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第二百七一章 丑媳妇见公婆

第二百七一章 丑媳妇见公婆

    李婆婆家的堂屋也有祖先神龛,神龛面一张长书桌,堂屋里放了些板凳和竹椅,一张被炉桌,一角还放着背篓子和装着红薯、萝卜的箩筐,一架去二楼的木梯子。
  
      李家的房子两侧的侧间也一分为二,隔作两间,从堂门有通向每个房间的门。
  
      因为冬天伙房里常烧着火,堂屋没烧火盆。
  
      周哥跟着主人们进了堂屋,将自己提的篮子交给了李婆婆,再坐下。
  
      李小妍把袋子提进屋,飞奔去洗了手,给周叔、奶奶和妈妈一人倒了一杯红糖熬的甜茶。
  
      主人与客人一边喝甜茶,一边互相问身体健康吗类的家常话。
  
      喝完了甜茶,该去伙房烤火了。
  
      周哥先去给电三轮车充电,车子昨晚就充足了电,因为路上爬坡,耗电,怕回去时电不足半路抛锚。
  
      蒙嫂帮找出一只充电插座连通堂屋的固定插座,再把插座放屋檐下,周哥把电三轮车的充电线排连接上插座和车。
  
      周家青年在给车子充电,李婆婆趁机看了男方带来的礼物,心里也明白若不出什么岔子,好事能成
  
      男方带来的东西是比照习俗定的数,有像征圆满的鸡蛋,有代表着夫妻感情粘合的糯米,有鱼有肉,还有酒,喻意圆圆满满。
  
      红包包了三千六百六十六。
  
      看出男家中意小蒙,李婆婆心里也放了心,将东西先放着,待青年给车子弄好了充电的插座,招呼着周姓青年进伙房烤火。
  
      李家的伙房比较宽,有一条门通向土坯房的正房前面一间,伙房里放有木架子,摆放盆、篮子之类的物品,还砌了个带有厨柜的灶台,挨着灶台有口大水缸。
  
      伙房中间挖有一个火塘,一角码着木柴,有一面挨着墙摆张小桌子,放着一台17寸的旧式彩色电视机。
  
      墙因常年累月被烟熏火燎,弄得一片灰扑扑的。
  
      火塘里烧着很粗的木头,锅支架上放着烧水的鸭壶。
  
      坐下后,李婆婆拿了瓜子来给青年嗑。
  
      说了很久的话,李婆婆说要去摘菜,叫上青年去帮忙。
  
      蒙嫂也知婆婆有话想跟周哥说,和姑娘不跟去凑热闹。
  
      周哥跟着李婆婆绕过几户人家,去了一个菜园。
  
      李婆婆真去园里摘了点菜,再带青年去洗菜,一路上问一些琐碎小事,了解男方家大人的态度。
  
      李婆婆和李小妍还不知道周哥就是九稻梅村乐姑娘弟弟的舅父,只知道他是九稻乡街附近村的周姓人。
  
      因为并不知男方是谁,李婆婆问得比较细致。
  
      她问得仔细,周哥也很认真的一一答了,让老人家放心。
  
      李婆婆对周家青年非常满意,周家不介意小蒙有个女儿,也愿意帮衬送孩子读书,还不反对小蒙改嫁后继续养她,可见周家是厚道人家。
  
      对青年没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李婆婆心里很高兴,回到家,又拉着小蒙到屋后,说了几句悄悄话。
  
