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忽见师父旧迹

第三百八十二章 忽见师父旧迹

        “癸圈三百八十号,解元且往里走。”
  
          宋穆刚刚被完完全全的搜了一遍身,此刻刚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从那旁边的大箱子之中抽出一块木牌。
  
          那登记的军尉接过报出了考舍位置,再将这木牌连同宋穆文位腰牌一同递了回来。
  
          听到这个号码的宋穆顿时觉得有些不妙,这个位置,当时最后一圈了。
  
          宋穆伸手接过东西,拱了拱手,便带着这些东西快步往贡院里去。
  
          再次跨过了两道院门,期间见到无数兵士与小吏在其中集结,宋穆终于看到了高墙之中,那个令人神往的贡院考场。
  
          此处考场的面积与宋穆乡试的豫章考院比较要大上不少。
  
          虽是十二圈考舍朝着中心围聚,但是粗略看去,甚至有近万座考舍。
  
          考舍都是砖瓦结构,看起来不大,占地四五个平方,样式要比之院试、乡试的精致了一些。
  
          而考场地上铺设的都是大块的正方形青砖,同样是以环形朝着中间铺就,在青砖与考舍的尽头,是一座占地近一亩的高大祭台。
  
          此座祭台,算上底座足足有六层,每一层都有两米左右,圆形柱状结构,每一层的墙壁上都雕刻着云纹,两座雕像东西拱立,更显威严。
  
          只是从这远处看去,便有一种威严庄重的感觉扑面而来。
  
          宋穆又往前一些,见得其中各层似乎都有一些凸出的特殊设计,想来当是放置文星的地方。
  
          六层区域,将放置足足十三颗文星,到时文章引动,将是真正的光芒万丈,目不暇接。
  
          不少刚刚迈步进入这里的举子都同宋穆一般抬头往着那祭台看去,见着那庞大的祭台,皆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几声惊呼,脸上多有动容。
  
          宋穆回过神来,提着自己手上的东西,微微抿嘴,迈步寻找自己的考舍。
  
          癸圈就在最外层,当宋穆花了一点功夫找到了这三百八十号的时候,宋穆的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几分。
  
          因为这考舍位置,竟然离这考场上的茅房不过数米。
  
          自己这个位置虽然还不是最近的,但也足够配得上粪号这个称呼了。
  
          九日考试,举子都只能在这考场中的考舍和茅房两个位置偶尔走动,考场四角都设有茅房,但是五千多考生的规模……
  
          宋穆已经能够想到过几日后,那茅房里的味道了。
  
          只希望这冬日,会稍稍好些。
  
          宋穆带着东西进了那属于自己的考舍。
  
          贡院之中的考舍建造的都颇为精妙完善,期间似乎还有人仔细打扫过,宋穆将东西放下,也是立刻撸起袖子,拿着被兵士锯成瓢的葫芦打了些水来,再将这里面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番。
  
          然后再在头顶的瓦片栋梁之上铺好油布,再留出一些遮挡外面的帘子。
  
          将坐板与桌板都仔细清理了一遍,宋穆便将自己的东西仔细的往里面摆放去。
  
          考试开始后,这考房外是有一道窄门要被锁住,除了出恭,其他时候如何都不能出这考舍。
  
          所以在这四五个平方的考舍里,宋穆要好好计划一番。
  
          就在宋穆仔细整理着其中的东西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得外面传来一声哀嚎。
  
          “竟然又是粪号,我怎么连着院试乡试会试,都这么倒霉!”
  
          这声音顿时传开,周围的几个学子都往着那边看去,宋穆也出来见得是个穿着富贵的胖公子,此刻脚下正放着一个绸缎包袱,捏着鼻子看着面前的情况。
  
          见到宋穆等一众学子看过来,对方还朝着众人拱手,有些难堪的说道。
  
          “劳驾诸位,你们可带了什么打扫的工具,我这就顾着揣些吃食衣物,没想到竟又分到了这粪号的位置。”
  
          此人忧心忡忡的说着,离其最近的宋穆当下便笑着走了过去,将自己打扫的几样工具递了过去。
  
          “这位兄台若是不嫌弃,便用在下这些东西吧。”
  
          那人听得,当下连忙朝着宋穆拱手,还不忘礼貌的问上宋穆一句。
  
          “多谢,在下太学万再丰,不知阁下是?”
  
          “在下江南西道吉州府宋穆。”
  
          宋穆笑着说着,这万再丰的神情也显得十分的无奈,苦笑着说了一声。
  
          “看来兄台与我一样不走运,都抽到了这粪号……”
  
          但是下一刻他却是神色一变,然后看着宋穆惊呼了一声。
  
          “宋穆?你是江南西道的宋解元?”
  
