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我掌控了规则 > 第十章简单的爱

第十章简单的爱


  “三彩啊,的成为魂师吗?”突然间唐昊也有些感慨,儿子的武魂确实大,是因为自己,他也将背负许多。
  “为不呢?”唐三彩白了自己老爸一眼,这叫话,现在孩子的头都快露出来了,问我孩子生不生?
  “三彩了,成为魂师就要背负许多的责,也猜出来了,爸爸不简单,一旦选择成为魂师,就要承担爸爸留下的一些罪孽。”唐昊的语气有些沉,静静的着唐三彩,儿子确实优秀,这让他头疼,武魂殿实在是太大了,他不让儿子承担这沉的压力,健健康康的成长就可以了。
  “这不是废话嘛,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能退缩不成?”唐三彩觉得他老爸全是在说废话,劳资好不容易天胡开局,问我要不要胡?这不是废话嘛?
  “那一定要好好护自己,幸好没有觉醒锤子,虽然不是双生武魂,是那个雷电还是能不用就不用吧,免得徒生事端。”唐昊郑的说,毕竟双生武魂不多,三彩已经藏拙,那就继续藏下去吧,要,不够优秀的人才能的长久,的自在。
  “啦啦,我比懂事,让我少操点心我就谢天谢地了,还有就是我应该十级了,不得去帮我弄一个魂环?”唐三彩对他是越来越无语了,是不是装猪装习惯了,把自己当成猪了?
  “咳,三彩不是去上学去了嘛,到时候叫们老师帮就是了。”话是这说,是唐昊越说越没底气。
  “确定?”唐三彩似笑非笑的着唐昊,怎感觉他和老杰克厮混,脑子混出问来了呢?
  “咳,爸爸是一个普的铁匠,那些凶恶的魂兽,爸爸也……”
  唐三彩也不说话,就这静静的着自己老爸,着他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自己已经快不了了,要是他说下去,不要怪他大义灭亲。
  “那啥,爸爸天带去获魂环。”唐昊盯得头皮发麻,如自己不说点人话,估计自己就要大义灭亲了。
  “总算是说了点人话了,要是扯扯下午,我都在考虑要不要大义灭亲了,瞧瞧说的那叫人话?还一个普的铁匠,冲破我的规则束缚,阻碍都不带有的,告诉我是一个普人?是不是跟我扯淡?”唐三彩不了自己老爸了,至于吗,天天搞成这个样子,对儿子还藏着掖着的。
  “呐,呐”
  唐昊也说不出话来,儿子说的好像也没问,怎感觉他是爹我是儿子呢?
  唐三彩也不自己老爹了,刚刚为了给唐昊演示,充能全部耗干了,水晶已经变成了灰色,而且这本书还有多地方没有研究透,还是得好好研究一下。
  唐昊到自己儿子不理自己,也就去饭去了,马上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等儿子上学,估计也没时间给他饭了,一时间还有些舍不得呢。
  没有已经变得有些自怨自艾的唐昊,他觉得这本书的有,而且那个雷电之力也有多可以研究的地方,生一下子变得有趣起来,然,来到斗罗大陆,不搞一个武魂研究一下,那生还有乐趣?
  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唐三彩就叫起来了,今天太阳边出来啦,唐昊怎起的这早?
  昨天唐三彩研究了一天的武魂,发现自己的书不止于,如对方偏离自己的规则,越离谱到的噬越,当然,这得在自己模糊惩罚的况下。
  比如自己昨天的“到伤害”,这个惩罚就模糊,唐昊的手破了也叫伤,头掉了也叫伤,所以这是模糊的惩罚。
  而如自己设置固定的惩罚,比如说话就会手脚麻痹,对于弱于自己的,就会分不折扣,是大的那就作用减轻甚至不起作用。
  似好像废的样子,是其实不是,他都可以影响封号斗罗,要,他才十级,还没有魂环的加持,等他起来了那还了得?
  走到哪来一句对我有敌裸奔之,谁敢来搞自己,就问丢不丢人。
  而且自己可以一维持,当然,现在不行,等以后魂力够了,谁嚣张,要靠近我就进入我的领域,这还怎?
  还有一点就是他发现自己存了一天一夜的能量,还是能存进去,所以自己可以一苟下去,迟早可以秒杀封号斗罗,咱可是规则抹杀,要能量够,神能不能行那就不了。
  “三彩,快起来了,今天不是说要去获魂环吗?”唐昊拍了拍熟睡的唐三彩,发现儿子不生气的时候也挺呆萌的,像阿银。
  唐三彩头上的呆毛竖了起来,他刚刚睡下没多久,所以这个干嘛呀,这才几点啊。
  “干嘛,这才几点啊,我好困啊,让我睡会。”说头一倒,又睡下了。
  唐昊有些无奈,又叫了儿子两声,结还是没有应,没有办法,后唐昊抱着唐三彩就出发了,早一点出门,争一天来,消失太久也不好。
  等太阳高照,三彩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周围的树在飞快的后退,脑子有点应不过来,他不是在睡觉吗?这个是干啥?
  “儿子醒啦,眯一会,爸爸马上带到地方了。”唐昊大声说,还给三彩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唐三彩没有闹腾,这一上一下的,掉下去怎办,而且好像记得今天是要去获魂环来着,所以这是去往星斗大森林吗?
  没过一会,唐三彩终于双脚落地,长时间的奔腾让他空空的胃有些不舒服。
  “三彩啊,不是要获魂环嘛,这里魂兽多,要啥就和爸说,爸给弄来。”出了村子的唐昊仿佛换了一个人,充满了自信,仿佛那个村子是封印他的地方,一旦出去,就恢复了本我。。
  到唐昊自信的样子,三彩笑了,这才是当初一人抵挡武魂殿四大斗罗的唐昊,这才是自己的父亲,他忘记自己的身份太久了。
  为了三彩,他甘愿窝在一个小村子里,当一个铁匠,他也认为自己就是一个铁匠,一个渴望儿子健康成长的普铁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