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第二章异国千金

第二章异国千金

王长溪摇头说道:具体在哪里谁也不知道,不管,相信骑士兵团的人肯定也会其中,毕竟是骑士家族的千金小姐嘛。
  
  刀疤脸汉子嘟囔说道:该不会是坐火车来的吧。刀疤脸愕然说道:那我们怎么接手,这洋鬼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执行任务,我们还要去问不成。
  
  王长溪肃然说道:这不是你们关心的问题,总而言之,全力配合就好,务必完成任务。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喝道:是!王长溪心里暗道:这任务看起来有点棘手啊,连龙卫都派上了,肯定是艰巨的任务,就凭这四人还是有点困难。
  
  一艘豪华游轮缓慢的行驶在长江河畔,由于日军封锁海域,但这嗖豪华游轮依旧可以自由行驶,上面还挂着太阳旗帜,里面坐着大部分是日籍人士,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商家名流也极为不少,其中也有日军军官正核查人员,一名身穿白色燕尾裙的金发女郎,旁若无人的拿着日文报纸,仔细的观赏着,丝毫没有被那些喧闹的声音给打断,她身后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站在两侧,一名男子低声说道:克里斯小姐,我们真的要在上海下么,若是日本人真的动手的话,那可是很危险的。
  
  金发女郎轻嗯一声脆生生说道:你很害怕,真的难以置信你一个骑士居然会害怕,你可是骑士军团排行前二十的人,难道你没有这个自信。
  
  嗯嗯,你看这篇新闻好像是在说一个中国人很厉害,居然有一千万美金,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金发女郎难以置信的手指着一个个数字,性感的红唇显得诱人无比。那骑士愣了一下说道:尊贵的小姐,你确定这是说中国人的么,据我所知,这个价格都可以跟赏金猎人的金额相提并论了。
  
  金发女郎低声说道:快看,这个人的名字好奇怪叫狼牙,中国人还有姓狼的吗,真有意思。
  
  骑士轻唔一声说道;狼牙,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我好像听谁说过来着。
  
  另一名骑士惊呼一声说道:我想起来了,是杰克说过,好像这个狼牙曾经救过骷髅会会长的女儿露丝小姐,日本人真够胆大居然还敢绑架露丝小姐,看来,这日本人对狼牙是非常痛恨,居然出了这么高的价格,而且还用登刊世界报。
  
  金发女郎轻嗯一声说道;虽然用的是日文,但我感觉这日本人的意图是想让世界级高手出手,看来这狼牙很厉害啊,居然让日本人这么忌惮,居然连这个渠道也用上了,也不嫌丢脸,不用本国高手还想让赏金猎人来。
  
  那骑士眉头一皱说道:小姐,这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我建议,我们还是改坐飞机吧。
  
  金发女郎低声说道:闭嘴,坐飞机,更暴露我们的行迹,现在在这嗖日轮,比坐飞机要安全的多再说了,中国人也会接应我们,所以你们就给我闭嘴,再啰嗦,让你们回去,嗯,我还真想见见传说中的狼牙,你们觉得是他的对手么。
  
  一名骑士摇头说道: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据说,他可是连日本第一高手于波一郎给干掉了,要不然,也不会让外籍人士出手,我捉摸着,肯定会有赏金猎人凑热闹。
  
  金发女郎眼睛一亮说道:要是真会来,我觉得我来的还真是时候,嗯,马克,你以前来中国生活一段日子,这上海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那略微高瘦的骑士苦笑道:上海有什么好玩地方,经济虽然在中国比较不错,可是,说好玩的地方就是让你吃馄饨包子。
  
  金发女郎歪头说道:这是名吃么,嗯,那是要去吃吃,不过,你要带我去好玩的地方,也算是不枉来中国一趟。
  
  这时,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同时发来警报的声音,金发女郎脸色一变将报纸放在一边,同时看到有一名日军军官快步走了进来,本是在喧闹的日本人一时都沉默下来,那日军军官肃然说道:大家别害怕,我来是宣布事情的,由于最近上海不太平,时有抗日分子混入,所以,各位在上海下船以后,务必受到宪兵审查,若是不从,就视作抗日分子查处。
  
  一名日本少妇说道:我们当然没什么意见,不过,我的丈夫可是美国人,难道也要审查?
  
