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开局孵化青龙,居然绑定气运 > 第二十八章 夜间惊梦

第二十八章 夜间惊梦


  “师兄怎么不在道观里?”苏沐雨好不容易从震撼之中过神来,又四处找寻了一番,却发现不见苏的身,奇奇怪怪的盯着眼前的玉虚天尊像。
  玉虚观那么大一点地方,苏沐雨是跟苏从小玩到大的,就连门口的那一颗老银杏树幼时他们也曾经爬上去嬉戏。
  “。。这大姐?你是在找苏道长吗?”谭白云看着苏沐雨探头探脑的样子,嘴角稍微有些抽搐,忍不住的出声问道。
  “是啊!你道我师兄在哪里?”苏沐雨的表情转变,诧异的看着谭白云。
  他和白长苏对视一眼,怎么感觉眼前这个妹子脑子似乎有点不太够用的样子。
  “地球人都道了吧。”
  白长苏这时抱着一个茶碗,微微民乐几口,也开口道。
  “不说一亿人都道,但是异战场的事情也起码有八十亿的人道吧?”
  苏沐雨沉默了,合着自己是那个不正的人啊。
  “是啊,作为州的人,我们州国的选手苏,也在十亿州人民心中有了很高的度。”
  听着二人你搭我答的对话,苏沐雨这恍惚之间似乎想起来有个异战场的事情,只不过一直没有注意到选手是谁。
  “的是我师哥?”苏沐雨是愣了愣,随后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吓死我了,之前我以为要毁灭了呢,还准备师哥给我传授一点趋吉避凶的能力,生怕我们州选中的是哪个菜狗选手。”
  苏沐雨露出小虎牙笑了笑,不过却有几分阴险,二人只觉得顿时间遍体生寒。
  “既然我们州的选手是我师哥,那么就全不用担心啦,其他国的选手可就要倒霉喽。”苏沐雨想起自己师兄的性格,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仿佛一个小恶魔。
  在的心中,苏除了害怕蛇之外,就是一个无敌的存在,万能的人。
  “能在十亿人当中选中师哥,是幸运啊。”
  苏沐雨忍不住感叹道,这几乎不可以毫厘计的概率都他们碰上了,这是何等的好运啊。
  “是啊,能够选中苏道长的是州的运气。”谭白云也忍不住的感叹道,仅仅三四天左右的时间,而还大部分的在休息之中度过,他就到了无数国家都无法到的事。
  在全各国的选手击杀一只C-级凶兽还无比困难,甚至的会为此丧命,而他斩杀众多B级怪兽,还击杀了D区霸主凶兽死亡蠕虫,第一个成功到达镇守国门,获得无数淡水资源以森资源,还有铁矿,银背巨蟒的尸体,以艾滋病效药,等等为国家带来的利益是不可计数的。
  听着谭白云如数家珍一般的说出苏过的那些震撼人心的大事。
  苏沐雨终是女孩子,脸皮薄,仿佛是在夸一般,饶是大大咧咧的此刻也有些脸红,又半是兴奋,搞得脸上红扑扑的。
  片刻之后,苏沐雨总是平复好了心情,左右看了看,似是松的说道。
  “想不到我们的玉虚天尊像现在变得这么惟妙惟肖,神异非,以后出门在道门面前倍有面子啊。”
  听着苏沐雨那明显是在舒缓着情绪的话语,但是谭白云此刻却瞪大了眼珠子。
  “你说这是么?玉虚天尊像?”
  “好家伙,原来这个就是玉虚天尊像。”
  谭白云此刻有些着魔了,他原本见到这神像,虽然震撼,但也只是以为是某尊大神的雕塑,但是现在听到这居然就是州几大国运之宝其中之一的玉虚天尊像,他此刻是的震撼的说不出话了。
  这也太疯狂了吧,莫说是有面子,如的有心,仅凭那尊玉虚天尊像,便说是玄门正宗,道门魁首也没有人敢反对。
  么,你有异议?那么拿出一尊州气运至宝级,跟万里长城一个级的神像来,这还不足以说明吗?
  还有青龙,传说之中修仙的瑞兽,能够佑一方风调雨顺,净化诛灭间一切邪祟的青龙,对了,苏道长养的条青龙呢?
  谭白云忽然想起来,他刚开始来这里的目的可是为了这救头青龙啊。
  想了想他就要跟苏沐雨说起这事,但是张了张嘴,又犹豫了。
  看苏沐雨的样子明显是不道这事,除了本身十分的有本事,对于各种秘闻甚至还没有自己楚,就连都不道青龙的事情,看来自己的是无缘吧。
  嗯,决定了,待会就去后山多摘几片叶子,毕竟在直播里看见足足有几上千片呢,也不么。
  “我的姨妈啊,到底是师兄去杀人火了还是老头子的遗产太丰富了。”苏沐雨都惊呆了,虽然说道仅凭玉虚天尊像上面露出来的道韵,太行山千里之中便无物可比,但是的要跟传国玉玺,万里长城,王勾践剑,四方羊尊,大禹水玉等等传至宝相比,还是没有想过的。
  这时忍不住的细细感了起来刚手上摸到的触感,这四舍入之下苏沐雨不也是碰过传国玉玺的女人?
  决定下来半个月不洗手了。
  “你感觉到了吗?我感觉到了有一丝丝的呼应。”苏沐雨的眼神变得有些深邃,仿佛的在跟某种东。
  白长苏看着谭白云和苏沐雨二人的傻样,几试着感也无,于是摇了摇谭白云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的说道。
  “诶,你差不多就行了,呼应上了?”
  “哎呀,我这都差不多呼应上了,你瞎搞么呢。”谭白云对着白长苏一阵的埋怨。
  “啧啧,不得了啊。”
  看了一下还沉浸在里面的二人,白长苏有些无语,捧着茶杯缓缓的走到外面,将茶杯里的水一饮而尽之后在一边,随后走到了院外解开裤子,开始方便了起来。
  “嘶,舒服。”刚爬上山的二人自然是口干舌燥,喉咙都要冒烟了,但是随后苏沐雨上山之后发现道观里的水缸居然是新满的,也不由的感叹二人运气好,原本还使唤二人去挑水呢。
  痛饮一番之后,他们只觉得泉水冽甘醇无比,一阵心旷神怡,仿佛身体上的疲劳都一扫而了,而代之的是一种轻松感。
  他们怎么道,那口泉水本来就很不一般,而青龙们又多在那里嬉戏排泄,于是有这种功效。。
  在白长苏一阵舒爽畅快淋漓的激射之中,就快到最后那一哆嗦的环节,他好巧不巧的睁开眼睛,而胯下却突兀的出现了一个歪着脖子官扭曲的脑袋。
  “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