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苟在深山养女帝 > 第二百零六章 掌门赵雪萼

第二百零六章 掌门赵雪萼

        东方望的这一番话,的确是让林南、赵雪萼都有种耳目一新之感。
  
          第一种方法,就是严防死守,坚决不让御剑宗和大道宗扯上关系。
  
          这是一种,赵雪萼现在也有些犹豫,难以下定决心的选择。
  
          第二种方法,居然是顺着陈青华的想法,对御剑宗加以利用……
  
          听上去居然还有些道理。
  
          齐国的统治疆域扩大,的确需要一批修士常驻、巡视,否则就可能不能达成实际的统治。
  
          若是御剑宗从此投靠,成为大道宗的手下,为齐国效力,就一定是坏事吗?
  
          听上去,的确还是挺有用的。
  
          “这样,可行吗?”
  
          “御剑宗人数众多,会不会败坏大道宗和云蕊妹妹的名声?”赵雪萼迟疑地说道。
  
          东方望闻言也是很认真地说道:“这一点,谁也不能够保证。”
  
          “只能说,御剑宗没有胆量也没有能力反抗大道宗,这是根本上的。”
  
          “至于说,人数多了难免会有败类,这也是在所难免。再是英明、严刑酷法,也挡不住有人愚蠢,有人贪婪,有人自作聪明。”
  
          “总而言之,御剑宗的修士肯定比那些地主、官僚世家出身的人,对大道宗、齐国更加忠心;他们对升斗小民的利益不会太感兴趣,而且也不太容易被收买。”
  
          “这样考虑还是有优点的。”
  
          赵雪萼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开始沉思起来。
  
          要不要,接受陈青华的谋划,御剑宗的投靠,的确是一件需要好好考虑的事情。
  
          “要利用他们,必然要有俸禄,才能收获他们的忠心。”林南说道,“否则,他们就算是再听从大道宗的命令,没有好处,盲目令他们行动做事,早晚会出事。”
  
          “若是御剑宗投靠大道宗,要让他们保证听话,并且对外界的其他利益不动心,我倒是有四个作为俸禄的物品。”
  
          东方望闻言,心知林宗主这么说,其实已经是做出了选择。
  
          而且,有“四个物品”之多,也可见林宗主的智慧与准备充分。
  
          赵雪萼听到林南这样说,也是放下心来,显然林南已经表态,帮她做出了最艰难的决定。
  
          “第一个物品灵石,这也是小千世界常见的修士所用物品,修炼时候也能够用得上。灵石的价值是比较公认的,也是修士们会很快认可的。”
  
          “第二个物品是大道宗酿造的灵酒;第三个物品是东方望你今天种下的灵芽米。”
  
          林南说到这里,东方望便连忙说道:“灵石和灵物、蕴含灵气的食物,都可以作为俸禄与奖励,具体如何划分,应该分出详细的等级。”
  
          “这些都是后续需要去详细划分的。”
  
          “只是动用大道宗的库存物品,毕竟不是长久之策,还请林宗主多多注意这方面。”
  
          林南微笑道:“一般情况下,不能算是长久之策。”
  
          “不过大道宗的灵田、灵泉供应能力你应该知道,灵芽米和灵酒也不会太长时间就能够获得新的一批;御剑宗真正可靠,有资格获取俸禄的,不过是一千人左右。”
  
          “给这一千人发放修炼资源,对大道宗来说其实并不难。”
  
          “况且,我还有第四种物品——大道宗名额和大道宗秘境名额。”
  
          林南说完这句话,赵雪萼怔住,没想到林南居然会有这样的选择。
  
          东方望则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满是震撼之意。
  
          “大道宗名额与大道宗秘境名额!”
  
          “整个小千世界,都会因此而疯狂的!”
  
          “林宗主,您这样的举动,简直是神来之笔,直接会把整个世界的所有修士,都团结到大道宗的山门之下!”
  
          谁会不想要加入大道宗?谁会不想去大道宗秘境看一看?
  
          东方望只要一想到这种变化,便明白将来齐国和大道宗的统治必然要纵横无敌,整个小千世界无人可以抵挡。
  
          加入大道宗、进入大道宗秘境,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微小概率,也必然会引起大批的修为不高的修士,想尽办法为齐国效力,进而试图进入大道宗的注意范围。
  
          而与这种变化相比,赵雪萼和御剑宗的事情反而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事。
  
          若不是在面前亲眼目睹,东方望绝不会想到,这个想法的初衷,居然是因为赵雪萼和御剑宗的矛盾问题。
  
          “有这么夸张吗?”
  
