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聊斋炼丹师 > 325 姜家
        今天,天门县的百姓都很高兴。在新神庙建立之后,上香的老百姓就能在庙中请一尊张巍的神像回家供奉。
  
          要说这天门县也是有神庙的,金花娘娘庙,不也是神庙吗。
  
          但是金花娘娘,是妖族的神,这先天就和人类不对付。
  
          以前是没得选,现在天门县的人也不想什么都要,就要一个张巍的神像就行。
  
          这张巍的神像放在庙中供奉,等有了一段时间,就能请回家供奉。这种神像,有金石木泥等材质,雕刻得倒是栩栩如生。百姓们来上香之后,就能免费请一尊回家日夜供奉。
  
          特别是那些住的远的天门县人,更是非常需要这么一尊神像。
  
          正规的请神回家,是不需要钱财的。因为这些神像,都是信众捐献给庙中的。严格来说,是付过账的。
  
          有钱的信众,会捐纳香火钱,这些香火钱就会被庙中制成神像,然后将制成的神像放在庙中供奉一段时间,这就相当于开光了。
  
          开光之后,这神像就有了尊神的气息,就不怕有其他的野神占据,就能请回家供奉。
  
          天门县占地极广,民众也分散得很开。有一尊张巍的神像,就不用来神庙中供奉了,在家也能供奉。
  
          天门县北方,老姜家一家七口在神庙中拜了拜,然后添了几两香火钱,就请了一尊玉制的神像回家。
  
          这白玉雕琢的神像让张巍看起来面白无须,潇洒倜傥。神像用红绸包裹着,被老姜头的小女儿花花抱着,然后一家人就骑上马,开始往家里赶。
  
          从老姜头的家来到天门县,可是要近乎十天的路程的,大家也不常来县城,这次也是张巍的神庙建成,这一家子才来城里参拜的。
  
          现在参拜完了,大家又大肆采购一番,就满载而归。
  
          老姜家有三顷棉田,一家七口人,加上数名奴隶,才刚刚耕作的过来。这还是因为有大量的牛马耕地,不然他们还真的忙不过来。
  
          三顷棉田,每年给老姜家带来三千多两的收入,是他家以前收入的三百倍……老姜头诚诚恳恳耕田大半辈子,过了大半辈子的苦日子,现在在棉花的帮助下,一朝发家致富。
  
          所以他们一家对张巍是感恩戴德的。没有张巍,他们还在担心每年的鬼方国人掠夺。有了张巍给他们的棉花种子,他们才能大幅度提高收入。
  
          张巍保证了他们的安全,又让他们过上了好日子,这种恩情,是老姜家不能忘怀的。所以一知道张巍建了庙,他们就从家中赶来,全家人一起来!
  
          他们也无以为报,只能将张巍供奉起来,每天早晚一炷香,祈祷张巍福寿绵长。
  
          现在老姜头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开枝散叶,有更多的劳动力去种棉花。小女儿花花也不小了,是时候可以招一个女婿上门的!
  
          说到这个,老姜头就是满脸的惆怅。现在天门县家家户户都缺人,家家户户都有钱,要想招一个勤劳苦干的女婿,那真的是太难了。
  
          你想招婿,别人还不愿意来呢。谁家男儿愿意上门啊。又不是没钱!
  
          这有钱之后,婚姻就没有那么简单了。男子还好一些,还能娶鬼方女子做妾,也能生下孩子。
  
          但是女子就不能嫁给鬼方男人了。一方面是看不上,另一方面在说出去丢份!又不是没钱,找个鬼方男子算是什么回事!
  
          在集市大采购一番之后,老姜头忽然发现集市边有一个不一样的‘牙行’,这牙行在上一年来这里的时候还没有的。
  
          说是不一样,因为这是‘婚介所’!就是官办媒婆。
  
          古代是有官方媒婆的,这种媒婆持证上岗,是专门解决男女婚配问题的,一般都是由地方上年级较大,名声较好的妇女担当。古人交际圈子小,如果周边没有合适的适龄男女,就不免要找到这种官方的媒婆,给介绍合适的配偶。
  
          没办法,有的朝代,如果到了一定的岁数不结婚,那是每年要缴纳一份额外的‘税收’的,年纪越大缴纳的越多,如果你家有钱,不怕缴纳。那么官方甚至会拉郎配,直接给你指定一个未婚大龄男女。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可不是说着玩笑的。
  
          而天门县这个‘牙行’就是专业的婚介所。不过不是介绍本地的适龄男女,而是专门介绍外地的男女。
  
          只要你在这里留下一个画像,然后登记信息,想要找个什么样的另一半,这‘牙行’就会从周边的地方帮你寻找合适的男女。
  
          不在外面找不行啊,这地方太内卷了。外面的阴山府现在有大把的男女想要嫁到天门县,但是需要一个官方的媒婆才行,这牙行就应运而生。
  
          老姜头在外面打听了一下,就有些心动了。他看了看自己的小女儿,就拉着她走进了牙行。
  
          进入牙行,他就看见一个老朋友正在帮他的儿子选媳妇呢!
  
