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15 黑发黑眼黑心

015 黑发黑眼黑心


  幽暗的丛林中,一个矮小的男人在发疯似的狂奔,就像是魔鬼在他背后追一样。
  他顶着一头稀薄的淡色头发,体型有些偏胖,皮肤显得很脏,就像很久没有认真细致地好好洗澡似的。
  这个男人的五官长相颇像老鼠,鼻子尖尖的,眼睛也小得可怜,一举一动也很像老鼠。
  他在逃亡,在这山坡上的丛林中抱头鼠窜,躲避着身后的追兵,却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不过就算他回头也没用,在他身后追击的,是常人无法用肉眼观察到的敌人,他们步步紧逼、穷追不舍。
  “我是彼得,小矮星彼得,佩蒂格鲁。”男人抽噎着回忆自己的名字,踉踉跄跄地在丛林中逃窜。
  他边跑边回忆自己的事儿,生怕将它们遗忘,完全变成一只蠢老鼠。
  身后的灌木丛沙沙作响,惊得他越跑越快。斜道里突然间窜出了一群金丝雀,劈头盖脸地向他砸来。
  仓皇之下,男人感觉自己一脚没踩稳,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就顺着山坡滚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一处洼地里。
  他的皮肤被枝丫、小石子磨破,伤口也粘上了泥土,痛苦进一步刺激了记忆。
  “我是虫尾巴,”彼得想起了自己的外号,想起了昔日的朋友们,“大脚板、月亮脸,你们在哪里,快来救救我啊。”
  接着,他绝望地想起了另一个名字,‘尖头叉子詹姆’,还有自己所做的事情。
  大脚板和月亮脸不会来了,即使来了也不会救自己,他们会杀了自己的。
  ‘因为我背叛了他们,我出卖了波特。’彼得想起了当初发生的事,自己被黑魔王找上,恐惧之下成了食死徒的探子……
  “饶恕我,饶恕我。”小矮星彼得咕哝了几句,就挣扎着起身,跌跌撞撞地继续奔逃。
  可人的体力终究是有限的,他在林子中窜来窜去,双腿越来越酸,眼看就跑不动了。
  ‘只要不停下脚步,路就会不断延伸。’彼得突然想起了这句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话,顿时觉得身体又生出一股力气,接着奔逃起来。
  这个男人在竭尽全力地逃窜,诡异的是,他一直没能逃出这边山坡上的小树林。每一次快要跑到边缘的时候,他都不自觉地折返了回去。
  显然,彼得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他的认知中自己置身于广袤无垠的丛林中,往哪个方向看,都是树,形态各异的树。
  随着时间推移,彼得的体力不断流逝,记忆却逐渐清晰起来,从被强制变形变成老鼠后的浑浑噩噩中解放出来。
  自从被那个‘神秘人’捉住后,到底过去了多久?
  彼得试图从自己断断续续的记忆中找出答案,却徒劳无功。
  在和小天狼星布莱克一起被钻心咒打倒后,他就被对方掳走、囚禁,长期处于被变形成老鼠的状态,完全搞不清楚外界状况。
  在他的记忆里,自己被反复地在老鼠与人形间切换:前者蒙昧且愚蠢,什么都记不清;后者会被敌人凶狠地攻击,往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倒在地。
  想到这里,彼得全身颤抖,那个囚禁的巫师简直残忍到了不像人的地步。
  任自己怎么跪地、哭喊、求饶,都没法打动对方。得到的回应,永远只有各种或是见过的、或是没见过的魔法攻击。
  彼得尝试过反抗,对方似乎很满意他这一举动,甚至还把魔杖抛了回来,但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
  一道道绚丽的魔法虹光过后,彼得再次被打倒在地,然后被对方用见效奇快的治疗魔法拉起来,接着又是一顿残酷的暴揍。
  彼得也尝试过逃亡,在被变回人形后,只要一从老鼠的兽性中清醒过来,他就发疯似地逃窜,逃离那个魔鬼。
  可每次他都会被捉住,被那些看不见的魔鬼爪牙逮回那间阴森破败的鬼屋中去,接受又一轮惨无人道的殴打。
  被火烧、被水淹、被飓风卷起又摔下,被各种奇奇怪怪的动物撕咬,回想起那些噩梦般的遭遇,彼得绝望地呻吟起来:
  “为什么偏偏抓了我,大脚板不也在那里吗?他比我要更强啊!”
  除了一阵吹过的微风,和远处草丛中传来的沙沙声外,再无别的动静,没有人回应他。
  “我看不见他们,但他们是存在的,能抓到我也会被我打中。”彼得恐惧不安地躲在树丛里,哆嗦着嘀咕道。
  一道灵光在他的脑子里闪过,“是隐形衣,他们披着隐形斗篷!”
  他早应该想到的,在学校的时候,他多少次看着尖头叉子隐没在那件衣服之下啊!
  在自认为知道了追击者的真相后,彼得稍稍恢复了一点勇气。
  或者说是被捉到后将要遭受的殴打,令这家伙在恐惧与痛苦的驱使下不得不行动起来。
  接着逃,朝着太阳所在的方向,他迈开了脚步。
  许久后,彼得累的气喘吁吁,抬起头来眼中所见却除了树还是树。
  他绝望地想到,自己或许永远也逃不出这片大丛林。
  就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又一个念头扎进了他的脑袋里,“不能停下来啊!”
