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从无敌开始俘获小舞 > 冰帝倒霉了

冰帝倒霉了


  “讨厌,就你满脑子都是那种龌龊的事情!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会等你而已。”唐月华娇嗔一声说道。
  叶离年笑了笑说道:“那夫人,我先走了,我爱你。”
  叶离年亲了一口唐月华的额头,他的身影转瞬消失不见,只留下唐月华一个人静静地感受着叶离年带给她的温暖。
  “小冤家,我为你才打扮成这样的,也不多看一眼就走了。等府邸建好了之后,我倒想看看,你的那些心上人们有多么貌美倾城,能让你如此迫不及待地赶回去。”唐月华微微噘嘴,她说到底也是一个渴望有夫君疼爱的孤单女子。
  不过,唐月华还是一脸幸福之色,她的身上还残留着叶离年的体温。
  “他好像身高变得更长了啊?他的那个也是……”唐月华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
  叶离年没有回到酒店,而是来到天斗城的大斗魂场,因为现在天色尚早,小舞、宁荣荣、朱竹清她们几个肯定还没有回到酒店。
  叶离年的神识略微一搜索,就精准无误找到了阿银、冰帝、雪帝等人观赛贵宾席的豪华房间。
  叶离年推开门的一瞬间,身材娇小玲珑的冰帝一下子就扑到叶离年的怀中。
  抱着小萝莉一般身型的冰帝,叶离年嘴角微微一勾说道:“冰儿,是不是又想被调教了?”
  冰帝轻哼一声说道:“可是主人几乎从来都不选我,想被调教都没办法。”
  叶离年笑了笑说道:“那我再选你一次好不好?”
  “好呀!”冰帝的俏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阿银微微摇头一笑。
  雪帝思索片刻说道:“冰儿妹妹,你一个人太艰难了,不如姐姐陪你一起吧?”
  冰帝的大眼睛看向叶离年,她撒娇卖萌说道:“主人,让雪儿姐姐和我一起服侍你行不行?”
  叶离年微微一愣。
  这是冰雪二帝的姐妹花要一起了?
  真不错!
  叶离年轻轻一笑说道:“你们两个一起,那就再好不过了。”
  阿银提醒说道:“小心肾虚。”
  叶离年脸色淡然说道:“我可是龙族至高无上的血脉,肾虚是不存在的!别说冰儿和雪儿一起,就算再加上你,我也能做到稳如泰山一般。”
  阿银扑哧一笑说道:“别吹嘘自己了行不行?你上次就肾虚了,我都亲眼见证目睹了。”
  叶离年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他低声说道:“阿银,给我留点颜面啊。”
  叶离年确实因为日积月累的不辞辛劳而导致疲倦了,毕竟这么多女神都需要他一个人来马不停蹄地滋补。
  叶离年这个人又很实在,每次都是倾囊相授。
  阿银掩嘴轻笑说道:“好吧。”
  冰帝的脸上掠过一抹失望之色,她摇头说道:“主人,既然你的身体条件不允许,那就算了吧。”
  主要是冰帝还没有正式成为叶离年的女人,她心里一直都很期待那一天。
  叶离年抱着冰帝,他亲吻了一下冰帝的樱桃小嘴,微微一笑说道:“我的身体好着呢,阿银是在和你开玩笑而已。”
  叶离年的体魄注定了他不会肾虚,叶离年确实精神上略微疲倦,但不可能身体疲惫不堪。
  冰帝微微歪头问道:“主人,你不会是怕抹不开面子吧?”
  叶离年嘴角微翘说道:“那你来亲自感受一下,我是不是肾虚?”
  叶离年坐到沙发上,他让冰帝坐到他的大腿上。
  冰帝的脸色羞赧不已。
  冰帝轻哼一声,她看向阿银,噘着嘴巴说道:“阿银怎么能骗我呢?主人根本就没有肾虚!都快把我……”
  冰帝没有说完整,因为叶离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了。
  “嘤……”
  叶离年的身形如幻如影,宛如一连串的残影,冰帝都两个瞳孔泛白了。
  冰帝的衣裙散落在地上,她都快散架了。
  ……
  等小舞、宁荣荣、朱竹清、朱竹云、雪珂、白沉香都已经各自参加完斗魂比赛回来了,冰帝都要不省人事了。
  冰帝不敢置信自己这么脆弱,她可是三十九万年修为的冰碧帝皇蝎啊!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冰帝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哪怕身为凶兽也承受不住叶离年的恐怖压力!
  叶离年走到阿银面前,他俯身一笑问道:“阿银,你不是说我肾虚么?现在你怎么解释?或者,你也来亲自体验一下是不是真的?”
  “人家才不要体验,你那么凶残。”阿银撇了撇嘴说道。
  小舞一脸错愕说道:“叶离年,你在这观赛贵宾室就这样?你还要不要脸了?”
  宁荣荣轻哼一声说道:“他什么时候要过脸?”
  朱竹清和朱竹云姐妹两个倒是都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一笑而过。
  雪珂看着几乎不省人事的冰帝,她的眼眸之中划过一抹惊愕之色,她暗暗心道:离年哥哥还是那样不知道怜香惜玉,而且貌似变得更加残暴了啊……
  花影姬面露无奈之色,虽然叶离年已经越跑越偏,但是她也管不住叶离年这位转世重修的人皇啊。
  千仞雪心中微微一叹,她多么希望刚才把冰帝的位置换成她自己。
  白沉香忍不住微微吞咽了一口唾液,她神情惊骇想到:他还是不是人啊?简直就是牲口啊!
  叶离年的目光陡然一转看向白沉香,他似笑非笑,让白沉香一脸娇羞之色。
  叶离年嘴角微勾说道:“白姑娘,为什么说我的坏话?”
  众人心中大为惊骇,她们都不敢相信叶离年居然已经到了能够窥探她们心声的程度!
  白沉香嘴硬说道:“我没有说你的坏话!”
  叶离年笑了笑说道:“那我可就要动用可怕的手段,让白姑娘自己承认了。”
  白沉香还是坚持说道:“我就是没有说你的坏话!”
  叶离年微微耸肩,他一招手,白沉香就骤然飞向叶离年,被叶离年抱在怀里,白沉香顿时心慌意乱。
  “你想干嘛?她们都还在,你别想对我做坏事……”白沉香支支吾吾说道。
  叶离年呵呵一笑说道:“她们在不代表我就不能惩罚你。”
  叶离年一把撕掉白沉香的小裙子,白沉香的小蛮腰顷刻间一览无遗,他微微一笑说道:“白姑娘,我再重新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承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