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4 迂回包抄其徐如林

004 迂回包抄其徐如林


  狭窄弯曲的土路,浓密的灌木树篱,非常陡的坡度,这显然并不是一次愉快的漫步,尤其是身上没衣服穿的时候。
  新生的杰瑞,与他的‘朋友’们在黑暗中赶路,计划去有人烟的地方搞一些生活用品。
  最起码得弄条毯子把自己包裹起来,他并不是一名爽朗的天体营爱好者。
  洛蒂·特纳的怀抱并没有给杰瑞带来多少暖意,并不是因为过于平坦之类的原因,而是由于对方的体温和空气差不多。
  从赫敏到格洛普,他挨个试了一遍。结果无一例外,可以触摸到柔软的皮肤,却没有活人该有的体温,但也并非死者的冰凉。
  就像是一团凝聚的空气,大概,这就是他们自身的共同性质。
  这些用【伙伴卡】召唤出来的‘朋友’此刻并不是真实的活人,但也不是正牌幽灵。
  在杰瑞眼中,她们是朦胧、半透明的,但身上也有着不同的颜色,尤其是爱画画的洛蒂,衣服上还有颜料的痕迹。
  在林间夜风的吹袭下,杰瑞曾试图躲进洛蒂的衣服里面,却发现那些纽扣、拉链都像是装饰一样,自己无法解开。
  ‘难道这是和谐补丁。’杰瑞感觉自己无力吐槽,他真的只是想躲一躲风而已。
  抱怨归抱怨,生活还得继续。
  杰瑞从牌库中挑出了咒语卡【愈合如初】,准备等一下使用它。
  和手游中的设定略有不同,杰瑞使用魔法时并不用先编制卡组、再等待手牌轮替,直接从牌库里抽就行了。
  就连伙伴卡的相关限制也被连带解除了,他再也不用犹豫自己到底该挑选哪三张伙伴卡了。
  只要场地合适,他就能叫上所有‘朋友’一起群殴对手。
  不过,冷却时间还是有的。想变成无情的阿瓦达啃大瓜加特林,可没那么容易。
  【愈合如初】是回复型魔咒,在原著中被用来治疗中小型伤势,比如被打断的鼻子、受伤的脚趾或者裂开的嘴唇等等。
  在面对那些更为严重的伤势,比如断手断脚的惨烈情况,这道魔咒的效力就不够用了。
  但是在手游中,所有单位都被数值化处理了,只要把生命值加回来,就算被神锋无影切片也没什么好怕的。
  当然,杰瑞挑选【愈合如初】这道治愈型魔咒,并不是他要实验魔咒在现实中的回复效果。
  虽然他现在也有血条了,但是亲自上场当实验用的小白鼠这种事,还是免了吧。
  这道治疗魔咒是为了洛蒂·特纳准备的,对方是后排回魔型伙伴,靠消耗自身生命力来为杰瑞回复魔力。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两个大活人之间的话,那就是小姑娘边吐血边释放增益魔法,拼上性命也要帮助好友获取胜利,简直是感天动地的友谊。
  不过眼下,杰瑞只是面无表情地向洛蒂施放了【愈合如初】,赶在对方生命值耗尽前把血条拉起来,免得她重新变回卡牌。
  ‘【弗雷兄弟】到现在还有四分之一是灰色的,伙伴卡的冷却时间实在太长了,还是能免则免吧。’
  杰瑞如是想到,完全没把‘朋友’们的牺牲放在心上。
  整个过程中,唯一让他在意的是自身魔力值的波动:释放魔咒使其从9跌成了6,然后在洛蒂的回魔特性支援下快速恢复,到了9后便停止了变化。
  ‘现时魔力值的上限是9吗?这可和手游中不大一样。’杰瑞有些疑惑,为什么不是10呢?
  是因为自己现在肉体年龄太小、尚未发育,还是因为没有魔杖的缘故?又或者另有深意?
  如果是那样的话,被减去的‘1’代表着什么?留下的‘9’又意味着什么?
  数字是人类思维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在漫长岁月中被人们的心灵赋予了极其丰富的内涵与外延。
  在《哈利波特》系列的奇幻世界中尤其如此,7就被许多人认为是一个很有魔力的数字,胜利和荣耀、美德与罪孽都在其中。
  从神秘学的角度来看,1与9同样具备着特殊的意味,其象征意义均有神圣的一面:前者是创造与起源、统一和自我,后者则是循环的终点、大数与界限。
  至于10,那被认为是更高一层的统一,代表着无限,也代表着目标的实现与结束。
  杰瑞凝视自己的魔力槽,虽然没有什么切实的证据,但是他总觉得其中有什么重要的秘密。
  魔力槽这么重要的东西,总不可能是被随便砍掉了一节吧?一看就知道其中大有蹊跷。
  杰瑞对此进行了很多猜测,但最终他只能承认,自己并不清楚导致这一变化的原因。
  毕竟,他昨天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现在也只是在靠金手指机械施法而已,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想出答案。
  ‘果然,还是得去上学啊。’杰瑞为自己的未来做出了选择,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无论是为了搞清楚过往的秘密,还是进一步追求魔法的力量,他都需要设法获取更多的智慧与经验。
  除非他乐意就此止步、满足于既定的七十七张卡牌,不然的话,他就得找一所魔法学校进行系统化的学习。
  杰瑞并不觉得,自己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胡思乱想、瞎搞一气,会是一个好主意。
  正所谓‘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魔法不光为巫师们带来了奇迹,它的研究与使用过程中也蕴含着风险。
  正规训练出来的巫师都有念错咒语、伤及自身的时候,何况自己这种一知半解的人呢。
  杰瑞可不希望,在自学成才的道路上一个失手,就为世界物种丰富度做出贡献。用自己的姓名来为一种新型神奇动物命名的殊荣,还是留给别人吧。
  仔细想想,就算完全依赖系统提供的力量、不做一丝一毫改变,他也得找一所魔法学校上学。
  不然,他的学院宝箱该去哪里刷进度呢?总不能自己开一所黑魔法学校,天天拉着学生陪自己决斗、跳舞吧?
  那样肯定能为魔法界输送大量决斗型人才,学校名字干脆就叫阿兹卡班算了。
  杰瑞猛地摇了摇头,把这个颇具诱惑的选项暂时抛在脑后,等自己成名后倒是可以考虑。
  至于现在,应该不会有人来找婴儿学魔法的。就算有,他也没得教啊。
  总不能教他们打牌技巧吧?比如贝拉三书流、赫敏烟花流和纽特动物园的搭配方法吧?他们又没有卡牌。
  一路上,杰瑞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找一所魔法学校深入地学习一番。
  在原著的世界观中有多所魔法学校,印象比较清晰的是欧洲三大名校霍格沃茨、德姆斯特朗与布斯巴顿,以及美国的伊法魔尼。
  考虑到地理因素以及情报详细程度,他决定以霍格沃茨作为就学的理想目标。
  ‘希望给自己送信的猫头鹰不要像上辈子那样迟到吧!’杰瑞愉快地想到,与此同时,脚下的山路走到了尽头。
  一座村庄出现在他眼前,就坐落在两处陡峭的山坡之间,教堂和墓地在黑夜中仍能显露出大致轮廓。
  【解锁地点:小汉格顿】一行提示划过,令杰瑞知晓了此地的名字,并将之与原著中的剧情联系起来。
  在对面的山坡上,还有一座与冈特老宅一样阴森却更宽敞的大宅子——里德尔府。
  那就是伏地魔的生父,老汤姆·里德尔的家,也是里德尔全家被学生时代的伏地魔干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