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关家之行
天谷次郎轻哦一声说道:这么说,你们已经发现目标,为什么不采取行动。
  
  影佐太郎低声说道;那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何况,眼下夫子庙还是敌人的辖区,何况,若是狼牙的话,我们的人肯定会被发现,所以,我们的人只能在暗处观察。
  
  但,从各方面来看,我们怀疑的对象应该不像是狼牙,否则,这次作战中他竟然没有出现。
  
  天谷次郎轻哦一声说道:那你们怀疑的对象是什么人?影佐太郎轻声说道;对方也只是个小角色,司令官阁下,你未必知道。
  
  影佐太郎心里暗道:且不说,这个人是不是狼牙,就算是狼牙,你们宪兵队也只能干瞪眼的份。
  
  影佐太郎打心眼里对军部的人看不起,虽然说对方是城防司令,但是他毕竟是隐世家族出身,对于军部有着天然的蔑视,这也是隐世家族优越地位决定,就算是岗村宁次在于波一郎也是微不足道的人物,更何况是区区城防司令,天谷次郎听了心里一阵恼怒,但又没有任何办法,毕竟眼下隐世家族的存在是军队迫切需要的,万一得罪隐世家族的人,就等于失去一条强大的臂膀,这是他不想看到的,只好将这股怒气望下咽强笑道;这个,我明白了。
  
  关家位于南京南面,靠近夫子庙的附近的极为优雅的庄园,保持着明清时期的建筑,说到庞大丝毫不逊色总统府,关家在南京也是显赫一家的家族,关家奎此前是**机要人员,曾经给日军当过向导,后来变成伪政府官员,直到南京南城收复,他马上立马投诚,摇身一晃变成了掌管南京南城区的主权者,关家奎此刻满脸怒气凝视着躺在床榻上两个儿子,怒气冲冲对一旁汉子怒道:怎么回事,他们两个怎么被打成这个样子。
  
  一旁的汉子苦笑道:老爷,那,那娘们太厉害了,我们一百来号的弟兄都被她一个人打趴下,只怕是隐世家族的人,要不然绝不会那么厉害。
  
  关家奎轻嘶一声倒吸一口冷气,一双眼眸转来转去,良久低沉说道:难道都是那女子打伤?
  
  那汉子低声说道:二少看到那娘们长得俊,就去调戏一下,就被打了,汉生少爷是看二少被打伤,带人过去,还包围了张记赌坊,这娘们是什么人,我们还在查,我已经把张黑豹叫来了,也许他知道这女人是什么来历。
  
  关家奎嘿嘿冷笑说道:你是说那个张黑豹,这家伙好像混的不错啊。那汉子呵呵一笑说道:这家伙是个墙头草,以前是给日本人办事的,后来就干脆跟了刘傲天,这次,他也出了不少力。
  
  关家奎嘿嘿冷笑道;原来如此,那还真是有点本事,唔,说不定,这件事他还真的知道一些。
  
  那汉子低声说道:当时,那小子就跟那娘们一起,只怕十有**是认识的。
  
  关家奎眼眸一眯说道:若是这样的话,就不能让他轻易走了。汉子眼睛一亮说道:难道您有什么主意。
  
  关家奎嘿嘿冷笑道:送进来的肥羊,自然不能轻易送出去。张黑豹看到关家奎咧嘴一笑道:关爷,您找我。
  
  关家奎轻嗯一声说道:你就是张黑豹,张老板吧,其实呢,把你找来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知道,你跟刘傲天什么关系。
  
  张黑豹心里暗道:这家伙这么问到底什么意思,不是来问我这两个小子被打的事情?
  
  张黑豹哈哈一笑说道:关爷,这你严重了,我怎么会认识刘营长呢。像我这样出身的人,刘营长是不会轻易接收我的。
  
  关家奎轻哦一声说道:是么,那我怎么听说你之前是投靠日本人,后来又变成刘傲天的人了,这么说,你现在还是在为日本人办事了。
  
  张黑豹听了怒道:怎么可能,我可没有给日本人办事,从前也只是生意上的往来而已。
  
  您这个帽子给我也太大了吧,嘿嘿,至于您的所作所为,我可是一清二楚。
  
  关家奎脸色一变喝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辱骂我,你信不信,我可以随时枪毙你。
  
  张黑豹淡淡说道:怎么恼羞成怒了?关家奎心里暗道:这小子口口声声说没有跟刘傲天在一起,但若不是如此,他敢这么跟我这么说,嘿嘿,此事刘傲天是脱不了干系,刘傲天这小子表面上跟我客气,其实心里还不是看不起我,明明我是这南京城的实际掌权人,为什么那些人就听他的,要是可以找出一些证据来嘿嘿,管教让他知道怎么死。
  
