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妙手空空
德川惠子笑吟吟说道:很好,果然爽快,狼牙的失踪,不仅我们在找,就连你们的人也再找,这些不相信狼牙死的人还委实不少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判断狼牙已经死了呢。
  
  叶向华沉吟一会说道:你这么帮我们,到底图着什么?这也是叶向华一直纳闷的事情,不料,德川惠子叹息一声说道:无他,只是让他帮个小忙,让我妹妹死而复生,我觉得这对他而言应该不算太难。
  
  叶向华听了忽然哈哈笑道:原来你的目的是这个,这个我也不能打包票啊。
  
  德川惠子淡然说道:若是不行,那你只能永远留在这里,我觉得,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说服狼牙吧。
  
  叶向华苦笑一声说道;我只能说尽力而为,何况,营长是生是死,还没定论。
  
  德川惠子微微摇头说道:我相信你可以,何况,这次有美智子帮你,我也放心。
  
  叶向华微微一怔瞪着赤木美智子说道:她?德川惠子格格笑道:不用大惊小怪,用不了多久,你们是自己人。
  
  赤木美智子脸上一阵潮红羞怒道:惠子姐姐,你胡说什么?德川惠子轻笑道:不要害羞,这也许对你而言是最好的归宿,至于我,你就不必介怀,实在不行大不了嫁给狼牙也好,也算在中国有个落脚之地。
  
  叶向华心里暗道:他们怎么对赵营长这么自信,认为他平安无事,但愿,营长可以平安无事,要不然,我还真的会死在这两个女人手里。
  
  赤木美智子低沉说道:到时候我会支开留手在这里的守卫,你再乘机带她们走,不过,要小心谨慎一些,要不然,不但你小命不保,而且还会连累到我们。
  
  德川惠子微微颔首说道:其他人倒也没什么,不过,眼下最为难缠的还是于波一郎。
  
  叶向华肃然说道:两位放心,我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尽快行动才是。
  
  德川惠子微微颔首说道:也好,这样吧,明日吧,明天是影佐太郎的生日,到时候在这里的守卫会比以往少,但也不能大意,于波一郎这家伙一向行踪飘忽不定。
  
  叶向华心里一凛暗道:看来,于波一郎极为厉害,要不然,他们怎么会这么担心呢,此事,事关重大,我可不能掉以轻心啊。
  
  于波一郎此刻拿着手上一份信件,脸上流露一丝冷笑说道:想不到,果然是逍遥派的人,而且还是很久不曾出现的道宗传人。
  
  他身后的影佐太郎低沉说道:阁下,眼下既然已经知道这小子的来历,为什么不抓捕呢。
  
  于波一郎淡然说道:你觉得凭你们这些人可以抓住他么,只怕,你们还没抓到,自己全都全军覆没了,这家伙可不是你们这些人可以抵挡,对了,还没恭喜你,明天好像是你生日啊,我没什么礼物可以给你吗,这把武士刀送给你吧,于波一郎从身后拿出一把佩刀这佩刀寒光闪烁,显然是一把好刀。
  
  影佐太郎笑眯眯说道:会长阁下真是客气,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好这把名刀。
  
  于波一郎淡淡一笑说道:也不算什么,毕竟一把俗物而已,对了,不知道影佐君对狼牙的死有什么见解。
  
  影佐太郎低声说道:这个,我认为狼牙应该还没死,但是却又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狼牙还活着,而且,我相信支那方面也不会就此罢休,应该还在调查之中,其中还有已不曾流动的净念宗也出现了,南京城里也有那些自发组织的寻找赵杰的活动。
  
  于波一郎诧异看着影佐太郎说道:什么,净念宗的人也出现了,净念宗不是被称为二大圣地之一,都已经销声匿迹,这些老秃驴要想干什么?
  
