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10 因果循环由我而定

010 因果循环由我而定


  “使用【钻心咒】击败巫师*2,该咒语熟练度增加15*2。”
  “击败【精英决斗者】小矮星彼得,决斗积分增加44,获得金加隆49枚、决斗勋章12枚。”
  “击败【顶尖决斗者】小天狼星布莱克,决斗积分增加88、获得金加隆49枚、决斗勋章48枚。【复制成双】活动进行中,累计胜场已达三次,可抽取对方卡牌。”
  “恭喜玩家再次获得比赛胜利,本赛季段位由【入门决斗者】提升至【新秀决斗者】。累计段位奖励如下:金加隆2000枚、宝石100颗,卡牌【统统加护】与【盔甲护身】各一张。”
  一连串的喜讯没能挽救杰瑞的心情,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完蛋了!
  别了,我心爱的卡牌!别了,我堆积如山的金加隆!别了,我车载斗量的宝石。
  越想越痛,某位不差钱的老大爷曾说过:人这一生最最痛苦的事是人还活着呢,钱却没了。
  在这一刻,杰瑞对这句话有了切实的感受,简直让人欲哭无泪。
  靠着欧气爆棚才达成的卡牌全收集成就、足足十五个月积累的体验服福利,仅仅因为一个习惯性施法,就这么烟消云散了吗?
  被他下意识地用钻心咒招呼到地上的两名巫师,分别是小矮星彼得和小天狼星布莱克。
  这两名男巫是《哈利波特》系列中亲世代的重要角色,在霍格沃茨上学时与莱姆斯·卢平和詹姆·波特结为好友,组成了名为‘掠夺者’的四人小团体。
  昔日,为了帮助好友卢平,他两和詹姆甘冒奇险一起偷偷修习阿尼马格斯之术;如今却反目成仇、走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
  原本被赤胆忠心咒守护起来的波特一家,不久前惨遭伏地魔毒手,这说明他们选定的保密人背叛了。
  于是,有了今天杰瑞见到的这一幕。
  当然,他此时如此消沉,不是因为眼见背叛而对友情失望,而是由于自己弄不好也要一不小心达成‘我杀我自己’的搞笑成就了。
  按照原著中的剧情,小矮星彼得原本会断掉一根手指、借助爆炸假死脱身,小天狼星布莱克则将蒙冤入狱。
  此后,彼得化身老鼠躲在韦斯莱家中等待时机,它没有轻举妄动的胆量,只有确定了伏地魔再次强大起来才会行动。
  直到韦斯莱一家携宠物登上报纸,被打入阿兹卡班的布莱克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被‘老朋友’耍了,越狱追杀叛徒。
  一通鸡飞狗跳之后,小矮星彼得借助卢平狼人变身的混乱逃之夭夭,不得不去寻找它的主人伏地魔。
  伏地魔在得到这个仆从后,摆脱了几近绝望的困境,通过一连串的阴谋与杀戮,重塑了肉身。
  黑暗归来。
  说了这么多,不是提醒大家按时吃药的必要性,而是在说明小矮星彼得与小天狼星布莱克对未来走向的重要性。
  没有小矮星彼得的协助,伏地魔恐怕只能像个幽灵一样在森林中潜藏;没有小天狼星布莱克的追击,彼得绝没有行动起来的胆量。
  眼下这两个家伙都让精通阶位的【钻心咒】给放倒了,剧情还怎么进行下去。
  如果伏地魔没法重塑肉身,那他显然不可能搞大贝拉特里克斯的肚子,戴尔菲自然也无法出生。
  那么,转生者现在的肉体也将因此消失。连妈都没了,哪来的儿子?
  一想到这里,杰瑞就非常悲痛。
  新角色创建权限可以令他重新出生,可现在这个角色名下的东西到时候就全没了,卡牌、财富统统销掉,这两场决斗获胜的奖励也一样保不住。
  能剩下的只有记忆和自我,杰瑞苦涩地咀嚼了一遍自己所能保留的东西。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在阿兹卡班学院大逃杀战场养成的坏习惯,起手一发钻心咒以示敬意。
  “明明用【盔甲护身】或者【统统加护】就能搞定的,我怎么搞得……”杰瑞欲哭无泪,只能坐等这具肉体被抹消。
  左等右等,前看后看,附近的路人都注意到有人扑街了,他却依旧没有消失。
  什么都没有变化,就连彼得与布莱克也还躺在地上继续抽搐,嘴角不受控制地流出口水,并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
  路人怀疑这两个家伙是磕了什么成瘾性药物,隔着一段距离观察他们,似乎有人已经报警了。
  ‘怎么搞的,难道说我并不是戴尔菲的孩子,这一年多来都只是杞人忧天?’杰瑞十分错愕,本能地想要凑过去检查一下。
  虽然他其实也不知道有什么可看的。
  雾气悄然变幻形状,穿过了人与人之间的间隙,将彼得与布莱克所在的位置淹没,【凯文】小跑着把婴儿车推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一年下来,凯文的车技算是练出来了,连拐三个弯硬是一个人都没擦到的。
  就在婴儿车来到小天狼星身边的时候,系统的提示音突然在杰瑞脑海中响起,敲碎了他摆脱戴尔菲的妄想。
  “注意:经检测,玩家无情地攻击了血亲长辈,该行为堕落值翻倍计算。”
  杰瑞闻言后看了看自己的贝拉回响,堕落值翻倍,是怕食死徒召唤得不够快,还是嫌弃自己与【赫敏】的钻心咒不够劲儿?
