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惊天一战
青云子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世上那些隐遁在世俗的高人也极为不少,只是你们都么有遇到而已。
  
  这时忽然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同时夹杂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名女尼惊呼道:殿主,有外人闯入本庙,眼下已经孝子殿,我们的人已经过去支援。
  
  青云子脸色微微一变说道:怎么可能,来人怎么进来的,难道左长老么有遇到。
  
  入侵者多少人。青云子脸色微微一变说道:怎么可能,来人怎么进来的,难道左长老么有遇到。
  
  入侵者多少人。女尼低声说道;好像就一个人,此人速度很快,我们的人来不及拦截,他就一下子消失了。
  
  青云子眉头紧皱说道:看来此人修为颇高,只怕是千年难得一见的高手。
  
  白无瑕愕然说道:师傅,这人有那么厉害么。青云子微微摇头说道:此人能够从三十六卫拦截之下轻松进来,这等修为至少是神级高手,甚至还更强,搞不好还是极其稀有的仙级高手。
  
  白无瑕听了心里一震暗道:该不会是他吧,不,这不可能,盟主修为虽然是很强,但还不至于可以硬闯三十六卫的地步,他们每个可都是星耀级别高手。
  
  白无瑕想到这里低声说道:师傅,要不,我也去看看。青云子沉吟一会说道:也好。
  
  二人说话间,只听到钟声冬冬冬急促的声音,正是女娲神庙的女娲钟,一般而言这女娲钟从不轻用,这数百年来还不曾敲响过,如今却响起顿时划破女娲神庙往日的宁静,同时听到一阵娇喝声传来道:快去西面,那家伙一定去了西面,北面已经找过没有人。
  
  一时间女娲神庙变得喧闹起来,到处有人走路的声音,当青云子到了前殿,却见左长老满脸愠怒之色看着地上的倒在地上的弟子说道:一群废物,连个人都抓不到,你们这么多年的苦练白费了。
  
  当她看到青云子走了过来傲然说道:我说青云子,你这些手下怎么办事的,怎么连个人都抓不到。
  
  青云子心里虽然恼怒但还是极为恭敬说道:左长老,我们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只是,我也正奇怪,左长老在寺外竟然么有察觉到有人潜伏。
  
  左长老闻言喝道:你这是在质疑我么,哼,也许是我大意了,跟那些小辈叙旧,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潜入,青松子,你们孝子殿难不成也没看到来人。
  
  那青松子长得面色枯黄,犹如老妇人一般,她轻声说道:左长老,我们的人只是看到来人背影,却没有看清楚那人脸面,那人手下似乎留情,只是打晕了各个弟子。
  
  左长老嘿嘿冷笑道:若是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居然找不到那人踪迹,罢了,罢了,既然我答应琴音做你们执法左长老,就得把这人抓出来。
  
  她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忽然喝道:还不快出来。忽然一道白光嗖的出现,转而向南面飞去,左长老轻笑道:速度果然够快,,若不用搜魂之术还真难以找到你啊。
  
  她话音刚落,嗤的一声消失在众人面前,白无瑕看在眼里一时目瞪口呆暗道:这难道就是翠烟门三大绝技之一的搜魂之术,可以在最快时间内将人找到。
  
  想不到这术法还真的存在。青云子喝道:走,去会会此人。众人嗖嗖嗖跟着左长老而去,当白无瑕等人看到前面站着一名英俊年轻人,而站着他对面的则是左长老,两人目光凝视对方,却一动不动,当白无瑕等人刚靠近,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退数步之外,青云子失声道:难道这是先天罡气。
  
  白无瑕心里一怔暗道:罡气已经很少见,然而拥有先天罡气则是更少,只有神级高手有数高手才有先天罡气,只是这年轻人是何许人,居然有如此强悍的先天罡气,居然,居然可以跟左长老不相伯仲。
  
  左长老眼眸一眯说道:不错,你是第一个跟我对战而不败之人,说,你是什么人,到我女娲神庙意欲何为。
  
  那年轻人看着白无瑕脸上流露一丝喜色说道:无瑕,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
  
  白无瑕听到声音如同晴天霹雳,半饷喜道:你,你,你是盟主!青云子眉头一皱说道:慧音,你在说什么,你认识此人。
  
  白无瑕脸色一变暗道:糟糕,盟主居然真的来了,而且还把事情闹得这么大,虽然,虽然是为了我,可是,这么一来,想要离开这里比登天还难。
  
  白无瑕想到这里说道:盟主,你来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离开这里。左长老冷然一笑说道:事到如今,你觉得他还走的了么。
  
