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从生产职业者开始 > 第五十三章 占星术初解,他人即地狱

第五十三章 占星术初解,他人即地狱


  苟狂人扔下还在那里兜圈子寻找消失的阵法的试学弟子,冲进图书室内部寻找江山。
  刚走出没两步,绕过一个高高的书架,苟狂人就停住了脚步。
  那个新来的“纯小白”正坐在一张木桌后,捧着本《占星术初解》,安静的阅读。
  苟狂人瞠目结舌。
  这怎么可能?
  他忍不住走到江山身边,看着江山认真学习的样子。
  想提问,又怕打扰。
  不打扰正在学习的人,这也算是行会里默认的规矩了。
  等一下!他之前不是还破坏规矩打扰我了吗?
  苟狂人转念一想,忽然感觉豁然开朗。
  他自动忽略了那时候自己认真“学习”的教材是个什么东西,将手中的摄影机偷偷藏在背后,轻咳一声,点了点江山的胳膊:
  “大佬,你怎么做到的?”
  苟狂人对此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不是才要加入行会的新人吗?怎么能在无腰牌的情况下穿过那座【星河幻象】阵法?
  “什么怎么做到的?”
  江山高冷的瞥了他一眼,明知故问。
  呵呵,刚才你对我爱答不理,现在我让你高攀不起!
  我江山也是有脾气的!
  苟狂人一气,但为了套出江山的秘密,还是忍气吞声,伏低做小:
  “就是,你是怎么穿过【星河幻象】的?”
  “星河幻象?”
  “就是门口那座阵法的名字。”
  “哦~挺贴切的。”
  江山认同的点点头,看来布阵的这位水平虽然一般,但起名字的功力还是有的嘛!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通过这座【星河幻象】阵法,是需要某种凭证的吧?”
  江山斜睨着他。
  苟狂人脸色顿时一红:
  “咳,这个……这不是看见新人加入,太激动了嘛,一不小心就忘了。”
  “呵呵。这么巧啊,我也忘了。”
  江山低头,又钻研起手中的书籍。
  这占星术果然名不虚传,连一本入门书籍都如此艰深。
  哪怕江山聪明绝顶,想要在三个月内依靠自学通过晋升正式弟子的考试,也不是一件易事。
  不过江山可没打算真的在这里耗上三个月。
  他打算抄近道。
  只要快速学会一部分基础的星象知识,江山就会尝试着结合星象知识与治愈师的治疗之力,开发出职业系统中占星术士的最初级治疗技能——【吉星】。
  也即是转职任务要求中的占星魔法之一。
  只要成功转职,他就能够将占星术的种种分支领域化为职业技能,继而用技能提升卷轴迅速提升技能等级,再加上转职后必有的被动技能,他瞬间就能从一介白丁变成占星高手。
  江山一边畅想着自己接下来的道路,一边低头揣摩着手中的书籍。
  苟狂人却有些坐蜡了。
  你这新人,怎么脾气这么臭呢!
  苟狂人还想说点什么,江山却提前竖起手掌:
  “嘘,图书室里请保持安静。”
  顿时把他要说的话全噎回去了。
  苟狂人看看江山手中的《初解》,一咬牙,干脆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刚刚接触占星术,一门公开课都没听过,上来就看书自学,你能坚持多久?
  我等定你了!
  苟狂人是真的想知道江山是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尽管他已经是一阶的占星术士,可在面对【星河幻象】时,仍然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那是在更高阶、更深奥、更严谨的占星术领域面前,自惭形秽的渺小。
  这也很正常,毕竟那是出自行会里最有天分的年轻执事之手,在三阶阵法中也算得上精品,他一个小小的一阶,当然破解不了。
  但今天,他居然发现,一个还在读着《占星术初解》这种基础书籍的萌新,竟然能游刃有余的从一座三阶阵法中脱身!
  是学过阵法,所以触类旁通吗?
  那也不对啊,这可是三阶的阵法,你用二元一次方程怎么触类旁通出泰勒公式?
  苟狂人坐在江山对面,两眼逼视着江山,试图用眼神中的灼热感化他。
  我看你能坚持到几时!
  江山却毫无所觉,仍然沉醉于知识的海洋之中。
  这一看,就看到了晚上。
  图书室、自习区里仍然灯火通明,试学弟子们几乎无人离开,仍在艰苦奋战。
  江山也依然保持着全神贯注的姿态,一副要在这里熬个通宵的样子。
  苟狂人终于坚持不下去了。
  两三个小时啥也不干,就在这里盯着别人,他感觉自己的生命都被浪费了。
  要是把这时间拿来学习,他都把精神食粮读完一遍了!
  苟狂人决定放弃了。
  “哎。”
  他叹了口气,恹恹的起身,打算离开。
  江山却忽然抬起头来:
  “要走了?正好,带我去领腰牌吧。”
  苟狂人瞪大眼睛:
  “你……”
  “你不是想知道我怎么破解那座阵法的吗?带我走完流程就告诉你。”
  苟狂人瞬间心动了:
  “好!”
  两人离开图书室,苟狂人领着江山到大厅,从柜台里翻出一块腰牌,噼里啪啦的将江山的信息输入进去:
  “好了,你再滴一滴血在上面,录入你的生物信息,从此你就是行会的一名试学弟子了。盛惠三十万元。”
  “多少?”
  江山表情变了。
  “三十万啊,怎么了?”
  “怎么这么贵?”
  “这还贵啊,占星术可是预知未来之术,三十万就能学,你赚大发了。”
  苟狂人一脸奇怪。
  “你来行会之前都不查一下行会的基本信息吗?”
  江山默默低头付钱。
  我会告诉你我根本没想过这种事情?
  我甚至到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确定,这种事我会告诉你?
  “对了,行会里有宿舍的吧?我的宿舍在哪里?”
  想到这里,江山赶紧询问。
  苟狂人的眼神更奇怪了:
  “试学弟子哪有宿舍?这么多试学弟子,全安排宿舍,我们正式成员住哪?”
  江山顿时呆住:
  “没有宿舍?”
  那我岂不是要露宿街头了?
  “对啊。不说这个了,你不是说你要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快说快说。”
  苟狂人催促。
  江山无精打采,随口丢下一句:
  “我是建筑师。”
  说罢,就离开了行会。
  赶紧在附近找一找有没有酒店能住一下吧。
  好歹也是堂堂【江山小店】的店主,整个原山城都小有名气的工匠天才,州府之行第一天就睡大街,未免也太掉价了。
  身后,苟狂人一脸的恍然大悟:
  “建筑师?原来如此,果然是有阵法基础的吗……诶?你别走啊,细节你还没说呢,光说个这有什么用啊?”
  苟狂人着急的从柜台后面钻出来,突然,一只大手揽住了他的肩膀,截停了他前冲的步伐。
  “小苟啊,听说你在研究七杀星落入爱情宫该如何解读的问题?”
  大手的主人笑眯眯道,用最委婉的方式说出最残忍的话。
  苟狂人脸色一僵。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小苟啊,你的教材我拜读了,口味有点重,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小苟啊……”
  “小苟啊……”
  苟狂人看着四面八方围拢上来的人群,惨笑一声。
  哈哈,活不下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