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假神棍,真本领

假神棍,真本领

赵杰沉吟一会说道:五百万,筹集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拿到了,他也未必会放过黑豹。
  
  那大汉鄙夷看着赵杰说道:小子,那你说你有什么办法,可有胆子跟老子一起去救黑豹哥。
  
  赵杰呵呵一笑说道:我的身手可不如你啊,豹子大哥别笑我了。豹子瞪大眼睛说道:那你有什么主意?
  
  难不成让嫂子真的去找那混蛋么。赵杰微微一怔说道:让嫂子找那混蛋,你是说让金姐姐去关家?
  
  金巧擦了擦眼泪叹息说道:这不过是姓关的老混蛋故意羞辱黑豹,你们不必当真。
  
  赵杰眉头一皱看到地上摆放着断裂的胳膊,淡淡说道:还真是狠辣的很啊,他们什么时候来收钱。
  
  金巧呆了一呆说道:就在明日,小强兄弟你。赵杰轻唔一声说道:看来,我得亲自去一趟关家了。
  
  豹子听了哈哈大笑道:你开什么玩笑,难道你想单枪匹马过去,这不是去送死,你以为你是狼牙么。
  
  赵杰淡淡说道:我若是狼牙的话,管教关家灭门了,放心吧,我是不会胡来的。
  
  金巧呆了呆失声道:你,你可不要胡来。赵杰微微摇头一笑说道:放心吧。
  
  豹子喝道:小子,冲你这个胆气老子跟你一起去。那俏美女子失声道:你们疯了,这关家高手也不少。
  
  要不然,黑豹哥也不会这么轻易被抓。赵杰挥挥手说道:放心吧,凡事有豹子大哥在。
  
  豹子怒道:臭小子寻我开心是不,你不是有办法么。赵杰轻嗯一声说道:去了就知道了,只要把黑豹救出来就行了。
  
  金巧忙说道:慢着,既然要去,我也去把,反正,这姓关的不是指名道姓要我去,我就如他所愿,只要,只要黑豹可以回来就好。
  
  赵杰听了呆了一呆说道:你一个女人去干什么,别添乱,我不是说了,我们会处理好的。
  
  俏美女子咬着嘴唇说道:嫂子,你还是别去了,这姓关的居心否侧,要是你去了岂不是让他阴谋得逞,我觉得,小强既然这么决定应该有他的办法。
  
  赵杰和豹子来到关家府邸,豹子低声说道:这就是那姓关的府邸,地方很大吧。
  
  赵杰看了看眼前的极为古老的建筑,两头石头狮子张牙舞爪,极为凶恶,心里不免微微一动暗道:看来,这里的风水不怎么好,难怪用石狮子来镇邪,嘿,这关家应该做了不少坏事,是心虚吧。
  
  这时门口忽然飞出一个人影,赵杰和豹子忙闪避开去,却见一名道士鼻青眼肿的呻吟不已,两个家丁骂道: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居然来关家装神弄鬼。
  
  那道士将帽子摆正哭丧脸说道;冤枉冤枉啊,我说的是真的,这妖孽极为严重,不出三日必定有血光之灾,贫道所言是真的啊。
  
  豹子嘿嘿一笑朝赵杰笑道:想不到这关家还相信这假道士。那道士看到赵杰和豹子怒道:什么假道士,贫道乃是青城派无须道长,精通卦象,降魔除妖,无奈,无奈此间主人居然认为我是装神弄鬼,活不久矣!
  
  豹子呵呵一笑说道:都这个时候还妖言惑众。赵杰沉默一会说道:这道士说的似乎有些道理,这还真是不错的突破口。
  
  赵杰心里暗道:若是强行过去势必要大动干戈,这也不是我的本意,眼下还没有完全领悟出道来,还是不要轻易出手比较好。
  
  赵杰本是想大闹关家来个一劳永逸,但是,他想到毕竟关家毕竟是掌管南城的权利,无缘无故被杀,势必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说不定会被日本人有隙可乘,当下他改变思路,他忽然说道:两位可否让我见见关老爷,你们最近发生的怪事,或许我可以化解呢。
  
  一名家丁嘿嘿冷笑道:你既不是道士也不是和尚,还想冒充道士来骗吃骗喝么,识相点给老子滚,要不然,别怪老子痛打你们一顿。
  
  豹子虽然不明白赵杰想要干什么,忙说道:你别看我这兄弟年轻,但却可以救活快要死了的人。
  
  简直是个活神仙,这降魔除妖的本领当然也会一些了。豹子心里暗道:我也只能跟你瞎胡闹,虽然说你的确救了嫂子,至于这降魔除妖的本领完全是瞎编的,可别到时候被人揭了老底,只怕别人未必会信。
  
