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烟雨楼
白发老者哈哈大笑道:可不是,想不到你对霸气这么感兴趣,其实这霸气还是来源于海盗王,只不过,后来这霸气随着害海盗王的死去,就逐渐消失,我们的人几乎每人练成,毕竟能够练成这可以说说是极为少见,据我所知也就于波一郎那小子学会,这小子还真有手段,居然偷偷把霸气和神魔之术给学会了。
  
  只是可惜终究是走了魔道。赵杰愣了一下说道:魔道,这些功法真的是你所创?
  
  白发老者嘿嘿阴笑道:是啊,不是我还会有谁,可以创造出如此强大招式,不过,可惜,我的那些传人都废了,就算是日向太郎那小子也都是如此,看来,这个举措还是必须的。
  
  赵杰迷惑不解看着白发老者说道:老前辈,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明白。
  
  白发老者愣了一下哈哈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小子,其实以你的修为完全可以修炼霸气,毕竟你修炼的术法比较多,而且还有天眼这等优势,没有道理会失败,会不会,刚才丧失太多元阳的关系。
  
  赵杰老脸一红瞪着白发老者暗道:他怎么连这都知道?那白发老者见状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一直附身在雪子丫头身上的那本秘籍,对于一切我自然清楚得很,再说,让你救樱子丫头也是我的主意嘿嘿。
  
  赵杰听了一时傻眼失声道:什么原来是你搞得鬼,那,那樱子可以恢复么,你这日月交辉神功那么邪门,还要断绝情义。
  
  白发老者闻言嘿嘿一笑说道:其实功夫没有所谓的正邪之分,我这日月交辉本意可不是让人断绝情谊,只是修炼之人曲解我的意,一直以为只要消除牵绊就可以成功练成日月交辉神功就办不明白,而赵杰苦笑一声说道:要是按照你的说法,这所谓的断绝情义也是假的,是人误导了人而已。
  
  白发老者叹息一声说道:不得不说,这速度是很快的,让老夫都有点难以置信,而这修炼之人原先是那么可爱的小丫头,说起来,这是我的罪过啊,让一代代这么错误延续下去。
  
  赵杰眉头紧皱说道:但事实上,樱子的修为的确比我强,看来是真的成功了。
  
  白发老者嘿嘿一笑说道:我日照神社本是光明正大的会社,如今却因为这门功法变成了魔道,实在非我所愿,既然你我相遇,那也是缘分,我们互相交流怎么样,也许,我们真的可以参悟到长生不死的术法,比起你所谓的起死回生要厉害的多。
  
  赵杰听了不由怦然心动说道:真的可以么?赵杰虽然知道自己是不死之体,但也知道那也是没有外力的作用下,一旦被高强度武器碰到,自然也是死路一条,毕竟自己还是血肉之躯,面对灭天灭地的武器面前,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即便自己不死,自己心爱的女人也要面临衰老死亡,这是赵杰不愿看到的。
  
  赵杰想到这里咬了咬牙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成交吧。白发老者眼睛一亮说道:很好,很好,我先把日月交辉的法门交给你,其实所谓的法门就是一把钥匙,只要开启内心的一扇门,很容易可以练成日月交辉,而这一切必须要强大的精神力量做支撑。
  
  而你和樱子那丫头都满足这个条件,更为重要的是心无杂念,尤其是对权力的淡薄。
  
  赵杰心里微微一怔说道:这好像跟樱子所练的完全不同啊。白发老者轻叹一声说道;所以我才会说她是入了邪道,好在她对你还有情义可言,我让雪子用阴阳导引之术,让她清醒过来,相信不久她会过来找你,嘿嘿,说起来,你应该谢谢我,送你两个大美女,尤其是雪子这丫头,那可是我日本隐世家族第一美女,虽然年纪有点大,那也是不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男人,如今,我老人家都有点舍不得,可是没办法啊,相比我的可爱的樱子,我只能让你这小子占大便宜,哼哼,你现在感觉到什么了吧,是不是比以前要强。
  
  赵杰嘿嘿一笑点头说道:没错,我也没想到从神级八段一下子到了七段,这还真的是从所没有的。
  
  白发老者翻了翻白眼说道:屁话,阴阳导引之术说到底是为男人服务,男人的收益最大,我老人家当初研究这功法是为了享受,没想到只娶了一个老婆,收益实在太小,反倒是成全了你。
  
  赵杰诧异问道:那男人可以修炼这术法。白发老者嘿嘿一笑说道:不需要,说了都是为男人准备的,你觉得雪子的本领如何啊?
  
