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绝阵
美丽少女微微颔首说道:你和他们这些臭男人一起来这里做什么。秋水痕忙说道:我,我是来带白姐姐走的,还请大师高抬贵手让白姐姐离开这里吧。
  
  美丽女子秀眉微微一蹙,随即笑道:这个我可不能答应你,毕竟这是女娲神庙的规定,就算主持到了也不会答应,毕竟这可是数百年的门规,进来容易出去就难了,除非有男人为她去破关,不过,这等于是去自杀,就算是我也不敢去硬闯四大长老,吾,还有你们,不怕被我给杀了,之前就一个小屁孩想要找白无瑕,被我打断了腿,你们莫非也想凑热闹。
  
  南风子肃然说道:虽然,我知道我修为不如你,但是我要带英子走,没有英子我活着也没有意思。
  
  美丽女子淡淡一笑说道:是么,既然如此,那实在不好意思了。她说话间,也不见她任何动作,南风子忽然啊惨叫一声,双腿忽然落在地上,鲜血喷洒而出,老妇人看到此处哭道:南疯子,你快走吧,要不然,要不然,长老真的会杀了你。
  
  白石看的心里一凛暗道:这到底是什么功法,而我居然连她的什么时候出招都没看到。
  
  美丽女子那纤细的手却一丝血迹都没有,她淡然说道:这是最轻的惩罚,如若在不走,我就杀了你。
  
  南风子忽然嘿嘿一笑看着满脸泪痕的老妇人说道:英子,别,别哭,我,我知道这些年让你受了不少委屈,你放心,就算我拼了我的老命也要带你走,我们,我们可以生一堆宝宝,这,这不是你以前说过的吗。
  
  老妇人哭道:别说了,我,我马上给你止血,马上,马上离开这里,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已经不是以前的时候,我们都老了啊,不要为了我丢了性命,长老,恳请让他们离开吧,只要放了他们就算让英子自尽也无不可。
  
  左长老轻笑一声说道:我可没说要杀他们,只是想让他们离开而已,若是他们执意如此,我也没办法啊,就算没死在我这里,也好过死在四大长老手里吧。
  
  白石嘿嘿冷笑道;好大的口气,这姑娘好像很有把握杀了我们这些人。
  
  左长老凝视着白石说道:老人家应该是跟我们主持同一辈的号称云海居士的白石先生吧。
  
  白石呵呵一笑说道:没想到你一个姑娘家见识不少啊,不错,就算是琴音到来也对我客气三分,而你却对我这长辈如此无礼。
  
  左长老秀眉一扬说道:的确你是前辈我对理应礼让三分,但,我的身份比较特殊,若说是辈分的话,你应该叫我师叔祖。
  
  白石听了一时怒笑道:你一个小丫头也太放肆了,居然敢叫我师叔祖。
  
  左长老淡淡一笑说道:你也许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我这么说,只是,我的辈分的确要比你高,你们长歌门十三代门主是我的师兄,难道你不应当叫我师叔祖吗。
  
  白石听了一时又惊又怒说道:放肆,我师祖的名号岂容你开玩笑。左长老淡淡说道:我当然不是你正宗的师傅,不过,我们翠烟门跟你们长歌门颇有渊源,你会不知么。
  
  白石听了一时顿时瞪大眼睛说道:与我师祖为兄妹的,难道,难道你是秋伊蘅,不,这不可能,秋伊蘅要是还活着现在已经三百多岁,你别假借秋师叔祖的名号来骗人。
  
  南风子一时目瞪口呆说道:是啊,翠烟门第一高手若是活着的确已经是三百多岁。
  
  左长老忽然格格娇笑道:真人站在你们面前居然还不信,白石,你应该知道这一招吧。
  
  左长老手上微微一挥之间,只听嗤嗤嗤数声,前面的树林瞬间结成冰块,伴随着一股清风吹过,忽然如同碎片一样落在地上,白石看到眼里一时失声道:风卷残雪,这,这是翠烟门的三大绝技之一风卷残雪。
  