  她话音刚落,忽然四周出现数百名女尼,手上都拿着长剑,煞气腾腾将赵杰围了起来,左长老低沉说道:小子你擅自闯了我两殿,罪不容恕,今日,就让你尝尝碎尸万段的滋味。
  
  赵杰冷然一笑说道:看你长得貌美如花,只是心肠还真是歹毒,一看就是个没有男人滋味的古怪女人。
  
  左长老听了大怒喝道:小子找死!杀了他!她话音刚落,数百名女尼手中的利剑忽然幻化成数千剑气铺天盖地朝赵杰射去,赵杰眉头一皱,身法奇快无比在剑气中穿梭而过,地面上全都是森然剑孔,左长老冷然一笑说道:看你还不死,一道剑气有你好受的,更何况这可是成千上万剑气,让你尸骨无存。
  
  白无瑕拳头紧紧握的紧紧的暗道:盟主不会有事的,他可是拥有化为虚无的本领。
  
  这时听到一声惊呼声传来道:他,他没死。白无瑕这时看到赵杰飘然落在地上,别说是受伤就连衣服都没有一丝割破都没有,在场的尼姑们一时目瞪口呆看着赵杰,一时间变得寂静,有个小尼姑忍不住惊呼道;好厉害啊!
  
  那娇脆的声音一下子打破了寂静,左长老美眸流露一丝怒色喝道:闭嘴!
  
  那小尼姑吓得手中的剑都掉了下来,赵杰看在眼里轻笑道:别害怕。那小尼姑楞了一下却见赵杰手上拿着剑递给自己,一时犹豫到底接还是不接,左长老看在眼里哼了一声说道:若是我所料不差,你应该就是那个叫狼牙的小子吧。
  
  左长老美眸流露一丝异色,赵杰愕然说道:你居然知道我的外号,哦,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连你这久居在这里的人也知道我的名字。
  
  左长老轻笑一声说道:仔细想想,能够让白家丫头死心塌地的人也只有你这等修为,也难怪张家会被你给灭门,冲着你这个身份,你今天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左长老说话间,忽然一阵凄冷无比的寒风吹拂来,赵杰猛然感到全身一阵麻木,周围的人都冻的面色发白,青云子打了个冷战颤声道:冰封雪影。
  
  赵杰心里一惊暗道:冰封雪影,难怪我身体动弹不得,嘿,不过,那也只是暂时的。
  
  赵杰心念一转之间,仙气忽然流转全身,那僵硬的感觉荡然无存,反倒是一丝温热,左长老本以为赵杰此刻必死无疑,当她回过头一看,却见赵杰仿佛跟没事一样,反倒是众人却都是纷纷盘腿打坐地上抵御这寒冷之气,左长老轻咦一声说道:还真有两下子,你还是第一个被我冰封雪影打到没事之人,难道,你已经悟道了不成。
  
  左长老心里一动满脸诧异之色看着赵杰暗道:只有悟道之人才不惧怕世俗之间五行力量,即便被雷电劈到也不会有事,而他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悟道,是我多想了么。
  
  要知道这悟道之人可谓少之又少,就连左长老这等拥有三百年修为之人也都没有领悟天道,毕竟领悟天道之人已经跟一般人完全不同,可以说是脱胎换骨,身体不受世俗一切武器所伤,除非是原子弹这等高强度武器,所以,那些所谓的剑气和五行力量都没有任何作用,赵杰微微一怔说道:你居然还知道悟道。
  
  左长老忽然格格娇笑道:是啊,我还真的小看你了,年纪这么轻居然悟道,不过,悟道了也不代表天下无敌,看来你用的是修道之人修炼的仙法啊。
  
  难道除了你会仙法,旁人不会了吗。赵杰心里一惊暗道:我这仙力本是来源轩辕决,难道她也会?
  
