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王者:我开局阻止奥斯卡之夜 > 四十九章 有一点点黑

四十九章 有一点点黑


  天云举过麦克风,“惊蛰你好,作为一名新人今天第一次上台有什么感受?”
  惊蛰知道不能乱说话老老实实混过去算了。
  “很紧张。”
  天云:“作用一名新人有这种感觉是正常的。”
  “有观众提问你是飞牛的粉丝吗?听说你是因为飞牛在QG所以才来的QG。”
  惊蛰点点头是的。
  天云:“哇你真的是飞牛的粉丝?”
  惊蛰接过麦克风“是的,我的战边就是跟偶像学的。”
  跳舞:“哇怪不得这么厉害,原来是跟着飞牛学的。”
  妖刀在一旁陪着扭扭捏捏,天云一直不提问他。
  天云看了下提示卡片问道:“妖刀今天突然玩打野是为了bo7做准备吗?”
  “众所周知以前妖刀是玩打野的。”
  妖刀嘿嘿道:“这个不方便透露,这是我们的战术。”
  天云:“原来是战术问题,那下一个。”
  。。。。。。
  斗鱼直播,
  Geimini直播间。
  geimini还在看直播,败方采访还是挺有意思的,geimini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弹幕一直再刷:“别看了别看了。”
  “女朋友来了,别看了。”
  “黑色的。”
  “黑色。”
  “就是黑色啊。”
  “你们在说什么?”
  “geimini你别看了。”
  geimini丝毫没理会弹幕,他正在看败方采访哪有空看弹幕回答观众问题呢。
  天云今天穿的衣服是粉白色的镂空长裙。
  天云苗条的身材在长裙加灯光的照射下一览无余。
  细心的观众发现,天云今天好像穿的是黑色的。
  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天云自己出门没注意。
  下面穿黑色的,长裙是粉白镂空根本盖不住深黑色的内裤。
  杏干的三角在灯光下格外耀眼,惊蛰瞄了一眼。
  卧槽透明的?
  还是黑色!
  惊蛰咽口吐沫,现在可是直播不能乱看。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惊蛰默念大悲咒。
  天云你是在考验观众的定力吗?
  拿这个考验观众?
  哪个观众能经受得住考验?
  看KPL谁看十个大男人坐那打游戏的,不都是来看灵儿、天云、小鹿、琪琪的。
  采访完毕,惊蛰和妖刀与大部队汇合出发海底捞。
  重庆QGhappy配的大巴车挺豪华二十人的小客车。
  小胖自己做一排都没问题,压根不用担心位置不够。
  飞牛那边已经没事了,医生提醒他平时要多休息保护好耳朵。
  必要时期最好采取隔离措施,飞牛不以为然。
  以前他耳朵没出过问题,可能是最近太劳累了。
  兰兰去接飞牛回家休息,黎落联系的飞牛本来想叫他一起吃海底捞。
  飞牛婉拒,跟女朋友在一块呢吃什么饭晚上还有正经事要忙呢。
  飞牛给黎落打电话:“落哥我想请天假,今天晚上就不回俱乐部了。”
  黎落:“跟女朋友在一块呢?”
  不用想黎落就知道怎么回事,兰兰去陪飞牛了现在俩人没事肯定在一块腻味又不想分开。
  正常情况飞牛都是在俱乐部吃住,但是俱乐部没有夫妻房。
  大多数时间飞牛都是待在俱乐部除非休赛期或者是节假日才有时间出去跟女朋友一起住。
  飞牛宠溺的摸下兰兰的小脑袋,“是啊落哥我晚上有要紧事忙。”
  黎落当然知道飞牛晚上要忙什么,“年轻人要节制晚上早点休息明天还得训练呢。”
  飞牛:“没问题落哥放心吧,明天我肯定早早归队。”
  飞牛打电话开的免提,兰兰听的一清二楚。
  兰兰羞红了脸,挥着小拳头就往飞牛身上砸,“羞不羞干嘛这样说。”
  飞牛:“都老夫老妻了害羞啥。”
  兰兰气呼呼说道:“你说我老?”
  “彭云飞这才多久啊你就闲我老了。”
  飞牛的耳朵被兰兰捏着。
  飞牛求饶道:“疼疼疼,好老婆我说错了不是老夫老妻。”
  兰兰:“哼!”
  “晚上不许上床睡地板去。”
  兰兰转身去收拾行李。
  “别啊我好不容易才休息一天。”
  “老婆不要这样。”飞牛跟上去一把抱住兰兰。
  “老婆你最好了别生气了嘛。”
  宠溺的声音在兰兰耳边响起,兰兰感受到背后的人。
  “老婆你别生气了。”
  兰兰羞红了脸,娇羞道:“在医院呢这么多人赶紧放开。”
  兰兰试图挣扎。
  飞牛哪能让她如愿。
  兰兰四处张望还好没人过来,不然可丢人了。
  “好了好了原谅你了。”
  “赶紧放开我,回去还得做饭呢。”
  吧唧。
  飞牛亲了兰兰左脸颊一口,“老婆你真好咱们快回家吧。”
  “回去点外卖吧。”
  兰兰疑惑道:“点外卖干啥?老吃外卖对身体不好。”
  “好不容易回趟家我给你做好吃的。”
  飞牛笑嘻嘻低头朝兰兰耳边轻声说道:“XXXXXX…………正事要紧。”
  兰兰转过身,俩个小拳头砰砰砰打在飞牛身上。
  “你坏死了大白天想这个。”
  飞牛:“上次你说的想要孩子啊我这还不是听你的。”
  兰兰:“哪有你这样的,白天不许说。”
  飞牛坏笑道:“那晚上就可以了?”
  兰兰:“晚上也不行,你再这样就回俱乐部去。”
  “我给林教练打电话。”
  兰兰掏出手机就要给林打电话,俱乐部有严格规定在比赛时期不能随便请假、外出。
  飞牛这次都算是破例。
  “老婆别别别。”
  “老婆我错了,咱先回家。”
  好汉不吃眼前亏,飞牛深知这个道理。
  医院也是打情骂俏的地方,先回家再收拾她。
  就先让兰兰嚣张一会,过会有她叫爸爸的时候。
  兰兰:“哪错了?”
  飞牛:“我不乱说话了,咱先回家吧。”
  兰兰看时间也不早了,没必要耽误时间。
  “那行吧暂时饶了你,回家在收拾你。”
  飞牛:“老婆大人说的对,回去在收拾我。”
  也不知道回去谁收拾谁呢,飞牛心里痒痒憋了很多天了,好不容易有机会了可不能轻易放过。
  算算时间离打比赛还早,明天12点到俱乐部正好赶上吃中午饭。
  飞牛把时间安排好,春宵一刻值千金。
  半小时后,俩人回到属于他们的小家。
  重庆是飞牛的老家,飞牛在拿到第二个冠军时就已经全款买了一套房。
  这套房子写的是他们俩个人的名字。
  当时俩人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没有结婚证,飞牛本来是打算填兰兰一个人的名字。
  后来是兰兰硬要把飞牛名字加上去的。
  漫漫长夜,俩人开始造小孩。
  惊蛰跟其他队友还有林教练在海底捞吃火锅,吃到12点才回去。
  看来明天的训练赛怎么也得在12点钟以后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