  那日军军官肃然说道:若是美国人,自然也得审查,没有特例,请问你丈夫在吗。
  
  日本少妇呆了一呆说道:在?日军军官微微挥手说道:把他带来。两名士兵一下子将那日本少妇拉走,旁人看得都呆了一呆,金发女郎眉头一皱暗道:看来日本人看来已经对我们国人保持戒心,还是已经知道我来这里了。
  
  两名骑士脸色变得一丝凝重,目光都凝视着金发女郎,不料,金发女郎灿烂一笑说道:别紧张,东西都带上应该没多大问题。
  
  这时,一名美籍男子被两个宪兵拉扯过来,一名宪兵拿着一个摄像机说道:队长,这是从他房间搜到的照相机。
  
  那美籍人士怒道:放下我的东西,我是记者。你们无权扣押我的东西,你们这是违反国际法知道么。
  
  日军军官看了一眼摄像机说道:这个摄像机是违禁品,只有间谍才用,我怀疑你是间谍,把他带走。
  
  那日本少妇哭道:放开查理,他真的是记者,不是间谍。那日军军官冷然说道:在这个时候,不能有半点马虎,作为大日本帝国的女人居然嫁给一个美国人,简直是帝国的耻辱。
  
  那美国人怒道:你,你居然敢侮辱我们国家!日军军官耸了耸肩膀说道;你的怒吼在这里是没有用的。
  
  他说着转身便走,走到一半忽然停下来对一名宪兵说道:对其他美籍人士要严加审查。
  
  那宪兵轻嘿一声,一名骑士低声说道:小姐,这个,我们的证件上没问题吧。
  
  金发女郎淡淡一笑说道:怕什么,我们现在是身份是商人,而且还跟松井石根那老家伙关系的商家,他们不怎么样。
  
  骑士微微颔首说道;这倒也是,毕竟,我们的身份,日本人一时不敢来追查。
  
  两名宪兵不紧不慢的看了一眼金发女郎的证件,果然很尊敬的将证件还给三人,三人倒也松了一口气,此刻听到一阵广播声,同时传来游轮的鸣叫声,上海到了,金发女郎等三人随着人流望渡口移动,果然看到,前方渡口附近日军设了个关卡,通往的日本人纷纷拿出证件缓慢通过,金发女郎起先也没有留意,但看到一名美籍人士被拖走,而且根本没有任何理由,三人顿时觉得一丝不对劲,一名宪兵看到金发女郎等三人喝道:你们,马上把证件拿出来。
  
  金发女郎秀眉一皱,纤细的手指拿出那份证件,那宪兵看了看金发女郎说道:原来森木家族小姐,请。
  
  金发女郎傲然轻嗯一声转身便走,那宪兵同时对另一名宪兵说了一句,那宪兵忽然又说道:小姐请等下。
  
  金发女郎听了眉头一挑,一名骑士闻言,啪的一巴掌打在宪兵脸上喝道:混蛋,居然这么跟小姐这么说话,那宪兵一下子被打蒙了,而骑士不依不饶的拧着宪兵的衣领说道:我们小姐可是森木家族千金,跟你们松本司令官可是好友,你可知道我们小姐的未婚夫是谁?
  
  就松本真一郎,你们松井司令官的儿子啊。金发女郎听了眉头皱一皱暗道:这家伙又来瞎编了。
  
  宪兵闻言听了一惊忙说道:哈伊。原来是松井夫人,是我的疏漏,请。
  
  要知道松井石根虽然已经返回日本,但他军队影响力还是很大,不少日军士兵还引以为偶像,相比较,眼前的女人是不是美国人反倒变得无关紧要,要是让松井将军知道自己的无礼,绝对会让人收拾自己,当下那些宪兵忙让出路让金发女郎路过,金发女郎走了几步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你这些话只能骗骗那些无知的士兵,要是对森木家族知根知底的人的话,那就迷惑不过去了,唔,算了,算了,还是先去弄点吃的,总统套房准备好了么。
  
