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有喜有怒
秋水痕心里咯噔一跳惊呼道;什么你,你才这么点年纪居然,居然有这么多妻子,哼,就算是,我也不在乎。
  
  秋一敏听了可就不干了嗔怒道;小姐,你可是千金之躯,怎么可以委屈求全呢,此事万万不妥。
  
  赵杰听了连连点头说道:没错,没错,这样实在是太委屈你了。秋水痕头一扭朝千手纲手说道:那她呢,排行第几。
  
  赵杰一时傻了眼一时说不出话来,千手纲手手指搬了搬笑眯眯说道:不多不少正好第二十号,怎么你要当最小么,哦,不对,说不定人会更多呢。
  
  我担心会突破三十个,你有可能不是最小呢。秋水痕喝道:那就好,看你年纪也比我大,都能够屈居二十,我比你还年轻,也心甘情愿。
  
  千手纲手愣了一下嘻嘻一笑说道:看来你还真是铁了心要嫁给我这个可爱的小老公,也罢,既然这样,小老公,你就收下她,顺便看一看她的容貌嘻嘻。
  
  是否满意。赵杰听了心里一怔不免看了千手纲手暗道:按照纲手的说法,那一龙九凤图,纲手就是其中之一,而我先前去了古代似乎跟日本建筑有点相似,而这个女人容貌我一直未曾见过,为什么纲手会这么认为呢。
  
  千手纲手似乎看穿赵杰在想什么低声说道;想要弄出谜团,可别错过大好时机,我觉得,这一龙九凤图应该是命运的契机相连吧。
  
  秋一敏忽然惊呼一声说道:什么,你们刚才是说一龙九凤图,是不是南塘李煜的画的。
  
  千手纲手轻笑一声说道;我还真忘了,你是个老古董,嗯,怎么你也知道一龙九凤图。
  
  秋一敏满脸兴奋之色说道:那可是一件稀世珍宝啊,不过,李煜画的一般都是赝品,真品至今还没有人看到过,不过,传说中这一龙九凤图有神奇的力量,只是没有人可以参透其中奥妙,一些对于色心极强的人来看是周公之乐而已,而对于修道之人而言那可是非常难得的修道心法,可惜,可惜就是没人参透,李煜虽然得到真迹,可惜毕竟是昏庸之君,只知道贪欢享乐,而却不知其中奥妙,所模仿的画虽然外表相似,却无空灵之感,可惜,可惜。
  
  赵杰愕然说道:听你口气,你好像也看到过?秋一敏肃然说道;这等稀世珍宝,如何可以轻易看到,即便是这赝品也是很少看到,本来是在珍藏画家之手,可惜,后来那画家死于日本人手里,这画卷只怕早已流失,以日本人这等狗习气早已将画卷夺走也未可知,对了,你们难道看到此画卷,不然为什么会突然说起一龙九凤图。
  
  赵杰也不隐瞒微微颔首说道:我们的确看到,而且发生匪夷所思的事情,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秋一敏哈哈一笑说道:我对于奇怪的事情向来很感兴趣,说来听听。秋一敏一下子把所有事情给忘了,而是追问个不停,赵杰苦笑一声说道:只可惜画卷不在,要不然,我倒是让你瞧瞧,千手就是九个女子之一。
  
  秋一敏呆了一呆说道:这怎么可能,这画卷乃是李煜所画早有千年之久,要是真品的话就更久,甚至又可能是两千多年也未可知。
  
  这位千手小姐还这么年轻貌美,怎么会出现在千年之前。赵杰摇头说道:这我也不知道,反正其中之一就是千手,至于其他八个女子,我也都不曾遇到过,先前,纲手所说,秋小姐有可能是其中之一。
  
  秋一敏脸色微微一变忽然叹息一声说道:也难怪纲手小姐会有此疑问,事实上,小姐每天蒙着脸面似乎跟这个大有关系。
  
  赵杰轻哦一声说道:还有这种事情。千手纲手嘻嘻一笑说道:说来听听。
  
  秋一敏肃然说道;那是因为见到我们小姐的年轻男子都死于非命,一位高人说了,只要让小姐真心喜欢出现的人解开面纱可以解开这个魔咒。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居然有这种事情。秋水痕低声说道:这件事还是从我十八岁开始才出现。
  