          两人见面,都愣了一下,然后就有些不自然的打招呼道:“老姜,你也来了。”
  
          “恩,来请大老爷的神像回去,顺便买些东西,老蔡,你怎么在这里。”
  
          这个叫老蔡的家伙,就住在他家不远的地方,算是一个村的人。家中也有一个儿子要结婚。按理说,他们两家是可以结成亲家的。
  
          如果是以前,这婚事多半就成了,因为以前两家也有这个意思。但是现在不行了。
  
          老姜家是要个上门女婿,要帮他们家干活的,要给老姜家开枝散叶的。
  
          而老蔡家不可能将自己儿子送上去上门的,他家也有几顷的棉田,也需要劳动力。这辛辛苦苦养的儿子,可不能送给别人!
  
          双方因为这个谈不拢,自然就不能结为亲家了。
  
          两人在这里见面,各有一些尴尬,不过也是过来人了,尴尬了一下,就开始说到:“这地方据说很不错,老王就靠着这里给他的儿子找了一个媳妇。阴山府的,身体壮实,身体壮能生养。”
  
          两个老农,这才乍富,在娶儿媳妇这方面,还是秉承屁股大好生养,身体壮实能干活,贤惠能持家这方面想。
  
          至于漂不漂亮,这些老农是不考虑的。又不是娶仙女,要那么漂亮干嘛?吹了油灯,都是一样的!
  
          老姜头听见他这么说,伸头瞄了瞄他选的画像,这画中的女子倒是都不错,还有家庭介绍呢。
  
          两人聊了一下,这就有些耽误事情了。那媒婆就嚷嚷道:“哎呀,你还挑不挑啊,不挑我就给别人看了!这些姑娘,都是很抢手的。”
  
          说完,这媒婆就要去抢夺老蔡头手中的画像。这老蔡头连忙一闪,接着就陪着笑脸说:“我选,我选!”说着,又以农民式的狡猾,给媒婆手中塞了几十文钱。
  
          他这示好的行为,却直接让这媒婆白了他一眼,然后将这钱推了过去,说到:“别来这套,老娘成交一个,媒婆费都比这些多!”
  
          老蔡头脸一红,这是嫌弃钱少了呗。其实也是,自从这牙行开业之后,这里的资源就是供不应求的,多少人急着给自己儿子女儿找对象呢!
  
          想要多挑选一些,这钱不给到一两,这些媒婆都不稀罕看的。老蔡头给的这几十文,这不是打发叫花子嘛!
  
          没办法,老蔡头又塞了一两银子过去,这媒婆才收下钱,然后去招呼别人了。
  
          良久,老蔡头才敲定一个姑娘,然后去交钱办手续,等媒婆将人带给他们看,这交易才算结束。当然了,这不是强买强卖,双方都是有选择权的,要是出了问题,这可是官办的地方,要吃板子的。
  
          绝大多数的女子都是愿意嫁到天门县的,没办法,这里的人给的太多了!
  
          看了一阵,老姜头也让画师给自己女儿画了一张像,然后交了钱,注明要找一个上门女婿。
  
          找上门女婿,也是这里的一大业务。媒婆们将老姜头一家情况记录一下,就让老姜头回去等消息,有了消息,他们牙行会派人去通知的。
  
          老姜头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这到底要多久啊?姑娘年级也不小了。”
  
          这媒婆笑了笑,说:“放心吧,我们天门县的姑娘还是很抢手的,就算是当上门女婿,也有大把的男子想来,而且你家条件也不错,定然给你招一个身强体壮的姑爷来!”
  
          这听起来有点像是买牲口,但是在没有感情基础上,大家都只能将条件量化,只有找到符合自己条件的,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姜花花被她老爹这么摆弄了一出,自己也有些不高兴。但是她又不能说什么,这女儿的婚事,还是要父亲做主的。
  
          而且是招来上门的,她要也不会受到婆家刁难,衡量一下,她也没有说什么。
  
          普通百姓的婚姻,没有那么多的风花雪月,只有生活上的斤斤计较。高层人士的婚姻,同样也没有那么多的风花雪月,有的只是强强联合。
  
          反倒是那些中层人士,可能还有一些机会挑选到自己喜欢的对象。
  
          老姜头一家做完这些,就开始启程回家。
  
          经过了差不多十天的赶路,他们回到了自己的村子。老姜头将张巍的神像放进神龛,然后开始每天的祭拜。
  
          棉田的棉花就要能收割了,老姜头每天要巡查几次,要掌握棉铃的发育情况,这棉铃长得越好,这棉花就越多,就越能卖上价格!
  