  略高的骑士忙说道:那是自然,他们早就安排好了,不过,小姐你已经来这里,他们应该还不知道。
  
  金发女郎轻嗯一声说道:保持一定的神秘感还是好的,要不然,我们可就危险了,去哪个酒店。
  
  骑士轻哦说道:是德国人建造的罗曼酒店。赵杰凝视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白无瑕和秋雨痕,感到一丝羞惭暗道:看来还真是憋坏了,昨天喝了点酒居然会这样。
  
  看着二女绝美无暇的脸庞,轻轻的呼吸着,一时又感到一丝祥和,毕竟这么多日子来不是跟鬼子打架,很少有那么安静的一天,本想坐船返回九龙山,不料,却发现被日军给封锁,也只好另外想办法,便到了这处酒店,赵杰虽然不知道这酒店怎么样,不过,从建筑物样式来看是欧洲的,来的匆忙也没有仔细看什么店名,而是和白无瑕和秋水痕便就在这里坐一晚,这时依稀听到一声清脆的唱歌声一下子让赵杰从沉思中惊醒过来,而这歌曲竟然还是后世才有的邓立君的甜蜜蜜,只是这唱的人是英文,赵杰一时从床上坐了起来,暗道:我本以为这个世上也只有大东跟我一样穿越过来的人,这女人唱的竟然是几十年后的甜蜜蜜,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是巧合么。
  
  赵杰想到这里忙穿好背心和裤衩,只是外套被秋水痕给撕破了,只好穿着一件背心,轻轻的为二女盖好被子,二女睡得正香,倒也没有察觉,赵杰轻轻吐了一口气暗道:我这样有点像做贼一样。
  
  赵杰刚走出房门,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嘿声,一个金发男子笑眯眯看着自己,赵杰愕然说道:你干什么。
  
  那金发男子轻咳一声说道:抱歉,打搅一下,你们刚才的动静太大了,让我无法睡觉。
  
  赵杰轻咳一声说道:是么,你是哪个国家的人,中文很好。金发男子耸了耸肩膀说道:哦,没办法,我一直居住在中国,对于你们这里的话自然很熟悉,我叫李茶可,德国人。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你是德国人,你还有什么事情?李茶可摇头说道:没事,我只是想跟你聊聊,毕竟在这里能够遇到中国人还真是很少有的事情,这里的价格可是很贵的,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赵杰愕然说道:是么?先前这酒店还是秋水痕点的,至于价格方面赵杰还真一无所知,李查克惊呼道:我的天,难道你是被那两位美女养着么,居然不知道这酒店价格,这只有有钱人才花的起,你看看,这玛瑙石壁,还有那边的水晶玻璃,这是你们中国人可以随意进来的地方,这里住一夜少说要一千美元,看你的样子,只怕十美元都没有。
  
  赵杰轻哦一声说道:是么,我感觉倒是没啥特别的,不就是一张大床,就氛围好点。
  
  李查克如同看怪物一样说道:没什么特别,你没发现你的房间特别大,你的床可以睡好几个人,还有你的卫生间有三个,还有游泳池。
  
  赵杰愕然说道:有么,这我还真没注意。他心理暗道:我喝的一塌糊涂,直到现在清醒过来,哪里有时间看房间布置。
  
  他不由得回头一看,果然看到自己的房间的确够大,居然有数百平方那么大,那扇门气势雄伟,门口还站着两个倩丽的红发女郎,只是笑眯眯的朝自己颔首,李查克眯着眼说道:多么美好的服务啊,里面的两位该不会也是这美丽的小姐,叫起来真好听,我都听得睡不着觉。
  
  赵杰翻了翻白眼说道:闭嘴,你这好色的家伙。李茶可轻哦一声说道:好色,这是在夸我么,哦,来,我们亲热一下如何。
  
  说着,他忽然抓住赵杰的手,一脸不坏好意的一笑,只听格格声音,赵杰显得淡然,而李查克脸色一变忽然怪叫道;你,你放手,啊呦,放手,疼死我了。
  
  原来他本想让赵杰吃点苦头,没想到刚握到赵杰的手臂犹如握到钢铁一样,过会,忽然听到骨骼碎裂的声音,而自己的手臂疼痛无比,赵杰轻哦一声说道:你的臂力还算不错。
  
  李查克瞪大眼睛说道:你,你到底什么人,怎么,怎么那么大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