  千手纲手喃喃道:那不是跟她一样。赵杰微微一怔看了千手纲手问道:你在说什么。
  
  千手纲手定了定神笑眯眯说道:没什么。秋一敏叹息一声说道:至此小姐就带上斗笠,从不以真面目见人,千手纲手秀眉一皱说道:难道会是被这画着之人的命运所牵绊,。
  
  秋一敏低沉说道:也不无可能,据说画这副画的人是一个拥有强大法力巫师。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巫师?千手纲手轻嗯一声说道:这时代有点的确有点远了,现在的巫师跟以前的巫师有着极大的区别,那上古的巫师其实就是你们口中的仙魔一样的人物,本身具有翻天覆地的能力,若是这样的话,这九个女子命运都被诅咒了。
  
  赵杰心里一怔说道:你是说,你也受到牵连。秋一敏脸色一变说道:我明白了,这巫师只怕是因为想得到这九个女子所以用了咒术,让她们一生一世不得好过,不,应该是生生世世才对。
  
  千手纲手喃喃道:若是这么说,这个古代的女子莫非是我的前世?秋一敏摇头说道:虽然我没看到画中之人,但可以想象这绝对是邪恶的画卷,他的咒术应该是为了让你们臣服于他,反之你们就会遭遇各种不幸,也许,那位高人跟小姐说的这番话,就是为了解除这咒术,而赵兄弟既然可以窥视这一龙九风奥妙之人,那便是解除这咒术的唯一之人。
  
  赵杰愕然说道:这怎么可能?秋水痕咬着嘴唇说道:别废话,还不把我的斗笠解开,难道你要我永远被诅咒么。
  
  赵杰呆了一呆苦笑道;好吧,若真的是这样,那也无妨。千手纲手微微摇头说道:这解开斗笠恐怕不是真正解决办法,唯一的办法应该是行房。
  
  秋水痕听了一时惊呼声道:你,你胡说什么,不知羞耻!赵杰听了干咳一声说道:千手,你,你也太直白了。
  
  千手纲手嘻嘻一笑说道:没啊,人家一向羞答答的,这可是很文雅的言辞。
  
  赵杰听了眉头一皱暗道:这家伙时而温柔时而野蛮,到底哪个是她啊。
  
  秋一敏眉头一皱说道:的确,从字面上看,意思都一样,只要你们是夫妻,这诅咒就可以解除,这个我觉得千手小姐说的不无道理。
  
  秋水痕轻啊一声说道:那,那万一他也遭遇不幸怎办?秋水痕忽然又觉得一丝不安,虽然她是对赵杰有点好感,可是这种好感真的不会带来某种不幸,何况,当初这么决定也是因为赵杰碰了不该碰的地方。
  
  赵杰见秋水痕一时变得很纠结,也明白她的心里担心什么暗道:这爽朗的性格倒是跟聂英有点相似,更难能可贵却有侠义心肠,还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
  
  赵杰想到这里柔声说道:好了,跟我来。说着,他忽然拉着秋水痕的纤细的小手,秋水痕娇躯微微一颤,手掌微微一抽,但却又任由赵杰拉着,头低着都快要碰到高耸的胸口,一脸娇羞之色,好在旁人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千手纲手嘻嘻一笑说道: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可以少了我,要不要我来从旁指点。
  
  赵杰轻咳一声说道:还玩,一把年纪还跟小孩子一样。千手纲手小嘴一掘哼了一声说道:人家,本来就是小孩子嘛。
  
  赵杰听了一时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猛然间又感到一丝熟悉感觉暗道:我怎么感觉,从哪里听到这样的话。
  
  赵杰猛然想到日向雏田曾经也这么说过,只是当时并不为意,毕竟女孩子撒娇也没什么奇怪。
  
  赵杰一时古怪的看着千手纲手一眼,却见千手纲手轻咳一声说道:我说,你们要去哪里啊,前面是河啊。
  
  赵杰和秋水痕微微一怔,猛然发现再走几步,却发现前面一片碧绿色的河面,两个人的倒影在河边,赵杰微微一笑说道:这里除了我们三人,你也不必有太多过虑,我可要解开你头上的斗笠,别紧张啊。
  
  秋水痕娇躯一颤,双手紧紧抓着赵杰的手臂低声说道:我,我害怕,我怕厄运会降临在你的头上。
  
  赵杰哈哈一笑说道:世上还没有对我威胁的可能,就算是于波一郎复生,也不在话下。
  
  秋水痕呆了一呆说道:于波一郎,那可是日本第一高手,你,你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
  
  赵杰微微一笑轻轻的解开绑着绳索的斗笠,当刚解开斗笠的时候,忽然天色大变,一道巨雷忽然从天而降,朝赵杰身上劈来,秋水痕尖叫道:小心!
  
