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第二百七十章 周哥见家长

第二百七十章 周哥见家长

    当小萝莉在yi国忙着拍照时,神十六等人也在忙着消息,收集有关小萝莉的信息。
  
      舞会开始前两天,媒体已经开始曝料,陆续有图片曝出,但不太多。
  
      燕大少与某些部门的人员去考察地形,直到周三才返回首都,他忙得不开交,让兄弟们负责盯着媒体方面的消息。
  
      他加班加点的把工作忙完,周六一早就跑乐园,帮小萝莉当守园人。
  
      结果他前脚刚到,宣少主、华少主带着四个护卫后脚就到了,两位少主还拉了一车东西,不仅有油盐酱米什么的,还弄了一台双门冰箱放西厨房。
  
      他们以后经常来往乐园,自然不能什么都要小美女准备,该准备的他们也会准备起来。
  
      看宣少华少的架式,分明像是要久居的样子,燕大少心情很郁闷,还得假装不在意。
  
      宣少华少可不知燕少在想什么,他们将带来的东西搬进西厨安置妥当,心情美美的,跑大书房坐着修炼。
  
      远在e北九稻的乐爸周秋凤并不知自家姑娘在京中的别院也成了香馍馍,到他们家访友小住的吉家人住了一周就回去了。
  
      夫妻俩收了稻子,收回红薯等作物,不是去帮果园摘果子就是打柴,等晒干了稻草,再搬运回家码成堆。
  
      趁着天气还好,乐爸去买了胶管,将管子安在山脚下供水池的出水口池子里,水池子是蓄水池,山泉水从山间引至水池存储起来,另有水管接到村子里的几个小蓄水池,再分到各家各户。
  
      当蓄水池内的水位达到一定的高度就会溢出,溢出的水沿水管流至一个坑内,再沿开挖的沟渠流至灌溉农田的大水渠。
  
      乐爸把池出水口的坑用砖切一圈,还砌了一个管道,胶管就装置在管道内,管道进水口用竹织的罩子挡着,防止泥沙和树叶杂物堵塞管道。
  
      甚至连胶管口也装了一个地漏斗,安全措施做得很到位。
  
      将水源头的工作弄好,再将胶管沿着沟渠放置,胶水管一路持续到了乐家南楼后面那块稻田内。
  
      乐爸装好水管,再将那块田也用篱笆给圈围起来,他才安安心心的去打柴,割草。
  
      周哥家的柴够烧,他努力在工地搬砖,周奶奶与周满奶奶扒婶则天天盼月末,隔三差五的催周夏龙带对象回来见面。
  
      周哥被家里催得一个头两个头,好在也终于等来了11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他向小工头说了一声,周末不上工。
  
      九稻在县城读高中的学生,每周上完周五的课已经太晚,没车回家,就在学校住一晚,周六早上再回。
  
      蒙嫂的姑娘回家时不坐从房县到九稻的巴士,她坐去与九稻相邻的那个镇的公交车,那条距线更近一些,能省六块钱。
  
      当然,那条路线的巴士不经过她家的村子,她还要走十几里的山路。
  
      因为周末妈妈要带个叔叔回家,她周五下午请了半天假提前回家,陪奶奶等妈妈。
  
      周奶奶知道自家儿子星期六要去他对象家,她呀大清早就起来,捉了一只鸡,装了十几个鸡蛋,又去街上买十几斤肉,一条鱼,将东西用袋子装好,再放进装有糯米的大篮子里,封个大红包,再盖上毛巾。
  
      周哥拗不过老娘,什么都不说,按老母亲说的办,吃了早饭,开了妹夫家的那辆有棚的电三车,带着礼物,晃悠着出发。
  
      蒙嫂以要回家看女儿和婆婆为由,周末也不去做临工,她在回家的那条路的岔路口等,等到周哥到了,她坐进车里。
  
      周哥开着车上了天然泥路。
  
      泥路坑坑洼洼,这里一个坑,哪里一个坑,有时颠得车子能蹦起老高,那种“砰砰嘭嘭”的声响,就像唱的“车里放着一个盆,盆里有个瓶,砰砰砰,不是盆碰了瓶,还是瓶碰了盆”。
  
      周哥的技术是挺不错的,奈何平台不好啊,他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那颗心跟车子颠波声一样,砰砰砰,跳得特别的有力。
  
