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23 失踪之人

023 失踪之人


  四十八个摄像头四十八个花,个个都那么模糊看的人眼花。
  杰瑞仰躺在床上,双目无神地注视着天花板,就像是无论怎么数羊都睡不着的失眠者一样。
  当然,此时杰瑞脑子里并没有山羊在跳栏,他又不是阿不福思。
  眼下,他正在分析【小蜘蛛群】牌监控系统传输回来的数据,表情一本正经。
  ‘盖洛夫妇在做繁衍生息的正事,不打扰他们了,跳过跳过。’
  ‘这块灰色的斑点应该是彼得的阿尼马格斯,看样子夺魂咒对他的效力还不错。’
  透过小蜘蛛们的近视眼,杰瑞看到灰色斑点在向屋外移动,走的还是来时的原路,看上去没什么问题。
  灰色斑点挤进了墙壁,彼得顺着鼠洞钻出了里德尔府。
  杰瑞把视角切换屋外的【赫敏司长】那头,这下就清晰多了,果然还是同类比较好用。
  老鼠彼得朝着预定的集合地奔去,看来这次是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了,杰瑞觉得这样再好不过。
  如果彼得挣脱了夺魂咒的控制抱头鼠窜、逃之夭夭,即使杰瑞事先预备了捕捉方案,他也会琢磨一下别的选项。
  比如,就这么放对方跑路。
  饱受折磨的小矮星彼得,肯定会去设法寻求大佬的庇护。作为背叛者,他能找谁呢?
  十有八九是伏地魔吧?
  要知道,这一世彼得可没能顺利使出假死之计,小天狼星布莱克就算无法自证清白,也绝对会把真相说出来,好让其他凤凰社成员去追击彼得。
  不对,以那家伙在原著中的性格与表现,不像是会老老实实等待的样子。
  就算被不经审判地捉进阿兹卡班,小天狼星布莱克也会想方设法地越狱,亲自追杀彼得这个叛徒。
  这一点,小矮星彼得作为对方的老朋友,显然会比杰瑞更加清楚,他只能去找伏地魔,期待对方能够东山再起。
  如果那样的话,伏地魔及其麾下的食死徒势力,就会以比原著中更快的速度卷土重来。
  邓布利多的精力无疑会被伏地魔牵制住,魔法部与凤凰社同样如此,剧变的形势也会对杰瑞造成影响。
  会是数不清的麻烦,还是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杰瑞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甩开,自己思虑过多的老毛病又犯了。
  他很清楚自己的缺陷,说得好听是‘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说的难听,就是‘多谋少决,优柔寡断’。
  每次总是有的没的想了很多,在综合了各方面的考量之后,好不容易做出的决断,事后想想也不过是个折中之策,左看右看也不像是最佳答案。
  就像这回,换个性子急的人,早就抄起黑刺梨木魔杖、连夜闯进里德尔府了。
  先是除你武器、速速禁锢,然后再摄神取念,最后是修复一新、愈合如初、遗忘一空,一套魔法下来什么都清楚了。
  ‘不过,现在也没差,该知道的东西,我差不多也知道了。’杰瑞如是想到,他的双眼在黑暗中微微闪烁着血红的光芒。
  没错,他又一次施展了【摄神取念】。
  在小矮星彼得返回集合地后,杰瑞借助与【赫敏司长】的法术联动,同步施展【摄神取念】来判别彼得供述的情报真实度。
  同时,他还操控【麦格教授】在一旁压阵,以作策应。
  虽然不觉得小矮星彼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挣脱夺魂咒并找到新的靠山,还敢跑回来编瞎话阴自己,但杰瑞还是做足了防范措施。
  小心谨慎是一个好习惯,有志于成为巫王的人,都应该牢记这一点。
  回顾一下第二代黑魔王的扑街经历,就该明白谨慎的好处:
  伏地魔草率地相信半截预言,一个人跑去戈德里克山谷灭门波特一家,还非得亲自对婴儿下手,结果被爱之守护咒把索命咒给反弹了回去,毁掉了自己的身体。
  之后也不省得吸取教训,差不多每个学年和哈利·波特来一场真人快打——《魔法石》中附身奇洛被守护咒烫手;《密室》中魂器日记死于话多。
  《火焰杯》中好不容易复活,非得再来场巫师对决,由于孪生杖芯触发了闪回咒效果……
  一直到大结局的时候,都是如此。伏地魔执着于亲手干掉预言中的救世之星,结果却因老魔杖的认主机制而白白送了人头。
  杰瑞决定将伏地魔的教训引以为戒,能够暗中行动秘密得手,就不要风风火火地正面强袭;有机会进行正义的群殴,就不要孤身一人进行单挑。