  他说着猥琐的一笑。赵杰翻了翻白眼说道:看得出来,你这老头很色,这还是日向老头文雅一些,精心研究各路技艺。
  
  白发老者呆了一呆说道:是啊,日向家族的那些老古董本就是木头,没有情趣,这日向雏田也是这样的人,虽然温柔善良可惜就是个笨笨丫头,真奇怪,鸣人怎么会喜欢她来着。
  
  赵杰愕然问道:你还认识旋涡鸣人?你,你到底是谁啊,我怎么没有听雏田说起过。
  
  白发老者轻笑道:我,我嘛当然是我啊,我认识旋涡鸣人,我也认识木叶三忍,只不过,当时还是个无名小卒而已。
  
  我还是觉得,当时的我是最愉快的,可以跟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可惜就是忍者大战毁了这一切,其实我真的很讨厌战争!
  
  战争带来的只有无尽的痛苦,无数亡魂就这么死了。小子,你内心其实也讨厌战争,我们也算是对上号了不是。
  
  本来我也不想再出来,不过,看到你小子很对我胃口,我还是忍不住出来了,唔,听好了,要想练成霸气,首先要学会日月交辉,这是前提条件之一。
  
  赵杰脸色微微一变说道:这么说,这于波一郎已经学会日月交辉?白发老者无奈点头说道:没错,这小子心狠手辣,另走蹊跷,竟然用吃人的手段来达到目的,完全是违背我的本意,小子,你若是想用那什么战神图录的话恐怕还不是他的对手,毕竟这小子已经半个神魔之体,只有彻底在原来的基础上,练成新的招式,才可以打败他。
  
  赵杰眉头紧皱说道:按照你的说法这于波一郎还真是无人能敌了。白发老者呵呵一笑说道: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隐居在世外高人也不少,只不过,你见不得而已,就比如我,不是么,不过,小子,你是得好好修炼才行,要不然,你们真不是一个档次,拥有霸气和神魔之术,这小子几乎没有人是他对手。
  
  赵杰心里一惊忙说道:那还真要多多指教了。不得不说白发老者所说的办法极为有效,赵杰很快找到了日月交辉的法门,同时在霸气上也略有小成,但白发老者似乎不太满意让赵杰研究出更为深奥的绝技,不知不觉,赵杰在山洞里不知道呆了多久,直到听到有人喊叫声,猛然醒悟过来,却见白发老者早已不见踪影,在地上写道:小子,你资质的确不错,不过,还需努力,我也不能再外面呆的太久,等你创造新的招式,再来见我,我也要好好参详你给我的秘诀,嗯,日后在好好聊聊。
  
  赵杰微微一怔暗道:看来这家伙还真执迷于长生不死的术法啊。也是,换做我也想要,不过,队伍而言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怎么从在霸气的层次上,研究出最为厉害的招式。
  
