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回旋心法
    赵杰愕然说道:什么秋风落月刀。千手纲手愕然说道:你居然不知道这门派,嗯,也难怪,秋风落叶刀在数百年前横行天下,只是后来门派凋零,这刀法也就失传,这秋风落叶刀掌门当年可是跟铁血门门主一比高低,虽然败了一招,但也足以轰动整个武术界。
  
      ,当然了,现在看来,这刀法比起那时候秋风落叶刀法要差很多,无论是速度和力量简直不是一个档次。
  
      赵杰轻哦一声说道:这么说,这刀法很厉害。千手纲手轻笑一声说道:秋风落月刀以速度见长,当年就连铁军都差点伤在刀下,就知道这刀法有多快,无论肉眼和意识都无法察觉到力量所在。
  
      就在千手纲手说话间,忽然听到一声闷哼声,红衣女子忽然从马背上掉了下来,而她肩膀上多了一把苦无,前面忽然站着三名黑衣人,他们手臂上绑着樱红色的条带,其中一名黑衣人阴冷笑道;支那女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大日本帝国皇军士兵,不想死的,马上投降,否则死啦死啦的。
  
      另一个黑衣人奸笑道:队长,这花姑娘已经中了您苦无的毒,马上就失去反抗的能力,等会就算是三岁小孩也都可以把她打倒。
  
      红衣女子此刻感到头晕眼花心里暗怒不已暗道:不要脸的小鬼子居然暗算人,我,我真是大意了,这次,这次要栽在这些小鬼子手里了。
  
      红衣女子定了定神,暗自运力想将体内的毒素排出体外,不料这毒素非但没有排出,反倒渗透体内更快,很快,她身体已经不受支配,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千手纲手轻声说道:还不快出手,要不然,这么好的姑娘就被遭殃了。
  
      赵杰淡淡一笑说道:你先前就想出手,现在反倒让我出手了,到底想怎么样?
  
      千手纲手眨了眨眼说道:你一向不是怜花惜玉的很,看到美女有难,还会束手旁观,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赵杰听了心里微微一震笑道;你好像很了解我似得,不过,这姑娘还不至于要我救的地步。
  
      千手纲手皱眉说道:她已经体力不支,你觉得还有反击的能力。赵杰微微一笑,忽然只听一声惨叫声,一名黑衣人的眼睛忽然鲜血直流,而那红衣女子竟然站了起来,千手纲手看的一时呆了一呆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赵杰微微颔首说道:难道你没看到她的右手么。千手纲手猛然看到红衣女子右臂竟然断裂,一时悚然说道:难道,难道她自断手臂,这,这女人也太狠了。
  
      红衣女子虽然蒙着脸,但娇躯一阵颤抖,显然是承受巨大痛苦,赵杰意味深长说道:好一招断臂自救,而且,而且,她的力量似乎暴增不少,难道这是。
  
      赵杰眉头一皱猛然想到张家的七伤拳,颇为相似,千手纲手忽然失声道;难道这是天魔解体**。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天魔解体**。忽然只听到惨叫声,两个黑衣人在同一时间倒在血伯之中,而红衣女子娇躯一晃顿时倒在地上,千手纲手肃然说道;若是这样的话,她可就危险了,这可是自损肉身提高力量的手段,会有性命之忧。
  
      千手纲手说话间,忽然走到红衣女子面前,双手微微一合,红衣女子本是鲜血直流的断臂血液顿时融合。
  
      赵杰看在眼里轻咦一声说道:你居然还会治疗术。千手纲手轻笑一声说道:好歹我可是医疗忍者,这点小伤自然不在话下。
  
      只是可惜,她的右臂是接不上了,连组织也找不到。赵杰眉头一皱说道;这里太乱,还是带她到安全的地方,我来试试。
  
      千手纲手捂嘴一笑说道;是啊,我差点忘了,你可以让细胞重组,真怀疑你有千手,啊我爷爷的细胞组织。
  
      赵杰愕然说道:你爷爷?千手纲手轻笑一声说道;连数百年前大名鼎鼎的木叶第一忍者千手柱间都不知道?
  