  在总结第二代黑魔王生平经验教训的同时,杰瑞也将彼得所探听的情报一一接收了过来。
  一队来自美国的旅行作家夫妇及他们的女儿?——×
  一户来自美洲、与蛇佬腔有关的巫师家庭。——√
  据说人在办事时的警戒心是最低的,因此杰瑞假定这对夫妇刚刚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那么,结论就很有趣了。
  第一,如果没有搞错言语中的指代对象的话,这户人家的女儿并不叫图多盖洛,她的名字应该是蕾欧娜。
  不过,也存在蕾欧娜是女孩的中间名的可能。
  第二,这对夫妇是来自美洲的巫师,而且女人出身的家族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血脉,其母亲就具备蛇佬腔的天赋。
  当然,也存在攀附的可能。
  霍格沃茨四巨头之一的萨拉查,可以说是最出名的蛇佬腔,其后人也以此出名。但是,这并不代表其他人就没有自行掌握蛇语的可能。
  不过,这既然是床上的私密话,那么至少这对夫妇自己对此应该深信不疑。
  第三,这户巫师家庭的蛇佬腔能力并不稳定,女人本身及其祖母、女儿都没有激发出这能力。
  在讨论过程中,这对夫妻提到了两名与他们关系较近的蛇佬腔,分别为女人的母亲与另一位名叫雷欧娜的教授。
  另外,从这对夫妻的讨论内容中可以得出,男子似乎想做巫师界的孟德尔,靠与冈特家族的后裔联姻来再现蛇佬腔能力。
  对此,杰瑞表示暂时敬谢不敏。
  倒不是他有意奉行纯洁忠诚的恋爱观,也并非有多讨厌那个小姑娘,而是这件事本身就很有问题。
  根据彼得脑海中的知识来看,截止十年前,巫师们应该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决定了新生儿是否能继承魔法天赋。
  冈特一族的先代,却不用上英国法庭,直接在家结婚,结果把后人的脑子都搞得不怎么正常了。
  即便如此折腾,哑炮现象也会在纯血家族之中莫名出现,搞得老顽固们急匆匆地将之除名,以作掩饰。
  由此可知,巫师们在魔法遗传学的探索恐怕十分浅薄,这对夫妻也不大可能有什么高明的见解。
  巫师界以十七岁为成年,要是杰瑞跟这家人走,说不定六年后就要过上日日夜夜为蛇佬腔的重现做贡献的日子了。
  听起来似乎不错,但就杰瑞前世所知的一些配种方面的知识来看,有些地方的种马到死都见不上母马一眼,只能做个无情的种子机器。
  ‘又扯远了,’杰瑞摇了摇头,‘不管怎样,去霍格沃茨读书的计划是不会改变的。’
  无论是为了发挥预知剧情的优势,还是学院宝箱模块的需要,杰瑞都不打算草率地离开。
  但是,与‘盖洛’一家进行沟通、搭建联系,还是应该去做的。
  如果这对夫妇真的研究出什么魔法遗传学领域的前沿知识,那自己就很有必要将之设法搞到手。
  杰瑞边想边对今晚的调查任务进行收尾,【赫敏司长】收回了栗木魔杖。
  接着,【麦格教授】出手,将彼得由人形再度变回了老鼠,然后装进了仓鼠快乐轮中。
  当然,这一次不是阿尼马格斯,而是强制动物变形,眼下的彼得真的顶了个老鼠脑袋。
  在封印了彼得身为人类的思考能力之后,杰瑞才解除了对方身上的夺魂咒。
  在他的印象里,对受术者施展【夺魂咒】次数过多、时间过长的话,可能会令之产生抗性,从而削弱咒语的威力。
  杰瑞还想用夺魂咒控制彼得去阿尔巴尼亚送快递呢,可不能帮对方培养对这道黑魔法的抵抗力。
  他又没有把自己假扮成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犯不着自找麻烦。
  看起来今夜的麻烦事要就此结束了,杰瑞长出一口气,就要调回自己的伙伴、俘虏与食死徒傀儡。
  但在最后,他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今夜需要调查的目标,还有一个。
  对,蕾欧娜,‘盖洛’夫妻的女儿,老鼠彼得在里德尔府中没有看到她。
  出于谨慎方面的考量,杰瑞指挥小蜘蛛们从墙外接近蕾欧娜的卧室,准备看上一眼。
  在他的催促下,小蜘蛛们快速爬了过去,并在接近后发现,卧室的窗户没有关上。
  杰瑞有了种发自本能的预感,那个女孩很可能不在卧室。
  小蜘蛛飞快地爬入了窗台,穿过蓝色的窗帘,将卧室内的景象一览无遗。
  ‘果然,她不在这里。’在小蜘蛛模糊的视域中,杰瑞并没有看到女孩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