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从无敌开始俘获小舞 > 独孤雁的血脉进化!花言巧语的叶离年!

独孤雁的血脉进化!花言巧语的叶离年!


  独孤雁只感觉身体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就跌倒在沙发上。
  叶离年盯着独孤雁,他的眼神炙热无比说道:“独孤小姐,我其实是为了帮你,希望你不要误会我的良苦用心。”
  独孤雁的眼神迷茫:“……”
  在独孤雁的印象里,虽然叶离年没有那么卑鄙无耻了,但是叶离年在她眼里还是极其好色的啊!
  叶离年可能为了帮她而这样?
  独孤雁非常怀疑!
  叶离年微微一笑,他解释说道:“独孤小姐,你骨髓里的碧磷蛇毒已经剥离,但是你的未来最多也就是到封号斗罗就要彻底止步不前了。我这样是想帮你提升进化一下血脉的层次,帮助你在修炼的道路上更加顺利!”
  独孤雁沉默片刻说道:“叶公子,你会平白无故对一个曾经和你有矛盾的人好么?”
  叶离年摇头说道:“不会,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我对你好,自然也是有我自己的如意算盘。”
  独孤雁目光灼灼看着叶离年,她开口问道:“不知道叶公子,愿不愿意告诉我真实的原因呢?”
  叶离年笑了笑说道:“蛇类武魂其实在众多武魂之中只是低级存在,而碧磷蛇也是普通的蛇类武魂,只不过因为独孤小姐的爷爷是封号斗罗,他的武魂已经是碧磷蛇皇,自然会影响到你,使你天生就天赋极好。”
  独孤雁微微点头,她说道:“这一点我也清楚,但是这和叶公子这样并无直接关系吧?”
  独孤雁现在和叶离年说话,蛮横的态度都一点没有了。
  叶离年嘴角微翘说道:“当然有关系,蛇进化为蟒,蟒进化为蚺,蚺进化为蛟,蛟进化为龙。说到底,蛇类武魂血脉还有极大的进步空间。”
  独孤雁恍然大悟说道:“难道叶公子想替我提升进化血脉,进化成碧磷蟒?碧磷蚺?碧磷蛟?还是碧磷龙?”
  叶离年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开口说道:“实际上独孤小姐骨髓之中的碧磷蛇毒被剥离后,碧磷蛇的血脉也已经变得极为稀薄了。再进化,就没有碧磷二字了,应该是变化为龙类武魂了。”
  “龙类武魂!”独孤雁的美眸里满是惊颤之色。
  龙可是至高无上的一种生灵,在真龙面前,碧磷蛇皇也只能匍匐在地!
  独孤雁知道,她爷爷独孤博一生就想追求碧磷蛇皇武魂再次进化,可惜一生都没有找到办法。
  独孤雁心情激动,但是也很忐忑不安地说道:“叶公子,我以前那样羞辱你,你不怪罪我,还这样帮我,我真的无地自容了。”
  叶离年摆了摆手说道:“叶某不过举手之劳,独孤小姐何足挂齿!”
  独孤雁尽管是没有真的经历过,但是她还是知道的。
  独孤雁满脸娇羞地慢慢扔下衣物。
  “叶公子……我现在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给你了。”
  叶离年看着独孤雁的躯体,他的眼中掠过一抹狡黠之色。
  不管怎么样,终于是到了他激动人心的将独孤雁收入囊中的时刻!
  叶离年野蛮无比地将独孤雁打得臀部全是巴掌印。
  独孤雁的眼眸里蕴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叶公子,你别打我了……”
  问题是,叶离年可不会怜香惜玉啊!
  “叶公子,不要打了,求你不要打了!”
  伴随着巴掌印越来越多,独孤雁竟然伸展黑丝渔网的美腿,眼神妩媚回头看着叶离年。
  “叶公子,怎么不打了?继续打我啊~”
  叶离年:“……”
  完了,这姑娘被打成受虐倾向了。
  眼看着叶离年就是不愿意继续打了,独孤雁就自己扯烂了黑丝渔网袜,露出白皙的美腿,俏脸上充斥着迫不及待之色。
  “叶公子,你尽管放马过来吧,我一定奉陪到底。”独孤雁目光魅惑说道。
  令叶离年猝不及防的是,独孤雁居然直接吻住了叶离年的嘴巴。
  独孤雁的唇瓣是冰凉柔软的,而且她的身上仿佛有一种特殊的清香气味,让叶离年的火焰灼烧越发旺盛。
  ……
  叶离年淋浴好,穿上干净的白色衣袍,他回到房间说道:“雁雁,你的血脉应该已经进化了,你也去洗浴一下吧。等你回来,好好运转一下魂力,看看有没有明显的变化。”
  独孤雁其实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她有气无力说道:“你……你叫我雁雁?”
  叶离年嘴角微勾说道:“不管我是不是出于舍己为人的精神帮你进化血脉,你都是我的女人了,我不叫你雁雁,难道还叫你独孤小姐?”
  独孤雁的心里满是甜蜜,她轻声说道:“就叫我雁雁吧,挺好的……”
  叶离年走到独孤雁旁边,他轻抚独孤雁的长发说道:“雁雁,你要是现在没有力气,就睡一觉再去淋浴。你以后是住在酒店,还是回天斗皇家魂师学院?我在天斗月轩学宫附近建造了一个府邸,未来我也就会在那里生活,你若是愿意,也跟着去吧?”
  独孤雁思索片刻说道:“可是我的梦想就是参加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的精英赛,并且得到一个很好的名次。”
  叶离年笑了笑说道:“雁雁是一个有目标的女孩子,很好。那就等高级魂师学院精英赛结束,我再接你去我们的家?”
  “我们的家?”独孤雁微微一愣。
  叶离年嘴角微勾说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早晚都要娶你,我的府邸自然就是你的家。”
  独孤雁把小脑袋轻轻依枕在叶离年的手臂上,她抿唇一笑说道:“我发现,你很风流,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喜欢你的邪魅,喜欢你的狡黠,喜欢你的温柔。”
  叶离年笑了笑说道:“我之前在你心里还是一个下流的登徒子,现在就成了温柔了?”
  独孤雁轻哼一声说道:“你都这样我了,要对我负责啊。”
  叶离年亲了一口独孤雁的脸颊,他点头说道:“负责,天底下,雁雁也只有一个。”
  独孤雁掩嘴轻笑说道:“真是口齿伶俐花言巧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