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 第106章 魂灯照路

第106章 魂灯照路


  “宫商角徵羽,五音,五音墟?七情,七情药田?”
  李肆觉得,这其中应该有某种他无法了解的联系,而在表面上,音乐可以调动情绪,情绪又能影响灵魂,如果这七情药田里培养的七情大药真的需要用喜怒哀乐忧思恐惊等诸多复杂的情绪培养出来,那么这整个现世,加上虚妄界,真就是一块巨大的药田。
  所有生灵,不过是这药田中的土壤……
  这个想法,让李肆不寒而栗,这布置下七情药田的,才特么的是真正的邪神啊。
  不敢再往深处想,李肆怕自己会疯。
  “且先走一步算一步吧,或许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比如,宫商角徵羽这分明是五处庞大的建筑群,如今却全部变成了废墟,所以这也许是一处被废弃的七情药田。”
  李肆调整心境,昨天的时候,他进入宫墟秘境明显是大意了,好吧,这不过是学渣的借口而已。
  事实上就是,他没有充分的利用好通明道心与磐石道心,始终抱着不行我还可以通过气运神像逃回现世的想法。
  所以,气运神像先放下,就放在灯笼下面。
  李肆凝神良久,这才给自己补状态,结果他发现坏了,放下气运神像后,他居然连一种神通道术都释放不了,整个人变成了废柴。
  这是什么情况?
  李肆有点慌,但很快就冷静下来,这两天,他一直都是死死抱着气运神像,所以并没有发现这点。
  而现在——
  “我没有影子,不,我本来就是影子,我现在应该算是心神出窍,但只要有气运神像或者百里法印做支撑,我就能释放所有道术神通,否则我就是个孤魂野鬼,连一点自卫的手段都没有,不对,我还有通明道心与磐石道心。”
  李肆在那里纠结了许久,但最终还是没有抱起气运神像,若是他连这点放手一搏的勇气都没有,今后可怎么混?
  不再犹豫,一步踏出,四周瞬间一变,只剩前方一点光明,同时一道音节在他心间响起,但不出所料,已经没有灵魂进化度的奖励。
  李肆不在乎,只是放空心神,一片通明的同时,也犹如磐石大坝,无懈可击。
  一步,两步,三步。
  九步迈出,正好是九个高低不同的音节,昨天的时候李肆光觉得新奇和担忧了,也没有发挥出两种道心的优势,所以只听到了三个高音节,却忽略了六个低音节。
  今日再来,却发现这分明是一段不完整的旋律。
  九音旋律,用九个音节组成,若是将其哼唱出来,好吧,李肆哼不出,但诡新娘每次在废墟里寻宝都会唱歌,这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
  以九音旋律调动情绪,而情绪的变化又会带来幻境的变化,越反抗,情绪波动就越大,幻境就越难。
  李肆迅速把握住了关键。
  接下来他还可以再走三步,也就是说还会获得三个音节,这样一组12音节的旋律就完整了,然后,他会遭遇变化,他得通过这一关,才算走出外在的一步。
  李肆没有停,只是一步步走完,十二步结束,他就一阵恍惚,但很快就自动清醒过来,这与昨天又是截然不同。
  昨日他依靠的是气运熔炉的信息提示才惊醒,今天却全靠了自己的通明道心与磐石道心,可惜,没有任何奖励。
  眼前明亮了许多,比昨天还明亮,这似乎是一处原野,天上有黑色的乌云,但依稀有阳光从乌云的缝隙里透出。
  
