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从无敌开始俘获小舞 > 恐怖的眼神

恐怖的眼神


  宁荣荣一脸好奇问道:“你打算怎么让她当众出丑?”
  叶离年坏笑着说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我提前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叶离年说道:“我渴了,到大斗魂场的餐厅看看有什么好喝的,你跟不跟我去?”
  宁荣荣说道:“你自己去吧,我去找独孤雁好好气一气她。”
  叶离年连忙摇头说道:“你就不怕她再用碧磷蛇毒素来毒你?你现在的体魄还不够强大,中碧磷蛇毒的话还是很难受的,会像昨天一样喘不过气来。”
  宁荣荣思索片刻,她胆怯了,她摆了摆手说道:“那我不去找她就是了。”
  叶离年微微颔首说道:“你乖乖的待在观赛区,我一会儿就回来。”
  叶离年走向大斗魂场的餐厅,而大斗魂场的经理看到叶离年和玉天恒的比赛斗魂了,他茫然不解叶离年都能一击打伤魂斗罗境界的强者了,为什么叶离年还要跑到大斗魂场和这群魂尊魂宗比赛斗魂。
  叶离年转了一圈,没看到什么好喝的,就随手端走了休息区桌子上免费的水果盘。
  “你他妈的是不是没看到我们在这里?这水果是我们要吃的!”休息区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五大三粗的青年霍然站起来,其中一个金发青年朝着叶离年破口大骂。
  而和他们一起的一位蓝色长发的姑娘拉住金发青年,她劝说道:“算了,我们再要一份水果就是了。”
  叶离年微微皱眉说道:“这份水果刚才你们没有一个人拿,而且这水果盘是隔一会儿就重新上一份,你至于这样辱骂?”
  叶离年承认他确实没有问过这群人就端走了水果盘,但是这水果盘也没有写他们的名字,是大斗魂场赠予的免费水果,不能因为他们坐在沙发上,就不允许叶离年拿水果了吧?
  金发青年沉声说道:“小子,你他妈很狂啊!”
  叶离年:“……”
  叶离年在给他们讲道理,可是看来他们并不想讲道理。
  叶离年的嘴角微微翘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他说道:“那你想怎么样?非得让我打到你们跪地求饶才算完?”
  “嗯?你找死!”金发青年的气势轰然爆开!
  黄、黄、紫、紫,四圈魂环飘然而上,在金发青年的身体周围律动。
  “你不是第一个对我这样说话的人。”叶离年不屑地一笑。
  叶离年的双瞳之中骤然亮起两团刺目的金色光团,庞大的威压让金发青年顿时双膝跪地,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是动弹不得!
  叶离年的眼神在金发青年眼中就宛如两团太阳一般!
  “好!”金发青年心中只有这一个想法了,他都忘记了自己招惹了叶离年。
  叶离年一步步走向金发青年,他淡淡的开口说道:“你刚才说谁找死?”
  刚才站起来的那些青年也惊恐不已地跪在地上,一个个都是疯狂给叶离年磕头,大声地求饶,想让叶离年放过他们。
  金发青年旁边的那个蓝发姑娘虽然没有受到叶离年的威压针对,但是她也跪下替金发青年求饶。
  “求求你,他不是故意骂你的,请你高抬贵手饶他一命吧!”蓝发姑娘眼神充满了无助绝望。
  她明白,叶离年的这道可怖威压,就意味着叶离年已经远远的超过他们的境界了!
  按理说叶离年应该一拳轰碎了这个对他出言不逊的金发青年,但是叶离年考虑到他确实没有问一句能不能端走水果盘,而且蓝发姑娘也劝了金发青年,还替他求饶,叶离年就打算稍微给点教训就算了。
  谁知,金发青年却红着眼吼道:“你他妈的有本事就杀了我!不杀我你就是孬种!”
  叶离年眼神微微一凝,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像你这种人,真让我恼火啊。”
  “不要杀他……求求你不要杀他!”蓝发姑娘一听金发青年这么作死,她花容失色,不停重重地磕头求叶离年不要杀金发青年。
  叶离年用手指微微勾起蓝发姑娘的下巴,他看着金发青年目眦欲裂的眼神,轻轻一笑说道:“不如你亲我一下,我就考虑放过他这个废物。”
  蓝发姑娘犹豫片刻,她微微皱眉就决定亲叶离年。
  看着蓝发姑娘的嘴唇不断接近叶离年的脸颊,金发青年怒吼说道:“你他妈的敢亲他?!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婊子!老子非得打死你不可!”
  叶离年飞起一脚踹碎金发青年的肩膀骨骼,金发青年倒在地上,却还在骂叶离年,骂蓝发姑娘。
  蓝发姑娘流着眼泪,她哭的梨花带雨,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离年推开蓝发姑娘,没有让她亲到,他开口说道:“我为了让你看清他而已,一个只会惹麻烦骂女人的废物罢了。”
  叶离年刚刚就看到金发青年一直对着蓝发姑娘指指点点,还狠狠扇了蓝发姑娘几巴掌,理由竟然是蓝发姑娘穿的裙子不够短,没有取悦他。
  所以叶离年就故意嚣张跋扈地端走水果盘,他断定金发青年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一定会骂他。
  面对金发青年不停的咆哮,叶离年不以为意,他走到金发青年旁边,抬起脚又是重重踩了几脚,金发青年全身上下的骨骼都断了不少,最起码得一年半载动弹不得。
  金发青年因为剧烈的疼痛,当场就昏迷过去了。
  蓝发姑娘一脸心疼看着金发青年,叶离年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彻底没救了,估计又是一段孽缘。
  叶离年算了算时间,他和宁荣荣该跟独孤雁和叶泠泠进行二对二的斗魂比赛了。
  叶离年轻轻摇头说道:“你好自为之吧,他这种人不是良配,一个只会让自己女人取悦自己的男人,还动不动就暴力相对,你跟着他早晚会后悔。”
  叶离年认为爱应该是互相体谅,互相理解,而不是一味地索取以及要求。
  叶离年从来不会要求他的女人来取悦他,而是宠溺她们,就像他根本无惧宁荣荣和小舞,可是当小舞和宁荣荣发脾气,让他跪搓衣板的时候,他都会忍让去跪搓衣板。
  叶离年怕她们么?
  当然不怕,叶离年只是会对自己的女人无限宠溺而已。
  女人嘛,都是拿来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