  他正沉思至间,却听喊叫声越来越响,那声音清脆无比,极为熟悉,赵杰心里微微一怔暗道:这不是白琳的声音,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赵杰想到这里忙回应道:“我在这里,白琳。他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快步跑来,一见面顿时怒喝道:你这家伙,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可知道,大家都在找你呢。赵杰眉头一皱说道:不就是来一会,至于这么紧张,白琳看来你很在乎我啊,嗯嗯,比以前温柔多了。白琳杏眼怒睁骂道:温柔个头,这也叫一会会,你可知道失踪三天了,难道你想留在这里,这是什么,着是什么味道有点腥味。白琳手指着床铺上那一滴滴液体,赵杰楞了一下暗道:这都可以注意到了,唔,三天,这怎么可能?赵杰不免狐疑的低头看了看手表,却发现西式手表日期已经是七月六日凌晨七点半,一时也傻了眼暗道:这么看来,我在这里足足呆了三天。他想到这里忙问道:现在有没有采取行动。白琳点头说道: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赵杰深吸一口气说道:那好,我们也跟赶尸派的人汇合吧。白琳呆了一呆问道:你不去山上了啊。赵杰微微摇头说道:正事要紧,既然小叶子他们已经行动了我们也不能松懈,走!白琳呆了一呆惊呼道:这么急。赵杰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总而言之,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一旦鬼子制造出这等霸道武器,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他心理暗道:也许,历史也会将改变,若是日本给我们国家丢几个原子弹,那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赵杰一时也不敢多想,毕竟单纯靠叶向华那是不可能,尤其是面对一直没有出现的于波一郎,更是致命的威胁,赵杰对此还是比较担心的,若是按照这怪老头的说法的话,自己还是跟于波一郎有段差距,但眼下,也顾不了那么多,可以说,十万军队一旦复活的话,那将会给南京的鬼子带来极大的震撼感。,位于南京夫子庙右边,此处也是日军南京大屠杀杀戮最多之一,后来在周佛海的扶持下重建,变成南京数一数二的妓院,不少南京名流都齐聚于此,自然也包括日本军队的高级军官,一些宴席也都会在摆放,这管理这家店的老鸨叫翠娘,虽然年纪过半,此刻正招待着一名满脸肃然的日军军官,他身旁站着一名黑发披肩的和服男子,腰间挂着一把武士刀,煞气十足,翠娘笑呵呵说道:啊呦,青田太君,今天真的不凑巧,这,这紫月身体不佳,不便见客,要不,我给你找其他姑娘。日军军官冷然说道:我不是说过,我只要紫月,其他的女人我都不想要,还不快去,要不然,我的随从可是会杀人的。翠娘猛然感到一股煞气扑面而来,而那本是站在一旁的黑衣和服男子手上的刀鞘忽然弹出,寒光闪现之间,翠娘吓得脸色发白退后一步惊呼道:太君,我,我这就去叫紫月!给我点时间。日军军官冷然一笑说道:这才时务,我不是说了,就算是紫月的尸体,也要给我带来,很快,她只是身体不适而已。见一下面有什么不妥。翠娘心里一阵叹息暗道:紫月,不是我不帮你,只是,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要是我不让你去的话,我的性命就不保了。翠娘想到这里叹息一声,这时一旁的龟奴忙说道:老板娘,真的要让紫月接客,紫月可是得了重病,这小鬼子怎么这么不讲道理。翠娘低声说道:现在还有什么办法来着。忽然听到一声娇脆的声音传来道:娘,我已经没事了。此刻,楼上的门呀的打开,出现一名千娇百媚的紫衣女子,举止文雅,容貌美丽无比,尤其是气质高雅无比,犹如一朵香艳的玫瑰,光彩艳丽,只是脸色略显一丝苍白,翠娘一时感到一丝愧疚低声说道:紫月,你,你都听到了,娘,娘也是没办法,这日本人咄咄逼人,要是你不去,娘会被杀死的,这青田更是杀人不眨眼。那紫衣女子淡然一笑说道:娘,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再说,我还可以支撑一会。翠娘眼眶一红低声说道:紫月,我,我,我实在对不起你啊。紫月轻轻咳了两声说道:要不是娘把我从乱葬坑里挖出来,我早就死了,娘你不要自责了,我就一个残枝败柳,糟蹋了就糟蹋了。翠娘鼻子一酸险些哭泣出来低声说道:我,我。紫月显得极为平静,她轻轻用手帕擦了擦殷桃小嘴,而是朝楼梯下走去,她所经过的地方无不成为焦点,一些嫖客朝紫月行注目礼,一时忘记身旁其他青楼女子的存在,那日军军官嘴角浮现一丝得意的笑容说道:实在抱歉,让你带病来接待我,紫月姑娘。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