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纸醉南柯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这时餐厅服务员送上了菜品,添龙忙说道:“晓筱,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出现在目前的场合,我非常突然。好了,我们不聊这些了,先吃吧!你一定饿坏了。”
  方晓筱眼含泪水,哽咽着说:“阿龙,和你分开的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没错,我妈是想我能够找到一个好男人嫁了。我也是没办法才选择离开你。本来想你通过这次分手可以有些变化,等之后再和你在一起。我其实心并没有离开你。”
  添龙夹起一块葡国鸡送到方晓筱面前的碗里说:“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快尝尝味道。”
  “我……,我真没有想过离开你。”方晓筱依然说着。
  添龙微微起身摸着她的头说:“我都知道,乖。我们现在不又在一起了吗?”
  这时,方晓筱才露出笑容,夹起葡国鸡送到嘴里说:“真好吃。”
  两人吃着饭,又开始说起以前的甜蜜时光。这样的惬意让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天色已经暗下。
  饭后,添龙带着方晓筱逛街,买了名贵手表和各种奢侈品。方晓筱挽着他的手腕说:“阿龙,你还记得吗?之前我想买个LV的包包,你都舍不得给我买,现在你有钱了,买这些东西都轻轻松松,但是对我也变得不冷不热了。这难道就是别人所说的‘男人有钱就变坏’吗?”
  添龙并没有被这话所动容,轻声道:“不是说‘钱在哪里,男人的心就在哪里’吗?”
  方晓筱听了这话有些不悦,松开挽着添龙的手说:“我感觉我们经过这些事情之后,疏远了许多。”
  添龙停住脚步,转向方晓筱。双手丢下购物袋,抚着她的肩膀,深情地吻了上去。这一吻用情至深,她享受着这种感觉。仿佛又回到了二人刚刚热恋之时。
  回到冷敬东的别墅已经将近晚上十一点,冷敬东和罗晴在桌上下着象棋,卢恺乐坐在一边翻看着杂志。见添龙回来了,三人都站起来相迎。
  当看到方晓筱时,冷敬东和罗晴一脸惊愕。她不就是那天的荷官——椎名亚希吗?
  看到二人惊讶的表情后,添龙笑着向二人解释道:“她就是我的前女友方晓筱。”
  罗晴抢先问道:“这不是之前比赛时候的荷官椎名亚希吗?”
  冷敬东倒已经解除了一些疑惑,那天他是听到添龙很失态地叫了前女友的名字。但是这是怎么一回事并不是很清楚。
  添龙无奈只能向二人解释起来。卢恺乐一人回了自己的房间,而方晓筱看卢恺乐则是一脸的尴尬。这个小小的细节终究没能逃过添龙的眼睛。
  解释完为什么椎名亚希就是方晓筱后,添龙对着冷敬东说:“敬东,住处是否已经替我安排了?”
  “哎呀!你看我这个脑子,今天就先住这里,等明天我让罗晴带你们过去。”
  添龙深知其实冷敬东是不希望自己住在其他地方,这只是他今天的说辞罢了,但是也已经很晚了。他便点头答应了。
  回到房间后,添龙便问方晓筱:“晓筱,你为什么看到卢恺乐后,会是这种表情?难道你们认识?”
  方晓筱很镇定地说:“哪里有尴尬啊?只是他很像我一个朋友。”
  “哪个朋友?你的朋友,我基本上都认识,包括你以前高中和初中的同学我都基本见过。从没见你有哪个朋友长得像恺哥啊!”
  “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我说了你也不知道呀!别问了,我今天很累了。我先去洗澡了。”说罢就跑进了卫生间。
  她的确有古怪,但是要把方晓筱和这些大佬们的纷争联系到一起的确太牵强了。
  这时屋外狂风大作,暴雨如约而至。
  此时另一边。
  冯世元冲着两个儿子一顿臭骂,一旁的冯盈盈不断地劝解着。
  冯世元呵斥道:“让你们去把我的那些负面新闻给我处理掉,现在呢?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而且报道的内容也越来越过分。”
  冯少英和冯少杰两人沉默不语,一旁的冯盈盈劝说道:“爸爸,这事情显然是有人在搞鬼,他们的目的昭然若揭,就是希望打压我们的股价。”
  “女儿啊!没那么简单的。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除了国内唯一的赌场投资资格拿到了,后面还有粤港澳大湾区的高新技术园区的项目,还有两处准备与澳洲合作的地产项目。多重利好之下,就这种新闻能打压我们的股价?”