  关家奎忽然哈哈一笑说道:张兄弟,别这样,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对了,我找你来是问一下,我的孩子是被所伤,还请你如实相告。
  
  张黑豹心里冷笑暗道:终于问到点子上了。张黑子轻啊一声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这赌坊里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虽然这赌坊是我张黑子开的,但里面的人,我也不可能都认识吧。
  
  关家奎冷然一笑说道:张老弟,我怎么听说,你跟打伤我儿的凶手似乎很熟悉,而且你还跟她说话。
  
  张黑子惊呼道:是么,那个凶手是个女人,我这赌坊里的女人也不少,我觉得你们的人一定是看错了,我张黑子只对我女人感兴趣,其他女人,我一句话都不会跟她说,当然了,除了我的部下除外。
  
  关家奎冷然一笑说道:这么说,你是执意不说了?张黑豹双手一摊无奈说道:我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说,只是,这个实在不太清楚。
  
  关家奎淡淡说道:我也知道这女人来历不同凡响,要不然你这样的人会这么维护他,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关家奎话音刚落,忽然从门外走进两个大汉,双手扛着一个大箱子,打开箱子的一瞬间,金光灿烂,张黑豹眼眸一下子亮了惊呼道:好多金元宝哈哈。
  
  这是给我的嘛。关家奎脸上流露一丝笑容说道:只要说出这个女人的来历,这些元宝都归你了。
  
  张黑豹忽然苦笑道:这个,这个,我不是跟你说了,我真的不知道,可惜了,这么多元宝我还真没资格拿啊。
  
  关家奎本是满脸笑意一下子变得阴冷无比说道:张黑豹,你当真不认识这女人么。
  
  张黑豹心里一跳苦笑道:这个,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关家奎淡淡说道:既然这样,那么,就请张兄弟在我家里待几天,另外我会派你夫人过来小住几日如何。
  
  张黑豹怒道:你什么意思?关家奎冷笑道:什么意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还要让我说第二遍么,只要你说出这娘们来头。
  
  他话音刚落,忽然脸色一变喝道;你干什么。原来张黑豹猛地一拳打了过来,忽然一道人影闪现,彭的一声,张黑豹闷哼一声,顿时倒退数步,一个满脸胡渣的大汉说道:好大的胆子居然向关老爷动手。
  
  关家奎阴笑道:张黑豹,你怎么你想杀我么,未免也异想天开了,定远,交给你了。
  
  别弄死就好。张黑豹脸色一变,一道人影闪现之间,猛然感到胳膊咔嚓一声,顿时惨叫一声,同时身体被巨大的力量击飞暗道:好,这,这家伙到底是谁,居然这么厉害。
  
  他一时间痛晕过去。关家奎冷然一笑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把他的胳膊砍下来,让他的女人来吧,没有赎金只好让他去死了。
  
  满脸胡渣的大汉应了一声,一刀将张黑豹的右臂砍了下来,鲜血流了一地,关家奎眉头一皱说道;你怎么不去外面砍啊,定生。
  
  那大汉淡淡说道:记住,我只是拿你的钱办事,可不是你的随从,这些黄金归我了吧。
  
  关家奎呆了一呆忙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老规矩,老规矩嘿嘿。
  
  那大汉微微颔首,左手拖着张黑豹,右手拿着一箱元宝犹如无物走了出去。
  
  关家奎心里暗骂道:白养一条恶狗,哼哼,要不是老子,你过的会那么舒适。
  
  这时听到一声轻微的呻吟声,关家奎转身一看,却见内屋里丫头跑了过来喜道:二少爷醒了,老爷!
  