          老姜头忙着,他的儿子、儿媳也没有闲着,每天都要干各种活,家里有十几头牛马,这都是要喂养的,还要指挥奴隶干活。
  
          姜花花闲着没事,不是跟着母亲、嫂子干些活,就是在村边的小山包玩耍。她还记得,在前几年,她还需要给家里放羊。
  
          她那个时候年级不大,但是也要每天赶着十几只羊在附近的草地上吃草,到了秋季这个时候,她还要跟着父兄、嫂子去割草储藏起来,给牛羊过冬用。
  
          那时候的日子,可是苦得很,父兄是没日没夜的干活,她年级小,最轻松的活就给了她。那时候的她,就喜欢在这小山包上,看着小羊吃草,无忧无虑的待上一整天。
  
          后来,县里来人推广棉花,又是给种子,又是提供技术,教导种棉花的人,都在村里住了一年!第一年,家里是半信半疑的种了十来亩棉花,这还是看在张巍大老爷的面子上才种的。
  
          大老爷赶走了鬼方人,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环境,这面子是要给的。
  
          当年,这十几亩棉花丰收,县里派人全部收走了。老姜家赚了一百三十二两银子。姜花花至今还记得,老爹和兄长,看着这一百多两银子,两人是又笑又哭的。
  
          当年冬天,家里宰了她最喜欢的两只羊过年。她很伤心,都哭了一场。但是羊肉是真的好吃!
  
          第二年,家里不要她放羊了,老爹说了。这羊放一整年,累死累活的割草,也比不上种几亩棉花。
  
          几只羊杀了吃肉,家里人开始垦荒,开始种植棉花。当年一整年,除了他们家,村里其他家也是如此,玩命的垦荒,玩命的种棉花。
  
          一年辛苦下来,他们家足足开荒了一百亩地,种了一百亩的棉花,人都要累死了。
  
          但是那一年,他们家收获了足足一千两的白银。冬天来临的时候,家里用这些钱翻新了房子,重新做了大炕,买了麦子,磨了白面,吃了一整年的白面大馒头!
  
          开春之后,老姜头花大价钱买了奴隶,继续开荒种地。家中的牲畜,除了牛马,其他都吃了。还买了不少牛马。
  
          有了更多的牛马,就能开荒更多的地,就能种出更多的棉花。
  
          姜花花不用放羊了,家里条件也好了,她还是喜欢坐在小山包上。只是现在不是无忧无虑了,她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烦恼。
  
          老爹要给她找相公了,以前的蔡哥哥是不错的,只是后来这件事没有后来了。老爹开始张罗给她招一个上门姑爷。
  
          她的心很忐忑,不知道未来的丈夫是什么样的,长得是高是矮,脾气是好是坏,对自己是好是坏。能不能好好的一起生活。
  
          这都是她忧心的地方。
  
          这些事情,以前只能闷在心中。但是现在,她有了诉说的对象。
  
          那就是家里的张巍大老爷!
  
          每天,老姜头上了一炷香就离家出去。姜花花就跪在神像面前,开始诉说自己的忧愁。她每次说完之后,心情就会好很多,似乎张老爷会给她做主一样。
  
          这天,姜花花还是和平常一样,在张巍的神像面前说话:“我也不求什么,只希望将来的相公对自己好,不要长得太难看就行。”
  
          她前些日子还说希望以后的相公要比自己高,但是今天,这条要求就没有了。人不能太贪心不是,要求太多,老爷也会生气的。
  
          姜花花双手合十,再次拜了拜。这个时候,她忽然听见一个声音说到:“你就这点要求吗?”
  
          这声音是如此的突兀,吓了姜花花一跳,这间屋子是专门用来供奉张巍老爷的,是没有别人的!她左右看看,然后大着胆子说:“是谁?是谁在说话?”
  
          “你的面前是谁?你说是谁说话!”这声音有些不满的说。
  
          姜花花这下眼睛就瞪大了,她看着面前的神像,说到:“是您吗?大老爷?”
  
          “嗯……”这声音含糊的应了一声,也没有正面回答。然后他继续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能给你赐一个郎君!”
  
          “真的吗?”姜花花一喜。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这样吧,你去村外的小山边,你就会见到那个人的!”这声音说。
  
          “民女知道了!”姜花花马上应下来!
  
