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入抗战影视界 > 第092章 护送卢家离开东北

第092章 护送卢家离开东北


  大年二十九。
  卢家,卢老爷子早就以今年卢家回乡下老家过年为由,让家里的女佣和工人放假回家过节,而他则和家里人由司机开着两辆车,带着行李出城了。
  如今的哈尔滨城里因为林若这只蝴蝶的原因,脚盆鸡将目光都锁定在了毛熊国的身上,对卢家的态度放松了许多。何况,出城检查的人就是警察厅里的人,葛明礼这位卢家的老太太的弟弟,他虽然不知道卢老爷子要离开哈尔滨,但是却能在必要的时候给予方便。
  因此卢家这一行人开车出城,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为难。
  也因为林若这只蝴蝶的存在,王一民和关静娴两个人并没有暴露,所以哈尔滨的鬼子并没有对他们发布通缉令,如今王一民就坐在卢家的小轿车的驾驶座前,为卢老爷子开车。
  车子一路往西而去,到了某处松花江河边的滩涂的一个野地码头上,在码头上已经停靠着一艘渔船了。
  卢老爷子和家人从小轿车下来,渔船上就有好几个精壮的汉子,帮着卢老爷子将行李搬上了渔船。
  “一民,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香港吗?”卢老爷子问道。
  王一民说道:“我的战场在哈尔滨,我不能离开我的战场。”
  听到这话,卢姥爷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也很想留在这个战场上,可是我知道我留在这里的话,只会成为你们的累赘。”
  “秋影,你也不和我们一起走吗?”卢夫人问道。她是舍不得和女儿分开的。
  卢守全问道:“姐,你真的要和姐夫一起留下来吗?”
  “我和一民一样,我的战场也是在哈尔滨。”卢秋影对家人说道,“弟弟,爹和娘就交给你照顾了,等将侵略者赶出种花家,我们肯定还会再见面的。”
  比起卢夫人和卢守全的依依不舍,卢老爷子则显得格外的理性,他说道:“一民,秋影我就交给你了。我知道你们是干着为国为民的大事。我也不说什么了,我只希望你们两个人能平平安安。”
  这个时候在船上的林若走了上来,然后说道:“不是我想打扰你们一家子叙旧。只是毛熊国开往香港的货轮,今天下午晚上六点就要开拔了,我必须要五点前将卢老爷子他们送上船。你们如果聊太久的话,可能会耽误时间的。”
  听到这话,王一民说道:“岳父,我会好好待秋影的。”
  王一民的这一声岳父,就是最卢老爷子最好的回答。而卢秋影在旁边也听到了王一民的这一声岳父,她的脸红了。不过她没有说什么。
  她和王一民相处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她的心不知不觉已经被他俘获了。
  卢家三口上了渔船之后,林若就让人乌蓬的帘幔放下,然后说道:“卢老爷子,卢老夫人,你们不用担心。我和我的三个朋友,会全程护送你们到香港,安顿了你们之后,我才离开。不过,香港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如果说整个种花家,未来十几年的时间,最为安全的地方,也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昆明。昆明一年四季如春,你们在昆明在大理那边生活,会安全许多。”
  “你是说,未来香港也会被日本人占领吗?”听到这话,卢老爷子问道。
  林若说道:“鬼子肯定不会放过香港这个亚洲港口的。他们需要入侵东南亚,那么香港就是最重要的海上交通枢纽,它们怎么可能会放过。”
  卢老爷子听到这话,黯然地说道:“我们国家已经羸弱到这样的地步了吗?连一个小小的弹丸岛国都打不过吗?”
  林若听到这话,冷笑地说道:“蒋秃子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就决定了,现下种花家只将目光放在如何消灭异己上。纵观种花家,五千年的历史,多少个朝代都是亡自己人打自己人上面。远的不说,就是明朝,也不是亡在外敌上。”
  卢老爷子听到这话,叹息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东三省,张六子一枪不放,就这样拱手让给了倭国,如果是老张在世的话,肯定要抽死他这个败家子。”
  林若沉默了,他不想再说什么。
  小原大佐等人,发现卢家人不见了,已经迟了,他们想要去接管卢家在东北的工厂的时候,惊愕地发现卢家的工厂已经卖给毛熊国了。
  小原大佐大怒,立即派人去寻找卢家人的下落。可是他们是找不到卢家人的了,因为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卢老爷子这一家子会从水路离开。
  此时此刻,搭载卢老爷子一家的那艘毛熊国的货船他们已经离开了旅顺港了。
  听从林若的安排,卢老爷子一家最终并没有去香港,而是在广州口岸下船,从陆路前往了昆明。
  卢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走南闯北的,在昆明这个地方,他也有几个信得过的朋友,在这几个朋友的帮助下,卢家很顺利地在昆明找到了合适的房子,扎下了根。
  确定了卢家的安全之后,林若就提出告辞了。
  “卢老先生,我们要走了。”林若对卢老爷子说道,“大壮和柱子他们两个人,我就留给你了。有他们两个照顾你们,我也放心。”
  大壮和柱子这两个人是一对兄弟,林若在护送卢老爷子的路上收的两个手下,他们也是贫苦百姓出身的,靠着在街上卖艺赚钱,得罪了当地的一些势力,被抓到警察局里,是林若和三位兄弟路见不平将他们两个人救出来的。这两个人感恩林若的救命之恩,主要也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就跟随林若一同护送卢老爷子了。
  这一路上,林若时不时就观察这两个人的人品,发现这两个人的人品不错,是能够信任的。
  同时,林若也在这一路上时不时锻炼卢守全这位天真的二世祖,让他感受到人间的疾苦,他也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事情都不懂的二世祖。
  这三个月相处时间,这位二世祖就脱胎换骨了一般。
  确定了卢家在昆明能很好的生活下去之后,林若也和他的三个兄弟告辞了。
  从昆明回到东北埌头山军营,已经是1935年6月了。
  此刻的东北局势很是奇怪,毛熊国和脚盆国之间似乎弥漫着一股硝烟的气息,随时都可能开打的迹象,双方随时可能撕破脸。
  本庄繁和玉旨雄一已经被召回本国了,如今倭国派来的是冈村宁次和松井石根这两个鬼子接替了他们的职位。林若知道了之后,心里生出了刺杀这两个人的想法。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刽子手,都是该死的家伙。
  林若是不会忘记南京大屠杀的,这是种花家的痛。最可恨的是鬼子到现在都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罪恶,就像他们不肯承认wei安妇的存在一样。如果他杀了这两个家伙,也许南京大屠杀就不会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