          林南反问道。
  
          东方望连连点头:“那是当然,这是必然的。”
  
          大道宗作为天下第一宗门,大道宗秘境又是那般天下皆知,又有哪个修士会心中不向往?
  
          当他们发觉,能够通过效忠齐国的方式,接近大道宗,那么他们的“忠心”,必然会伴随着前所未有的巨大热情。
  
          林南听着东方望的分析,也是有些惊讶。
  
          看来,自己想出来的最有价值的物品,还是在这上面。
  
          “这些事,都是后续具体要详细安排的事情,现在说起来还有些早。”
  
          林南说道:“目前先去看看御剑宗到底是什么打算,说不定陈青华并不像是你分析的那样。”
  
          东方望也是没有十分确定,只是说道:“毕竟只是猜测,若是猜错了,还请林宗主、赵姑娘不要责怪我。”
  
          林南和赵雪萼当然没有责怪他的打算。
  
          一行三人在山神杜角引领下,来到山门前。
  
          见到赵雪萼到来,陈青华便立刻上前一步,双手举起一柄宝剑法器,递向赵雪萼。
  
          赵雪萼早有准备,并不接这件御剑宗掌门信物,以免被他进一步定下掌门之位。
  
          “掌门不远千里,来到大道宗,见我这一面,就是为了把掌门的位置送给我?”
  
          “这里面的情况究竟如何,我怎么一点都看不明白。”
  
          “还请掌门把你的打算说出来吧,或许我还会帮你。”
  
          这时候,前来大道宗拜见的各国、各方势力都有。
  
          他们都是因为大道宗秘境而震动,意识到大道宗的可怕,因此急忙派人赶来,恭送各类贺礼。
  
          这其中大部分已经把贺礼都送过了,只不过是留在大道宗山门外,希望可以获得其他情报。
  
          众目睽睽之下,陈青华举着手中的御剑宗掌门凭证,宝剑法器,送给大道宗的赵雪萼,试图以此来和大道宗拉近关系。
  
          这样的选择毫无疑问震惊了其他人。
  
          这个御剑宗的掌门,还真的是够不要脸皮的。
  
          这种将代代相传的宗门基业都拿出来的魄力,一般人根本也做不到;尤其是林宗主身边的一个侍女,听说仅仅是筑基境界修为,就这样要成为御剑宗的掌门……
  
          虽然之前赵雪萼的天才名声,也在御剑宗内流传,对于外界的影响并不大;尤其是现在,赵雪萼的身份就是林宗主的身边侍女,甚至不少人都不知道,原来她本来就是御剑宗弟子。
  
          陈青华认真回答道:“以前你曾经说过,早晚有一天会返回御剑宗,取代我掌门的位置,将宗门内的一应令人不快的事情全部革除。”
  
          “如今,我自问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统领御剑宗。”
  
          “特意请你来当御剑宗掌门。”
  
          “想必你一定是可以大展拳脚,带领御剑宗走向更好的未来。”
  
          赵雪萼听他这么说,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情绪。
  
          跟东方望猜测的一样,陈青华今天果然是不惜一切,也要和大道宗拉上关系,让御剑宗成为大道宗的附庸,由此宗门兴盛。
  
          这样的决心,也再一次证明:陈青华心中没有个人私利,的确是为了宗门,很可能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可悲、可叹……赵雪萼对他隐隐有一些敬佩。
  
          因为她感觉,自己永远也不会对御剑宗这样痴心不悔地付出。
  
          当然,这并不能完全抵消陈青华以前做的某些事。
  
          陈青华某种意义上,甚至很可怕。
  
          他能为了宗门牺牲自己,也能牺牲赵雪萼,或者其他任何人,而且可能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
  
          这样一个人,唯一的弱点,大概就是御剑宗吧?
  
          “陈掌门!你这么做未免太过分!”有人忍不住开口叫道——即便不少人都不敢太过于高调,但是人只要一多,这种胆大的家伙还是会冒出来。
  
          陈青华转头看向他:“我如何过分?”
  
