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忍界开始的荷尔蒙果实能力者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声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一声

        “这件衣服可是纲手给我制作的。”猿飞彻缓缓地解下自己的上衣,脸上的笑容消去。“才刚刚穿上一天就被打烂,回去之后可不太容易解释。”
  
          上衣下,露出的是筋肉细密,乍看一下并不壮硕,实际上却恍如钢筋绞结而成的坚固肉躯。配上猿飞彻身上那股如洪荒巨兽般的可怕气息。让在座的八位影级高手一瞬间心惊胆寒。竟都不敢出手。
  
          但这股气息震慑显然只是暂时的。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三代风影。
  
          伸手一指,黑色的砂铁化作利刃,直刺猿飞彻的双目。
  
          三代风影虽然不知道猿飞彻究竟如何将自己的肉体,练到可以硬接几十吨拳力的地步。但长久的作战经验让他明白,纵使肉体被练到何等坚固的程度,双眼仍然是人类最脆弱的弱点。
  
          猿飞彻微微的冷笑了一下。长吸了一口气,胸膛鼓起。随即张口便是一声暴喝。
  
          一瞬间,仿佛是一连串的炸雷,在整个风影办公室中爆响,整个风景办公室的玻璃通通被震得粉碎。
  
          三代风影的砂铁之刺瞬间被震得还原成铁砂。离猿飞彻最近的紧那罗,哪怕靠着黄沙铠甲勉强阻挡了一些音波。也照样是晕头转向。
  
          而紧随其后的千代老太婆,肉身强度远远比不上紧那罗,又没有黄沙铠甲吸收声音。当即双眼暴突,从耳朵里流出鲜血来。
  
          剩下的其他人,也都是头晕目眩。便是离得最远的庆次和丽奈,都当即精神恍惚,如醉酒一般的歪歪斜斜。
  
          这本是猿飞彻动手的最好时机。以他的速度,真要是全力以赴的话,不到一秒钟就能把整个办公室里的人全都杀光,那时候,整个砂忍村也就差不多可以宣布在这场忍界大战中退场了。
  
          如果运气再差上一点,遇到其他忍村进攻的话,说不定整个砂忍村都有覆灭的危险。
  
          不过,猿飞彻坐回了原位,一点出手的想法都没有。而是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
  
          好在这个水杯是木头制作的,没有用玻璃。不然估计猿飞彻连口水都喝不上了。
  
          片刻之后。砂忍村的众人才从猿飞彻的暴喝声中醒转回来,而伤得最重的千代,更是一脸晕晕乎乎的样子,好像真的成了老年痴呆。
  
          不仅大脑受到了震荡,千代的耳膜也被震破了,也不知道她又向耳朵里塞了什么机关,似乎又能听见话了。
  
          不过经过了这么一场试探之后。砂忍村的众人也一下子安静了不少,虽然还用愤怒的眼神看着猿飞彻。却总算没有直接在扑上来了。
  
          当然,这些家伙有一个算一个的,通通都把查克拉运转到了耳朵附近。显然对猿飞彻刚才的那一招有了些心理阴影。
  
          事实上,猿飞彻的怒喝之所以让他们措不及防,全部中招,最大的原因是当时猿飞彻根本没有运转起来查克拉。也正是因为猿飞彻身上没有查克拉波动。所以砂忍村众人根本没想到,他能施展出威力堪比忍术的喝声。
  
          “怎么,现在诸位不动手了吗?”猿飞彻坐在桌子上。以一种让人火大的王之蔑视的眼神,环绕了一圈。
  
          三代风影脸黑的像锅底一样。这简直就是耻辱啊。短短一分钟,砂忍村的所有影级忍者集体团灭。便是现在,面对着猿飞彻,他也没什么底气说话了。
  
          “猿飞上忍实力的确挺惊人的,但刚刚那一招,毕竟只是属于偷袭吧。”海老藏硬着头皮站出来说话。
  
          其实忍者的世界里,哪有什么偷袭不偷袭的说法?绝大部分忍者都是攻高防低,血薄皮脆,所以偷袭简直就是忍者的天赋了。
  
          不过海老藏也没有办法。一招便被团灭。砂忍村的脸都丢姥姥家去了。就算是强词夺理,胡搅蛮缠,那也得给脸皮拉回来点。
  
          更何况,砂忍村的忍者也的确不怎么服气。觉得自己还没有发挥出来。便被猿飞彻不讲规矩的偷袭给放倒了。
  
          猿飞彻不屑一顾的看了海老藏一眼。“所以你觉得,如果我不是偷袭的话,你们就可以打赢我了?”
  
          “垃圾积累的再多,也顶多变成大型垃圾,连我的声音都经不住。还真以为能和我交手?”
  
          “如果不是害怕一不小心把你们都给弄死了。这次任务或许会出现一些波折,我早就把你们都给打趴下了。”
  
          “毕竟,踏过蝼蚁而不伤害他的力量,是很难掌握的。”
  
          猿飞彻肆无忌惮的口喷着毒液。最后连逼王蓝染的名言都说出来了。而在坐的砂忍村忍者那张脸都已经黑的没法看了。
  
          就连和猿飞彻确定关系了的叶仓,心里面都有种想把给正在装逼的猿飞彻揍一顿的想法。
  
          三代风影握紧了拳头,叶仓却第一个跳了出来。
  
          “好大的口气,别以为刚刚靠着偷袭占了点便宜,就可以小看我们砂忍村!”
  
          “如果你真的对自己信心十足的话。那么我们就去训练场交手吧。你一个人如果能够打败砂忍村的所有高手,那么,我们砂忍村自然会认输!”
  
          叶仓表面上一脸怒色的说道。
  
          “呵呵,你是什么人物?我在和你们风影说话呢!”猿飞彻一脸浑不在意的说道。
  
          叶仓则将目光看向了三代风影。不仅是她,紧那罗,罗砂等一众人也将目光看向了三代风影。
  
          这个时候。三代风影已经是骑虎难下,不可能怂了,不然整个砂忍村的士气就彻底废了。以后也不要说和木叶忍村争锋的事了。
  
          当然,在三代风影的想法里,如果真的联手都能被猿飞彻打败的话。那进攻木叶的计划,恐怕真得好好思索一下了。
  
          要知道猿飞彻在木叶忍村还不算是最强者,只能算是最强者之一。上次战争中纲手的表现,可是丝毫不逊色猿飞彻,之所以没有揍趴下大野木那个老鬼。那也不过是因为那个老鬼会飞罢了。
  
          “既然猿飞上忍有兴致,挑战我们砂忍村全体,那我们砂忍村自然奉陪到底!”三代风影眯着眼睛,严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