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6 友军有难不动如山

006 友军有难不动如山


  一道绿光闪过,整个世界都清净了,这是伏地魔的做派。
  杰瑞可没动不动就请人啃大瓜的爱好,他的选择是取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扔下七枚金加隆。
  趁着雾气尚浓,洛蒂用一张毛绒绒的厚毯子裹起杰瑞,带着他准备开溜;素来‘遵纪守法’的格兰杰小姐则搜集了衣物与水杯等其他生活物品。
  这么做虽然也不大好,但是正所谓事急从权,总不能因为没人能看见就放飞自我、一路裸奔吧?
  杰瑞原本的打算是记住这间屋子的位置,以后再来还钱。毕竟他现在是货真价实的身无寸缕,穷的连窃贼都得表示同情。
  但是,在确认了当下时间的那一刻,一道声音于他脑海之中响起,改变了他的主意。
  “体验服日常福利发放,今日奖励为金加隆2000枚。”手游系统以毫无起伏的声音告诉了他这个天上掉馅饼级的好消息。
  面板也随之发生改变,在卡牌阵列的右上方多出一栏提示,当前财富为金加隆12345枚、宝石365颗。
  说起来实在有点难为情,但杰瑞听到这喜讯后,脑子里直接想起了《我赚钱啦》的旋律。
  还是魔法版本的——我赚钱啦赚钱啦!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我左手买根死亡棒,右手买根凤凰魔杖……
  的确,从此哪怕什么都不做,光是宅在家里,每周也能至少捡到两千金加隆,这种小日子想想都很爽。
  杰瑞一时间也沉浸在对这种舒适生活的想象之中,不过,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没办法,这钱来得快去得也会很快。
  升级卡牌动辄就要花费上千金加隆,随着等级的提升,这个数字还会不断增长。
  杰瑞估计,到了后期,自己就算搞来魔法石、日夜炼金,恐怕都不够用。
  不过,至少现在自己不用为钱的问题发愁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想法,杰瑞乐呵呵地进行了提现操作,七枚金加隆凭空出现在他手中,顺着指缝洒落在地面。
  倒不是他故意拿金币显摆,主要是网易手游里的货币系统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什么银西可与铜纳特统统没有,所有玩家都是拿宝石与金加隆当零花钱的神豪。
  在完成了必要的补给之后,杰瑞一行人果断撤退。借助【云雾缥缈】的隐身效果,他们没被任何人看到。
  毕竟,被开门的动静惊醒的,只有这一户人家。等他们出来查看的时候,杰瑞早就闪到屋外的迷雾中去了。
  丢失的东西固然会令屋主恼怒,但地上的金币足以抚平他的怒火。尽管魔法界的金加隆不能在外界通用,但金子的魅力可不会因此消失。
  话说回来,这款金加隆的含金量是多少?
  离开村庄的杰瑞,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可没学过辨别黄金成色的技巧,他也不怎么关心此事。
  眼下有别的事情引起了他的注意力,对面山坡上的小路传来了闪烁的光。
  一名瘸腿的老人从那里拄着拐杖向村子走来,手上还提着手电。
  杰瑞小心地让伙伴们退开,再次释放【云雾缥缈】,浓郁的雾气将他遮的严严实实。
  老人的腿脚不大好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十分僵硬的样子,为什么会在半夜出门?
  杰瑞并不清楚其中的缘故,只是远远地避开对方,目送对方走向了自己来时的方向——
  冈特老宅。
  很可疑,但杰瑞无暇探究此事。
  在得知今天的日期后,他就决定尽快启程,虽然他现在也没想好自己该去哪里。
  现在的时间是1980年7月31日,哈利波特出生的日子,黑魔王及其党羽正在气焰嚣张地为非作歹。
  托救世主预言的福,许多同人的主角都出生在这个日子,争先恐后地与伏地魔成为宿命之敌,强化了杰瑞对这一天的记忆力。
  “没想到,我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早知道的话,起游戏名的时候就叫斯派克了。”
  杰瑞吐槽了一下自己毫无新意的出生日期,就准备急速开溜。
  去哪里都行,反正是不能待在原地了,他可不想帮人挡枪。
  虽然自己和预言中的救世主并不是完全相符,比如家庭出身这一块,冈特家族未曾击败过黑魔头,其末裔莫芬·冈特还被对方坑死在了阿兹卡班。
  但是其他方面还是比较像的:生于第七个月月末,没错;拥有黑魔王所不了解的力量,也对得上号——手游系统。
  伏地魔的力量是凶狠的黑魔法,哈利·波特则以爱与守护为力量。轮到杰瑞,力量就是氪金升级,又痛又快的力量。
  拿大把大把金光闪闪的小可爱来给卡牌升级,提升它们的威力与魔法书的等级,每一记魔法都将闪烁着金加隆的魅力。
  想想都让人流泪,不是感动而是心痛……
  杰瑞并不觉得自己会是巫师们的救世主,也不想竞争这个工作量超大且极度危险,还没什么福利保障的坑人岗位。
  但他不确定,伏地魔是否知道这一点。
  要知道,那个家伙魂器做多了、精神不正常,仅仅是得知了半截预言,就跑去谋杀婴儿,结果正应了预言、当场扑街。
  万一伏地魔知道有一个姓冈特的孩子也出生在七月底,他会不会在杀人放火的百忙之余,抽空来冈特老宅一趟?
  给这个可疑的婴儿,送一发阿瓦达啃大瓜作为生日礼物,还能顺路和生父一家的骨头聊聊心里话。
  杰瑞的担忧看起来是有点被迫害妄想症,但是并非杞人忧天。
  魔法世界有太多稀奇古怪的手段,踪丝与准入之书的具体运作原理就不是他所清楚的,他可不敢打包票自己的降生没被任何人、任何事物察觉到。
  杰瑞心想,要是伏地魔真的从某种渠道获取了自己的信息,然后脑子一抽就杀过来,那可实在不大妙。
  靠着套用高玩们推荐的卡牌组合,他前世在游戏里打得还算不错,在决斗俱乐部里残杀同学无数。
  可要是把这些游戏经验当真,跑去和杀人如麻的黑巫师对线,结果究竟会怎样那可实在不好说。
  尤其是,来袭的敌人可能起手就是一发阿瓦达索命咒,还是不用叠层数就能直接秒人的那种。
  杰瑞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要是走背运撞上伏地魔,那就只能尝试用【摄神取念】来偷来对方的索命咒,然后返还回去。
  看看能不能帮伏地魔刷一个‘我杀我自己’的稀有成就,还得祈祷命运全程配合。
  让自己使用【摄神取念】时正好抽中阿瓦达索命咒,避开伏地魔掌握的众多其他魔法;对方还得大意了没闪,站在原地乖乖挨打。
  这套方案最关键的一点在于,杰瑞必须比伏地魔动作要快,赶在对方请自己啃大瓜前搞定。
  不然的话,他就得期望自己还能继续穿越转生了。
  “怎么看,都不大靠谱。”杰瑞轻叹一声,就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至于正在被黑魔王蹂躏的魔法世界,还是交给大难不死的男孩来拯救吧!
  “这可不能怪我友军有难不动如山,实在是伏地魔的啃大瓜太猛。”在为自己明哲保身的行为辩解后,杰瑞离开了小汉格顿。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此开始,连目的地都没有,反正他也不认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