      蒙嫂知道婆婆很满意周哥,心里有点小紧张,也有点期待见男方家长辈们,她也跟婆婆说了周夏龙不在李家留住,下午想接婆婆和小妍去九稻与周家人吃顿饭。
  
      李婆婆没意见,一口就答应了。
  
      因为小蒙可能要改嫁,她和唯一的孙女将来也指望小蒙和她对象照顾,趁着尚早,李婆婆让小蒙带小周去看一下家里的田和地。
  
      如果小蒙和小周真能搭伙过日子,家里的田啊地啊,自然也让青年们管理,她就不操心了。
  
      蒙嫂懂婆婆的心思,婆婆仅见了周夏龙一面就急三火四的交家底,无非是担心男方家会怕李家祖孙成为拖累,婆婆是想让男方觉得她老人家是有诚意的,将来不会拖她和小妍的后腿。
  
      在为懂,才更心酸,也没阴奉阳违,叫上周夏龙,一起去屋后的梯田看李家的田和地,顺便遥看一下李家的山林在哪。
  
      等小蒙和小周出去了,李婆婆拿了点肉和水果,去了隔得不远的邻居家,告诉邻居她们一家下午要去九稻,可能要明天才回来,请邻居晚上帮喂鸡鸭和猪。
  
      李婆婆养了一头猪,五月份买的猪崽,她其实想养牛,养牛不费粮食,可她年纪大了,扛不住天天放牛的辛苦。
  
      养头猪,种红薯和萝卜,掺点玉米,养上半年,过年杀了猪还能卖掉一半,攒着钱给孙女读书。
  
      提前托付了邻居帮忙晚上喂家畜,李婆婆回家,再煮一锅猪食,也把喂鸡鸭的米子装好放在伙房,邻居帮忙喂家畜时进伙房就能找得到。
  
      等到十点多钟,祖孙俩煮饭,剁了一只猪蹄膀上锅炖。
  
      周哥跟着蒙嫂去屋后走了一圈,还爬山上看了李家的一块经济林,那块经济林以前为救李小妍他爸卖掉了树,后来才种上的树苗,树苗也长得有一米多高。
  
      小村家家户户都有一二块经济林,种杉木或松木或茶树,若是树木值钱,卖掉树,收入十来万是有的。
  
      因为路远,交通不好,树木价格一般比交通好的村子低个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二,因此,村民卖了树也发不了财。
  
      李婆婆家还有一块松树林,离得有点远,蒙嫂没带周哥去踩界线,就只遥遥的看了看大致的位置。
  
      两人去外面跑一圈,过了十一点才回村。
  
      小村也有村民看见蒙嫂带着个男人在转悠,以为她想卖树或卖地,遇到时打探了一下,也没往其他方面想。
  
      蒙嫂回到家,接过了做饭的活,把婆婆早上杀的鸡剁块煮鸡汤,烧个红烧鱼,三个青菜炒肉,连同炖猪脚,共六个菜。
  
      周哥陪李婆婆说话,蒙嫂做好了饭,就在伙房吃火锅。
  
      一顿饭吃得很愉快。
  
      饭后,又坐了一个多钟,蒙嫂把该收拾的东西收起来,把该冰冻冷藏的肉放冰箱里,帮婆婆带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带上东西去九稻。
  
      李小妍背着自己的书包和换洗的衣服,李婆婆将回礼给了小周,自己也带份礼。
  
      三个女人坐电三轮里,周哥开车。
  
      回家的路大多是下坡,顺畅多了,只花了一个多钟就到了九稻乡街。
  
      李婆婆在乡街上买了水果和糖,然后才再次上车。
  
      李小妍只知妈妈谈的对象是尹老校长介绍的,说是住在乡街旁不远,她也不知道周叔是梅村人。
  
      当三轮车进了梅子井村的路,看到一旁的墙上写了梅子井和标有方向的箭头,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几乎脱口而出“妈,周叔是梅子井村周家的?”
  
      “嗯。”蒙嫂点点头。
  
      李小妍“……”
  
      “小周和我们省的那只金凤凰同村?”李婆婆不识字,不认识墙上写着什么,听到孙女说到梅子井村,也惊诧得不得了。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e北省的房县出了个奥运冠军,还给九稻学校捐献了上亿的钱,她老人家也知道梅子井村,知道梅子井村的乐家。
  
      很多人说到梅子井村乐家姑娘都不叫名字,总说她是只金凤凰。
  
      李婆婆想起来,九稻飞出去的金凤凰的后娘好像就是姓周?
  
      “是呢。”蒙嫂又平静的应了。
  
      李婆婆李小妍“……”别告诉她们还与乐家姑娘后娘家的周家是同宗啊!
  
      周哥开车到村办楼前的地坪,看到堂叔家的门关着,也就没去找堂婶,转进村主干道到了满叔家外,看到满堂叔家大门也是关着的,猜着堂叔们可能去他家了,直奔自家。
  
      他开着车到了自家门外,听到了家里传来满叔满婶小堂叔堂婶们说话的声音,叫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周村长周满奶奶扒婶早就知晓周夏龙哪天去他对象家,哪天将人接来梅村,到了当天,他们吃了中午就跑堂嫂家。
  
      自家侄儿要带对象回来见面,周扒皮上午去工地搬了半天砖,下午没去,跑侄子家帮忙。
  
      几个人宰杀了鸡鸭,煎好鱼,猪蹄、猪肝之类的菜也收拾得整整齐齐,还早早就熬好了糯米甜酒。
  
      等着人回来的几位长辈,在堂屋烧了火盆,摆好桌子。
  
      听到周夏龙喊,几位一身整整齐齐的老年人站起来,一边应了一边小跑着跑出通巷,到外面迎接。
  
      跑到大门处几人,看到从三轮车旁有个年青的姑娘和一个中年的女人,就知那是周夏龙的对象和她女儿。
  
      中年女人看面相不是刻薄尖酸的那类人,周家老位大家长飞快的扫了几眼,对中年女人的第一印象不错。
  
      “小蒙,小李,你们可算来了。”
  
