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一龙九凤图奥妙

一龙九凤图奥妙

赵杰轻啊一声说道:临时出现故障,抱歉,现在已经恢复正常。赵杰说着朝约翰乔治做了个手势,约翰乔治本身对于飞机性能极为熟悉,明白雷达运用状况,当下,打开关闭的雷达系统,对面的声音传来无奈的口气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你要尽快回复我,我还以为你们这边出现状况了,这么晚了,我们明天回来。
  
  对面很快将电话挂了,赵杰朝约翰乔治说道;看来,我们得尽快走了,迟了的话,鬼子肯定会有所戒备。
  
  约翰乔治哈哈一笑说道:明白。不过,要不,明天早上吧,不然太晚了,飞机容易出事。
  
  赵杰沉吟一会说道:也好。约翰乔治看着二女正在观摩者胸前的项链,一阵欣喜之色,约翰乔治忽然蹦出一句话笑道:这两个漂亮小姐莫非都是你女朋友?
  
  你的福气真好啊。赵杰楞了一下干笑两声说道:算是把。约翰乔治低声说道:那有没有亲密接触,我听说你们中国人有一种双修功法,可以让人延长寿命,而且还可以提高某方面的能力。
  
  赵杰听了哈哈一笑说道:怎么你对这个感兴趣?约翰乔治脸上一红低声说道:这次我在这里也不是没有收获,我偷看过一个人日本士兵翻阅的一本画卷,哇塞,上面有好几个国家的美女,漂亮的很,各种姿势让我看的眼花缭乱,那日本士兵鼻血都出了,走,我们去找一下那本画卷。
  
  赵杰听了心里一阵好奇暗道:这有什么画卷,让他这么在意。他猛然看到约翰乔治鼻血都流了出来,一时感到一丝好笑。
  
  白琳和二丫见赵杰一下子没影,一时好奇说道:他们两个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二丫好奇问道:不如去看看?白琳低声说道:这洋鬼子一肚子坏水,一定没好事,可不能让他阴谋得逞。
  
  二丫鼓着腮帮子说道:你说,他们会不会去看漂亮姑娘去了,怕我们知道,所以偷偷走了。
  
  白琳微微摇头说道:这荒山野林的,除了鬼子尸体,哪里来的姑娘,你这丫头别瞎说。
  
  二丫忽然打了个哆嗦说道;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后山我还真的看到一个日本女人的尸体。
  
  白琳狐疑说道:你什么时候去的,怎么没听你说过。二丫低声说道:我之前以为是幻觉,因为,当时明明看她躺在地上,等我回过神来,就不见了,我怀疑是我幻觉,所以没有细看。
  
  再说了,人家也是方便,总不能跟你说这种事吧。白琳眉头一皱说道;这不可能啊,我们先前根本没有看到日本女人,更不用说是尸体,除非,你是遇到高手了。
  
  走,快把这件事跟赵大哥说去,要不然,他还真的会遇到这女人。两人说话间,却猛然发现赵杰和约翰乔治不见踪影,一时都傻了眼,二丫说道:人呢,怎么不见了。
  
  该不会是遇到那日本女人了吧。白琳眉头一皱说道:赵大哥一身修为无人可及,应该不会有事的,我们又追不上,还是安心的给他暖被窝去。
  
  二丫咬着嘴唇低声说道:姐姐,你,你想把自己交给大哥哥么。白琳脸上一红低声说道:他一个人在外面,我自然要好好照顾他啊。
  
  二丫忽然噗嗤一笑道:没想到一向横行霸道的白姐姐居然还有温柔的一面,真是让二丫大开眼界,姐姐,那么干脆,我们一起服侍她吧。
  
  白琳楞了一下摇头说道:不行,你还小,等你再长高一些再说吧,二丫听了鼓起腮帮子说道:怎么会,你看人家那里长得比你差了。
  
  她说着挺起与年纪不相匹配的胸部,这不免让白琳呆了一呆,的确在这方面,她好像比二丫还小,一时咬着牙说道:臭丫头,你是在笑话我么。
  
  二丫摇头说道:当然没有,人家只是实话实说,人家虽然还小,可是已经已经变成大人了啊。
  
  正当二女说话之间,忽然听到一声轻笑声传来道:你们刚才是在找我么,两个小姑娘。
  
  白琳和二丫心里一惊回头一看却见身后站着身穿白色和服的黄发美妇,最为形象的特征则是那庞大的无比的胸口,走路之间回荡不已,白琳脸色一变喝道:你是什么人?
  