      赵杰呆了一呆苦笑道;哦,我还真的差点忘了,你是那个时代的人。赵杰一边说着,一边将那红衣女子抱着,飞身一跳坐在白马上,说也奇怪,这马竟然好像通人性,竟然么有挣扎,而是带着赵杰往前面而去,千手纲手坐在赵杰身后,那软绵绵的身体紧紧贴在赵杰身上低声笑道;好久没有坐马,感觉很舒服。
  
      赵杰一时也有点飘飘然,毕竟两个柔软的身躯在旁边,是男人都难以抵挡,更何况赵杰也是很久没开荤,更是难以自禁,打了个哈哈说道;这马不知道要把我们带去哪里,应该是很安全的地方吧。
  
      千手纲手轻嗯一声不说话,这让赵杰大为纳闷,同时感到一股股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仿佛在哪里闻到过,这香味正是来自千手纲手暗道:千手纲手,我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会感觉认识很久呢,还有那一龙九凤图,更是玄乎的很,是我真的穿越了还是,一个假象。
  
      不期然之间,忽然听到一声马蹄声,白马忽然昂首长鸣一声,赵杰微微一怔,却见,前面是一座古建筑物,只是石头上都是绿苔,将周围田林连成一片,赵杰一时呆了一呆说道;想不到上海还有这个地方,看来是一个村庄啊。
  
      这时听到一声吆喝声传来道:什么人闯我秋月山庄。声音刚落,却出现一名身穿青衣的少年,当他看到红衣女子趴在赵杰的怀里,一时惊呼声怒道:好你个淫贼,居然敢抱小姐,还不快吧小姐放下。
  
      青衣少年说话间,忽然拔出一把手枪对准赵杰的脑袋一脸怒色。赵杰微微一笑说道:小兄弟,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们不是坏人,我们送这位小姐回来的。
  
      那青衣少年哼了一声说道:看你贼眉鼠眼的一样,会是什么好人,你身后的那位大姐,一定也是你拐来的。
  
      赵杰愣了一下,却见千手纲手吃吃一笑说道:小兄弟说的没错,他就是个坏淫贼,别信他,一枪崩了他。
  
      赵杰听了一时哭笑不得说道:纲手,有你这么说话的么。青衣少年喝道:喂,淫贼,听到没有,那个大姐也说你不是好人,还不快吧小姐放下,要不,我,我真的开枪了,我真的会开枪,一枪爆了你的狗头。
  
      我还打死过我的小黑呢。赵杰见他说话间,手是不停颤抖,一时轻笑道:你真的会开枪?
  
      青衣少年骂道:老子不会开枪,拿着枪干嘛,一枪崩了你。说着,啪的一声,子弹嗤的一声从赵杰的脸庞一滑而过,墙壁上多了一个子弹孔,赵杰愕然说道:这么近的距离,你也射不到我,我还没开始躲呢,真是可惜了,这把驳壳枪。
  
      青衣少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忽然将枪摔在地上骂道:这玩意,我还以为多厉害呢,只能打打小宠物有用,连个人都打不死,来来,淫贼,少得意,小爷这次还不揍死你。
  
      说着,他手里忽然多出一把大刀,那大刀寒光闪烁,一看就知道是把锋利无比的刀,嘶一声,划破空间之声,赵杰轻咦一声看到刀光从鼻梁一划而过,速度极快,不免笑道;有两下子,差点我的鼻子报销了,到时候,我可真的会把你家小姐给绑架做婆娘啊。
  
      青衣少年喝道:小子你敢!他正要出招,猛然听到
  
      “青儿住手!”青衣少年脸上流露一丝喜色说道:管家,您可来了,那淫贼绑架小姐。
  
      这时,一道人影破空而落,来者则是英俊中年人,黑须飘荡,颇为英俊潇洒,就连一向俊美自傲的赵杰也都有点自惭形秽,千手纲手也不免多看两眼暗道:这小子长得还真俊俏。
  
      那英俊中年人微微一笑说道:什么淫贼不淫贼的,你这孩子不问清楚事情就乱打乱闹,成何体统,不知道尊驾高姓大名,我家小姐何以会如此。
  
      赵杰轻咳一声从马背上跳了下来,飘然落在地上,这一手看的那中年男子吃惊不已暗道:看不出这文质彬彬年轻人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难怪,青儿连皮毛都不曾碰到。
  
      当他看到红衣女子右臂断了一截一时失声道:小姐,她的手。他本是英俊的脸庞一下子变得铁青无比,赵杰轻咳一声说道;他遇到被日本樱机关的人暗算,用了一种奇怪的功法,将手臂震断,不,应该是爆裂才对,本想给她治疗,不想这马儿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了。
  