          “陈掌门是想要讨好林宗主吧?可就算是这样,你如何能把筑基境界的年轻一辈扶为掌门?”说话的那人说道,“当然,我不是对大道宗和林宗主有意见,只不过是看不惯你这种阿谀奉承的小人!”
  
          “你拿着御剑宗的祖业来讨好林宗主,将掌门之位交给筑基境界地址手中,未免太过厚颜无耻!”
  
          陈青华闻言,却是默不作声。
  
          不管这个人说的是对的还是错的,总而言之,现在不回答,就是最好的办法。
  
          随着说话的这人起哄,又有几个跟着附和的。
  
          其他势力的人或许没有跟着附和,却也都眼神变幻,颇有点鄙视。
  
          宗门基业是代代相传下来的,陈青华这么做,到底将御剑宗的列祖列宗置于何地?
  
          这岂不就是明明白白,出卖宗门,换取自身好处?
  
          陈青华无动于衷,也不解释。
  
          赵雪萼有心继续试探,问道:“掌门,若是我依旧不愿意接受掌门的位置,你是不是也应当带着御剑宗的人返回宗门去?”
  
          陈青华笑了笑,很认真地大声说道:“赵雪萼,你是我御剑宗的真传弟子,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本来就是我们御剑宗的天才弟子!”
  
          “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我师徒两个,掌门之位交接,本就是各门各派都常见的事情,根本不是讨好大道宗林宗主!”
  
          “我陈青华行得正做的端,绝没有出卖宗门,谋取个人私利的打算。只不过是我能力不济,带领御剑宗,屡屡出错。”
  
          “而你的修为听说一再进展,已经将御剑宗的剑法近乎全部掌握,并且推陈出新,另有心裁。我听闻太上长老蓝忘机说起此事,心中不胜心喜,这才前来,要把掌门之位让给你,我从此去后山清修,精进我的剑法!”
  
          “我陈青华说得出,做得到!”
  
          “各位若有不信,只管来御剑宗看我,到时候自然明白我是不是讨好了大道宗,是不是获得了什么好处!”
  
          他这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光明磊落,也将前因后果说的清楚。
  
          众人面面相觑,有的相信了——毕竟陈青华提起蓝忘机,而蓝忘机的人品是众所周知的。
  
          有的半信半疑:这是真的吗?
  
          有的则是撇嘴,轻轻嗤笑一声:“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若是早有这心态,何不早点来让赵雪萼姑娘继承掌门之位?”
  
          “说白了,还是因为大道宗秘境,才连忙赶来……”
  
          这话也是有些扎心,正中陈青华的内心考虑。
  
          当然,陈青华是宁死也绝不会承认这件事的。
  
          他低喝一声,语气悲愤:“各位还要如何让我证明?”
  
          “难道只有我死了,你们才能相信,我真的别无所图?”
  
          说到这里,他从腰间抽出剑来,横在脖子上:“各位,你们可以看好了!”
  
          “我陈青华请赵雪萼继承掌门之位,全是出于公心,绝无半点私利。”
  
          眼看陈青华就真的要“以死明志”,逼迫赵雪萼不得不登上御剑宗掌门之位,赵雪萼轻叹一声,知道自己必须做出选择了。
  
          陈青华该死吗?
  
          之前陈青华被田家所骗,要赵雪萼尽快嫁人的时候,的确可恶。
  
          那时候赵雪萼也恨不得他去死,和他断了师徒关系。
  
          此刻看见陈青华真的要以死来达成目的,为了御剑宗的将来,赵雪萼终究不忍心看下去。
  
          “好了,陈青华。”
  
          赵雪萼脸色严肃,伸出手去:“将掌门信物交给我,从今日起,我便是御剑宗的掌门。”
  
          陈青华大喜,急忙躬身下拜,将掌门信物交到赵雪萼手中。
  
          “陈青华,参见掌门!”
  
          在他身后,御剑宗长老、十多名真传弟子与内门弟子一起躬身下拜,有的明显愤愤不平,但口中还是不得不说。
  
          “参见掌门!”
  
          赵雪萼握着手中宝剑法器,举过头顶,缓缓收起,配在腰间。
  
          目光一转,看着御剑宗某些不服气的目光、其他势力略带讥笑、看热闹的表情,赵雪萼的表情冷傲起来。
  
          “各位,可是不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