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2 看不见的朋友

002 看不见的朋友


  阴冷的夜风透过破屋的缝隙吹了进来,考虑到这间屋子残破的程度,风可以说是从四面八方蜂拥而入的。
  被冷风吹得发颤的杰瑞,也没法继续沉浸在金手指带来的兴奋感中,此刻的现实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之前半梦不醒的时候,他听到了系统的旁白声,一度令他以为这是室友们的恶作剧。
  醒来后,手游《魔法觉醒》中的卡牌界面令他已认清了现状,那票逆子没有此等能力。要是有这本事,直接去拍电影不好吗?
  眼前熟悉的魔法卡牌,与之前的旁白内容,令杰瑞意识到自己此时所在的位置——
  冈特家族的老宅废墟。
  老实说,这可真要命。
  杰瑞不清楚现在具体的年月日,只能看出现在是深夜时分,还是一个比较冷的黑夜。
  从冈特家族老宅已经废弃这一点来看,应该是伏地魔自灭满门后的时间点。
  但这其实对锁定时间点的帮助不大,可选的范围依旧很广阔。
  杰瑞依稀记得那是在正传很久以前的事情,动手时那个本名汤姆的家伙似乎还没毕业。
  眼下,他连具体季节都弄不清楚。夜里的风确实很冷,但是对一个‘身无寸缕’的婴儿来说,哪一个黑夜不冷呢?
  杰瑞再次回顾了旁白的内容,其中对此身生母的描述引起了他的注意。
  ‘听起来,有点像是卜鸟戴尔菲·里德尔,这可不妙。’杰瑞在心中暗叫不好。
  由于各种原因,他并没有看所谓的正统续作《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
  无论是舞台剧还是剧本书,他都没看,对内容的了解仅限于他人的吐槽与剧透。
  如果真的穿越到戴尔菲的世界线中,那杰瑞就不用指望什么剧情优势了,往后余生只能靠金手指来拼搏。
  这样好吗?这样很不好。
  杰瑞确实厌倦了平凡,但这不代表他有多喜欢没完没了的挑战,一场心中有数的奇幻之旅才是最对他胃口的。
  呼啸而至的风打断了他对未来的畅想,保暖,这才是他现在的当务之急。
  从纳威·隆巴顿那刺激的童年经历可以看出,巫师幼儿们非常耐造,也许是魔力为他们提供了保护?
  但差点没头的尼克用他的惨痛经历证明,这招可能未必管用。
  ‘总之要先设法抢救自己,一直躺在地上可不成。’杰瑞打了个哆嗦,开局就扑街这种结局可不是他想要的。
  他挣扎着尝试起身,左扭右扭后仍然徒劳无功,只是被起刺的烂地板磨得生疼。
  也许应该寻求魔法的帮助?
  七十七张魔法卡牌就悬浮在他面前,咒语等级统统没超过十级。在阵列上方还有一行提示,当前魔法书等级为三十级。
  这正是他穿越前的体验服账号,刚刚好集齐了已推出的卡牌。
  他原本以为是自己时来运转了,所以抽卡的结果才那么恰到好处,现在看来实在有些可疑。
  是偶然的巧合,还是自己触发了某种神秘机制?
  杰瑞并不知道其中的答案,也不打算现在来一通胡猜乱想,赶紧给自己找个舒坦点的地方才是最重要的。
  他再度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卡牌阵列,试图从中找出能在此时帮到自己的魔咒。
  “飞来咒,飞天扫帚,统统加护……”杰瑞看来看去还是没拿好主意,感觉都不大靠谱的样子。
  原著中【飞来咒】是用于召唤无生命物体的,不过,在手游中玩家们能用它直接把对手及其召唤物扯过来了。
  当然,这也能解释,玩家们瞄准的是对手的衣服,其他的不过是被顺带扯来的附属品。
  只是杰瑞现在身上一丝不挂,周围也没有看上去适合当毯子、被褥的东西,想扯也没有目标。
  【飞天扫帚】也不行,刚出生就能骑上扫帚飞的婴儿,那应该是魁地奇之神,杰瑞肯定自己没戏。
  【统统加护】是防御性魔咒,靠魔力屏障来保护特定区域,可以抵挡或击退大部分咒语,但杰瑞并不清楚它是否能够隔开冷风。
  虽然在游戏中用了很多次魔咒,但是他到底没有实际操作过,更加不清楚它们在这个真实的魔法世界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展现出来。
  也许可以先试一下?