  秋水痕看的一时目瞪口呆说道:这,这就是翠烟门绝技,比,比任姐姐还要厉害。
  
  左长老轻轻抖了抖纤细雪白的小手说道:如何,还不快快离开,要是杀了你,我还真怕对不起我师兄。
  
  白石嘿嘿一笑说道:那我倒要看看,你这师叔祖有多大能耐。白石话音刚落,忽然幻化出数千道劲气,正是长歌门最为厉害的千秋笔法,一笔化千笔,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几百人都可以轻易抹杀,只听到嗤嗤嗤嗤劲气穿透之声,地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洞口,而左长老却如同没事一样站着,笑吟吟说道:看来小白石,你也没有荒废这千秋笔法,只可惜,你比我那师兄还差的远,难怪你们长歌门会一代不如一代啊,千秋笔法竟然连我衣角都没有碰到,我都替我那师兄脸红。
  
  让你瞧瞧真正的千秋笔法如何。白石脸色一变,忽然只听一阵轻风吹来,紧接着天上如同雨点,白石一时傻了眼,却见周围数百米距离全都是一个个洞窟,犹如被利剑刺过一样,有的足有三寸深,有的则有半米多深,尤其是中间位置洞窟最深,最大的有两米多宽,小的则十多大小。
  
  白石一时倒吸一口冷气说道:真,真的是千秋笔法。罢了,罢了,我认输。
  
  白石一时喟然叹息一声,秋水痕忍不住问道:白前辈,难道你真要放弃,可,可是白姐姐她。
  
  白石苦笑一声说道:我也想带她走可是技不如人,就算我和南风子联手也未必是左长老的对手,也许,这是孩子的的命吧。
  
  左长老轻笑一声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今日我心情好,先不杀你们,还不快快离开。
  
  忽然听到一阵钟声响起,左长老俏脸显得一丝凝重,而老妇人失声道:这是女娲钟的声音。
  
  左长老眼眸流露一丝嗔怒之色说道:又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敢来我女娲神庙撒野。
  
  左长老说话间,嗖的一声消失了,白石和南疯子相顾愕然,此刻南风子双臂的血已经止住,看着老妇人说道:英子,你,你真的不跟我走么,现在,那娘们走了,你跟我走岂不是更好。
  
  老妇人苦涩一笑说道:别说了,就算我现在跟你走,他们还是会把我带走,你还是回去养伤吧,不要再来找我。
  
  老妇人说完瞬间消失。敬思殿,如来佛像前端坐着妙龄女尼,容颜绝美无比,只是头上青丝消失,只有光秃秃的脑袋,秀眉微微紧皱,仿佛有很多心事,只听一声佛号声,妙龄女尼忙低声说道:师傅。
  
  却见前面不知何时多了一名长发披肩的中年女子,她凝视着眼前的妙龄女尼说道:无瑕,此处是我师徒二人,我就叫你俗名吧。
  
  妙龄女尼忙说道:弟子不敢。师傅还是叫我慧音吧,毕竟弟子已经入佛门。
  
  中年女子微微一笑说道:当初你让我为你剃度,并不是真心想要入我佛门,你认为为师不知么。
  
  妙龄女尼低声说道:不,师傅,弟子真的想皈依佛门,世俗之事与我无关。
  
  中年女子微微摇头说道:我只是不想你遗憾终身,明明情缘未了,如今还招惹一些人过来。
  
  妙龄女尼诧异说道:师傅指的是?先前的喧哗,是有人找我。妙龄女尼脸上流露一丝惊诧和一丝惊喜之色,中年女子看在眼里,轻笑一声说道:没错,不过,那人被左长老给打断腿撵走了,这人还口口称称说是你的夫婿王森。
  
  妙龄女尼轻啊一声说道:是他,他现在如何?妙龄女尼露出一丝不安之色,暗道:虽然王森逼我成亲,但他本人也不坏,只是感情的事情又怎么可以勉强呢,就如同我对盟主,盟主却对我忽近忽远,让我难以捉摸,直到比武招亲也不曾过来找我,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就连白琳也没有出现,这是怎么回事?
  