  他面无表情地给小矮星彼得补上一记【昏昏倒地】,同时注意引导【赫敏】也瞄准彼得。
  两发昏迷咒几乎是同时命中了倒在地上的小矮星彼得,顷刻间便令对方晕了过去。或许这对刚吃了一记钻心咒的人来说,晕过去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呢?
  不过,小天狼星布莱克显然并不这么想,他挣扎着将手伸向了自己落在地上的魔杖,他要反击。
  钻心剜骨令布莱克全身上下都像是在被针扎一样,他的意识都因为这剧烈的痛楚模糊了。
  但对叛徒的仇恨,令布莱克支撑了下来,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该死的杂碎被食死徒带走……
  一出手就是如此凶狠的不可饶恕咒,偷袭者显然是黑魔王的手下,布莱克咬紧牙关试图反击。
  杰瑞注视着他的动作,缓缓抬起了手指,又是一道昏迷咒。
  这一次赫敏被要求打击的对象是靠近的路人,对方快要走入迷雾了。
  路人干脆地被弹飞,撞到旁观者身上,与之一起干脆地晕倒,吓得附近的人误以为发生率袭击案件,当即四散奔逃。
  小天狼星倒是还想坚持,但钻心咒对他的打击还未散去,终归没能顶住昏迷咒的魔力。
  ‘攻击小矮星彼得,堕落值正常速度增加;误伤小天狼星布莱克,堕落值增长速度翻倍。’
  结果显而易见,小天狼星布莱克就是通知中被杰瑞攻击了的血亲长辈。
  ‘蛇佬腔,与布莱克家族有血缘关系,银蓝色头发的女性。’杰瑞回溯了已知的各种条件,目标十分清晰了——
  卜鸟戴尔菲·里德尔,伏地魔与食死徒贝拉特里克斯的女儿,危险分子。
  杰瑞沉了口气,如果戴尔菲真的是自己这一世的生母,自己真的是一个在未来孕育、却生于过去的人。
  那么,在自己给小矮星与小天狼星来了一套组合电疗后,自己现在的这具身体为什么还没有消失?
  按理说,整个伏地魔‘复活’事件都将遭受巨大的冲击才对。
  难道说,自己被戴尔菲带来这个时代,这一行为本身也属于【历史】的一部分?
  又或者伏地魔归来再扑街的大势,并没有被改变,这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
  杰瑞百思不得其解,他并不是一个物理学家,压根不理解时光的奥秘,况且这还涉及了魔法。
  但是有一件事情是他清楚的,那就是自己该溜了。
  在大街上连续对人使用不可饶恕咒,还被路人围观,杰瑞可不想刷新阿兹卡班入狱最小年龄记录。
  他抽了小矮星彼得一眼,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诡异的想法——把这家伙带走。
  与其为了祖母悖论、蝴蝶效应而苦恼,倒不如把命运的绳结攥到自己手里。
  不就是担心戴尔菲无法出生、连带着自己的这具肉体也消失吗?直接安排贝拉特里克斯与汤姆·里德尔来一发不就行了!
  杰瑞脑子一热就做出了这个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决定,贝拉的丈夫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表示敢怒不敢言。
  虽然这么做其实并没多少合理性,压根无法保证这具身体不会被世界线变化抹消,但杰瑞还是决定放手一干。
  总比,天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要来得好!
  不得不说,在获取了创建新角色的权限后,杰瑞终于重拾了玩家心态——了不起就把这一世当成是删档内测好了,反正还能重头开始。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召唤【米勒娃·麦格】登场,把昏厥过去的小矮星彼得变形成小老鼠。
  然后,杰瑞命令弗雷兄弟将老鼠彼得与它的魔杖分别看管起来,一人拿一个,远远地隔开。
  是时候离开了,杰瑞一行人快速撤离十字路口。
  在离开现场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小天狼星布莱克,接下来对方会有怎样的命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