  他内心并不抱太多希望,不过还是为赵杰掩盖谎言,至于后面的事情,他也不再多想,赵杰也觉得豹子这家伙一直对自己心怀芥蒂,眼下居然为自己说话,也不免大为诧异。
  
  那家丁满脸疑惑看着说道:就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糊弄谁呢,你认为老子是三岁小孩么,既然你这么大本领,那好,你看看老子是得了什么病。
  
  要是说出来,老子就信你。赵杰看了一眼家丁说道:看你气色两虚,肾水干枯,只怕已经不能人道吧。
  
  家丁听了瞪大眼睛,一时作声不得,右侧的家丁闻言忽然哈哈大笑道:是这样么,你,你家伙原来不行啊,怪不得,让你去青楼总是推辞。
  
  左侧家丁脸上涨得通红怒道:你,你,你瞎说,老子,老子怎么可能不行。
  
  你小子胡说八道,老子揍死你。他说着一拳打了过去,豹子惊呼一声道:小心。
  
  他手刚碰到那家丁的胳膊却感到这胳膊如同铁一样硬,隐隐作痛,一时倒退一步,当他定睛一看,一时傻了眼,赵杰竟然安然无恙站着,反倒是那家丁是捂着胳膊呻吟不已心里暗道:这小子,居然,安然无恙,这守门的家伙力量可是大的很啊,他居然被打了一拳没事一样,反倒是这守门的好像受了伤,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另一个家丁见状喝道:臭小子,你用了什么邪法。他说着猛地朝赵杰推去,不料推在赵杰身上,如同推在棉花一样,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惊诧之色,而赵杰笑吟吟说道:你们遇到的都是骗吃骗喝之辈,现在觉得我是不是真才实学呢。
  
  那枯瘦的家丁从地上站起来哼了一声说道:小子有两下子,不过,你也不要污蔑我不行啊。
  
  赵杰笑吟吟说道:作为郎中有义务将病况说给你听,比如,这位老兄,肝火通盛,只怕肠道不是特别好,上茅房要上好几次吧。
  
  那略微发胖的家丁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惊呼道:这都能知道,我,我已经很久没上过厕所。
  
  就只放屁。赵杰笑吟吟说道:只要疏导肠道,自然可以将体内的肝火排出体外。
  
  赵杰说着,啪的一声打在那肥胖家丁的后背,只听噗噗两声巨响犹如霹雳一样,一股股恶臭扑鼻而来,那胖家丁怪叫一声道:我,我要拉了,快走开。
  
  快走开,好,好厉害啊,七天没拉了,你果然厉害。胖家丁一边跑着一边解开裤袋,忙不跌的跑进院子里,同时传来惊呼道:死胖子,你做什么,怎么在我花园里拉屎。
  
  豹子闻言一时哈哈大笑,同时对赵杰更为惊叹不已暗道:这小子还真有一手,只要看一眼就知道的了病,看来治好嫂子的病也绝不是偶然的啊,我还看不起他。
  
  那枯瘦家丁看在眼里打了个哈哈笑道:你这小子果然厉害,不过,不过嘛,有没有什么办法。
  
  他说着有点不好意思,一脸媚笑的样子,赵杰愕然说道:你先前说不是没病么,你真的不行么。
  
  那枯瘦家丁老脸一红说道;这,这,兄弟,真的,这是我的隐忧啊,都十多年了,这,这方面还真的不行。
  
  赵杰轻嗯一声说道:这可以理解,不过呢,这治疗方面有点麻烦。那枯瘦家丁忙说道:怎么会呢?
  
  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这关府真的很邪门,每到夜晚总有鬼影出现,老爷被吓得不轻,还请了各路高手,可是也没用啊,而且,这鬼魂都是在晚上出现。
  
  赵杰微微颔首说道;的确,这府邸的邪气深重,死的人应该不少吧。枯瘦家丁低声说道:在日本人还没来之前,一切还很太平,可是,后来日本人占领南京,我们关家都到了重庆,这府邸就变成那些难民躲避的地方,在这里被日本人杀死的不在少数,偏偏,这地方阴气又是极为重的地方,这闹鬼的事情也着手不少,老兄,你,你真不怕鬼么,这些所谓的高人不是被吓得不轻。
  
  你虽然有点本领,难道真的可以赶走鬼怪。赵杰轻啊一声说道:这里的鬼怪的确很厉害,我一进来就感到浑身发冷,仿佛万鬼缠身感觉。
  
  枯瘦家丁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说道:果然是高人啊,你可知道死在这里的人有多少,那可是有上万人啊,都在这大花园里。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有这等事,唔,难怪这里这阴气笼罩这个官邸,你家老爷子居然在这里住下还真是了不起呵呵。
  