  关家奎大喜说道:幺儿终于醒了,太好了。他忙走了进去,却见二儿子茫然看了看四周愕然道:爹,我怎么在这里,啊呦,头好疼哦。
  
  关家奎哈哈一笑说道:醒来就好,醒来就好,你可知道吓死爹了,居然躺了一天,鹏儿,你,你可知道打伤你的女人是什么人。
  
  关家奎一脸肃然之色,这二儿子叫关鹏,一向胡作非为,被白琳痛揍一顿昏迷过去,如今想到白琳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不免打了个冷战低声说道:别,别说了,我可不想被她给杀了,这,这女人简直是个疯子,不就是摸她胸口差点小命也丢了。
  
  关家奎摇头苦笑一声说道:你这臭小子,女人多得是,居然去招惹那些江湖女子,简直是不要命了,你大哥为了帮你报仇,到现在还没醒过来,该死的臭丫头下手居然这么狠毒。
  
  关鹏呆了一呆失声道:什么大哥受伤了。他转身一看却见身旁躺着脸肿起来的跟猪头一样的男人躺在身边惊呼道:这是大哥,怎么,被打成这样。
  
  这么看来,我,我还是比较幸运,没死在他手里。关家奎哼了一声说道:你这臭小子尽惹些麻烦,还是跟刘傲天有瓜葛的人。
  
  关鹏脸色一变失声道:什么,这,这娘们是刘傲天的人,难怪,难怪那么厉害。
  
  关家奎嘿嘿冷笑道:不管是不是刘傲天的人,反正,我跟刘傲天没完,这阵子你好好的给我在家呆着,哪里都不要去。
  
  关鹏脑袋如同小鸡点头一样点个不停说道:是,是是,爹,我一定会在家呆着,我真怕那娘们又来找我麻烦。
  
  关家奎心里暗道:刘傲天身手了得,若是没有万全之策,还真不能跟他硬拼,我得找个外援才行啊。
  
  关家奎脑海里将所有认识的人想了一遍,却是没有合适的人,当他看到墙角上放着一幅仕女图,脑袋忽然闪现一道灵光暗道:啊呀,我怎么把日本人忘了,木村太郎可是天谷司令的护卫,要是有他帮忙,可保我万无一失。
  
  关家奎想到这里飞快走到房间,同时让一名家丁过来将一封书信送到木村太郎。
  
  张记赌坊此刻却是空无一人,门已经紧闭着,上面还有封条,不光如此,张黑豹所有产业都被封了,张家此刻是一片凄然,一名美妇人眼眸通红看着桌子上一条血淋漓的胳膊,哭泣道:黑豹,黑豹,为什么会这样。
  
  一名大汉咬着牙说道:嫂子,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还是赶紧找人帮忙救出大哥。
  
  美妇人轻声哭泣道:怎么救,关家实力庞大,没有把我们抓起来已经是万幸之至,就凭我们这些人怎么死都不知道。
  
  大汉骂道:狗娘养的,都是那贱女人害的,要不然大哥也不会被牵连进去,还害的我们赌坊关门。
  
  美妇人泪眼迷离说道:你,你说什么,什么贱女人。美妇人一时停止哭泣,大汉猛地拍了拍脑袋说道:看来大哥没有把这件事跟你说,大哥好像认识那娘们,定是大哥为了保护那娘们才会招致这等大祸。
  
  这时一旁身穿红色旗袍的年轻俏美女子连连点头说道:豹子,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大哥好像叫那女人为白小姐,而且很尊重他,大哥之前还说要是狼牙在我们这里就有五百万大洋,我觉得,这女人跟狼牙有关。
  
  美妇人呆了一呆失声道:狼牙,你是说只要狼牙在,就可以救黑豹哥,你,你们快点去把狼牙找来,这么一来五百万大洋就可以救黑豹了。
  
  这时却听到一声轻咳声传来道:世界这么大去哪里找狼牙。此刻从门口走进一名英俊少年,美妇人失声道:小强,你,你不是走了么,怎么,怎么又来了。
  
  英俊少年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没想到事情来的这么快,唔,我也不能就这么走了,金姐姐,不要害怕,我来应付此事。
  
  这妇人正是张黑豹的妻子金巧,而那英俊少年正是去而复返的赵小强,也就是赵杰的化身,赵杰本想在这段时间清修,不再理会世间的事情,可是看到张家被封,张黑豹被抓,一时也忍不住转折回来,金巧看到赵杰回来心里大为高兴,一时紧紧握住赵杰的双手低声说道:你,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把黑豹救回来,我,我们这里哪里来的五百万大洋。
  
  赵杰沉吟一会说道:五百万,筹集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拿到了,他也未必会放过黑豹。
  
  那大汉鄙夷看着赵杰说道:小子,那你说你有什么办法,可有胆子跟老子一起去救黑豹哥。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