  好像刚下过一场雨,清新的泥土气息,还有草叶上的露珠都是如此真是,以至于李肆都忍不住回头去看,却见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就悬浮在他身后,这一回头,就变成了贴面舞,偏偏这人头还是季常的样子,死状凄惨,死不瞑目。
  “啊!”
  他虽然没能惨叫出声,但也头皮发炸,通明道心当场就维持不住,磐石道心也晃了晃,好悬没有被破掉。
  而就这一点情绪的波动,立刻就是狂风暴雨,雷霆大作,瓢泼大雨落下,将李肆打成落汤鸡。
  他此时想着把通明道心拉回来,却根本没机会了,那季常的人头就好像带了小翅膀,一口就咬在他的肩膀上,每隔一秒,一道信息浮现。
  “灵魂异化污染度+1%”
  “+1%!”
  ……
  这些异化数据虽然小,但却是可以叠加的,换而言之,李肆现在只剩下500秒的时间。
  他没有尝试把季常的人头砸下去,而是尽可能的稳定磐石道心,这是他最后的屏障。
  此时他又尝试了一下,果然,他无法释放任何道术神通,昨天还能释放驭器咒与驭兵主,靠的还是气运神像。
  “哗哗哗!”
  大雨如注,偶尔还有冰雹,大风,落汤鸡的李肆觉得整个灵魂都被浇透了,那种凉意加上季常的人头带来的效果,何止是2+2=9?
  但李肆如今是彻底明白,他越惊恐,越慌张,此地的情况就会越恶劣,然后就会恶性循环。
  所以,无视大雨,冰雹,狂风,恶鬼头,李肆迅速观察四周,他在这里不能释放道术神通,但灵魂进化31%的效果却存在着,转眼之间,周围的一切落入眼中,并被他迅速的锁定了一些特殊的事物。
  往东三十米的草丛里,有一个黄色的魔菇。
  往西六十米的灌木丛中,有十二个红色的浆果。
  往北九十米的土坡下,有一处荒坟。
  往南一百二十米,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下,一条毒蛇正在那里等待猎物上门。
  这就是四个疑似能破局的地点。
  但如何走过去,走过去的过程绝对不会简单的,这需要做取舍,需要做选择。
  甚至,蘑菇,浆果,荒坟,毒蛇,都只是他心中的潜意识所具现。
  他若真的将其当成了蘑菇,浆果之类,那肯定与破局之法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了。
  “恶鬼头就是倒计时,暴雨狂风是干扰,四个目标是潜意识,那么我选——蘑菇!”
  李肆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走进来的,他是舍弃了气运神像,斩断了后路,凭一腔勇气闯进这未知的秘境,所以,勇气就是他的护身符。
  而蘑菇,则隐喻着魔菇邪神,虽然诡新娘的说法他不怎么相信,但实际上已经影响到了他,所以这就是他心中潜意识的最大敌人。
  因此,他需要把所有的勇气都用来对付最强大的敌人,一战决生死。
  当下,李肆大踏步走过去,路上并没有什么变化,直到他走上前,一把抓起那个小黄蘑菇,他就把自己给彻底忘了。
  一睁眼,就是黑咕隆咚的夜晚,外面狗叫声,哭喊声混成一片,是官差在抓夫子了,老婆催促着他赶紧跳窗逃走,三岁的小娃儿被吓醒,大娃儿满眼都是恐惧,他也心头打鼓,忙不迭的套上一件衣物,老婆递上一块石头一样的干粮,院子外面已经有官差在暴力的踹门。
  “当家的,快逃,快去山里避避。”老婆还在催促。
  但双手已经按在后窗的他却停下来,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叫,你需要一往直前的勇气,你不能逃避,你要一战决生死。
  他心头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把火,疯牛一样的取了一把柴刀,在老婆孩子崩溃的哭声里冲了出去。
  但门外全副武装的官差根本不给他废话的机会,直接就把他戳成了筛子。
  死亡的一瞬间,李肆的意识恢复,然后他懊恼得差点崩盘,这是勇气正确的用法吗?还是说,我把魔菇当成最大对手,却不自量力,光有勇气根本于事无补?
  太艹了!
  一切恢复正常,那个小蘑菇烂了,直接让他的一条手臂都烂掉,灵魂污染度一下子累积到250%。
  不过还好,他的磐石心境仍旧稳定着,且越来越稳定。
  下一刻,他看了眼北面的荒坟,南边的毒蛇,很清楚这是隐喻着什么,一个代表着诡新娘,一个代表着老太太。
  他该怎么去攻略?
  用勇气去对付毒蛇?
  还是用善良去对付女鬼?
  学渣好痛苦。
  然后,他选择了南边的毒蛇,勇气,智慧?残暴?还是忠诚?感觉都是送命题。
  只是还未等李肆一步步的靠近,那毒蛇居然主动发起了进攻,一口就咬住了他的左腿,死都不撒口。
  剧烈的疼痛钻心一样,如果是在此之前,李肆的磐石道心多半就崩了,可现在他却还能维持稳定。
  但是,没有幻境,没有选择题。
  只有灵魂污染累积到了450%。
  艹!
  李肆果断的就往西边那十二颗浆果那里跑,没办法了,荒坟太远了,已经来不及了。
  好在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磐石道心仍旧稳得一塌糊涂,他终于在这种生死关头,把磐石道心的全部潜力给激活出来。
  等他一口气冲到那十二颗浆果处,灵魂污染已经累积到了492%,真是千钧一发。
  摘下一颗浆果,李肆直接扔进嘴里,这个时候没必要考虑其他了。
  嗯,浆果入口即化,很是香甜,直接就给他减少了50%的灵魂污染,李肆松了口气,加快采摘速度,可是在采摘了三颗之后,他忽然停了下来。
  想了一秒钟,将一颗浆果递给左肩膀上的恶鬼头,这家伙居然真的松口,吃了浆果,化为一道黑烟,消失了。
  然后,他看着他腿上的毒蛇,又看了看北面的荒坟,就这么拖着毒蛇走过去。
  毒蛇虽然让他始终承受钻心之痛,却不会对他增加灵魂污染,所以不能浪费浆果。
  恶鬼头却能一秒叠加一点,所以必须要打发。
  而灌木上的十二颗浆果,很显然就是他的过关奖励,他现在都摘了,那还玩个屁。
  但是,荒坟那里,必须要贿赂。
  这也似乎隐喻了他在外面的情形。
  魔菇邪神是靠勇气打不过的,毒蛇是老太太,虽然咬着很疼,其实不会致命,所以这是与自己纠缠不清的。
  荒坟是诡新娘,看着友好,其实对方需要利益来打动。
  李肆想通了,或者,他认为自己想通了,但已经无所谓。
  这个时候,他才需要勇气。
  很快,李肆走到荒坟前,将两颗浆果递上去,荒坟之中,一只苍白的手臂将其取走,然后,坟头裂开,露出一条向下的阶梯。
  当李肆踏足其上的一瞬间,这一切都化作幻影,消失不见,只剩下前方一点光亮,指引他前行,身前,身后都是黑暗。
  “灵魂进化度+80%,总进化度为131%,是否消耗100%的灵魂进化度点亮一盏魂灯?”
  “说明:魂灯照路,畅游虚妄,可降低50%的灵魂异化污染。且魂灯内可以保留一道神通道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