  这一次彼得没有被鼓动起来,他绝望地发现,这些驱使自己坚持逃亡的念头根本就是被外力植入的,他压根没听过这种话。
  那个囚禁自己的魔鬼到底长什么样子?彼得呆呆地问自己,却没有得到答案。
  记忆中关于对方的印象,只有一道模糊的黑影,声音也无法记清。不要说那个人的长相,就连性别也无法确定。
  ‘我的脑子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在意识到自己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逃脱希望后,彼得崩溃了。
  他瘫倒在地,抽搐地等待魔鬼的爪牙将自己拖回去,接受下一轮死去活来的折磨。
  这一次,彼得走运了,没有太多额外的痛楚,只是一道飞来咒就走完了流程。
  小矮星彼得被这道魔法的力量从地上生生扯了起来,接着重重地砸到树上,“嘭”地一声就晕了过去。
  原著中飞来咒通常用于召唤物体,并非完全不能召唤活物,但是稍微高级一点的生命就无法被召唤了。
  杰瑞练到现在,也没法单靠自己就使出‘小矮星飞来’,刚刚的操作是激发了该魔咒在游戏中的效果。
  【飞来咒:朝指定方向释放后,首个被命中的单位会被拉向施咒者,并遭受伤害与禁锢效果。】
  “使用【飞来咒】击败巫师*1,该咒语熟练度增加15*1,当前熟练度为15005,激活特性词条——财宝飞来。”
  “击败【入门决斗者】小矮星彼得,决斗积分增加1,获得金加隆49枚、决斗勋章1枚。”
  “【复制成双】活动进行中,当前累计胜场次数为三次,可抽取对方卡牌。”
  杰瑞听着系统播送的提示声,内心毫无波澜,只是挥挥手解除了自己身上的幻身咒,顺便解散了自己派去练习追击的伙伴们。
  除了要负责把小矮星彼得变回老鼠的【麦格教授】,以及要持续提供增益的洛蒂、凯文和丹尼尔,其余的伙伴都直接变回了卡。
  自从十年前用钻心咒放倒小矮星彼得之后,这套台词杰瑞少说也听了上万遍了,早就腻到不行了。
  固定的战斗流程,固定的通知格式,除了咒语视熟练度的刷取进程有不定期的更换外,其他的环节重合度总是高到降不下去。
  就这么重复了将近十年的时光,差不多一万五千次真人PK,彼得快要被玩坏了,杰瑞自己也腻味到了极点。
  在把对方所会的咒语压榨干净后,他就试着进行追击战,提高自身施法精确度,培养个人的狩猎能力。
  虽说,一名小巫师拿一个成年男巫来当教具、学习如何狩猎这件事,怎么看都很奇怪就是了。
  当然,为了确保小矮星彼得无法逃离,杰瑞还用【混淆咒】干扰了他的视觉和听觉,令他只能在树林中打转。
  不过,哪怕事后消除了彼得关于逃亡失败的大部分记忆,在反复扑街几百遍之后,他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看着他这一次的表现,杰瑞再次确认了这一点。就连强制注入各种鼓动性质的念头,也没法稳定调动对方逃跑的积极性了。
  嗯,也可能是篡改记忆、消除自身影像做的太过火,把这家伙快搞疯了。
  ‘光是打固定靶的话,想想都有点无聊呢?’杰瑞坐在树上,漫不经心地想到。
  此时,幻身咒的效果已然消除,他的身形显露了出来:正是名十一岁的帅气男孩。
  在他细密黑亮的碎发下,是精致和谐的五官:斜飞的英挺眉毛正衬托出了黑玉般的眼眸,挺直的鼻梁下是轻抿的薄唇,就连耳朵的尺寸也恰到好处。
  他的肤色白皙且不失血色,身形修长显瘦,整个人都透出一种棱角分明的英气。
  杰瑞很满意自己这一世的外表,长得帅实在是太好了,走到哪里都受人欢迎的滋味他简直享受的不得了。
  ‘算算时间,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也该来了,希望今天回里德尔府后能看到它,我都快等不及了。’
  杰瑞伸了个懒腰,就从【麦格教授】手上接过了老鼠彼得。今天的每日运动结束了,他得回家了。
  没错,现在的时间是1991年7月15日,星期一,杰瑞在约九年前的那一天被里德尔府的看门人老弗兰克收养了。
  准确来说,这既是杰瑞此身生母仅存的母性,也是他自己的决定。
  正所谓,要用魔法来打败魔法。
  老弗兰克突破【驱逐麻瓜咒】,出现在冈特老宅的原因,正是杰瑞生母在将这倒霉孩子遗弃后莫名产生的悔意。
  根据杰瑞通过【摄神取念】获取的记忆来看,老弗兰克在1980年8月1号,被一名银蓝色头发的女巫施展了某种时效很长的魔咒。
  自那一天起,弗兰克每天都会去冈特老宅门口转一转,他总觉得那里有个孩子等着自己收养。
  这个‘习惯’,足足持续了两年,直到杰瑞重回故居的那一天。
  在思考了一番后,杰瑞用货真价实的婴儿哭声,把老弗兰克引了过来,给自己找了一处命中注定的落脚之处。
  如今,九年过去了,他已经11岁了,是时候离开这里,前去霍格沃茨了。
  ‘但是,还有些事情要做。’杰瑞回头望了一眼树丛中的冈特老宅,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