      中年人轻轻搭了一下红衣女子的脉,却发现红衣女子气息如常,一时感到一丝诧异暗道:小姐运用回旋之法,按理说气息纷乱,严重者会死亡,而眼下竟然安然无恙,难道这是这年轻人所救,只是从表面看还真看不出他是武道中人。
  
      中年男子肃然说道:两位请。中年男子不免看了千手纲手一眼,毕竟千手纲手长得极为美丽,而且还留有一头黄发,完全属于异象。
  
      青儿的年轻人瞪了赵杰说道:算你走运,要不然,小爷把你打成猪头。
  
      中年男子微微摇头笑道;这小子对小姐极为尊崇,眼下看到小姐受了重伤,误认为是这位先生所为,还请见谅,啊,还没请教这位先生高姓大名,鄙人,秋月山庄秋一敏。
  
      赵杰轻哦一声说道;我也只是无名小卒,你叫我赵聂好了。这是我的朋友赵千手。
  
      千手纲手闻言没好气看了赵杰一眼暗道:居然把我的名字也改了。秋一敏心里一动暗道:这两人分明修为不俗,却不肯真名相告,也罢,我也不能强人所难吧。
  
      秋一敏也不再多问而是带两人进了庄园,这庄园极为朴素,而且地方并不是很大,也就一个小花园外加三个房间,而里面的人也不多,加上家丁丫鬟也就八人而已,秋一敏叹息说道:我秋月山庄自老庄主过世后,由我辅助小姐搭理山庄事物,只是没想到小姐刚出门居然遭此横祸。
  
      赵杰肃然说道;这位小姐有侠义心肠,在这个世道让人敬佩,这比那些不顾国家大义的隐士家族的人要好多了。
  
      秋一敏哈哈一笑说道:看来赵兄弟也是爱国之人,是啊,这孩子从小接受岳飞传熏陶,看到弱小被欺负,总会挺身而出,明知道修为不如人,经常被打的头破血流,以往还有老庄主帮助她,可如今,我秋月山庄人才凋零,实力大不如前,就连一般的隐士家族都不如。
  
      赵杰摇头说道:不,我看这位小姐修为虽然不佳,应该是没有人指导所致吧,要不然,会更为强大。
  
      秋一敏哈哈一笑说道;赵兄弟果然是明眼之人,我家小姐的确是自习老庄主遗留下来的秘籍,却不如老庄主十分之一,若是赵兄弟可以指点两下,必定可以让她突飞猛进。
  
      赵杰微微一笑说道:这可是门派禁忌,我怎么可以介入。嗯,眼下还是赶紧为这位小姐接上手臂为好,要不然对她而言着实残酷的很。
  
      秋一敏忙说道:请。秋一敏此刻对赵杰充满着期待,毕竟用一旦使用之后就会轻者骨骼碎裂,重者性命垂危,一般而言这秋风落月派视为禁制使用的门派,因为存在太大的危险,况且能够修炼成者也是渺渺无几,自从秋风落月派祖师以后再也没有人精通这项绝技,而这秋水痕是数百年来练成这绝技第一人,当然威力跟前者是无法比的。
  
      秋一敏当下将这红衣女子即秋水痕,放在床榻上,看着她那残缺的胳膊一时一阵怜惜低声说道:还请赵兄弟放手一试。
  
      赵杰轻嗯一声说道;那是自然。赵杰说着将秋水痕的断裂的胳膊微微用手指划开一个口子,鲜血从伤口流出来,秋一敏一时不解其意说道:赵兄弟,你这是?
  
      赵杰轻哦一声说道;必须要把伤口的淤血排出来,要不然无法痊愈,即便是接上手臂也没有太大用处。
  
      千手纲手微微颔首说道;没错,任何细胞离不开血液供给,没有血液流通的话,这胳膊也是死物而已,这样也可以接上手臂,何况,这手臂的上半截已经没了,换做我也做不到,是你们运气好,遇到我男人嘻嘻。
  
      千手纲手声音娇脆悦耳,同时夹杂娇嗲声,让人浮想联翩,秋一敏心里此刻对赵杰更是震惊,的确,能够让人手接起来,这医学上已经是极为了不起,虽然自己略懂医术,到还不至于可以做到,更别说让已经失去的手臂重新复原,这几乎是不可能,毕竟人不可能像壁虎一样断裂肢体还可以重生,除非是那些隐世家族失传已久的术法,倒是有可能,一般的话,是不太可能的。
  
      。m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战之狼牙》,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