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我掌控了规则 > 第三章这是第几回了?

第三章这是第几回了?


  早饭实也没什东,就是白粥而已,里面稍微有一点肉沫。
  饭钱是唐三彩自己掏的,唐昊负责采购和饭,是显,这家伙肯定赚了自己的黑心钱,不过也就算了,赚的不是黑心,多也就三成而已,还能够受,而且后还是会到唐三彩的手里,也就是个左手倒到右手的。
  对于唐昊,唐三彩的内心还是非复杂的,说实在的,唐昊对自己不错,对于唐三的可怜的童年,唐昊简唐三彩宠到骨头里了。虽现在也没有唐三对比了,是不从什角度来说唐昊算是一个格的父亲。
  当了,这可能和他死了一个孩子有关,也可能和唐三彩长得像他妈妈有关。
  不过唐昊大的缺点就是太懒了,每饭菜弄要喝酒,要就是睡觉。唐三彩算是能够理吧,唐昊的身不是,他的伤势。
  唐三彩能够理,不过人就不一定了。就比如圣魂村的村长老杰克,他就不止一的说教唐昊。三彩多的一个孩子,长得聪可爱不说,还生财有,凭借着酿酒技术,不仅吸引了不少地的商人,而且还以较高的价格收村子里的瓜麦子。
  给村民增了不少收入,作为圣魂村的村长,村子里有钱了,他也能跟着沾。上村子里的男男女女喜欢三彩,作为村长的他也不例。
  可惜啊,还是有糟心,就是唐昊,作为村子里唯一的铁匠,他实在是太懒了,有时候村民找他打农具,他能拖几,要不是在三彩的面子上,早就让这个家伙滚蛋了。可惜啊,三彩这勤劳的孩子怎会有这懒的父亲呢。
  唐昊虽在唐三彩这里比较软,是在地方可一点也不怂,老杰克每说他要唐昊顶,是唐三彩叫老杰克爷爷,唐昊就更不爽了,家伙和自己差不多大,怎就比自己长了一辈呢?
  自家儿子是心头肉,自己不说什,是老杰克在他面倚老卖老,他可不惯着。
  听着两人吵来吵的,唐三彩听烦了,关键两人就吵嘴,也不出干一架,挺糟心的。
  吃完饭的唐三彩出门打理他的生了,现在也没法修炼,何不多赚点钱呢,要,谈女朋友可是费钱的,结婚就更费钱了,自己不多搞点,还能望唐昊嘛。
  今他要收一粮食用来酿酒,他给的价钱比的要高三成,是有一个条,他会标准告诉村民,他需要达到标准的粮食和瓜,未达标准的一概不收,首就要规矩立了。
  不是他不让,对于成的酒来说,粮食瓜的价格能说低廉,是如他一味的让,升米恩斗米仇,人心是不会满足的。
  以他们卖粮食要运到诺丁城,否则来村里的粮食商贩会压他们的价格,现在唐三彩收购,价格还有溢出,留下来的糙米和不的瓜还可以自己吃,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为了维持益链的良发,从一开始唐三彩就找老杰克证,要发现一以充,以后不买他家的东。
  后面的就简单多,要有一个出头鸟,后面的会老实的。不过也不是这里民风淳朴还是老杰克教训过他们,这两三年了,没有一个出头鸟,所以唐三彩收东也心。
  东收完已经不早了,后叫两个人收来的瓜米粮搬到存储的地窖里,现在已经不早了,等唐三彩有时间的时候会来处理掉的。
  这东一开始是村民自发搬运的,唐三彩让他们赚了钱,他们发自内心的高兴,是一方面义务劳动时间长了会产生惰,另一方面他也不缺这点钱,所以他一是有偿劳动。
  从村口收东的地方搬到唐三彩家的地窖,也不是远,唐三彩会给予总计二十个铜魂币,有时候东多还会往上,后面他们怎分唐三彩就不着了。
  这大大激发了村民的积极,农家人,就有一身的力气,而且地方也不是远,多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就能分到六个铜魂币,这等到哪里找?
  地窖大,分为酿酒室和储物室还有一个单独的储存酒的地方,这可是当初唐三彩用自己不容易蒸馏出来的高度酒和唐昊作为交换才搞到的,当初在简陋的环境下他是怎搞出一瓶蒸馏酒的,一心酸泪啊。
  在一切的苦难过了,着储藏室里堆满的粮食,唐三彩大吼一声,这是朕打下的江山。
  当了,现在这里还有人,不至于中二,工钱结算之后几个村民喜滋滋的走了,唐三彩门一关,开始巡视自己的领地。
  酿酒室和储物室,没有什异,是走到储存酒的地方,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子酒味。要,弄的酒密封的,否则酒味会散掉,况下有淡淡的酒香,这种浓浓的酒味会出现在一种况下,就是唐昊又偷喝他的酒了。
  他酒窖安在家里也有一方面的法就是拉上唐昊这个免费劳动力,至于唐昊监守自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推开门,还,少了两坛麦酒而已,虽挑了两坛质不错的,还算是有自之,要是偷的,他可付不起价钱,到时候唐三彩可就生气了。
  巡视一下自己的酒窖,除了少两坛子麦酒之他的没有变化,唐三彩心中稍稍安慰,这可是他的心血啊。。
  下来又到了找唐昊算账的时间了,这种戏码已经习惯了,每个月不来个几,唐三彩要怀疑唐昊是不是个屁了。
  到家门口,唐三彩一脚门踹开,“唐昊,这个月几了?又不是不给喝,给的还少吗,没还偷我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