          这么一说,周围的人此刻都将目光看了过来,不少人都连忙朝着宋穆拱手,宋穆也连忙拱手示意。
  
          “我在长安这么久,可都未曾见到过宋解元,却没想到宋解元的考舍就在我身侧。”
  
          “哈哈,既然是解元在侧,想来到时候文力涌动汇聚,我等也肯定能沾光了。”
  
          “就是粪号,也无所谓了。”
  
          此刻那些学子的心情都平复了不少,只有那万再丰还有些愁眉苦脸,喃喃说道。
  
          “粪号的日子可没你们想的那么好过,而且这里离文星那么远……”
  
          宋穆听得这话也是微微扭头,万再丰连忙闭嘴,嘿嘿笑了一声,竟忽的想起什么,从包袱里掏出一截短短的木头,递给了宋穆。
  
          “宋解元,这当是我万某的谢礼,到时候若是闻着臭味了,就用小刀刮下一些粉末来,点燃之后,能管上三炷香的时间不臭。”
  
          “这是顶级沉香木,我好歹还算做了个万全之策。”
  
          这万再丰拍着胸脯保证着,宋穆听得也是诧然,感情这位万兄,坐在粪号边还考出经验来了。
  
          这东西或许有用,宋穆当下也不推辞,朝着对方拱手。
  
          “那就多谢万兄了。”
  
          宋穆道谢一声,当下便拱手准备回去继续收拾自己的考舍。
  
          而就在这时候,宋穆的目光不经意瞥到了对方考舍墙壁上的一行小字。
  
          那是位于这考舍中间位置的一块砖块上,似乎是雕刻的一行小字。
  
          “今日写文畅快至极,我皇甫风明明日必登科!”
  
          宋穆当下仔细一看,猛然一惊。
  
          因为这位置,竟然是当初陶风明所在的考舍位置。
  
          一句尽显张狂的句子,顿时让宋穆有些恍然,仿佛穿过几十年的岁月,看到了陶风明年轻的时候,在这里奋笔疾书,功成名就。
  
          那时候的陶风明,也是二十岁与会试,一举及第,成了这文朝的一个传奇。
  
          今日,同是二十岁的自己,也随着师父的脚步,踏进这考场,书写自己的未来。
  
          一时间宋穆多有感慨,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抬头朝着考场外的天空看去,想着那个方向,此刻的陶风明,或许也正看向此处。
  
          万再丰见得宋穆突然慨然万分的表情和握紧的拳头,还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话,却见得宋穆此刻对着自己拱了拱手,沉声说道。
  
          “万兄,正所谓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今日,且共勉一同及第了。”
  
          万再丰听得宋穆这般严肃的说道,当下也是点头拱手,目光看着宋穆转身的背影,却也是闪烁了几分。
  
          “这宋解元,为人倒是颇为和蔼。”
  
          一个小风波过后,宋穆倒也马上从那思绪之中挣脱出来,开始为即将到来的考试做好完全准备,中午的时候简单的煮了些热乎东西吃了,待到日上三竿,酉时将至,场中终于有了些变化。
  
          彼时这考院之中已经坐了许多考生,甚至各处考舍下都有炊烟升起,交谈声此起彼伏。
  
          但是这时候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然后便听得考场四方有阵阵整齐的脚步声往里。
  
          “考生归舍,正衣装。”
  
          这悠长的声音顿时传遍考场四方,然后便见到大量披坚持锐的兵丁进入考场,在各个环形考舍旁快步走动,于众多考舍面前站定。
  
          旋即,考场北门中有人正往着考场中走来。
  
          正是之前的那些祭祀官,此刻那位主祭祀走在最前面,其身后跟着十数位祭祀官,各个神色严肃。
  
          那祭祀官们随着那条通往祭台的青石板大道缓缓迈步往前,然后登上那座高耸的六层祭台,在各层站定。
  
          众人早已经在考舍之中躬着身子,直到再有悠扬的声音传来。
  
          “拜孔圣张圣,请文星!”
  
          话音落下,众人纷纷纷纷躬身行礼,而那祭台之上的一众祭祀官此刻也已经动了起来。
  
          这些祭祀官从各自的身上掏出一个个铜盒、铜球,然后放置在祭台各层延伸出的柱子之上。
  
          那站在祭台最高处的主祭祀此刻也从怀中伸手,却是拿出一块巴掌大的菱形宝石,只是闪烁着氤氲的光芒,放在这祭台的最顶端。
  
          而此刻这主祭祀也沉沉的说出一句话。
  
          “天佑大文,万古昌荣!”
  
          话音落下,只见到那宝石开始旋转,然后忽的从其中迸发出一道道的光芒,那光线跳跃而下,连通了那层层祭台之上的其他十二颗文星。
  
          十三颗文星碎片,此刻合聚共鸣。
  
          青芒,红芒,紫芒,各种颜色的光芒在激发的这一刹那迸溅而出,却是又立刻被祭台收拢,然后缓缓汇聚在那顶端文星之上,只听得一声嗡鸣,这考院周遭的嘈杂便顷刻不见了踪迹。
  
          “会试,开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