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游戏世界与现实互通了 > 第七章 鲜血活祭

第七章 鲜血活祭


  介绍完之后,陈强才知道这几人都是被一只狗头人队伍袭击了。
  本来以西焱三人的实力,对付一只普通的狗头人小队,还是绰绰有余的,偏偏这一只狗头人小队诞生了狗头人法师,最终三人被擒。
  几人坐在一起开始商议逃离的办法。
  “一般来说狗头人都是以村落聚集,一般一个村的规模大概100只,这个狗头人村落比较强大,人口比较多大概有200其中老弱病残大概要占三分之二,也就是说青壮年战斗力也就是60只左右。”西焱很博学,开始向陈强和阿塔介绍狗头人的情况。
  “而这60只当中,不超过4只能够进化成魔物,而且等级也不会太高,最多也就是青铜。”
  “所以总结一下,就是说我们会面对五只左右的青铜狗头人战士,而最为关键的是狗头人法师,狗头人法师按照我的估计应该是白银法师,甚至是一个拥有强力天赋的白银狗头人法师,这个才是最危险的。”
  “顺便说一下我西焱是青铜火焰法师,洛克和铁山都是青铜骑士。你们两个我估计都是普通人,所以我们要胜利就要布置非常详细的计划,还要非常的小心。”
  陈强和另一个青年阿塔,也不懂什么是法师骑士的,反正西焱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就在几人商议的时候,洛克突然说了一句
  “他们来了。”
  “谁来了?”陈强莫名其妙。
  可是没过多久陈强就知道谁来了,一阵厚重的脚步声来了,陈强知道只那两个狗头人来了。
  随着脚步的靠近,洛克和铁山此刻早已站在了洞口的两侧,只待两个狗头人进来就可以给予致命一击。
  随着脚步的临近,陈强的心跳加速。
  只是一瞬间洛克和铁山就将长剑刺入了两个狗头人的咽喉,狗头人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陈强第一次领略冷兵器世界的战斗,快狠准。
  杀了两个狗头人之后,洛克和铁山在前面开路,剩下的紧随其后。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几人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潜行,可是一路上连一个狗头人都没有出现,这是非常奇怪的现象。
  而且整个洞穴都是非常的安静,一行人走了一小段时间才听到了细微的声音。
  不过此刻众人已经看见了微弱的光线,显然洞口就在眼前。
  “陈强你和阿塔先出去吧,前面就是出口了。”西焱指着光线的方向对着陈强和阿特说到。
  “那你们呢。”
  “我们打算去消灭这个狗头人村落,否则的话附近的人类都会遭殃的。”
  “那我也去。”陈强本想离开,可是阿塔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也要去。
  见大家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毕竟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阿特还是坚定的说到。
  “我也要去,我父亲就是被他们杀害的,我要去报仇。”
  “那好,你也一起。”
  最后众人都看向了陈强,陈强也不好一个人走,也跟着一块去了。
  还好洛克和铁山开路,一行人就这样到了声音来源的地方。
  真是一个神秘的地方,这是一个地底的祭祀广场。
  广场不算太大,陈青青估计也就四五百平米的样子。
  广场四面都是墙壁,而陈强他们就是在墙壁上的一个洞口,向下俯瞰整个广场。
  此刻广场上塞满了狗头人,这就不怪为什么一路上都碰不到狗头人,原来狗头人全部集中到这里来了。
  再看广场中央,广场中央有六个刻满了神奇符文的柱子围绕成一个六芒星的形状。
  此时六个神奇的柱子都闪烁着血色的红光,看起来邪恶异常。
  最诡异的是六个柱子的中间是一个血池,一个鲜血充盈的池子,不时有森森白骨在血池中若隐若现。
  而此刻所有的狗头人都跪在地上,低着头,像是虔诚的祷告。
  如果不是广场充斥着血腥味和诡异的红光,这里的圣洁度,比之教堂也不差。
  在整个广场只有一个狗头人还站着,这个狗头人并没有其他的狗头人高大,可是给人的压迫感却是最大的。
  狗头人穿着一身法师长袍,手上拿着一本魔法书,此刻狗头人双眼泛着红光,身上也不时有红光闪现,一个个红色的光电围绕着狗肉人旋转。
  陈强心想这就是西焱所说的狗头人法师吧。
  狗头人法师打开了魔法书,对着祭坛吐着各种音符,它每吐出一个音符,祭坛柱子上的光芒就更加深一分。
  接着狗头人法师,大手一挥,几个狗头人压着几个人类走向了祭坛。
  “鲜血活祭。”西焱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鲜血活祭,那是什么?”陈强本着不懂就问的想法。
  “鲜血活祭,是一种邪恶的祭献方法,是将各种鲜活的生命,祭献给邪恶的魔神,从而获得魔神的奖赏。”
  西焱顿了顿又指着祭坛中的血池说到:“你看那个血池,就是祭献通道,只要将生物丢入血池立马会化作一摊血水,据说血魔神德古拉最爱的就是血水,这很有可能是血魔神德古拉的祭献仪式。”
  “那那几个人岂不是危险了,既然本就要消灭狗头人,我们是不是去把那几个人救下来?”
  陈强提议到。
  “不可,这是魔神的祭献,是魔神的进食时间,要是被打搅的话,会遭到魔神的诅咒。”
  西焱拒绝了陈强的提议,在他看来得罪一位魔神是非常不明智的。
  而且看这个祭坛魔纹柱的魔纹数,显然这个一个精心计划了很长时间的祭祀。
  要是打搅了魔神的用餐时间,估计魔神愤怒降下的诅咒可以直接将众人化成一摊血水。
  “那我们岂不是不能动手?”
  “起码要等到祭祀完成。”
  讲话间那人已经被推入了血池当中,惨叫声传遍了整个广场,陈强感脚下有些湿润,低头一看只见阿特裤裆都湿了,他被吓尿了。
  陈强无语这素质也太差了,就这还争着吵着要来,这不是找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