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从无敌开始俘获小舞 > 人间真神

  唐月华的寝室里。
  叶离年和唐月华之间的友好合作非常愉快,彼此都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唐月华的神态妩媚而不显妖娆,她静静地伏在叶离年的身上,纤细的手指轻轻划过叶离年的下颚线,她开口说道:“不知道夫君的府邸建好之后,我能不能有机会搬进去住呢?”
  叶离年笑了笑说道:“没有机会。”
  唐月华闻言立刻就远离了叶离年,她杏目圆睁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平时的淑雅,很显然是真的生气了。
  “怕我和你的那些心上人住在一起?还是觉得我没有资格住进去?”唐月华的呼吸都变得短促。
  叶离年轻抚唐月华的秀发,他微微一笑说道:“府邸就建在月轩附近,这说明在我心里,你本来就是府邸的女主人之一,哪有什么机会可言?住进去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唐月华一听顿时就高兴了,她才明白叶离年说没机会是故意捉弄她的。
  唐月华问道:“你在月轩周围建造府邸的事情,天斗皇室知道么?”
  叶离年挠了挠头说道:“我没有给雪夜大帝说过,不过这种事情也无关紧要,他不可能阻拦我的。”
  唐月华说道:“那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建造的范围?你规划一下,以免妨碍到月轩的正常授课。”
  叶离年嘴角微勾说道:“府邸的院墙高一些就好了,月轩的学员偷看不到我们的。”
  唐月华呵呵一笑说道:“可是墙再高也挡不住声音啊。”
  叶离年狡黠说道:“那你可以声音小一些。”
  “那是我能控制得住的么?你那么态度蛮横,我倒是想声音小一点。”唐月华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叶离年微微颔首说道:“肯定也会和月轩间隔足够远的距离,我可不想让月轩的学员们听到,她们的月华老师声音居然那么的……”
  “住嘴!”唐月华心急之下,连忙用呵斥制止叶离年继续说下去。
  叶离年莞尔一笑说道:“我没有说错吧?你刚才的声音是什么样子的,你最清楚不过了。”
  “月轩里可是也有男学员的,难道你想自己老婆的那种声音被听到?”唐月华并不相信叶离年真的会愿意让自己老婆的声音被很多人听到。
  “确实不愿意,不得不说,月华老师拥有能够看透人心的能力啊。”叶离年淡笑说道。
  唐月华重新穿好旗袍,她说道:“夫君,我陪你看看,大致确定一下范围吧。”
  叶离年恋恋不舍地摸了一下唐月华的黑丝美腿,唐月华的脸上满是红晕。
  叶离年也穿好衣服,他问道:“你现在没有课程安排吧?”
  唐月华轻哼一声说道:“你刚才睡我的时候可没有问这句话,现在倒是知道问了?”
  叶离年讪笑一声,他面色尴尬说道:“刚才忘记了。”
  唐月华哪里相信叶离年的话,对此嗤之以鼻,她说道:“月轩的课程我虽然也亲自进行授课,但是我们府邸的事情很重要,是我们共同的家,我就算有课程也得让其他授课老师暂时代替啊。”
  叶离年捏了捏唐月华的香肩,他说道:“月华辛苦了。”
  唐月华将叶离年抱在怀里,她轻声说道:“有你在身边,我不觉得辛苦,只觉得幸福。”
  叶离年反搂住唐月华的柳腰,他柔声说道:“这么多年,你一个人承受了太多的孤独,往后别那么劳累了,月轩的事情你已经可以放手了。”
  “嗯……我听夫君的。”唐月华依偎在叶离年的肩膀上。
  速度奥义能量骤然席卷而上,叶离年和唐月华的身影出现在月轩之外。
  月轩学府的周围都是森林树木,还有清澈见底波光潋滟的溪畔。
  叶离年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里的环境清净,就连雨后都是清新的气味弥漫。”
  唐月华的细眉微微一扬说道:“你怎么知道昨天下雨了?昨天下午确实有一阵濛濛细雨。”
  叶离年笑了笑说道:“很简单,我对于细微能量波动的感知远比你们强盛,这里的空气之中浮动着雨水的残留气息。”
  唐月华的美眸之中浮现出一抹思索之色,她说道:“夫君,我们的府邸大概面积占地多少?”
  叶离年抬起手臂,指向距离月轩大约一百丈距离外的一个空旷野地。
  一道冰系奥义的极寒之力奔涌而出,而叶离年所指的位置,已经被一层厚重的寒冰圈出来一个正方形的空间。
  “大概也就这些面积,应该不会影响到月轩了吧?”叶离年说道。
  唐月华眼神明亮,她第一次亲眼看到叶离年的实力,她甚至觉得叶离年已经是!
  叶离年没有释放武魂,魂环也没有动用,已经能做到巅峰封号斗罗都做不到的事情!
  “不会,距离月轩已经足够远了。”唐月华回过神来回答说道。
  叶离年轻轻拍了一下唐月华挺翘的臀部,他说道:“夫人,我就先回去了,等御之一族的人来建造的时候,你就稍微看一下满不满意,如果觉得有需要修缮的地方,就直接跟他们说你是我夫人,他们就会按照你的想法盖我们的府邸了。”
  唐月华没有因为叶离年的手不老实就神情有变化,她只是微笑着说道:“夫君,你这么信任我的审美?”
  叶离年的嘴角微勾说道:“月华老师研究礼仪那么多年,审美自然好,而且你是我夫人,只要你喜欢就好。”
  唐月华轻轻一笑,她抓住叶离年到处摸索的手,问道:“那夫君打算什么时候来?建造好了府邸,难道就这样晾着?你还继续从酒店和你的那些年轻的心上人们做那种害羞的事情?”
  叶离年微微一笑说道:“那当然不会,有了府邸,以后就要从家里好好调教你们了。”
  唐月华双手捏了捏叶离年的脸颊,她说道:“那我等你。”
  “等我什么?等我调教你么?”叶离年坏笑说道。
  “只要你在我身边,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我都不反抗。”唐月华风情万种说道。
  端庄淑雅的女人一旦展现风情,那真的是让人完全没办法抵挡。
  叶离年轻咳一声说道:“夫人啊,我刚喝了你熬的补身体的汤药,也满足了你,现在就别再继续诱惑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