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交系武道 > 再说一下

  庆历九年,春。
  淅淅沥沥的微凉春雨,下了一夜。
  方舟走出破旧无比的房屋,费力的将生锈的铁锁扣上。
  走出泛着恶臭的巷道,踏上肮脏、污水积攒、随处可见觅食老鼠的贫民区街道,小摊贩拥挤在两侧,叫卖声响彻不绝。
  “嗷!”
  震耳欲聋的声音炸响在耳畔。
  方舟仰头望去,整个天幕都黑了下来,那是一头飞驰的庞然巨兽,漆黑的鳞片,细密的覆盖着那巨大而令人生畏的躯体,每一寸血肉都散发着让人灵魂颤栗的恐惧。
  展开翅膀,足足数百米,遮天蔽日。
  在这巨龙的背部,搭造着灯火通明的华丽宫宇与楼台。
  它低空掠过九方城寨上空,带来一阵龙吟音啸,最低时,距离高楼楼顶甚至不足百米,若立足高楼,仿佛触手可摸。
  方舟根据这具身体的记忆知晓,这等恐怖的存在,叫做飞龙,是神魔妖仙等诸族列强打破人族界域门户后,强行推广和普及开来的交通工具。
  飞龙远去,龙吟消弭。
  被龙威震慑的城中的人族,才是将恐惧压在心底,再度嘈杂起来,为生活而奔波。
  方舟环顾四周,一片恍惚,穿越到这个世界一个月了,他依旧难以适应。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人、神、仙、妖、魔等各种族类,拥有各自的生存域界。
  人族生存在人族域界内,存在统一的人族皇朝,大庆皇朝。
  大庆,以武立朝至今九百载,因前朝覆灭的前车之鉴,深知武者的可怕,害怕再度被武力所推翻,故而开朝皇帝施行“焚书坑武”的举措。
  焚灭武学秘籍无数,开朝皇帝更是率领大军,踏灭诸多武道宗门。
  随后,历代大庆皇帝接连颁布禁武法案,除皇族外,习武犯法。
  并提倡文学,发展商业。
  禁武之举持续八百年,民间武道不存,武者罕见。
  因为禁武,以武犯禁的事情少了许多,皇朝治世,国泰民安。
  然而,直到百年前……
  人族域界外。
  以神、仙、魔为首的诸族经历数十年的试探,终以发展种族贸易为由,用可怕力量强行打开了固步自封的人族域界门户,侵入人族领土。
  大庆皇族武者,溃败如山倾。
  一切繁华,皆为泡影。
  ……
  九方城寨分内外城。
  外城为贫民区,内城则是富人、异族的居住所。
  方舟穿过外城贫民区,踏上稍稍整洁些的青石板路。
  经过内外城的哨岗,核实身份后,朝着内城走去。
  很快,方舟来到一栋巨大的环状建筑前,建筑庞大而精致,楼墙刷的红漆,雕栏玉彻,铺盖黑瓦,飞檐翘角。
  从上往下鸟瞰而望,像是个体育场。
  当然,更形象点的描述,类似于中世纪的斗兽场。
  大庆皇朝面对神魔妖仙等异族的侵入,由大庆皇族武者组建的军队连续战败,最终选择解除禁武法案,恢复习武自由。
  “斗武场”便在恢复习武自由后,于各州各城中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
  本意是为了快速发展人族武道。
  不过,因为朝廷接连颁布的涉武政策,再加上异族列强的插手遏制和干预,斗武场的发展走歪,最后可悲的沦为了高官权贵、异族商客赌武敛财的赌场。
  而方舟的身份,便是这斗武场中的一位小厮。
  负责给打拳的武者们端茶倒水、敷冰上药等杂事,有时候还客串一下抛尸的工作,可以额外领取点辛苦钱。
  至于抛扔的尸体,有的是死在擂台上的武者,有的是欠债逃亡被打死的赌徒,有的甚至是在武场内吸食“芙蓉仙膏”吸到死的烟鬼。
  穿过镶嵌一块块发光晶石的明亮通道,层层筛查后,便进入到了九方城寨斗武场内。
  斗武场中分有各个层次的拳台,拳台下围拢着密密麻麻的观众。
  嘈杂的嘶喊声,还有刺鼻无比的烟味及酒味,让人头疼欲裂。
  不过,在这斗武场中工作了一个月,方舟也逐渐适应了这糟糕的环境。
  ……
  ……
  黄字八十九号拳台。
  拳台之下,方舟微微附身,肩膀上搭着一条白布巾,手中拎着装满冰块水的木桶,瞳孔紧缩,肌肉紧绷,时刻保持着冲锋的姿势。
  拳台之上,两位武者斗武,拳拳到肉,唇齿染血。
  被汗水浸透的发丝,飙射的鲜血,挥拳之际的嘶吼。
  残酷,热血,又触目惊心。
  方舟视线微微横移,环伺拳台四周,不远处便是隔开的观众席,观众席中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观众赌徒们手中捏着赌票,赤红着眼,嘶吼不断,唾沫横飞!
