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我掌控了规则 > 第四章对未来武魂的期望

第四章对未来武魂的期望


  “三彩啊,爸是有苦衷的。”一唯唯诺诺的声音从里屋传来。
  “我不,偷酒给双倍,这钱怎算,个银魂币不过分吧?”唐三彩双手抱胸,一副着办的样子。
  “三彩啊,是爸爸疼爱的儿子,爸爸养大,当初还小,我一点点的喂,生怕磕着碰着这些年我是既当爹又当妈,希望给一个完整的童年……”唐昊开始碎碎念,难硬钢皇的昊斗罗有着这样的柔。
  唐三彩不为所动,这种招已经用烂了,他就这静静的着唐昊演,等唐昊演完之后才慢慢说:“在是我老爸的份上,给个八折,三十二个铜魂币不能少了,这几努力一下应该没问,不要给我找借口,我的借口肯定比的像借口。要是不肯给以后就不要喝我的酒。”
  唐昊到儿子让步了,赶紧见好就,这招一开始用的时候把唐三彩骗得稀里哗啦的,是后来就不行了,今能谈下来分之二十已经了不得了,估计儿子今心不错吧。
  “这样吧,同我换个名字,酒钱全免,酒窖里的酒随便喝。”唐三彩双手抱胸,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对着唐昊说。
  这不是唐三彩一说了,是刚刚唐昊还一脸献媚的样子,是听到唐三彩说这个话的时候顿时就不吱声了。
  唐三彩都绝望了,至于嘛,换个名字就这难嘛,和唐昊说这个他就装哑巴,这个鬼名字有殊的含义吗?他的不。
  是唐昊不同,他也不会私自,唐昊还有他的母亲阿银赋予了他生,一个名字而已,虽自己不喜欢,是唐昊不同的话他也不会的。
  对于唐昊这个死样子让他也挺无奈的,堂堂一个昊斗罗,竟沦落到这种地步,可怜可悲可叹。
  对于这个老父亲唐三彩是的没话说,他对唐三彩是的好,将自己对妻子,对另一个死去孩子的关爱都给了他,是对于自己就比较随了,现在还能多少年就不好说了。
  唐昊也就十多岁,是起来跟十岁一样,着也挺叫人心酸的。
  唐三彩也没办法,老父亲都这样了,他能怎办呢?径走院子,里有一个自己的摇椅,唐三彩完没就喜欢躺在院子里,是晚上的蚊虫有点多。
  他也没娱乐设施,就挺无聊的。今唐三彩刚躺下,还没闭上眼呢,就见到唐昊有些扭捏的走了出来,来到唐三彩旁边:“三彩啊,有没有过跟爸爸学铁呀?”
  唐三彩睁了一眼睛了唐昊:“怎的,铁匠铺子不干啦,传给我?”
  “也不是,就是觉得也得一些谋生的手段,如爸爸不在了,也能照顾好自己。”这个借口有些拙劣,唐三彩猜测应该是自己乱披风锤法,是吧,他不当一个铁匠。
  唐三彩翻了个白眼,“我卖一坛子酒够一个月的铁了,望我早就饿死了。”
  唐昊挠了挠后脑勺,“好吧,如三彩学来找我。”
  唐三彩叹了一口气,对这老父亲,他的是操碎了心。
  躺在摇椅上,着自己的武魂,自己马上也要岁了,也不自己会觉醒武魂,如按照唐三的剧本,自己的武魂应该是昊锤和蓝银草,是吧,自己毕竟不是唐三,也有可能有所变化,所以对自己的武魂还是有所待的。
  武魂是一个神奇的东,斗罗大陆的人都有,不过有好有坏就是了,如自己的觉醒昊锤和蓝银草,自己还的得走唐三的老去拜师大师了。
  是唐三彩不喜欢大师这个人,老渣男了,对着比比东骗财又骗色,关键还无,唐三灭杀比比东,他有为过一吗?自私又自,无又无,如有选择唐三彩不和他有何的联。
  是如自己的觉醒了唐三的武魂,自己也没办法,昊锤用不了,太拉仇恨,后蓝银草没净化也挺废的,也能跟着玉小刚混了,希望过些觉醒一个好武魂吧。
  他都不奢双生武魂了,来个好的就行了,他了唐三到后一个神都没混上,就搞笑了。
  如这样他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就算抱唐三的大腿他也能混一个神,如了唐三连神都混不上还干?
  算了,这些也没用,这几杰克村长应该就会来这里,自己这乖巧,如他把自己忘了就有点说不过来了。
  唐三彩悠哉悠哉的晃着躺椅,这个是他满的作了,这几年他又不和小屁孩玩,加上没干,本上这些年都是这个摇椅在陪着他。
  太阳逐渐移,气越来越热,他也顶不住这大的太阳。
  到屋里,唐昊也开始了他一的工作,叮叮当当的,的都是些普的农,唐昊也不是认,三下除二就决了,唐三彩好像感兴趣的样子,来到唐三彩面,给他示了一下肌肉:“怎样,和爸学铁吗?”
  “滚。”
  “好嘞。”
  唐三彩不唐昊怎了,非要他铁,就自己这小细胳膊小细腿的,能不能抡起锤子还不好说呢,还铁?到时候锤子砸死就不好了。
  下午比较热,唐三彩喜欢到他的酒窖里工作,里不热,而且也不至于无聊。
  把自己购来的瓜到大缸里,后入自己的制酒曲,随后把罐子密封好。
  这边是刚封罐的,后面还有不少空罐子,这边本都是唐三彩一个人干,算是锻炼身体了,虽不会武功,是也是有一股子力气的。。
  封几个罐子之后,唐三彩来到藏酒的地方,开一个小罐子,里面顿时飘出浓浓的香味,唐三彩喝了一小杯,露出了沉醉的神色,后把罐子封号。
  喝完有点醉醺醺的,要睡觉了,这身酒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