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人外有人
她说着一脚踹向那白发老者的胸口,不料,这一腿硬生生踢在白发老者胸口上,白发老者哇一声鲜血吐了出来,身体顿时陷入泥土之中,浑身都是泥巴。
  
  短发老妇呆了一呆说道:你为什么不躲。以你的身手还不至于连我这一脚都躲避不开。
  
  还有,你们两个还不快走,等会想走也来不及,这里不接见外人。秋水痕失声道:南风子,难道,您是南海派前掌门南前辈。
  
  赵杰愕然说道:什么南海派?秋水痕低声说:南海派可是销声匿迹数十年,高手如云,几乎每个都是钻石以上高手,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南风子前辈。
  
  赵杰心里不以为然暗道:区区一个星耀级别高手,居然被你说的这么厉害,算了,这就是名声的关系吧,相信那老太婆把我当成普通人来看待。
  
  赵杰只是轻笑一声说道:这位老前辈,可否让我见见无暇。老妇人眼眸凝视赵杰说道:先前一个小子也想见无暇,不过,被执法长老打断两条腿,难道你也想被打断腿。
  
  赵杰肃然说道:前辈,我说的是真的,何况,你真的忍心杀死你爱的男人么。
  
  那老妇人哼了一声说道:当年是他负于我,就算我杀了也不为过,你觉得,他是我的对手么。
  
  赵杰笑吟吟微微摇头说道;我也看得出来,前辈跟这位南前辈修为相差甚多,先前你用了不过三成力量而已,不过,也够这位南前辈好受的。
  
  南风子满脸诧异的看着赵杰说道:你,你小子到时有几分眼力啊,老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老婆,只要你开心,杀了我也行,哪怕死在你的手下我也心甘情愿。
  
  老妇人脸上一红骂道:不知羞耻的狗东西。滚一边去。她话音刚落,只听南风子如同滚地葫芦滚了数十米远才停了下来,赵杰看在眼里一时心里一怔暗道:隔空打人,也只有王者高手才有,看来,我也有点低估她了,听口气这这里的执法长老修为比她还高,只怕是神级高手无疑,我擦,怎么隐藏在民间的神级高手也不小啊,难怪说真正的绝世高手都是隐藏在民间,反倒是名声在外的却反倒不怎么样。
  
  老婆子看着赵杰忽然说道:你既然是找慧音而来,看来跟慧音关系匪浅,难不成,你们是恋人,哼,即便是恋人又如何,她如今已经是我女娲神庙的弟子,别怪老身没提醒你,只怕你还没寺庙门口半步,就已经被执法长老给打残。
  
  赵杰听了呵呵一笑说道:是么,我可不是那姓王小子那那么菜。南风子连连摇头说道;小子,你可别低估这古怪的老太婆,她可是有一百多年修为的老怪物,如今只怕早已经是神级巅峰高手,就算你练个几百年也未必是她对手。
  
  赵杰听了心里一阵震惊暗道:要不是我已经领悟天道此刻还停留在神级高手二段行列,听他所言这所谓的执法长老修为应该不逊色于我啊。
  
  若是在外面绝对可以称王称霸来着。居然甘心做一个小寺庙的执法长老,看来这女娲门真的是高手云集啊。
  
  赵杰想到这里淡淡说道;我想带无瑕走,难道也不行。老婆子哈哈怪笑道:几百年来还没有人敢这么说话,既然入了我女娲门,自然不能回到过去,否则,就视为叛徒,除非你有能力破关,也许可以让主持让他走。
  
  南风子怪叫道;老婆,我这么多年苦练不就是为了带你走么,若是老子破了关,你是不是肯跟我走。
  
  老婆子愣了一下转身说道:不必,我只怕你还没过关就死在四位长老的法阵之下,何况,你连我都打不过,更何况四位长老联手布置的阵法,这么多年,死在四位长老的阵法之下少说有数千人。
  
  南风子激动说道;英子,你就给我这次机会吧,这么多年,我一直想让你跟我回去,哪怕,哪怕是一天也好。
  
  老婆子那皱皮脸庞流露一丝红晕,低声说道:南风子,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眼下,什么都晚了,我,我也不想你死在阵法里,一天天变成白骨。
  