  眼帘微抬,往斗武场上方望去。
  那儿,有一间间装修华丽的包间,包间内都是城里有身份的权贵官员,以及一些神妖仙魔等异族客。
  有的时候,底下在打拳,楼上包间举办酒会,邀请教坊司舞女,纸醉灯谜。
  底下为了生存,打生打死。
  楼上放肆享受,醉生梦死。
  “噹——”
  穿着暴露的女人,脸上挂着笑,迈着长腿在拳台围栏外,绕台一周,敲响休息的金锣。
  镇魂般的锣响让方舟的视线立刻收回。
  擂台上的比武,进入休息调整环节,守在擂台周围的小厮,纷纷冲出。
  方舟亦是深吸一口气,一脚蹬下,立刻提着冰水木桶,朝着擂台冲去,抢占名额。
  在斗武场内,哪怕做小厮,也需争,也要抢!
  “快快!止血的来一个,敷冰的也来一个!”
  “臭小子,发什么呆!速度快点!”
  “没吃饭吗?!止血动作给老子加快!”
  底下,押了赌票的武者教头在嘶吼,眼睛都红了。
  方舟等几个抢到名额的小厮,飞速冲上擂台,熟稔的开始给气喘吁吁的武者止血、敷冰、漱口、擦汗等等……
  不过,止血的小厮是新来的,动作慢,而且出手重,弄疼了武者。
  那武者怒骂一声,一拳砸在小厮头上,打的小厮口鼻溢血,眼白直翻,耳鸣嗡响。
  小厮挨了揍,倒在擂台上,连续挣扎爬了几下都没爬起来。
  擂台下,教头赶忙喊来新的小厮。
  另外一些小厮,则是漠然的将失去意识的小厮拉下擂台。
  方舟目不斜视,没有管闲事。
  完成自己的任务后,提着桶,搭着染血的布巾,和几个小厮一同弯腰退下擂台,取出一条新的白布,提着木桶走向另一个黄字擂台,调整状态,争夺给武者止血敷冰的机会。
  他们这些小厮服务的范围,是黄字和玄字号拳台。
  地字和天字号擂台的武者,在斗武场中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存在。
  他们打拳斗武,有专门的团队。
  方舟等小厮根本不配为之服务。
  游走在一个个黄字号拳台之间,方舟不一会儿便大汗淋漓,剧烈喘息,双腿都在打颤。
  带来的白布全部染了血,方舟算是完成今天的任务。
  靠在墙角,胸膛剧烈起伏,默默咬着准备好的冷硬馒头,艰难下咽,方舟带着几分对未来的迷茫和悲哀,看着拳台上获胜怒吼,获得丰硕奖金的武者,有些羡慕。
  看了一会儿,方舟感觉脑袋有些昏沉,便靠倚墙闭目。
  蓦地,天旋地转。
  方舟心悸睁眼,却发现周围的嘈杂消失不见。
  自身竟是伫立在一间风格古朴,飞檐翘角的楼阁之前。
  仰着头,望着悬挂书屋门户上的匾额。
  匾额上书写着四个龙飞凤舞充满玄奥的文字“传武书屋”。
  书屋两旁,悬着两道竖匾,上书:人族武道,传承万世。
  这是哪里?
  方舟迷迷糊糊的踏入书屋之内。
  屋内布置简单。
  一排排的木制书架,横陈布列。
  不过,书架大多空置,只摆列着一本书籍。
  另有两张椅子,一张桌子。
  桌上摆着一副烛台,其中的白烛,即将燃尽。
  烛火悠悠,烛蜡四溢。
  方舟盯着那白烛,隐约间感觉烛火似是映照出他的面容。
  仿佛燃烧的是他的灵魂。
  注视了一会儿,突然,书架上唯一的那本书籍,飞驰而来,落入方舟手中。
  哗啦声间,自动翻页。
  书册中有文字呈现。
  ……
  【本体(唯一肉身):方舟】
  【神通:移魂神交】
  【武学:无】
  【武道经验:10】
  【习武生平:人族,男,未曾习武,灵魂穿梭时空发生变异,获得神通「移魂神交」】
  【注一:待“魂烛”燃尽,可获得新的移魂机会,移魂神交有时限,时限结束灵魂将回归唯一肉身】
  【注二:本体于斗武场观摩战斗数载,转化武道经验10点,消耗经验,可推演并完善“武道”】
  【注三:移魂神交只专注用于武学的深度交流】
  ……
  方舟迷茫的看着书籍中呈现出的信息。
  神通?移魂?
  这都是什么啊?
  随后,他猛地回味过来,心情激荡,这难道便是身为穿越者的福利和倚仗!
  就在方舟准备好好研究一下的时候。
  一阵高声呼喊将他的意识从书屋中拉扯了出去。
  “舟子,发工钱了,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