  “父亲,这件事情之前就已经安排了章旭洋去办了,这才过去几天,肯定没有这么快就办妥啊!”冯少英忙为自己辩护着说道。
  “是啊!章旭洋的办事效率我们都是有共睹的。再怎么说也需要给一定时间啊!”冯少杰一旁搭腔道。
  冯世元看着这两兄弟,心里也很清楚,背后有人搞鬼,危机公关永远都是要比搞破坏的复杂,更何况也就几天时间。他缓了缓说:“那么我再给你们3天时间,把那些舆论给我压下去。”
  这3天时间能够办到什么程度,他们两兄弟也心里没底,但是父亲已经这么说了,也只得硬着头皮去办。
  说完两兄弟走出了冯世元的书房,待二人离开后,冯世元对着冯盈盈说:“女儿啊!你这两个哥哥虽然在公司里能够帮到我,但是有许多地方他们的办事方法还是太过保守了,不够心狠手辣。就拿这次投资权的事情来说,老大居然找了个悍匪,结果弄得一团糟,好在你想的办法才挽回败局。”
  冯盈盈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并没有您想象那么糟。”
  “怎讲?”冯世元想听听女儿有何高见。
  冯盈盈凑到他耳边轻语,老谋深算的冯世元听了频频点头。
  昨夜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让连日高温的澳门降温不少,添龙从床上坐起身,披了件睡袍看着睡在身边的方晓筱。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深爱着的女人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昨天方晓筱反常的举动和晚上的一番对话暴露出了太多问题。
  本来是让冯家放了方晓筱,借故不让冷敬东起疑,让她从珠海飞回上海再来澳门。换了普通人,经历过囚禁之后应该会远离相关的人或事,而她却刚好相反。回到上海应该连家都没回,就直接买了新的衣服和拉杆箱就赶来澳门了。
  要说急着与添龙相见也并不是,上一次在酒店里自己都没有提出要和她复合,结果她主动投怀送抱。说是自己现在富有了,她看在钱的份上与之复合,倒显得她贪图金钱,这样的感情已经抛开了原有的纯粹,反而觉得更加可怕。
  和神秘的上级方可欣、高傲自大的Tina、不可一世的吴梦凌相比,方晓筱的暗于心计和爱慕虚荣已经让他彻底失去了爱下去的念头。
  想到这里,心里觉得她和自己分手反而不是一件什么坏事。虽然有着多年的感情,但是一旦感情变了质,那就没有挽回的必要了。
  来到楼下,罗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瞥了一眼添龙后说道:“昨天怎么样?今天看起来容光焕发的。”
  添龙知道罗晴因为那段视频的缘故还在怀疑自己,他坏笑道:“小帅哥,还在为了投资权的事情和你闹别扭?”
  罗晴也是直率的性格,他直接了当地说:“你现替两家对头办事,收两家钱。很快就能实现你的富人梦了。”
  添龙觉得罗晴说话太过刺耳,也冷嘲道:“我也不知道冯家到底在冷敬东身边到底安插了多少双眼睛。难道你就不能是那双眼睛?”
  “你……”罗晴瞪大眼睛看着添龙,话到嘴边硬是被吞回去。
  “不用我啊,你啊的。到底谁才是那双眼睛,很快就会浮出水面。”添龙又拿话去呛罗晴。
  “我不会和你一般见识。”说完罗晴就走出了客厅。
  添龙其实知道,要说罗晴是冯家安插在冷敬东身边的人,太过于牵强,而卢恺乐就更不是了。那到底会是谁呢?可欣姐在纸上给自己安排的事情里面第二件就是让他查出冯家在冷敬东身边安插的眼线是谁。
  添龙拿出了笔和纸,开始写了起来,他根据两边的人员情况和关系开始涂涂写写,但是许多人与人之间的交集并不明显,再去掉几个已经可以排除的人。那么就只能通过进入集团内部来进行排瘤了。如果是那样可真成了大海捞针了。
  冷敬东此时正从二楼下来,看见添龙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写着什么。他走到添龙跟前看了看说:“哟!龙兄,这么早起来就忙开了?”
  添龙一脸严肃地说:“其实就目前来看,澳门这边的事情,我已经帮不上忙了。我希望敬东可以尽快安排我去集团内部,我好去把内鬼给揪出来。”
  冷敬东的确提过集团内部可能存在问题,但是为什么添龙会这么肯定集团内部有内鬼呢?他好奇地问:“龙兄,怎么觉得集团内部可能有内鬼?”
  “有人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