  妙龄女尼想到这里不知不觉拳头紧紧握着,中年女子微微一笑说道:左长老出手一向非死即伤,不过,折断他的右腿已经是法外开恩了,不过,今天的确不太平,刚才慧根也遇到一些人,似乎跟你有关,呵呵,左长老已经过去,相信很快有消息。
  
  妙龄女尼面露一丝不安之色说道:还请师傅让长老手下留情。那中年女子摇头一笑说道:左长老就连主持的话也不放在心上,更何况,师傅我区区敬思殿颠主。
  
  妙龄女妮失声道:师傅,您可是三大癫主啊,这左长老居然连你的话也不听。
  
  中年女子摇头一笑说道:不,是她的辈分要比我们高,她可是三百年前的高手,一身修为不逊色四位长老。
  
  妙龄女尼失声道:什么,她,她竟然有三百多岁?可她看上去比我还年轻。
  
  中年女子微微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祖父已经七十岁,看上去跟跟我年纪相仿,这是驻颜有术,当人修为达到巅峰的时候,容颜非但不老,反倒变得更为年轻,而左长老就是其中之一,这妙龄女尼正是长歌门门主白无瑕,而这中年女子乃是女娲神庙,敬思殿殿主青云子,地位仅次于两大执法长老,属于中高层干部,白无瑕愕然说道:我爷爷?
  
  青云子微微一笑说道:怎么你不知道你爷爷还在世上。白无瑕呆了一呆说道:我已经十多年没见到我爷爷了,所以听你说起我爷爷,就有点奇怪,难道我爷爷认识我派中人。
  
  青云子轻笑道:你爷爷曾经跟主持有过一段交情,这次来的人十有八九是你爷爷。
  
  白无瑕失声道:我爷爷知道我在这里?难不成是主持说给我爷爷听的。
  
  青云子摇头说道:这就不知道,主持虽然知道你的来历,所以让你在考虑一下,毕竟,你是白石先生的后人,要是打起来可真的不妙了,而且,我们这位左长老可是没轻没重的人物。
  
  白无瑕低声说道:我还真难以相信,我爷爷会来,毕竟,我爷爷已经失踪十多年,这门主之位空了十多年,直到我成年,我爹将这门主之位传给我。
  
  青云子呵呵一笑说道:白石先生一向习武成痴,怕被世俗之事打搅应该找个隐蔽地方修炼去了,若是你们相见也是不错,不过,要想离开这里,恐怕要看你的意愿,按照门规,你要离开这里必须有心爱之人带你离去,而你爷爷虽然是亲人,但不符合规定,若是你有心上人的话,必须经过四大长老通过才行。
  
  白无瑕微微一怔说道:师傅,您的意思,不光是我愿意离开这里,最重要的是我喜欢的人带我走。
  
  青云子微微颔首说道:两者缺一不可,这是两个条件,不过,自女娲神庙成立以来千年来,还没有人从女娲门带走人过,反倒是在厉鬼窟多了不少尸骨。
  
  白无瑕微微一怔说道:难道没有人可以破关么。青云子轻嗯一声说道:没错,进去容易出来难,没有必死的信心是根本就过不了四大长老,要想破阵,必定有抱着必死之心,否则别想活着离开这里,这也要看那个人对你爱有多深,其实,这阵法考察的是对你挚爱之心有多深,而并不是武道上的深浅而已。
  
  白无瑕听了暗道:盟主对我若即若离,他肯定不会来的,更何况,这可是生死相关的事情。
  
  白无瑕想到这里摇头说道:那四位长老我不曾见过,难道他们都在那厉鬼窟么。
  
  青云子微微颔首说道:没错,就算是我,也不曾见过,若说年纪,他们恐怕也将近两百多岁,他们四人修为虽然不如左长老,但是合击之术无懈可击,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人可以从阵法中活着离开原因。
  
  白无瑕闻言失声道:二百多岁,我的天,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长寿的人,就连这左长老竟然还是三百多岁高龄。
  
  青云子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世上那些隐遁在世俗的高人也极为不少,只是你们都么有遇到而已。
  
  这时忽然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同时夹杂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名女尼惊呼道:殿主,有外人闯入本庙,眼下已经孝子殿,我们的人已经过去支援。
  
  青云子脸色微微一变说道:怎么可能,来人怎么进来的,难道左长老么有遇到。
  
  入侵者多少人。。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