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家族修仙:我的悟性能储存 > 第290章 请道友再考虑一下

第290章 请道友再考虑一下

        面对姜尘烟的搔首弄姿,陈道玄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倒是三阶上品灵甲紫胤甲的炼制之法,让陈道玄心动了一瞬。
  
          但也仅仅是一瞬,陈道玄转瞬便反应过来,这是个有毒的诱饵。
  
          且不说陈家已经有了二阶动力灵甲炼制之法,对三阶灵甲的需求暂时没有那么强烈。
  
          就算陈家获得紫胤甲的炼制之法,但由于紫胤灵矿的开采之权,几乎都被乾元剑宗和元婴大族掌控。
  
          以姜家的手段,陈家想要炼制紫胤甲,还得受制于他们姜家。
  
          想到这,陈道玄再次坚定了自己最初的想法。
  
          见陈道玄仍无动于衷。
  
          姜祖一不动声色道:“陈道友应当听闻过当年禹州祁家之事吧?”
  
          “有所耳闻。”
  
          陈道玄想了想,点头道。
  
          “禹州祁家与我姜家一样,曾是万星海的元婴家族,但就因为他们谋求更大的发展和利益,就被乾元剑宗踏平了,何其不公!”
  
          姜祖一语气淡然,“陈道友天资惊人,短短不到三十年修行,便达到紫府九层修为,以你的天资,将来成为元婴修士的可能很大!冒昧的问一句,陈道友难道将来就想止步于元婴期吗?”
  
          听到这话,陈道友眉头微微一挑。
  
          姜祖一这番话可谓是相当露骨,就差没把造反两个字刻在脑门上。
  
          祁家是什么情况,散修和小家族可能知道的不多,但万星海的修仙大族可谓心知肚明。
  
          祁家违反乾元剑宗定下的规律,早有不臣之心,否则乾元剑宗也不会废那么大力气剿灭祁家。
  
          而现在,姜家和祁家所做之事如出一辙,如此说来……
  
          陈道友心中微微一震。
  
          看到陈道玄面色微变,姜祖一还以为自己的劝说起到作用,赶紧趁热打铁道:“不过陈道友你也不必担心,祁家之祸,表面上看似乎是乾元剑宗稳固了自身的统治,但它却失去了所有元婴家族的人心。”
  
          他轻声道:“一个元婴家族或许无法动摇乾元剑宗的统治地位,十个呢?”
  
          “哦?你姜家既然有如此多盟友,何苦抓着我小小一个陈家不放?”
  
          “你……”
  
          姜祖一看到陈道玄一副油盐不浸的模样,叹息一声,起身告辞道:“明日老夫就会离开周家,陈道友若是改了主意,随时可以来找老夫。”
  
          说罢,转身对姜尘夜二人道:“走吧!”
  
          “不送。”
  
          目送姜家人离开灵府,陈道玄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
  
          最近这些事,一波接着一波上赶着来,陈道友甚至连抽段时间沉淀一番的机会都没有。
  
          要知道,除了发展家族外,在万星海还有一个重要的传承在等着他。
  
          上次万星海传承试炼,陈道玄刚进行到一半,就接到了乾元剑宗征召,无奈不得不暂时放弃试炼。
  
          待到真仙源界一役结束,又有收复镇南关在等着他们沧州修士,结果还未等到收复镇南关,泰州姜家又盯上了孱弱的沧州。
  
          “还真是……没完了!”
  
          陈道友无奈道。
  
          ……
  
          翌日。
  
          各方修士一一向周家辞别,陈家修士赫然在列。
  
          看着面前为他们送行的周慕白等人,陈道友特意往迎宾殿的方向瞥了一眼。
  
          触到陈道玄的眼神,周慕白若有所思。
  
          “他们也来找过你了吧?”
  
          陈道友开门见山道。
  
          “难道……姜家也来找过你了?”
  
          周慕白一惊,旋即笑道,“是了,以陈兄你的天资,没理由不被姜家看中,”
  
          “我挺好奇,它们收买你的价格是什么?”
  
          周慕白笑道:“十件三阶上品造化灵甲!”
  
          听到这。
  
          陈道友摇头道:“原以为姜家招揽我陈家已经够小气,没想到他们招揽周兄你们更加小气!”
  
          “哦?”
  
          听到这话,周慕白也来了兴趣,“他们出何代价?”
  
          “三阶上品灵甲,紫胤甲的炼制之法!”
  
          闻言,周慕白心头剧烈一震,他颤声道:“你居然拒绝了?”
  
          陈道玄点点头:“我觉得,沧州说到底,是我沧州修士的沧州,周兄以为呢?”
  
          周慕白深深地看了陈道玄一眼:“好一个沧州修士的沧州,周某深以为然!”
  
          “哈哈,”
  
          陈道友拱手一礼,“周兄,告辞!”
  
          “请!”
  
          ……
  
          万星海西南海域。
  
          一艘大型运输舰飞快的朝着双湖岛的方向进发。
  
          正是陈家的大型灵舰。
  
          灵舰洞天内,演剑场上。
  
          陈道玄正在指点陈福生近战技巧。
  
          “慢,太慢!”
  
          陈道玄随意一剑将穿着三阶灵甲的陈福生击飞,摇头道,“近战和御剑远攻不同,你要做到剑随心动,心到剑到,仔细想想你御剑时的感受。”
  
          “是。”
  
          陈富生从演剑场上另一端爬起来,点头道。
  
          “砰!”
  
          陈福生再次被击飞。
  
          “砰!”
  
          “砰!”
  
          “……”
  
          随着陈福生一次又一次被蹂躏,近战技巧的进步也肉眼可见的在进步着。
  
          陈家数万修士,陈福生能从这么多修士中脱颖而出,并非完全依赖陈道玄讲道。
  
          实际上,陈福生本人的天资极佳。
  
          这一点,陈道玄最初发现他这个剑道苗子时,就知道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陈福生年纪轻轻,就知道不骄不躁,刻苦修行的道理。
  
          灵根,悟性等天赋固然重要,但随着陈道玄的修为日益加深,他发现道心亦是同样重要,甚至在有时候,更加重要!
  
          “砰!!”
  
          随意一剑,陈福生又飞了出去。
  
          好在有三阶灵甲护体,哪怕这一剑陈道玄没怎么留力,陈福生也只是感觉胸口被重击了一下,并无大碍。
  
          就在陈道玄想要继续教导时,突然顿住了脚步。
  
          “你们自己练习,我出去一趟。”
  
          说着,便从灵舰洞天内飞了出去。
  
          陈福生顿时觉得不妙,立即跟在陈道玄身后,一起飞了出去。
  
          陈道友瞪眼:“你跟过来作甚?”
  
          陈福生抿着嘴,一言不发。
  
          灵舰外。
  
          一艘通体青色,体型修长的灵舟横在陈家的大型灵舰面前。
  
          青色灵舟上,一位银发老者缓缓飞了出来。
  
          看到眼前之人,陈道玄心渐渐沉了下去。
  
          “陈道友,不知你考虑得如何?”
  
          陈道玄微微眯起眼:“怎么?我不答应你姜家,你姜真人还想以大欺小。强迫我答应不成?”
  
          姜祖一摇摇头:“这个回答老夫不是很满意,还请道友再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