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成了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成了

    李婆婆知晓小周就是乐姑娘亲弟的舅舅,说话也不由得加倍小心,怕说错什么话坏了小蒙的缘份。
  
      周奶奶等人仍如一既往的热情友好,与李婆婆聊家常。
  
      周家在四点多钟即开始张罗晚饭,天刚黑,晚饭菜也做好。
  
      乐爸周秋凤在家喂了家禽,提前给蚁老岩老做好饭菜,天色黑下来时带着乐善去外婆家。
  
      因为不知道李家人身体状况,更不知有没有要忌口的,两口子没拿海鲜或其他药膳,只带一份男女老幼皆宜的糟鱼,装了两斤酒,。
  
      小姐姐不在家,小奶娃到哪,大狼狗就跟去哪,小娃娃去外婆家,大狼狗也跟着,两小伙伴走在前面,先进周家。
  
      周家几人商量好就在伙房吃饭,暖和又舒心。
  
      穿着小宽袖的红色汉服的乐善,一手搂着大狼狗,一手推开伙房的门,看到的就是一大群人,也不怕生人,迈着小短腿爬过门槛,一路“外婆”“满爷爷满奶奶”“小外公小外婆”“舅舅”的叫了过去。
  
      另外的仨人,不认识。
  
      大狼狗抬腿就进了周家伙房,给小娃娃当保镖。
  
      看到穿着袖口有毛的漂亮衣服的小乐善,周家几位长辈稀罕得不得了,扒婶本来坐在背对门的那一方,她起身飞跑着冲过去抱起小伢崽,在他白净粉嫩脸蛋上啃了几口。
  
      “乖崽哟,小外婆又有好多天没见我们乐善了,小外婆被风吹得脸都开了缝,我们善善还是这么白呀,好嫉妒你。”
  
      “抹香香,抹了脸不怕风。”乐善咧着嘴笑,还把自己的脸凑过去,把自己脸上的香膏蹭小外婆脸上。
  
      “难怪善善脸这么香,又抹了你姐姐给你弄的护脸霜了吧。你和你哥们黑龙来了,你爹妈呢?”
  
      乐善没说话,刚一脚迈进周家大门的乐爸周秋凤听到婶娘的说话声,忙应“婶,我们也来了。”。
  
      扒婶抱着乐善,本来想走向火塘的,听到外面有人应声,先不走了,转眼儿乐清和周秋凤推门而进。
  
      乐爸周秋凤先叫了周家的长辈,才对李家娘仨个打招呼,称李家婆婆叫李大娘,对于蒙嫂,目前不太好称呼,他们就叫“蒙姐”。
  
      李婆婆娘仨看到穿着袍子、长得像白萝卜一样水灵的小伢崽,惊奇得瞪大了眼,乐家姑娘的弟弟长得真好看!
  
      当看到周家姑奶奶和姑爷进屋,老少仨人吃惊之下,张得嘴都合不拢了,那是乐姑娘的爸爸和后娘?!
  
      那两人看着不像是四十好几的人,分明像是不到三十岁的小青年,气色红润,比常年不晒太阳的城里人都要白净嫩相。
  
      周夏龙本人、他娘和周家几位也显年青,周家几位长辈本来比李婆婆年长,可看起来比她年青多了,李婆婆像七八十岁,周家几位看着像五十来岁。
  
      可乐家夫妻的年青,远远超过了人的想象。
  
      娘仨个看着乐家夫妻,目瞪口呆。
  
      直到乐家夫妻俩跟自己打招呼才被惊回神,慌忙回应,也因为有些慌,手脚无措。
  
      与长辈们打了招呼,乐爸周秋凤将酒和糟鱼放在厨柜台面,跟扒婶去火塘边坐。
  
      扒婶过了一阵手瘾,将乐善递给满哥,将煲着鸡汤的锅端来放在锅支架上,摆碗筷,周哥斟酒。
  
      周村长和周满奶奶抱着乐善乐呵一阵,将小家伙递给了嫂子。
  
      周奶奶也有两天没见外孙,抱着肉啊宝啊的亲一顿,才让他去跟他爹妈。
  
      主客男女老少一共十二人,团团围着火塘坐,也并显不得拥挤。
  
      乐善坐在爸爸妈妈中间,他坐下,大狼狗坐在他身后,还将头伸到他肩膀上,时不时拱他一嘴巴。
  
      周秋凤挨着蒙嫂坐,她坐在火塘的一个角的位置,是做陪客的。
  
      周奶奶与李婆婆并排,李家姑娘与奶奶和妈妈坐一排,连同周奶奶,一排共四人。
  
      扒婶和周哥叔侄俩将细节小事弄好,再坐席,开始吃晚饭。
  
      大人们喝酒吃菜,小乐善端了碗吃饭,一边吃也不忘将自己碗里的肉分一半给狼狗。
  
      他也只吃了一小碗饭就不吃了,跟外婆外公说吃饱了,从爸爸手里拿手电筒,带着狗伙伴自己回家。
  
      蒙嫂有点担心“不用送小伢崽吗?”
  