  影佐太郎低沉说道:也是因为狼牙的关系,于波一郎失声道:为了狼牙,狼牙虽然修为高强,但还不至于让一向不出现的净念宗的老秃驴出马吧,自从明朝灭亡以后,净念宗和慈航净斋已经很少参与其中,如今突然出现,这未免也太反常了。
  
  影佐太郎微微摇头说道:也许是因为是狼牙太过出名,才吸引他们出世吧。
  
  于波一郎眉头紧皱暗道:不是为狼牙而来,该不会是冲我来的吧,先前我吸收不少高手的血气,已经变成神魔之体,无意中泄露魔气不成,哼,倘若是如此,我顺便收拾他们也好。
  
  于波一郎此刻魔功大成,信心大增,早就想找个人出口恶气,本以为可以找狼牙报仇,不料发生这种事情,这口恶气一时没地方去出,眼下听到净念宗的人出现,一时有了新的目标,这可是比起逍遥派还要神秘的门派,在净念宗最为强大的事情,逍遥派还没有出现。
  
  一时间赵杰有没有死,反到一下子给忘了,于波一郎只想找到逍遥派和净念宗的高手一较高下。
  
  影佐太郎低声说道:会长,这逍遥派的人还没有找到,不过,最近我发现美智子有点不太正常,我觉得是不是让她回去。
  
  于波一郎轻嗯一声说道:她是你们樱机关的人,你不必跟我说,你自己安排好了,那明日的宴席,你邀请的人多少?
  
  岗村次郎也请了?影佐太郎嘿嘿一笑说道:也不知道,岗村司令会不会赏脸,其中还有不少隐世家族的高手啊。
  
  于波一郎哈哈一笑说道;也是,你结交的人的确不少,在对敌人清缴之前,还是尽情狂欢吧,不过,对于,基地也不能松懈啊。
  
  影佐太郎微微颔首说道:这您放心,有德川惠子在,还没有人可以在她眼皮底下溜过去,虽然她比您要差,可也是星耀高手。
  
  于波一郎轻笑一声说道:你竟然让她留在基地,居然不让她参加你的生日宴席。
  
  影佐太郎苦笑道:我自然邀请她,不过,她说基地不容有失,所以就选择留下来。
  
  于波一郎轻哦一声说道:那还真是个有心人啊。对了,我听说德川小姐还有个妹妹?
  
  跟东京的德川美智子同一个家族。影佐太郎微微一怔说道;没想到您居然知道这件事,是的,惠子跟德川美智子是属于同一个家族,只是德川惠子是德川家族的养女,而她的妹妹德川英子才是德川家族的人,不过,德川英子在一次参加战斗的时候牺牲了,德川惠子因此耿耿于怀,她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啊,这三年来一直默默为德川英子想办法让她复活,还去请教大蛇丸,本想还想找你帮忙的。
  
  于波一郎轻哦一声说道:一个让亲人复活,那也是人之常情,可惜啊,我虽然拥有轮回天生的本领,但也不能救她的妹妹,毕竟轮回天生只能让被我杀死的人复活,哪怕是大蛇丸也是做不到,也只有不尸转生的法子。
  
  影佐太郎微微点头说道:的确,不尸转生的确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只是,惠子小姐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于波一郎呵呵一笑说道:这是人的通病,若是肉身不是原来的,换做我也不愿意,这已经不是同一个人嘛,不过,要是狼牙没死的话,或许可以帮她。
  
  影佐太郎呆了一呆说道:您的意思是,惠子小姐会让狼牙帮忙?这,这不太可能吧,要是这样话,那他可是背叛的了德川家族。
  
  于波一郎嘿了一声说道:怎么你还认为德川家族还是个当年为帝国献身的家族么,德川美智子就是一个例子。
  
  影佐太郎呆了一呆说道:是啊我差点忘了,德川家族已经跟蝴蝶会社的人勾结在一起,会长这么说,您还真提醒我了,虽然狼牙已死,我们还不能懈怠啊。
  
  于波一郎颔首说道:没错,唔,这帮家伙不知道找到逍遥派的人了么,于波一郎说话间翘首凝望着院子外的树木岭,依稀听到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飞鸟从树上一掠而过,忽然,一道黑影闪现之间,影佐太郎眼眸下意识一眯,却见前面忽然出现一名黑衣男子,他手臂上挂着红色条子,正是燕子挺进队的标记,影佐太郎暗道:此前就听说会长已经接收日照神社高手,这人至少是星耀一段高手,虽然说还不是王者高手,但是也是极为少数的高手,连我都怕不是对手,日照神社高手果然不少啊,那黑衣人低沉说道:会长,已经找到那小子,不过,看上去有不太像,因为他完全是不是个练武之人,还是个乞丐。
  
