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竹清和朱竹云围在叶离年身边,她们都是一脸错愕的表情问道:“什么是超级加倍?”
  唱双簧戏她们倒是知道,是一种民间艺术。
  但是超级加倍,她们两个哪怕是星罗帝国贵族朱家的小姐,见多识广,也都根本没有听说过。
  叶离年捧住朱竹清的小脸,他胡乱解释说道:“超级加倍就是斗魂场的比赛时押注的一种加倍下注的方式,意味着很看好某一方。”
  “原来是这样子啊,离年哥哥,你懂得真多。”朱竹清娇笑一声说道。
  朱竹云在叶离年身后给他按摩着双肩,她笑着说道:“夫君,我们姐妹两个一起来找你,你想怎么回报我们?”
  叶离年呵呵一笑说道:“关于怎么回报这方面,我懂得更多,但是很可惜,我今天凶多吉少啊。”
  朱竹清微微一愣问道:“离年哥哥,此话怎讲?”
  叶离年摊手说道:“你们有两个人,而我只有一个人,可不是凶多吉少么?”
  朱竹清还是一脸茫然,她太过单纯,根本不了解这些事情。
  朱竹云是姐姐,倒是比朱竹清懂得多。
  朱竹云身影忽然一闪,来到叶离年身边,她红唇欲滴,滑腻的小手轻轻拽开叶离年的扣子,一双眸子里流转着魅惑的光芒说道:“夫君,可是你实力强大,我们两个加在一起也才勉强能与你分庭抗礼啊。”
  叶离年本来也是定力强横的存在,可惜怀里有朱竹清这个又纯又欲的小妖精,身旁还有一个风情万种的朱竹云,那白皙的事业线,让人完全忍不住心生摇曳。
  叶离年吞咽了一口唾液说道:“你们两个都来了,这让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朱竹清猛然抱紧叶离年,叶离年的表情瞬间一变!
  峰峦叠嶂!
  这压迫力简直了!
  叶离年深深倒吸了一口凉气,旁边还有一个朱竹云虎视眈眈呢!
  朱竹云迷死人不偿命,嘟着唇说道:“夫君,我和竹清一定会对你毫无保留的。在此之前,让我们两个先给你跳一段舞蹈,助助兴致。”
  叶离年可是正人君子,但是朱竹云都这样盛情邀请了,叶离年也是难以拒绝啊!
  叶离年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能驳了朱竹云的面子。
  不过,朱竹云提出要和朱竹清一起跳一段舞蹈,倒是让叶离年出乎意料。
  叶离年嘴角微勾说道:“你们以前是朱家的千金,跳舞这种事情,应该不用你们亲力亲为吧?你们从小学习的不是魂师的战斗技巧,还有贵族的阴谋权术么?”
  朱竹清摇头说道:“离年哥哥,为了活下去,我们从小就什么都学。琴棋书画、魂技运用、魂兽以及武魂的种类……像是跳舞,我们的武魂特点就是柔韧好,很适合跳舞,我还从来没有给你跳过舞,你欣赏一下我和姐姐的舞姿好不好?”
  叶离年轻咳一声,他语气勉强说道:“好吧。”
  叶离年倒是想看,但是他怕忍不住,朱竹清和朱竹云这种齐臀的旗袍,白皙的美腿还有那呼之欲出的事业线,她们跳起舞来恐怕会让叶离年鼻血四溅。
  叶离年可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啊,正是气血强盛的年龄。
  朱竹清和朱竹云互视一眼,美眸之中皆是划过一抹戏谑之色。
  朱家让她们学习的舞蹈可不是普通的舞蹈,而是摄人心魄的魅惑之舞,也是为了展现出幽冥灵猫最大程度的魅惑力。
  毕竟她们要嫁的人都是星罗帝国的皇子,虽然她们两个最后只有一人能真正成为星罗帝国的皇后,另一个则是要彻底游离于星罗帝国权利范围之外。
  朱竹清和朱竹云都来到客厅稍微空旷一点的地方,伸展修长的美腿,步伐频频变幻,白皙的手臂宛如水波一般游动,翘臀亦是随着她们跳舞而扭动着。
  叶离年看得两眼直冒红心。
  “这……这谁顶得住啊?”
  叶离年不用动脑子都知道,这是朱竹清和朱竹云故意的商量好的,说是助助兴致,恐怕真正的目的是让他心情激动。
  叶离年的嘴角已经微微上扬,他暗暗想到:两个魅惑人心的小妖精,看我怎么把你们降服。
  叶离年搓着双手,他微笑着说道:“你们两个都去浴室洗一洗。”
  朱竹云停下舞蹈,她听着饱满的胸脯,微微眨眼问道:“夫君,你还没有评价我们两个跳的舞好不好看呢。”
  朱竹清也是看着叶离年,纤细的小手在她自己圆润的大腿上轻轻划过。
  叶离年顿时火焰焚心。
  见叶离年不说话,朱竹云直接走到叶离年的身旁,双臂紧紧抱住叶离年的手臂。
  朱竹云那性感的翘臀更是紧挨着叶离年的大腿。
  弹性十足!
  朱竹云一脸幽怨之色说道:“夫君,你快说我们跳的舞好不好看?”
  叶离年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两个跳的舞再好看,也不如你们汗流浃背的时候好看。”
  “夫君,你不正经~”
  叶离年说道:“松开我的胳膊。”
  朱竹云倒是不敢过分,叶离年一说话,她就乖巧的松开了叶离年的手臂。
  朱竹云低着头说道:“夫君,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叶离年把朱竹云按到自己的大腿上,他抬手就在朱竹云饱满的臀部上打了一巴掌,丝毫不顾忌他打的是一个勾勒出完美弧线的性感翘臀。
  巴掌声,清晰可闻。
  叶离年说道:“是很过分,所以我得一下你们两个。”
  朱竹清微微噘嘴说道:“我也要接受啊?离年哥哥,你不爱我了。”
  叶离年笑了笑说道:“那就让你姐姐代你受罚吧。”
  一巴掌接一巴掌!
  很快,朱竹云的翘臀就红了。
  朱竹云轻哼一声说道:“夫君,你打吧!打坏了,看以后没有减震了,到时候酸的还是你的大腿。”
  叶离年微微一愣,朱竹云的话还有几分道理。
  叶离年叹了一口气说道:“也罢,就饶你一次,你们都去浴室洗一下吧。”
  朱竹云楚楚可怜抬起头,她起身的时候,小手居然还大胆地摸索了一下叶离年。
  叶离年顿时精神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