  左长老冷然一笑说道:不用这么奇怪,其实这个世上会仙力大有人在,只是你遇到的稀少而已,在女娲神庙会仙法也不仅仅我一个,其他四个老家伙也会仙法,可以说你想要离开这里比登天还难,偌,先让你尝尝我的仙法的厉害。
  
  赵杰心里一惊,猛然感到一股有别于先前的冰冷的气息的力量袭来,这力量看似柔和,实则却是刚猛无比,轰隆一声巨响,赵杰身后的一座建筑物瞬间夷为平地。
  
  青云子惊呼道:这可是祖师祠堂啊。左长老微微一怔满不在乎说道:不就是祠堂么,明天再建。
  
  她说完见赵杰安然无恙,一时气呼呼,一股强大的力量再次覆盖,这次力量覆盖整个片区,众人一时吓得拔腿就跑,轰隆一声巨响,赵杰所在的位置出现数十米的大坑,四周的建筑物上都出现一道道裂痕,赵杰脸色略微发白笑道:果然厉害,不过,也不怎么样,我照样没事。
  
  左长老气的俏脸通红咬牙切齿说道:臭小子,你还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么,既然如此,我让你尝尝我在女娲神庙修炼而出的无相菠萝蜜功。
  
  青云子脸色一变失声道;什么,左长老竟然要用无相神功!大家快跑!
  
  众尼姑一时花容失色快步而跑,刚跑到数十米之外,只听凄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惊天霹雳的轰隆巨响声,众人的衣服纷纷被震的粉碎,一具具雪白的身躯暴露在外,那些尼姑发出一阵尖叫声,捂着要紧部位快跑,青云子带着白无瑕早已到百米以外距离,当她看到眼前一片废墟以及弟子们狼狈的样子苦笑一声说道:看来,这女娲庙又要重修了,这左长老做事实在没分寸了竟然用这等霸道力量。
  
  白无瑕则紧张的看着一片废墟,企图看到赵杰的身影,然而赵杰却仿佛凭空消失一样,只听风呼呼的吹着,尘土飞舞,一片又变的寂静无比,左长老长发披肩,昂首狂笑道:臭小子,被我的无相菠萝蜜神功打到,就算是仙级高手都活不了,更何况你一个区区神级高手。
  
  白无瑕心里一丝希望一时荡然无存,两行清泪不由得流落下来低沉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了他!
  
  左长老凝视着白无瑕冷笑道:怎么你哭了,别哭,他既然想要带你走,必须要一定的实力,没有这个实力想要带走你无异于白日做梦,别忘了,除了我之外还有四位家伙,他们四个人联手起来就算是我也招架不得,更何况那小子,哼哼,死在我手里也好过他死在别人手里。
  
  白无瑕忽然怒吼道;我不管,我要你偿命!说着,她说着猛地朝左长老扑去,左长老秀眉一挑说道:敢跟我动手不要命了。
  
  说着,她一掌朝白无瑕拍去,别看那轻飘飘的一掌,但实则却夹杂着强大的力量,足以将白无瑕撕成碎片,青云子见状喝道:左长老住手!
  
  只听蓬的一声,青云子闷哼一声倒退数步,那平凡的脸庞显得一丝红晕,一口鲜血险些脱口而出,左长老冷然说道:青云子,你敢跟我动手。
  
  青云子低声说道:左长老息怒,这孩子只是急于报仇,所以才会如此,毕竟,这小子可是心上人。
  
  左长老哼了一声说道:真不明白,琴音怎么会让一个情缘未尽的女娃娃入女娲神庙,算了,反正这小子已经死了,我也该走了,倒是白丫头,你若是想要报仇的话,你还要苦练几百年再说吧,虽然你在世俗有点实力,可是在我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还有,白石也来了,你若是想见他,随时可以去见他,至于想要离开这里,你就别想了。
  
  白无瑕紧紧咬着红唇转身便走,她临走之前看着一片废墟暗道:盟主,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不惜一切代价。
  
  这时,忽然听到一声轻咳声传来道:厉害,厉害,险些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无瑕,你别难过,我还没死呢。白无瑕闻言一阵狂喜颤声道;盟主,盟主,你真的没死么。
  
  左长老更是满脸不可思议,转身一看,却见地面上忽然出现一名满脸污垢的年轻人,他浑身毫无一丝伤痕,反倒笑眯眯凝视着着白无瑕,一时惊怒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中了我的无相菠萝蜜神功,怎么,怎么会没事,就算是你领悟天道也不可能招架的住。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