      天然泥路,颠波是不可避免的,蒙嫂骑自行车来回一次也常颠得腰酸背疼,往往需要休息一晚才能缓过神。
  
      她是当事人,自然不会小心眼的以为周哥故意辗坑,再说眼睛也不是摆设,看看就知道了,路面大坑连小坑,有些地方避无可避。
  
      九稻乡是房县最偏僻的一个乡,属于山区,而蒙嫂婆家住的地方就更加山了,以前的小路只能容人或牛马来往。
  
      后来山里有木材,为了运木材挖出了一条能容拖拉机来往的路,这才有了现在的一条天然泥路。
  
      拖拉机上坡爬山是超厉害的,天然泥路有很多陡坡,对于拖拉机难度不大,对于电三轮来说相当于普通人面对去z省的那条天路一样的艰险。
  
      因而,有时上陡坡开不上去,蒙嫂充当人力纤夫在后头推车,连开带推的把车子给推得爬上坡。
  
      两人合作愉快。
  
      蒙嫂家距乡街约有二十五里路,周哥开着车以过五关斩六将的勇气,辗过了数不清的坑,爬过n多的坡,淌过十几条溪涧,历尽千辛万苦和心惊胆颤,耗时二个多钟终于抵达目的。
  
      蒙嫂家的村子在半山腰,村子坐落的地方相对而言勉强算得上平坦,开了梯田,有些梯田是旱地。
  
      村子很小,不到二十户人家。
  
      村子里的房子大部分还是泥坯房,只有几户人家在有了天然泥路后用拖拉机从九稻乡拉砖修建了砖房。
  
      忽略交通要素,仅论环境,那是个仿佛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唯能从电线杆和塑料用品看出它并没有完全与现代文明脱轨。
  
      稻子红薯高梁等庄稼已收,田里地里除了种有萝卜和冬豆,青菜,基本空闲了,不用再盯着放牧牛羊,村民家的牛羊在田里地里、荒野里自由自在的找草吃。
  
      村民养的鸡,活动范围很宽,有时能跑一二里远,很容易被当成野鸡。
  
      年青人都出去谋生,留守的是老人与少量孩子,孩子要么是还没读书的那种小小孩,要么就是读初中高中可以住校的那类。
  
      小村距有小学学校的村委有十七八里路,村里的孩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要么被父母带去打工的地方读书,要么被送去了亲戚家寄养,让小孩子们读书。
  
      村子里人少,显得很宁静,谁家的狗叫几声,谁家的鸡鸭“咯咯嘎嘎”的回应,满满的乡土气息。
  
      蒙嫂指路,周哥开着车身沾满了灰尘和泥土的电三轮,穿过了大半个村子,到达一座泥坯房子前。
  
      泥坯房一排三间,盖着彩钢瓦,进门右手边那方搭了一间耳房做伙房,屋檐下支着竹竿,可以晒衣服,也晾着串成串的辣椒和干菜
  
      土坯房前有小小的一块地坪,在屋后另有土坯建的关猪鸡鸭的矮房子。
  
      房子很旧,四周打扫得挺干净,可见主人们比较讲究。
  
      李婆婆和孙女李小妍早上把家里家外打扫了一番,把客房整理好了,自己也换上了最好的一件羽绒衣。
  
      李小妍留着中长发,扎成马尾,普通脸型,穿着中长的半旧红色呢子大衣,人比较高,有一米六四。
  
      祖孙俩从清早就等着了,张望了很多次。
  
      听到电三轮车弄出的声响,从伙房里跑到屋前地坪,家里养的黄毛土狗在看到远处那辆不知去谁家的车,也先帮着叫唤上。
  
      当车子开向自家,李婆婆便知是小蒙和她新谈的对象来了,习惯性的在衣服上搓了搓手,笑着喊:“小周,你来了啊,路上辛苦了。”
  
      蒙嫂坐在后头,看到自己女儿竟然比自己先回家,十分意外,她还想着回到家再去半路接一下姑娘。
  
      “大娘好,路不太好走,让你久等了,我倒没觉得辛苦,辛苦的是三轮车。”周哥将车开到地坪,先停,赶紧下车跟老太太打招呼,看到一边的女生,不确定是不是蒙嫂的女儿,望向推开车门下车来的蒙嫂。
  
      青年看着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李婆婆笑得咧开了嘴,露出了掉了几颗牙的牙床和剩下的、熏得有点黄的牙。
  
      妈妈的新对象挺幽默的,李小妍喊了一声“周叔”,再喊“妈”。
  
      “是小妍啊,刚才我还不太敢认,你妈妈说你可能要到快中午才到,我想着等会和你妈妈去村委附近接一下你,你竟然比我们还快哪,难不成你也有飞毛腿。”
  
      女生叫了一声“妈”,周哥也反应过来了,那个女孩就是李家姑娘,不怪他眼拙认不出来,实在是那姑娘长得跟蒙嫂不怎么像。
  
      蒙嫂下车先喊了婆婆,再回头提东西,她买了鱼和肉,还有水果,装了两大袋子。
  
      “我昨天下午就回来了。”李小妍有些不好意思,看到妈妈买了东西,才从奶奶身边跑开,去帮妈妈提袋子。
  
      李婆婆想帮忙,她孙女不让,她招呼青年去堂屋坐。
  
      有客来了,先得到堂屋坐坐,夏天就坐堂屋,如果在伙房吃饭就去伙房,如果在堂屋吃饭,不必进伙房。
  
      冬天天冷,伙房一天到晚烧着火,先到堂屋坐一下,再去伙房烤火取暖。
  
      蒙嫂把较轻的东西提下来,周哥再提自己带来的大篮子,跟着蒙嫂后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