  二丫颤声说道:姐姐,刚,刚才,我看到的就是她。白琳哼了一声说道:看你怪里怪气的样子,就算不是鬼也不是什么好人,年纪一大把,还这么不正经,连衣服纽扣都不扭,羞不羞人。
  
  黄发美妇忽然格格娇笑道:胆子不小,居然敢跟我这么说话,不给你们颜色看看,还以为我很说话是不是。
  
  她话音刚落,忽然一拳猛地打了过去,白琳和二丫心里一惊暗道:好快!
  
  两人慌忙躲闪过去,虽然是侥幸躲避过去,但却也被一股劲风震飞数米之外,当她们定睛一看,却看到二人所在数十米的范围内出现十多米深的巨坑,要是人被这力量打到的话早已尸骨无存,白琳瞪大眼睛惊呼道:你,你这妖妇,我们跟你有仇么,至于用这么大的力气。
  
  黄发美妇眼眸流露一丝惊讶之色说道:看不出,你们两个小丫头还是有点本事,要是换做一般人早已变成一堆烂泥了,唔,有意思,至于,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真的打算这么侍奉一个男人。
  
  黄发美妇一脸惊讶的看着白琳和二丫,二丫羞红了脸怒道:这不管你的事情。
  
  黄发美妇轻哦一声说道:看你的样子还是个姑娘,嗯,嗯,的确符合了我的条件,若是你们真的想要这么做,我可以成全你们,非但如此,而且会让你们修为大进,也不至于被人欺负。
  
  白琳冷然一笑说道:有这么好的事情,那你怎么不找别人,为什么找我们。
  
  黄发美妇轻笑一声说道:你们刚才不是讨论那小子干什么去么,其实,他们去找一本旷世奇书,嗯,按照你们中国人的叫法叫房中术,可以让男女双方得道成仙,只是呢,很少有人实现过,有的人只是看了一眼就会血脉倒流而死,可以说,是极为稀奇的书籍。
  
  白琳微微一怔说道:这么说,你来这里的目的也是为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书。
  
  黄发美妇淡淡说道:我经历生死,对于生死早已看淡,不过,若是能够得到永生,那也是不错的很。
  
  二丫怪叫道:原来他们果然去做坏事了,难怪不让我们知道。黄发美妇格格娇笑道:也算不上干坏事,只是,你们的男人好奇心很重,这一龙九凤图,可不是寻常秘本,据说是南唐李煜亲笔所画。
  
  白琳瞪大眼睛说道;那个亡国之君,难道还会武功?黄发美妇轻笑道;那倒不是,他所画的是一龙九凤图的赝品而已,至于真迹早已失传。
  
  白琳哼了一声说道:若是这样,那所谓的得道成仙也未必是真的,你怎么这么肯定这可以得道成仙。
  
  黄发美妇轻笑一声说道:错,一般人只要看了一眼就会出现各种症状,这绝不是一般的画卷可以比拟,就算是修道之人也难以抵御。
  
  好在,江湖中人早已把这秘本忘却,反倒是被不识货的人给带来,流落于此,真是有趣的很。
  
  白琳微微一怔说道:你说的不识货的人,难道是鬼子。黄发美妇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可不是鬼子,嗯,的确是落在一个士兵手里,这也是个没有福气享受,只看了一眼就被人给杀了。
  
  白琳愕然说道:这么说,是赵大哥杀死的那些鬼子之一?黄发美妇呵呵一笑说道:没错,一个小队长,他的尸体就在下面。
  
  你们考虑好了来找我哦,我们一起研究研究。白琳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呢。
  
  黄发美妇歪着脑袋说道:这样吧,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教我的怪力怎么样。
  
  白琳愣了一下看着地上巨大的坑洞说道:刚才那一招就是你所说的怪力,这力量还真大。
  
  黄发美妇呵呵一笑说道:你们运气不错遇到我,我的怪力可是失传很久了,要不是我这次活过来,这招式只怕早已失传。
  
  白琳瞪大眼睛说道:什么,活过来,难道,你是僵尸。黄发美妇森然一笑说:算是吧,我是因为有人用秽土转生术复活过来,那家伙被我给杀了,所以,现在我是自由之身。
  
  二丫尖叫道:原来你真是僵尸啊,难怪皮肤这么白。黄发美妇淡淡说道:别害怕,我不会对你们不利的,既然活着,自然要好好享受才是,不过,你们这里除了杀戮,还真的没有什么乐趣可言。
  