          听见姜花花应下来,墙外,一个身影立刻跳了起来,一溜烟的就跑了出去。
  
          这身影一边跑,一边变化,很快就变成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样子,然后他跑到姜花花经常到的小山包边,就开始等待了。
  
          等了一下,他就看见姜花花从村子里走了出来。他就一下纠结起来了。
  
          “这见面第一句,应该说什么呢?”
  
          “说你好?”
  
          “还是说,姑娘你好?”
  
          “会不会太突兀,吓着她怎么办?”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姜花花却是越来越近了。眼看就要过来了,这人一咬牙,然后眼睛一闭,就躺了下去!
  
          躺在地上装死!这就不用说第一句话了吧!这人现在如此想到。
  
          果然,但姜花花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陌生男子躺在地上。她的脸色一下就变得极为精彩。
  
          “这……这就是大老爷赐给我的如意郎君?”
  
          “他是怕我得不到,还将他弄晕了,给我捡回去吗?”姜花花思维跳脱的想到。
  
          第上的男子,长得高高瘦瘦的,倒是不难看。姜花花脸色就好了一些,然后她蹲了下来,轻轻的摇了摇这人,说道:“你醒醒,你醒醒!”
  
          被她这么一推,这人心中更加紧张了,他反而更加不想起来了。起来了,要说什么呢?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的,你也叫不起一个装晕的人。
  
          这姜花花叫了一阵,这人还是没有反应。这个时候,姜花花就说了:“难道要我将他拖回去?”
  
          于是她想了想,就抬起这男子的上半身,开始拖了起来。
  
          别看姜花花年级不大,但是她毕竟是经常干活的,还是有一把子力气的。
  
          她将这男子拖起来,这男子听到她的呼吸在耳边响起,整个人一下就酥麻了。
  
          “你可真重!看不出来啊!”姜花花拖了一阵,就感到有些累了,不由自主的说出这话。
  
          这人一听,赶紧运了运法力,将自己的身体托起来一些。
  
          这一下,姜花花忽然就感到怀中的男子变轻了。她眨了眨眼,也没有想太多,就继续拖着他回去。
  
          到了家门口,在门口绣花的大嫂看见了,连忙就喊道:“花花,你在干吗啊?这是谁?”
  
          姜花花说到:“大嫂,这是我捡到的男人!你快来帮一把手!”
  
          这大嫂听讲这话,人都有些晕了,什么叫捡到的男人?
  
          但是她还是叫来两个奴隶,将这个男人给抬了进去。
  
          然后大嫂就说:“花花,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往家里捡人呢?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
  
          姜花花立刻说到:“他倒在路边,如果不救回来,到了晚上岂不是要冻死!”这天凉了,晚上还是很冷的。
  
          这大嫂听了这话,动了动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听见有响动,家里的二嫂也赶来了。然后三个女人就商量一阵,又去和姜花花的母亲说了这事。
  
          姜母过来看了看,就说:“也不用担心,让下人们盯着些就行了,等晚些时候当家的回来,他会处理的。”
  
          几个女人一听,也都应了下来。
  
          这个时候,装晕的这个男子终于缓缓‘醒了过来’。
  
          他摸着头,呻吟道:“这……这是在哪?我这是怎么了?”
  
          姜母一听人醒了,就对姜花花说:“花花,去端一杯茶来。”然后就对那年轻人说:“这里是我家,你晕倒在路边,被我女儿救回来了,你这是怎么了?”
  
          这人才‘恍然大悟’的说到:“原来是这样,多谢小姐的救命之恩了!”
  
          然后他继续说:“我是东边阴山府的人,游历到此,估计是饿的晕倒过去了。”
  
          “哦,你是阴山府的人啊。怎么能饿晕了?”姜母奇怪的问。
  
          这人脸上露出一丝难色,然后说:“小生家中贫苦,父母早亡,小生日夜读书,也没有功夫务农,来这里的干粮都吃完了,本想来这里乞一口吃食的,想不到还是支持不住……”
  
          “哦!”三个女人恍然。
  
          这个时候,姜花花也端着一杯茶水过来,这人看见她,脸色微微一红,连忙接过茶水喝了起来了。
  
          这个时候,大嫂忽然说:“你说你日夜读书,又独自来到这里,难道你还有功名?”
  
          没有功名,到处乱窜是要被遣返吃板子的。
  
          然后,这男子就露出矜持的笑容,说:“小生不才,是阴山府的秀才。”说完,他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正是他的秀才令牌!
  
          “哇!真的是秀才老爷!”三个女人又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