  于波一郎听了哈哈大笑道:不管是不是乞丐,走,我们去瞧瞧。于波一郎心里好奇心一起顿时急不可耐的跟着黑衣人而去,影佐太郎呆了一呆说道;于波会长等等我。
  
  影佐太郎虽然修为也有星耀级别,可是跟于波一郎等人比起来相差甚远,一会被于波一郎给甩在后面,当两人看到一个满脸污泥的乞丐躺在地上,数名黑衣人正怒视着那乞丐,却似乎无计可施,地上都是断裂的木棍,那乞丐仿佛没事一样躺着只是嘴里呻吟道:好疼,好疼,疼死我了,嘻嘻。
  
  他嘴里却是笑着,显得极为古怪,于波一郎冷然说道:别给我装神弄鬼,还不把人交出来,要不然,让你生不如死。
  
  那乞丐茫然说道:我一个乞丐抓一个人干嘛,抓人也要成本啊,没有钱,万一把人饿死怎么办,有东西吃么,我有点饿。
  
  于波一郎冷然一笑说道;还跟装傻,很好,那我先让你继续装。他说着手臂一伸,一下子扣住那年轻乞丐的喉咙,年轻乞丐眼珠子都翻了出来呜呜叫个不停,于波一郎本以为这乞丐会反抗,不料,这乞丐身体里连一丝气息都没有,仿佛如同死人一样,一时大吃一惊,忽然却听一声轻笑声传来道:不穿衣服真好,谢谢你脱了我的衣服。
  
  于波一郎一时大惊,却见那乞丐好端端站在面前,而自己握着竟然是一件那乞丐脏兮兮的外套,衣服上还有一道道污垢发着一股臭味,他忙不迭丢在地上低沉说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啊,也好,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出实情了,那么我只好手下无情。
  
  他话音刚落,忽然嗖的一声朝那乞丐扑去,速度奇快无比,旁人根本就没看到他的人影,只是一眨眼,他身体回到原位,而那乞丐闷哼一声倒退数米之外,地上出现一道深深的人的痕迹,于波一郎看着那乞丐竟然安然无恙从地上站起来一时,于波一郎眼眸一眯说道:看来你果真是逍遥派的人,难怪故意让他们抓住,你说,要怎么样才能把人放了。
  
  于波一郎心里没有底,眼前的年轻乞丐到底是什么水平。语气到时缓和不少,不料,那年轻乞丐摇头说道:没什么啊,我肚子饿了,就问你那点东西吃吃,至于你说的那家伙嘛,根本也不在。
  
  于波一郎大怒喝道:可恶,给我去死!他说话间,身上忽然散发出强大的魔气,年轻乞丐眼眸流露一丝异色说道:我说着南京城这么重的魔气,原来是你这家伙搞得鬼,而且还是已经变成神魔了,看来你还真的造了不少孽。
  
  于波一郎冷然说道:怎么你还想杀我,就凭你嘿嘿。年轻乞丐忽然笑道:我可没有什么替天行道的念头,我们逍遥派的人可不像慈航净念这两个门派那么无聊,虽然你杀了不少人,要收拾你的人也不在少数,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别多做杀孽,要不然,你怎么死都不知道,还有,借助你的钥匙一用,于波一郎微微一怔却猛然发现腰间一轻,猛然发现腰间挂着一串钥匙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年轻乞丐连怎么消失也没看到,紧接着听到有人喊道:不好,不好了,厨房失火了,怎么粮食也没了,怎么回事。
  
  于波一郎一时大怒转身过去,却见指挥部火光直冒,一些日军军官正在泼水救火,当他问下来发现除了丢了些吃的,还有一些画卷,这些画卷都是南京沦陷的时候流落在日军手里,如今却消失不见,这让对于书画特别喜欢的于波一郎气的鼻子都红了咬牙切齿说道:混蛋,这家伙居然还是偷画贼,逍遥派居然还有这号人物。
  
  影佐太郎气喘吁吁说道:抱歉,这家伙跑的太快,我们根本就抓不到他,连个人影都没有抓到。
  
  于波一郎一巴掌打在后面的一名黑衣男子骂道;笨蛋,你们居然把一个贼带回来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