  要不跟我赌一赌怎么样。也算是一些乐趣。二丫低声说道:白姐姐,这个人好怪,要是她突然出手,我们小命就不保了,不如跟她先熟悉一下再说。
  
  白琳沉吟一会说道:那说说,你要怎麽样。黄发美妇格格娇笑道:你还不明白么,我们三个一起侍奉一个男人。
  
  二女听了惊呼道:你说什么?你,你这个无耻的女人,这也说得出口。
  
  不要脸,都可以做大哥哥娘了。黄发美妇淡淡说道:别误会,我是不会跟你们争宠的,只要享受一些鱼水之欢,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何况,这一龙九凤图应该还有别的玄机存在。
  
  二女听了面面相觑一时作声不得。而此刻赵杰和约翰乔治在山下挖出残缺的日军尸体,这日军尸体的下半身不见踪影,只有上半身还在,约翰乔治皱着鼻子说道:这死的也太惨了,要是这画卷坏了,那可就不好弄了。
  
  赵杰轻咳一声说道:当时,哪里顾得上那么多,一见面当然就杀,还要问他有没有宝物么。
  
  约翰乔治呵呵一笑,捂着鼻子用树枝将日军上身衣服给剥开,却发现只有纹身,其余什么都没有,一时气馁说道:看来,这家伙早已将这宝贝给藏起来了,该不会是放在裤子上吧。
  
  赵杰摇头说道:这画卷有多大,可以放进裤子里?约翰乔治皱了皱眉眉头说道:这个的确不太可能。
  
  咱们再找找,也许有什么线索。赵杰再次将那日军士兵尸体打量一下,猛然间看到那日军士兵的耳朵似乎少了个缺口,而且还有酷似细细的牙齿咬过的痕迹,不免呆了一呆说道:该不会是被动物带走了吧。
  
  约翰乔治低头看了一眼那日军士兵尸体的耳朵上半箱忽然惊呼道:这应该是老鼠干的,你看,这上面还有纸屑,约翰乔治很快留意到坑洞上还有一块块纸屑,一时肉痛的皱眉不已。
  
  赵杰愣了一下说道:老鼠什么时候喜欢啃书了。约翰乔治摇头说道:老鼠饿了什么都会吃,就连死人也吃,何况,这日本人不是被咬过点了。
  
  赵杰哈哈一笑说道:要是找不到也就算了,不就是一幅房中术么。约翰乔治连连摇头说道:你要是这么想就错了,这玩意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画卷也是神秘组织的窥视已久的十大宝物之一,价值数百亿价钱,只是眼下他们不知道而已,要不然,我可以保证,这里已经争夺宝物的主战场。
  
  赵杰轻哦一声说道:想不到你说的画卷这么值钱啊,我还以为是你的色心作祟,不过,我难以想象,你真的是飞机设计师么,居然还知道这些东西。
  
  约翰乔治哈哈一笑说道:怎么你怀疑我的身份,我不是说了,我只是对古董略知一二而已,再找一下,也许有什么发现。
  
  赵杰微微摇头暗道:这家伙还真是执着的很啊。赵杰本身对那所谓的房中术并不是感兴趣,只是仅仅是好奇而已,在地上摸索一阵,也就懒得寻找了,到是约翰乔治却还是在地上每个坑洞找,甚至用鼻子去吻坑洞的味道,看得赵杰是摇头不已,此刻已经是夜晚时分,在山上几乎是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丝丝月光照射之下而已,忽然赵杰感觉脚上有东西在动,不免微微一怔,低头一看却是一只鼹鼠正在吱吱叫个不停,一双眼眸泪水直流,看上去极为可怜,他的肚子高高鼓起,犹如怀孕一般,赵杰愣了一下暗道:这鼹鼠肚子里该不会是。
  
  赵杰将鼹鼠捧了起来,同时用手指轻轻一划,那鼹鼠的肚子一下子裂开,血液随着一张血色卷轴流了出来,约翰乔治抬头一看惊呼道:天哪,我千辛万苦找个不停,你居然这么轻易找到了。
  
  赵杰没好气说道:现别高兴。赵杰将卷轴放在地上,同时给鼹鼠肚子缝合起来,那鼹鼠这才欣喜的吱吱叫个不停,一个跳动之间消失了,而约翰乔治早已耐不住打开卷轴,刚打开,忽然唔的一声,身躯忽然朝后倒了下去,鼻血汹涌而出,赵杰微微一怔下意识看,忽然感到脑袋一震,一股热血差点喷了出来,忙定下心神暗道:这卷轴好古怪,就算我差点也抵挡不了。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