      “夏龙,李家大妹子呢,不是说了一起来的吗。”
  
      “哎,大妹子,劳驾你老人家走一趟,辛苦了。”
  
      周家几位男女,一边说话一边急急迈过门槛,然后就见中年女人扶着一位老婆婆从车棚里出来,立马就笑了起来。
  
      扒婶跑得快,跑下台阶,去扶了李家婆婆“听我家侄儿说你比我家那口子还小两个月,我也托个大,叫你大妹子,大妹子,你来了就是好的,还拿什么东西啊,多见外。”
  
      当李婆婆将一只篮子递来给自己帮主人收,扒婶接在手,一把就塞给侄子周夏龙,扶了李婆婆往堂嫂家走。
  
      一边走一边介绍“这个就是我家嫂子,我侄子周夏龙的亲妈,挨着我嫂子的是我满哥家的嫂子,那边穿暗红色羽绒衣的就是我家满哥,穿黑夹克这个是我家那口子。”
  
      李婆婆被男家的堂婶扶着,那叫个受宠若惊,一一与男家的几位长辈打招呼。
  
      扒婶去扶了李婆婆,周奶奶周满奶奶拉了蒙嫂和李家姑娘,亲亲热热的往家走,男人们当然在后面拿东西。
  
      人说丑媳妇见公婆,蒙嫂是在谈对象是第一次见周夏龙家的至亲家长,心里紧张得不得了,哪怕周家长辈们百常亲和,她也放不开手脚,很拘束。
  
      拘束的蒙嫂对周家男性长辈一律叫叔,女性长辈一律叫婶。
  
      李小妍更紧张,叫人“周爷爷周奶奶”,紧挨着自己的妈妈,被动的被两位老人家拉着走。
  
      周哥将东西提下车,和堂叔们拎进屋。
  
      到了堂屋,在火盆里坐下,扒婶让婶子陪客人说话,她去商来甜米酒煮的酒酿丸子,再上水果和干果瓜子盘。
  
      吃了酒酿丸子,嗑了一会瓜子,蒙嫂才勉强适应了些,说话利索多了。
  
      聊家常说到了周家的亲戚,周奶奶怕李家人觉得女婿没回来,是不重视她们,先解释一下“夏龙他妹子上午来说了,下午乐善也要学习两个钟,她和乐清晚上才带乐善过来吃饭。”
  
      “?”李小妍像被雷劈似的,猛地瞪大了眼睛,周家奶奶说啥,乐……乐清?周家奶奶说的乐清是她知道的那个乐清吧?!
  
      “乐姓?”李婆婆也惊住了“嫂子,你家姑爷姓乐?”
  
      梅子井村,或者说整个房县整个省就一家姓乐!
  
      现在人在梅子井村,周家青年的妈又说乐姓,除了乐家,还能有哪谁?
  
      李婆婆觉得可能是自己耳朵不好,听错了。
  
      “是啊,我家姑爷姓乐。”周奶奶看了看儿子,看样子,李婆婆还不知他家是哪个周家吧。
  
      李婆婆和李小妍露惊得张圆了嘴。
  
      蒙嫂不好意思的对周家长辈们笑了笑“我只跟我妈和小妍说小周是九稻乡街旁的,没说是梅子井村乐家姑娘弟弟的亲舅舅,这样,万一不成,就我和周夏龙两个当事人就知道对方是谁,也不会传出什么不好的话。”
  
      周村长几人对蒙嫂的印象更加好了,女方明知男方周夏龙是乐家姑娘弟弟的亲舅,也没有趁机造势,可见不是那种势力眼。
  
      意外就像台风,来得太快,李婆婆李小妍还是没法接受那种令人惊掉下巴的的事实,乐家姑娘如日中天,她弟弟的外祖家是让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人家,周家媳妇还跟周夏龙离婚,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李小妍都觉得不可思议。
  
      李婆婆的担心更重了,她家本来就穷,帮衬不了什么,小蒙娘家那边更指望不上,这门不当户不对的,能成吗?
  
      她心里担心,也没好意思说出来,费了很大的神儿才勉强平静下来,这一下,她也再不好意思问男家都做什么活养家,家里田地,收入咋样那类的家常,更不好问周家孙子怎样。
  
      扒婶担心李家姑娘一个小姑娘不耐烦听老人家们唠叨,带她去看了下屋的客厅和三楼客房,让她如果有作业自己写作业,或者看电视。
  
      李小妍也真心跟老人们不合群,去了下屋的客厅,浪费些流量刷消息,查找房县九稻乐家姑娘的消息。
  
      学校老师们老拿九稻乐家姑娘当榜样,鼓励学生们努力,前几天学校主省县媒体一致大篇幅地报道乐姑娘受到了世界名媛舞会邀请的消息,按时间算,那什么舞会就在这个周末举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