  枯瘦家丁忙说道:走,走,我带你去见老爷,这段时间这府邸发生不少事情,加上两位少爷被一个恶婆娘打伤,老爷更是认定是鬼怪在作祟。
  
  赵杰听了冷笑一声暗道:明明是你儿子调戏白琳在先,居然怪鬼怪身上,真是好笑之极,不过,这里的鬼魂的确不少,奇怪,为什么这些魂魄没有地府呢,反倒在人间。
  
  赵杰本修炼噬魂之术,对于灵魂极为敏锐,加上本身他之前拥有天眼,虽然天眼暂时关闭,还是可以感觉到四周的有无数魂魄在周围,怨气极重,枯瘦家丁此刻对赵杰是五体投地,忙不迭的将赵杰送了进去,豹子看在眼里不有暗暗称奇暗道:看不出这小子居然还有这个本事,懂得那么多,居然连风水都知道。
  
  当赵杰走到大花园,此刻感到那怨气很强,甚至连他都能感到脚底的冰冷,一时大为震惊暗道:怎么回事,这怨气居然这么重,好像是长时间积累的关系么。
  
  豹子不免打了个冷战低声说道:兄弟,这地方真的好邪门。赵杰轻唔一声,过会,一声低沉声音传来道:竹竿,他们两个是谁,你怎么把陌生人带进来了。
  
  赵杰和豹子自然看到前面站着极为健壮魁梧的大汉,双手粗壮无比,赵杰看在眼里暗道:好家伙,还是个钻石级别高手,看来这姓关的找来的高手还不少啊。
  
  那枯瘦家丁忙笑道:猛虎老哥,这位是个高人啊,不但会治病,还会看风水,这比起那些高人不知道强多少倍。
  
  那大汉一双眼眸凝视赵杰,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忽然一跳暗道:这小子明明没有半点修为可言,为什么会让我心生不安。
  
  那大汉不由得多看赵杰两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赵杰淡淡一笑说道:赵小强。
  
  那大汉呵呵一笑走到赵杰面前,轻轻拍了拍赵杰的肩膀上,虽然说是平淡的拍了两掌,但实则却是有数百斤力量,一般人根本就没有承受能力,赵杰忽然啊呦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说道:这么亲密干什么,想要把我拍死么。
  
  那大汉一时愣了一下,他虽然是有意试探,但的确发现赵杰体内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一丝内力,居然可以承受自己这两掌力量,那也是简直是不可思议,暗道:这小子看上去清秀无比,体格居然这么好,被我拍了两掌,居然没事。
  
  大汉轻唔一声说道:有两下子,既然这样,随我来,见关爷吧。赵杰心里暗道:比我预想的还要快,看来这家伙认为我没有任何威胁,才会让我这么爽快去见姓关的。
  
  赵杰的到来,让关家奎大为欣喜,豹子事实上很紧张,虽然两人都打扮过,若是被看出身份来,那就不妙,好在关家奎很少去赌场,也没有留意豹子,而是笑吟吟说道:这位莫非是赵兄弟啊,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年轻。
  
  赵杰细细打量眼前的关家奎,却见此人肥胖臃肿,两眼如鼠目,声音虽然轻柔却是夹着鸭子的声音一样,一看就是奸险小人。
  
  赵杰淡然一笑说道:关老爷见笑了,我看着府邸阴气很重,想来,贵府出了不少事情吧。
  
  关家奎瞥了一眼枯瘦家丁,那枯瘦家丁忙说道:老爷,不要误会,我没有把府中的事情跟这位高人说,高人可是有妙手回春的能力,而且还是对风水极为精通。
  
  关家奎自然半信半疑冷然说道:那好,你说说,我家中有什么厄运。赵杰心里暗道:若是以前我还真的被你一句话给问扁,只是这阵子我还是学了一些风水命理的东西,这倒是林峰的功劳,居然让我学这种无聊的东西,貌似对修道也有不少好处,居然可以感觉到曾经发生过什么,也许这是某种神通吧。
  
  赵杰想到这里呵呵一笑说道:据我所知你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关大鹏,现在在国军担任师长职务,小儿子关鹏不学无术,他们两人现在是不是躺在床上休养。
  
  关家奎哼了一声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我儿子被打谁都知道,你小子是忽悠谁呢。
  
  赵杰耸了耸肩膀看了关家奎,呵呵一笑说道: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小妾。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