  杰瑞有点心动,但他注意到自己的魔力槽至今没有充满,湛蓝之光标注的数值仍然是九。
  ‘这可有点不妙。’他怀疑系统出了什么问题,比方说只有在霍格沃茨才能正常运转什么的。
  又或者,自己的天赋很差,魔力回复速度比蜗牛还慢,迟迟爬不到十。
  在焦虑与寒意的驱使下,杰瑞决定挑一张卡牌试试效果。为了节约魔力以防万一,他选择了不耗蓝的伙伴卡。
  【弗雷兄弟:后排输出型伙伴】
  两个人的话,做起事来应该会比较方便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杰瑞抬起手轻触卡牌。
  在触碰的瞬间,这张伙伴卡化作流光飞出,中途分化成两道光芒,落在了屋内的左右两侧。
  两道朦胧的人影轮廓于光芒落地之处凭空浮现,看上去仿佛是梦境中的幻影。
  杰瑞有种感觉:自己可以控制弗雷兄弟,用意志驱使他们行动。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召唤物,想要观察这张伙伴卡的实际效果。
  可还没等他看清,左侧人影落地的位置就突然闪过一道绿光,立在那里的人影被打了个正着、轰然炸裂。
  【科尔比·弗雷生命值耗尽,已下场。】一行提示从杰瑞面前划过,但他压根顾不上看。
  突如其来的攻击令他大感震惊,急忙在脑海中招呼弗雷兄弟中剩下的那个,让对方带上自己赶紧溜之大吉。
  在呼救的同时,他还激发了【火焰熊熊】,直接朝左手边砸了过去。
  一束光亮的红色火焰从杰瑞的掌心飞出,射到了屋内的左侧角落,在落地的瞬间就化作一团烈火。
  焰火旋转着喷射成圈又飞快回转,火蛇舔吮之处顿时噼里啪啦的燃烧起来。
  魔咒释放的相当顺利,房子被烧得红红火火;但另一端伙伴卡的操控就很糟糕了,压根没能过来。
  这不是说费舍尔·弗雷恐惧过度、临阵脱逃了,他其实是按召唤者意志行动的傀儡,并没有那么高的智能。
  导致对方缺席的原因是——又一次爆炸。
  费舍尔在接到转进指令后就快步走向杰瑞,结果半路上碰了下烂椅子,又是一道绿光迸发而出。
  当场就把路过的费舍尔炸成了碎裂的光点,那把烂椅子也不堪重负地迸裂开来,一片飞溅的碎木擦中了杰瑞的左手。
  在痛楚传来的瞬间,一道绿色的光条显现在卡牌阵列下,这是他的生命槽,刚被削掉了一丝。
  这下子他终于搞明白了,没有什么潜在暗处的袭击者,这其实是伏地魔为潜藏魂器设下的黑魔法。
  ‘奇怪,这具身体的生母,是怎么进来又出去的?’杰瑞一时有些困惑,总不可能是巧合吧?
  也许,是那个女人事先破除了途经之处的黑魔法。
  杰瑞并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但是愈演愈烈的火势已经容不下拖延观望了。
  他可不想自己把自己烧死,那也太丢人了,简直是穿越者最耻辱的死法之一。
  此时面前的虚拟屏幕中,伙伴卡【弗雷兄弟】变成了灰色,一道指针在卡面上缓慢旋转,标志着冷却时间尚未结束。
  魔力的恢复速度比杰瑞预计的要快得多,【火焰熊熊】所需的魔力值为4,释放后蓝色槽足足被削去一截,却在几个呼吸的功夫涨回了一半。
  于是,他不在节省魔力与卡牌,为了跑路全力以赴。
  【凯文·法雷尔】、【丹尼尔·佩杰】、【洛蒂·特纳】依次激活,【清水如泉】与【冰冻咒】则蓄势待发。
  【火焰熊熊】的持续时间已经结束,跃动的魔法火舌飞快消失,但那些已经被点燃的旧家具可不会自动灭火。
  如果这间屋子里没被设置那么多黑魔法的话,杰瑞还可以用【清水如泉】浇灭火焰。
  但现在,他可不想在这间危险的破屋中久待,更不敢胡乱施法,天知道伏地魔在这里下了多少恶毒的魔法。
  于是,杰瑞让洛蒂把自己抱起,凯文和丹尼尔一前一后作为掩护,全速奔向门口。
  此时火势已然扩散,这件危房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太多,呛鼻的浓烟从燃烧的破烂中升腾而起。
  哪怕只是很短的一小段路,也有燃烧的破烂挡路。
  还好【清水如泉】这道魔法没有让使用者失望,十道水柱鱼贯而出、轻松浇灭了逼近的火焰。
  在三名‘伙伴’的全力保护下,杰瑞安然无恙地抵达了屋外。
  由于洛蒂的回魔特性和丹尼尔的恢复特性,等到杰瑞被转移出来的时候,他的魔力值与生命值都回满了。
  在逃到屋外后,他反手便又是一发【清泉如水】,喘了口气等到魔力恢复,就再补了记【冰冻咒】。
  一套组合拳下去,总算把火给砸灭了。
  就是一不小心再次触发了屋内的恶咒,殿后的丹尼尔不幸中招,被打回原形——变成卡。
  散发着寒气的冰面一路蔓延到门内,屋子里一团糟。
  在静静发霉数十年之后,这些破烂先是被火烧、接着又被水淋,最后还被冰冻了一番,算是彻底报销。
  杰瑞凝视冰面,对【冰冻咒】这道魔法所展现出来的效果感到疑惑。
  由于游戏机制,许多魔法在手游中的效果与原著略有不同,比如飞来咒。
  之前他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不过由于形势紧急他没有多想。现在回过神来了,便再度思考下去。
  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第二部《密室》中,赫敏曾使用冰冻咒对付康沃尔郡小精灵。
  杰瑞记得当时那些闹翻天的小精灵,是被魔咒静止了,而不是冻成一坨坨冰块。
  这是明显的不同。
  那么其他魔咒呢?又会是什么效果?杰瑞对此十分好奇。
  这时他注意到冰面居然映出了其上事物的倒影,在月光的照映下还颇为清晰,确实被冻得恰到好处。
  杂草、老屋以及浮在半空中的自己……
  杰瑞定睛再看,没错,这冰面并没有映出洛蒂与凯文的影子,就好像他们不存在一样。
  ‘【伙伴卡】并不会被冰面倒映,那么镜子呢?其他人类又是否可以看见他们?’杰瑞心中隐隐有所猜测。
  在月光的照映下,婴儿呢喃道:“看不见的‘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