  赵杰心里微微一怔,猛然看到那绝美无瑕的容颜,那一丝凄迷之色,竟然跟画中一名美貌女子一抹一眼,只是,秋水痕显然英气的很,赵杰大喝一声,身上忽然散发出强大金色光芒,轰的一声巨响,前面的水波轰然而起,形成巨大的浪水,哗啦啦落在地上,只是前面河畔却是变成冒着黑烟的焦土,秋水痕一时看得目瞪口呆半响忙扑到赵杰怀里颤声道:刚才吓死我了。
  
  赵杰猛然看到一道淡淡的幽光从秋水痕的天灵盖飞走,他嘴角浮现一丝冷笑暗道:果然是被人下了禁制。
  
  赵杰嘴微微一张,那道幽光仓皇而逃,却还是被赵杰吸入嘴里,千手纲手看在眼里一时呆了一呆暗道:他的修为比以前不知道高不少,这应该是传闻巫师留在人体的邪灵,看来我身体的邪灵也是如此。
  
  秋水痕此刻却是茫然不知,而是低声说道:看来,你真的是我命中注定的人,要不然,怎么在如此强大的雷电之下安然无恙。
  
  千手纲手纳闷说道:奇怪,为什么我跟你在一起却没有雷电,而你跟他在一起却又雷电出现,难不成我们的命运各有不同。
  
  赵杰没好气说道:那是机缘未到。千手纲手笑眯眯说道;我明白了,一定是我跟你合体才会发生这种状况。
  
  赵杰听了一时没好气说道;你这么希望我被雷电劈死么。千手纲手嘻嘻一笑说道:这可真不好说啊,若是真的如此,我觉得可以一试。
  
  赵杰听了一时无语,忽然他感到身体一阵虚脱的感觉心里不免一惊暗道:怎么回事,难道是抵御这雷电的关系不成,不过,不管怎么样,她身上的邪灵算是解除了。
  
  忽然听到一声阴冷的笑声从体内传来道:你这笨蛋,居然将这邪灵给吃了,你可知道这邪灵可是会增加我的力量么,我会把我的力量一点点夺回来的。
  
  赵杰心里一怔暗道:九尾,这家伙力量不是被我给吸收了,怎么会?千手纲手看到赵杰脸色一丝不妥愕然道: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体内有不寻常的力量,难道是九尾的力量?
  
  千手纲手说到这里脸色微微一变,赵杰愕然看着千手纲手暗道:她怎么知道九尾的力量,嗯,这也不奇怪,毕竟她可是跟雏田都一个时代的人,当时又吸收被我杀死的于波一郎的残余力量,看来这家伙就是这个时候不安分。
  
  赵杰轻笑道;没事,九尾奈何不了我。不要担心。秋水痕那娇艳的脸庞流露一丝疑云问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九尾,什么邪灵。
  
  我怎么听不懂。千手纲手微微一笑说道:说了你也不懂,嗯,你是跟我们离开这里呢,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秋水痕咬了咬嘴唇说道:我,我现在已经是赵郎的人了,自然跟赵郎走。
  
  千手纲手嘻嘻一笑朝赵杰说道:恭喜又收一房。赵杰翻了翻白眼说道:别乱说,咳咳,小痕,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好反驳,其实从内心讲,我还是希望你来展现你的愿望,不要因为我而放弃所有。
  
  秋水痕听了眼睛一亮随机咬了咬嘴唇说道:我,我既然跟了你自然要以你为准咯。
  
  赵杰轻轻拍了拍秋水痕的小脑袋笑道:其实有件事我要跟你说,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秋水痕微微一怔忽然噗嗤一笑道:你是想说你的来历,其实这一切都不重要,现在我可是你的人了,就算你是杀人狂魔我也跟定你了,我还在乎你的来历么。
  
  赵杰听了呆了一呆,心里一震热乎乎的感觉低声说道:你,你真是个小傻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了。
  
  千手纲手嘻嘻一笑说道:说了也怕吓坏你,你可知道他不但不是大魔头,而是天下闻名的第一高手狼牙是也,还是威震天下的狼牙独立营营长。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