  无人收尸。南风子失声道:这么凶残,连尸骨都不让收。老妇人低沉说道:这是数百年来的规矩,谁若敢闯关,就只有死路一条,也不知道多少高手死此地,小子你年纪还轻,劝你还是三思而后行,既然,慧音已经潜心向佛,你就不必找她。
  
  赵杰听了低沉说道:就算是这样,我也要见她一面,恳请前辈替我传信给她,我要带她离开这里,老妇人呆了一呆看着赵杰说道:看来你是铁了心带她走,好吧,我答应就是。
  
  南风子说道:还有我,英子,我要带你离开这里。老妇人叹息一声转身便走。
  
  秋水痕低声说道:赵大哥,你,你真的要闯关么,可是,可是听说这四大长老地位要高执法长老,可以说是仅次于主持的四大高手,据说都仙级高手行列,只是很少有人遇到过。
  
  赵杰听了微微一惊,忽然听到一声怪叫声传来道:今天还真热闹,连你这死老头也来了,怎么你婆娘不跟你走。
  
  南风子轻咦一声说道:白老头,你怎么也来了,你娘们不是早死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嗖的一声落在南风子面前,却是一名中年男子,若不是头发略微发白,看上去四十如许,老婆子失声道:白石大哥,你,你怎么来了。
  
  南风字一脸醋意说道:英子,这么多年了,你对白石老头要比我好啊。
  
  那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说道:英子五十年不见,想不到你竟然成了女娲门的人,看来,南风子对你不怎么样。
  
  南风子怒道:放屁,老子的事情,关你屁事,对了,白老头你来这里做什么。
  
  老妇人脸上一红低声说道;白石大哥见笑了,他就是这么口无遮拦,我们只是媒妁之约而已,谈不上成亲,只是您隐居昆仑山,怎么会突然来此。
  
  白石低声叹息一声说道:自然是为了我的孙女,我就这么一个孙女,怎么忍心让她变成一个尼姑,所以,我亲自来找叶琴音。
  
  老妇人呆了一呆说道:你孙女,只是这件事,主持恐怕未必会答应,毕竟这是数百年的门规,若是不能破关,任何人都不得离开这里。
  
  白石淡淡说道:都数百年了,还是按照这个不成文的规定,难怪你们女娲神庙会落寞如斯,既然如此,我倒要领教你们女娲四大长老的绝招了。
  
  老妇人听了低声说道:白石大哥,不要生气,这样吧,你说你的孙女是谁,我让你们私下见面,但不可以带走,你觉得如何。
  
  白石嘿嘿一笑说道:我又不是没有见到我孙女,虽然时隔十多年,我还是有一些印象,算算时间,这丫头也已经二十六了,正是大好年华居然遁入空门,造孽造孽啊!
  
  你就说,让琴音把我的孙女白无瑕还给我就行。赵杰和老妇人失声道:什么,白无瑕,你是白无瑕的爷爷。
  
  白石诧异看着赵杰说道:你小孩子认识我的乖孙女,难道你是王家子孙,呵呵,也只有王家子孙配的上我的乖孙女。
  
  赵杰冷然一笑说道:很可惜,我不是,看来让无瑕嫁给王家的人,不用问是你的主意。
  
  白石微微一怔皱眉说道:我老人家已经避世十多年,对于一些事情并不是过问,不过这王家跟白家联姻跟我没有半点关系,这只不过,我的儿子做法而已,怎么,你不是王家人,那又是什么人?
  
  难不成,是那丫头另外找的男人。白石那俊美的容颜流露一丝嗔怒之色,脸上显得极为难看,双手拳头微微一握,赵杰看在眼里淡淡说道:怎么这位老人家要跟我动武不成。
  
  白石心里一阵恼怒哼了一声说道:虽然说着男女之间的事情我管不了,但事关我白家门风,既然我家孙女已经跟王家有媒妁之约,你这么做可是破坏我两家的关系。
  
  赵杰听了皱眉说道:你老人家这说话就不对了,白门主之前对这门婚约很是不满,若是你这么说,这简直是太不料白门主了。
  
  白石愕然说道:白门主,这丫头居然已经继承我白家基业,嗯,若是如此的话,那就更不应该了,既然是一门之主要知道轻重之分,这丫头怎么这样,算了算了,先不说这些,你说说你的目的。
  
