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游戏世界与现实互通了 > 第八章 火烧狗头人祭坛

第八章 火烧狗头人祭坛


  “走啦。”众人观察了一会儿,西焱突然开口说道。
  “不去干他们了吗?”陈强有些不解的问道。
  “战斗力不足,他们全在这估计是打不赢的。”西焱有些无奈的说到。
  不是他不想上,实在是实力悬殊。
  他自己的战斗力最多能与狗头人法师打个平手而已,而且是生死未知的那种。
  再看下面那超过200的狗头人,西焱实在是想不出胜利的机会在哪。
  不过陈强看了看祭坛周围的环境发现,整个广场非常的封闭,要是用火攻的话,完全就没有办法逃脱。
  想到这里陈强将汽油拿出来,向西焱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你是说这种水能够燃烧?”西焱有些不敢相信的指着汽油说到。
  “是的,只要一点点火苗就能燃起熊熊大火。”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可以试试。”西焱说完看向了洛克和铁山,因为是要冒风险的所以他要获得两位骑士的支持。
  见两位骑士点头,西焱痛快地决定干一票。
  “好,那我们干了,不过要等祭祀结束之后再动手。”
  “好”几人商量好等祭献结束,在用火攻,不过火攻的话得需要将汽油洒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陈强早已将汽油用矿泉水瓶分装好,这有点类似电视上经常看到的燃烧瓶。
  而布置燃烧瓶的任务就交给了,洛克和铁山来布置,他俩武力最高,要是被狗头人发现了,也是有机会逃跑的。
  广场之中的狗头人一个个都低着头,非常的虔诚。
  也幸好是这样,再加上昏暗的灯光,整个狗头人村落,都没有发现有两个夺命的杀手,正在给他们安排收命的汽油。
  整个过程非常的顺利,三百多平米的地方被安排了100多个燃烧瓶。
  接下来就是等待,等待并没有多久,整个空间内的空气都发生了凝固。
  众人都感觉到这一刻重力都变得更加厚重了,陈强更是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幸好洛克早有准备,扶了陈强一把,不过阿特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个血色的虚影出现在祭坛的上方。
  接着一个充满威严而邪恶的声音,穿透了层层空间直接进入了众人的灵魂。
  “这是灵魂之声,直接在灵魂中读取的声音,不必害怕。”西焱很博学,向陈强解释了这种声音。
  “是谁在向吾祈祷。”
  “是我,伟大的血腥之神,您最虔诚的信徒。”
  “恩~,这是什么味道,如此的香甜,是血肉。是你祭献的?”
  “是的,伟大血腥之神。”
  血色虚影发出“喺”的声音,血池当中的血肉,化作一道血柱向血色虚影飞去,就像是拿着吸管在吸饮料的感觉。
  一池的血水在血色虚影的血盆大口之下,没多久就被吃完了,只留下血池内的森森白骨。
  “嗝”
  血色虚影发出一种意犹未尽的打嗝声。
  “真不错,新鲜的血肉,我的信徒,接受你的奖赏吧。”
  血色虚影说完整个影子都消失了,天空中只剩下一个发光的光团。
  光团散发出迷人的色泽,陈强一时看入迷了。
  “开始行动。”西焱的声音将陈强从幻想中唤醒。
  西焱率先发难,一个硕大的火球在他的手上凝集,接着西焱控制着火球向天空飞去。
  巨大的火球瞬间照亮了整个广场,让原本昏暗的广场变得明亮。
  可是这个明亮的光芒却是夺命的光芒。
  火球之下的狗头人,惊恐的夺命逃窜,而此刻本被血色虚影留下的奖励吸引的狗头人法师也发现了危机的降临,不过它也算是见过生死的。
  一点也不慌张,手中的魔法书一挥,一个蓝色的屏障出现在他的周围。
  这边西焱大手一挥,巨大的火球分裂成无数的小火球,向整个广场空间飞散。
  飞散的火球撞向了,狗头人法师的蓝色护盾。狗头人法师发出不屑的怪叫,在他看来这种程度的小火球根本就不能伤他分毫,如果是刚才那个大火球的话,他还是得小心处理。
  可是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错的离谱,小火球是没对他造成伤害,可是细小的火焰落在地上,却不知为何瞬间燃气了熊熊烈焰,这难道是新式改良的魔法?
  狗头人法师一脸的问号。
  而陈强几人也没有闲着,陈强掏出燃烧瓶,点燃然后狠狠地向广场之中扔过去。
  阿特,洛克和铁山也学着陈强的样子,将点燃的燃烧瓶向广场之中扔过去。
  一时间整个广场变成了火焰的海洋。
  惨叫声和呼救声不绝于耳,陈强看着下面自己缔造的修罗炼狱,有些不忍,可是想想狗头人对人类的恶心,他又瞬间释怀。
  洛克似乎看出了陈强的不适,用他那厚重的手掌拍了拍陈强的肩膀。
  陈强看了看洛克,没想到这个满脸胡茬的壮汉,还挺温柔的。
  不过陈强看了看旁边一直再吐的阿特,瞬间感觉自己素质还是比较高的,起码没吐。
  扔完之后一个燃烧瓶,此刻的广场之中已是浓烟密布,烈火熊熊,陈强可不相信还有什么生物能在如此大火之下幸免。
  不知道过了多久,惨叫声渐渐的消失,似乎已经没有狗头人在挣扎了,陈强猜测应该是都已经玩完了,所以也就发不出声音了。
  不过此时陈强他们也没办法下去,烟雾实在是太浓郁了,幸好他们在通风口,否则的话,都会被熏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下面的烟雾终于散去了了,陈强看见下面到处都是烧焦的尸体,一股股烤肉的味道飘了过来。
  让人意外的是居然还有一个狗头人没有倒下,那个没有倒下的狗头人就是那个狗头人法师,他依旧站立在那,只是身上已经被烧的面目恐怖了,一副随时要到下的样子。
  看到此情此景陈强不得不感叹法师的强大,在如此密闭的空间内,居然没有被烧焦,实在是强大。
  最让陈强意外的是那个血色虚影留下的光团居然也没有消失,依然在祭坛中央闪烁着诱人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