用这招,为了救雪姨和社长都死在他手里。
  
  连,连尸骨都找不到。赵杰眉头一皱说道:没想到这神魔之术竟然这么邪恶,居然可以将人活活吞下,那不是妖怪了么。
  
  西瓜头少年哭道:所以,你要为会长报仇啊。这,这是雪姨离开的时候叫我交给你的。
  
  赵杰心里微微一怔说道:这是?西瓜头少年将一本蓝色的册子递给赵杰说道:这是日照神社的秘术,其中就记载着神魔之术,也许,可以帮你对付于波一郎。
  
  赵杰听了嘿嘿一笑说道;虽然那家伙是比以前厉害,但我也不差。西瓜头少女怒道:你也太小看他了,他以前最多只能在雪姨手里走十招,可是现在他竟然这么轻易打退雪姨,而且,而且我感觉,他似乎对血兴趣十足,应该是神魔之术的原因,当初,前会长曾经修炼过,只是没有成功,听说修炼这术法只有泯灭人性的魔道中人才可以修炼,雪姨说,你万万不能修炼里面的功法,要不然后果很严重。
  
  赵杰听了心里一怔说道:这个你放心,我绝不会修炼,看一下总可以吧。
  
  西瓜头少年哼了一声说道:知道就好,反正我言尽于此,可惜可惜,我们美丽的雪姨就这么被你霸占了。
  
  赵杰想到雪姨那惊人的技术让自己欲死欲仙心里暗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看到她们,奇了怪了,为什么不等我醒过来,就这么走了,不对啊,我当时怎么会昏睡过去,难道是因为太过放纵的缘故。
  
  赵杰一时百思不得其解,猛然间感到体内真元充沛,似乎先前消耗的真元消失殆尽一下子完整,从本是神级八段竟然达到七段,这等速度让他难以置信暗道:怪了,难道跟人欢好还会增加修为了,这应该不可能啊,我怎么跟其他人就没有呢,额,对了,会不会是什么宫雪子用了阴阳导引之术?
  
  难度还是别的原因。赵杰满脸困惑之色低头看了这本蓝色的本子,这本秘籍上面全都是日文写着,第一篇写着正是神魔之术,上面有衣衫暴露的魔女手上拿着血淋漓的心脏,嘴角鲜血淋漓,脚下还有一个骷髅头,画面香艳而恐怖,上面日文字数并不多不过数十句而已,不过上面并没有提起要吃人的说法,赵杰微微摇头暗道:这神魔之术并没有提起过这类,不过,看上去是很邪门的一门功法。
  
  赵杰对于这种邪魔术法还真没多大兴趣,而是翻阅开第二面的时候,一时目瞪口呆,原来这第二幅居然是地地道道的春宫图,竟然还是一男四女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画中的和服女子却全都绝美无比女子,容貌栩栩如生,犹如画卷一样,让人看得都舍不得移开眼睛,眼眸含情,那雪白的身子,娜娜多姿的姿势,让人血脉膨胀,就连赵杰在后世也都不免为这画面所惊呆,而这上面写着竟然是宫雪子曾经握着宫救樱子的手的同样的姿势,上面赫然写着阴阳导引之术,而这术法男女都可以修炼,已达到长生不老之境,而且涉及的人越多越好。
  
  赵杰看了这篇心法不免感叹道:难怪,宫雪子不让我看,原来她修炼的是这门功法,原来她就是引子啊,开通阴阳要道的桥梁,达到巅峰,奇了怪了,为什么没有提起这阴阳导引之术可以化解这日月交辉的弊端的功效。
  
  赵杰好奇之下又翻了几页,上面的确没有提及关于日月交辉的功法,却不料发现关于霸气的修炼之术,不由得多看两眼,一时也被这霸气的魅力给吸引,原来这霸气修炼也就是精神修炼法,可以说练成极少,在中国叫做煞气,只是后期被忽略,反倒在日本却广泛流传,同时演变成独特的功法,在元朝征伐日本的时候,据说是这霸气搞得鬼,让天地变色形成飓风,赵杰对此也不以为然,毕竟这种术法充其量也就让人失去战斗力,至于飓风本身就是自然灾害,一切也只是巧合而已,在日本霸气可以说是极为霸道,然而门栏也是很高,一般人根本就别想涉足,这书中也提起到,自日照神社统治隐世家族以来,还不曾出现练成霸气者,只因此术极为难练,而且很是苛刻,但一旦练成却是惊人无比,威力不比幻术要差,赵杰猛然想起于波一郎本是写轮眼继承者,强大的幻术能力做基础,自然可以修炼成霸气,而七小众惨败,不光光是因为修为悬殊问题,而是因为霸气的作用,失去部分战斗力,或者是全部,霸气的厉害可想而知,真的可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然而让赵杰更为惊讶的是,这霸气居然还可以让人坚硬无比,即便是枪炮一类的武器也无法伤害分毫,赵杰心理一阵低估暗道:这霸气还有让体格坚硬的功效来着。
  