  赵杰淡然说道;自然是把白门主带走,毕竟她到这里因为我。白石脸色微微一变迟疑一会说道:难不成,你就是那个被世俗称为狼牙赵杰不成。
  
  白石凝视着赵杰,一双眼眸阴晴不定凝视赵杰,赵杰淡淡说道:没错,是我,前辈难道听说过我的名号。
  
  白石忽然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是哪个小子那么大胆居然敢招惹我白家的人,原来是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看来,你还不知道这女娲神庙主持人是什么人吧。
  
  赵杰淡淡说道;这些与我无关。白石阴冷说道:看来你小子真是一无所知,女娲神庙主持人可是你杀死张家小子的姑母,她俗名叫张琴音,被号称千手神尼之称,她还是北平张家的小妹,你说,你来这里不是来送死是什么,乘她还没来,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原来这女娲神庙跟张家有这层关系,不过,这又什么,我只是要把无瑕带走,至于什么千手神尼,我才不管。
  
  白石微微一怔看着赵杰,忽然笑道:果然胆大妄为啊,看来你早就想过将来会发生什么是不是。
  
  老妇人哼了一声说道:原来你是主持的仇人,那么就容不得你在这里了。
  
  说着,她飞身一跃,猛地一掌拍向赵杰,速度奇快无比,不料,她一掌明明已经打在赵杰身上,却猛然打了个空,她一时呆了一呆,却见赵杰好端端的站在面前笑道:前辈,这么做不好吧,一见面就杀我。
  
  老妇人心里微微一惊,不料南风子忽然喝道:臭小子,欺负我老婆,看老子不打死你。
  
  他忽然大喝一声,忽然只听洪雷之声,一道道雷光从南疯子手掌中爆射出来,地面上瞬间变成焦炭,赵杰却忽然消失不见,秋水痕失声道:赵大哥!
  
  南风子嘿嘿得意笑道:英子怎么样,我可是给你报仇了,这小子已经变成灰烬了。
  
  老妇人哼了一声说道:别得意太早,这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刚才这速度分明跟日本飞雷神有的一拼,你这霹雳掌可以劈到他,才怪。
  
  白石沉吟一会说道:小英说的没错,这娃娃从表面上看是看不出深浅,只怕已经是神级高手境界,或许还要更高。
  
  老妇人愕然说道:虽然说着小子不俗,可是白石大哥你这么说,未免也太高估这小子、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道:慧根,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吵,是不是又有方外之人过来捣乱。
  
  那声音娇脆无比犹如少女般,老妇人脸上却流露一丝惶恐之色说道:你们还不快走,执法长老来了。
  
  白石笑道:都是老相识了,没什么可怕的。老妇人忙说道:不一样,这位是新的执法长老,就连住持对她也要礼让三分,可不是左执法长老。
  
  她话音刚落,一股香风扑鼻而来,却来了一名绝美无比的美丽少女,她身上披着僧袍,但一头秀发披肩,犹如天上仙女一般,白石看在眼里不免也呆了一呆暗道:琴音何时招募如此美丽脱俗女子,而且,年纪这么轻,一般执法长老少说也要六十多岁才可以,而这女子看上去不过十七岁左右,老妇人慌忙低头说道:参见左长老。
  
  美丽少女美眸凝视众人一番,白石等人忽然感到身体一阵沉重,秋水痕忽然噗通一声坐在地上满脸恐惧之色,白石心里一凛暗道:果然,她竟然掌握了霸气,而且还是上层的,莫非她还是仙段级别高手,我的天,这女孩子才几岁,居然已经达到仙段,即便我用了数十年修为也才刚刚达到神级巅峰境界,而这孩子居然已经是仙段高手,难怪可以成为左执法长老。
  
  美丽少女看到秋水痕之时一时笑道:你看上去很眼熟,以前来过我女娲神庙!
  
  秋水痕呆了一呆猛然想到当日白无瑕剃度的时候,这少女正站在主持身旁,俨然地位不低,一时失声道:是,是大师,我曾经在白姐姐剃度之日见过一次,大师,你想不到还记得我。
  
  美丽少女微微颔首说道:你和他们这些臭男人一起来这里做什么。。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