      “不用,有大狼狗陪着乐善,但凡有什么不对,大狼狗会叫。”周秋凤很放心,家里有蚁老岩老暗中留意着乐善的安全,小乐乐说那两老人耳聪目明,乐善在一百米开外哼哼一声,两老都能听见。
  
      乐爸还是不太放心儿子,他跟到周家的大门口,目送儿子打着手电,搂着大狗走到了乐家屋檐下,他再回到周家伙房继续吃饭。
  
      乐善回到家,见湿壶和岩老摆好了碗,准备吃饭,自己又去拿个碗,装点米饭,陪湿壶和华爷爷吃饭。
  
      “你呀,别人家的吃不得,自己家的放不得。”岩老忍不住调侃小娃儿,小家伙每次从外婆家回来都能再吃一碗,这是什么习惯哟。
  
      “湿壶和华爷爷两个人吃饭多没意思,我留着肚子回来陪湿壶和华爷爷吃饭。”乐善一本正经的表达自己不是贪吃。
  
      “害,我乖徒儿就是孝顺。”蚁老的心头比吃了蜜还甜,有徒儿就是好啊,有人惦记有人关心。
  
      岩老丢去一个白眼,他觉得他今晚应该去跟郝老那些人吃饭,将地方留给那师徒俩,师慈徒孝什么的,最讨厌了有没有?
  
      想让他不讨厌,除非被小家伙孝敬的人是他。
  
      岩老为了不再被扎刀子,默默给自己倒一碗酒,得,还是喝碗小酒,安慰安慰自己吧,拐不到乐家小奶娃,咱就使劲儿吃,吃穷小丫头好了。
  
      蚁老美滋滋的给小徒儿夹了菜,也倒了碗酒小酌。
  
      两老各喝了两碗小酒,吃光了药膳,心情美丽,休息一阵,听周家那边的声音便知那边离散席还早,他们掩上大门,上二楼教小娃娃学棋、看乐谱。
  
      周家的晚饭吃了一个多钟,李婆婆蒙嫂周奶奶周村长周满奶奶周扒皮都喝得小醉,扒婶、周秋凤帮忙照顾李婆婆和蒙嫂洗了脸和脚,将李家娘仨送去客房睡下,扒婶才扶着满嫂子一起回家。
  
      周哥送堂叔们,将人送到家才返回。
  
      周秋凤照顾老母亲睡了,才和乐清回自家。
  
      周哥自己收拾伙房,整顿好了再去休息。
  
      就算喝得小醉,都没有宿醉后遗症,个个早上醒得早,神清气爽。
  
      周扒皮周日又去工地搬砖,他没到侄子家吃早饭,扒婶和周村长周满奶奶早上仍然在周夏龙家吃饭。
  
      昨晚吃饭时也把什么话都说了,第二天相处起来更自然。
  
      李家姑娘要去学校,她吃了早饭就去乡街搭车,李婆婆与周家人又说了一阵话,到半上午才由周夏龙、蒙嫂送回村。
  
      周哥在李婆婆家吃了午饭,再把蒙嫂车回九稻,送到初中学校门口,他才回家。
  
      也因双方家长见了面,双方家长都了解了对方的情况,没什么特殊要求,也把周哥蒙嫂的事儿定下了。
  
      为免夜长梦多,双方家长们都希望把事儿早点定下来,经过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婚事从俭,也不用讲究俗礼,周家这边择个吉日将蒙嫂接回来就行了。
  
      周村长又有事做了,忙着翻老黄历,挑择吉日。
  
      李家姑娘回到学校,想认真学习,却因为想到妈妈竟然能嫁去梅子井周家,内心难抑激动。
  
      以前,除了与乐家姑娘是同乡那层关系,她做梦都没梦到过有一天会与e省学神级的乐家姑娘有什么关系。
  
      然而,突然间,妈妈竟与乐家姑娘弟弟的亲舅舅谈对象。
  
      以前,感觉离乐家姑娘遥不可及,转眼间,她离乐家姑娘竟然那么近,近得触手可及。
  
      哪怕妈妈嫁去周家,她与周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与乐家的小伢崽也没半点血缘覊牵,但是,至少名义上她是乐家小伢崽舅家继女,也算是小伢崽的表姐。
  
      就那凭那点关系,有乐家姑娘的名头罩着,学校里的人知道了,谁还敢再看轻她。
  
      以后,乐家姑娘如果成就更高,名气更大,那么,她因为与乐家姑娘沾亲带故,将来工作竞争岗位时也必定比同等条件的人更有优势。
  
      李小妍听妈妈说了,乐家姑娘不掺和周家的家事,她妈妈只要嫁去周家,她不做过份的事,乐家姑娘就不会为难她和妈妈。
  
      只要乐家姑娘不讨厌她和妈妈,周家就是她们母女俩最好的避风港和保护伞。
  
      过惯了苦日子,当有光明的未来,谁不激动?
  
      李小妍比同龄人早熟,但是,她也只有十七岁,见识与阅历有限,做不到喜形不露于色。
  
      心情太好,她看不进去书。
  
      很激动,也还没得意忘形,记得奶奶和妈妈的嘱咐,在妈妈没与周叔结婚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所以妈妈和周叔的关系仍然保密为上。
  
      不能与人分享喜悦,李小妍咬咬牙,刷手机,刷信息。
  
      狂刷一阵,刷出来了世界名媛舞会的一些报道。
  
      看到几家报道的图片,李小妍找到了乐家姑娘的专题照,乐姑娘穿着漂亮的白色礼服,像个美丽的小公主,她脖子上戴着绿宝石项链,右手戴了一条手链。
  
      再看文字解释,赫然发现礼服上缀的全是钻石,仅那件礼服就超过一千万,她脖子上的项链镶的是祖母绿翡翠和钻石,价值几千万。
  
      李小妍倒吸了几口凉气,半天都平静不了。
  
      她看了半晌,默默关闭手机,妈妈和周家人都说得明白,乐家的富贵是乐家姑娘自己凭能力挣来的,乐家没义务将自己的钱白送人享福。
  
      所以,乐家是乐家,周家是周家,周家想要过好日子,要靠自己努力,她与周家没血缘关系,跟妈妈去了周家仍然也要自己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