  赵杰不免定下心来翻阅这秘籍,这霸气写的虽然很简单,然而想要修炼成功却极难,赵杰第一次运用这霸气,却是心神涣散,犹如得了大病一样,浑身酥软,不免大吃一惊暗道:还真是难练,难怪没有人练成,以前的功法我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练成,而这霸气我居然练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有半点突破,难道这术法比战神图录上的功法还难。
  
  赵杰自然也大为不信,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碰到,哪怕是修炼战神图录也不曾有过,哪里刚修炼就变成这么累的浑身血气沸腾。
  
  赵杰再次修炼,依旧如此,而且他没练一次,身体似乎犹如透支一样,浑身酥软,赵杰正要修炼之间,忽然听到一声低沉声音传来道:小伙子,你就是樱子的心上人啊,看你资质也不过如此,居然研究我留下来的秘籍看了半天也学不会。
  
  赵杰一时楞了一下却发现四周空无一人,愕然说道:你,你是谁,装神弄鬼是么?
  
  那人嘿嘿一笑说道:什么装神弄鬼,我本来就是鬼魂而已,额不,应该说是执念,爱我孙女的执念让我留了下来,你是第一个听到我说话的人,不,应该说是第二个,怎么你察觉不到我在哪里么?
  
  赵杰没好气说道:要是我有天眼自然可以把你找出来,只是眼下的我,还真看不到你,就算是鬼魂我也可以看到,没道理看不到你。
  
  那人哈哈一笑说道:对于鬼魂而言哪里都可以寄托,你身体内不是存在着日向前辈的魂体么,别以为我不知道,虽然她现在不在你体内,不过,我还是可以闻到一些熟悉的气息。
  
  赵杰听了一时目瞪口呆惊呼道:什么,你居然认识雏田,你,你,那你不是活了好几百岁?
  
  不,应该是魂体才对。那人嘿嘿一笑说道:是啊,肉体早就死了,而你小子拥有让人起死回生本领,让人好生羡慕,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教你我留下来的秘籍,你教我起死回生的本领如何。
  
  赵杰听了微微一怔说道:什么?那人轻叹一声说道:以往我觉得武道重要,可是现在觉得,武道跟仙道比起来实在微不足道,即便是天下无敌又能如何,能够真正永生的根本就不存在,你们中国的彭祖相传活了八百岁,还不是归了天,不论是大蛇丸还是我们这些人都需要得到永生,也只有,于波一郎那小子还是逃不脱不掉名利挣扎,居然修炼神魔之术,可叹可叹啊!
  
  野心家永远是不会满足的。赵杰呆了一呆说道:我说老人家,你都说了半天,我连你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也是作为前辈的诚意么。
  
  那声音轻啊一声说道:也是,一直躲在书上也不是办法,我们也可以做进一步的了解哈哈。
  
  他话音刚落,忽然赵杰感到手上的秘籍微微一沉一轻,一道白光从书上出现,紧接着赵杰前面出现一道白光,却是一名白发披肩的老人,那老人身上散发出白色光芒,赵杰一时惊呼道:你!
  
  赵杰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白发老者身上的白光,那老者呵呵一笑之间,那白色的光芒一下子消失,转而变成极为平凡的老者,赵杰迟疑一会说道:老人家,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这身上的白光是什么?
  
  白发老者手指着赵杰手中的秘籍笑道:你还不明白,这秘籍上的名字叫什么。
  
  赵杰愕然看了一眼这本秘籍上写着宫鸠博,一时愕然说道:宫鸠博,难不成是你的名字。
  
  我怎么丝毫没有直达。那老者哈哈一笑说道:也难怪,在别人眼里我已经死去,但事实上我的却活得还哦好的,啊,不,应该说我是灵魂不死仅此而已。
  
  赵杰心里微微一动说道:灵魂不死?白发老者肃然说道:谁不想长生不死,只是奈何肉体容易损毁,所以,人能够活着也只是是精神活着,但即便是灵魂活着,那也是活不了长久,随着日子久远会逐渐消失在天地之间,所以,我很羡慕你啊,你拥有不少让人羡慕的福生术,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可以永生。
  
  赵杰听了哈哈一笑道;我还以为你说什么来着吗,其实你也误会了,虽然我这七星莲花诀可以让人复活,那也是命数未决之人,若是像你这样的话,恐怕未必有用。
  
  白发老者眉头一皱说道:这么说来,这让人复活的术法也是有限制的。
  
  赵杰微微颔首说道:没错,的确如此。白发老者面露一丝失望之色叹息道;原来是这样,这术法本是是逆天之术,必定受到各方面约束,吾,不过,我觉得这术法还可以改进。
  
  小子,你觉得我们这个交易如何。赵杰轻咳一声说道:这个倒不成问题,我对这霸气非常感兴趣,可是不得其法,你可以教我有好的办法。
  
  白发老者哈哈大笑道:可不是,想不到你对霸气这么感兴趣,其实这霸气还是来源于海盗王,只不过,后来这霸气随着害海盗王的死去,就逐渐消失,我们的人几乎每人练成,毕竟能够练成这可以说说是极为少见,据我所知也就于波一郎那小子学会,这小子还真有手段,居然偷偷把霸气和神魔之术给学会了。
  
  只是可惜终究是走了魔道。()。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