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26 古宅魅影

026 古宅魅影


  在杰瑞一遍又一遍的召唤下,小蜘蛛们以六只为一组出动,分头深入森林的各个角落,搜索被魂器戒指附身的蕾欧娜。
  这不是一个容易活儿,考虑到对方身披隐形衣,又深陷魂器的控制,一定会全力躲避搜索人员。
  准确来说,魂器已经借蕾欧娜之手,用一发索命咒打倒了第一批赶来搜救的【马尔福三人组】。
  阿瓦达索命咒,位列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它是一道极为凶狠的黑魔法,也是通往阿兹卡班的船票。
  按理说,索命咒需要施法者具有强大的法力与剧烈的杀意,才能展现出一击必杀的可怖力量。
  正常的小巫师用这招,就算念对了咒语,也顶多让精英巫师们流流鼻血罢了。
  但就之前的袭击来看,被魂器戒指控制的蕾欧娜,确实发挥出了这道魔咒的威力。
  是蕾欧娜在黑魔法方面天赋异禀,还是伏地魔魂器造成的影响?
  树篱后,杰瑞摇了摇头,否定了关于天赋方面的猜测。
  如果他没有搞错的话,第二代黑魔王伏地魔首次使用阿瓦达索命咒,就是在这个村子里,于里德尔府中自灭满门。
  那年,汤姆·里德尔大概十五六岁左右,正处于踪丝的监视期内。
  哪怕踪丝令魔法部发现当时本地有一名未成年小巫师出现,他们也没把索命咒凶杀案联想到汤姆·里德尔身上。
  既是因为汤姆使用舅舅莫芬的魔杖作案并修改了对方记忆嫁祸栽赃,也是因为这种事情太过违反魔法部工作人员的常识。
  如今,蕾欧娜应该是十二岁左右。
  如果她现在就有独立施展索命咒的能力,她的黑魔法天赋该有多高啊?
  以后食死徒集会,假如有的话,是不是该请这小姑娘快点坐到台上来?
  这女孩念书的地方是北美的伊法魔尼,可不是网易的阿兹卡班,那记索命咒应该是魂器戒指搞出来的幺蛾子。
  明确了对方的实力后,杰瑞决定再小心一些。
  毕竟对方已经展现出了一击必杀的手段,哪怕自己能转生,也不能随便送人头啊。
  这辈子,他还没享受够呢,想吃的、想玩的、想见识的种种,他有太多东西还没体验过了。
  眼前的这座幽暗森林,此刻显得分外危险,仿佛随时会窜出一个黑发白肤的女鬼,从自己后面狠狠地来上一发。
  为了避免痛失一血,杰瑞将凤凰从个人收藏室中召唤了出来,以作护卫。
  没错,杰瑞在使用卡牌召唤【凤凰】后,让它在发育了一段时间后,就暂住于收藏室的宠物区中。
  如今,这只凤凰正处于最具有活力与斗志的青年状态,鲜红的羽毛如同火焰一般美丽耀眼,长长的尾羽和锋利的爪子都像是金子似的闪闪发光。
  【凤凰:回复型宠物,凤凰会消耗自身生命值,使用眼泪持续治疗范围内的友方单位;也可以为召唤者抵挡各种攻击。】
  备注:在凤凰被击败后,召唤者可以向凤凰留下的灰烬中输送魔力,使其涅槃重生;累计重生三次后,凤凰将重新变成卡牌返回玩家卡库。
  杰瑞立刻用【云雾缥缈】这道魔法,给自己美丽的宠物补上了隐身效果,以免自己召唤宠物之举变成帮敌人标注攻击目标。
  “等等,为什么我不‘帮’小汤姆一把,把‘自己’的位置放出来呢?”
  杰瑞脑子里突然闪过了这么一个主意,预先取之必须予之,他笑着又激发了一张卡牌。
  ‘【时间转换器】游戏效果。’
  在游戏中,这张咒语卡能召唤出一道玩家角色的‘未来体’,拥有当前角色的50%至100%的普通攻击伤害及增益效果,并与玩家操控的角色一同行动。
  ‘未来体’的每次普通攻击都会消耗生命值,生命值耗尽则解除召唤、自动消失。
  在杰瑞激活【时间转换器】的游戏效果后,一道与他一模一样的身影出现在了树篱边,同样是个黑发黑眼的帅小伙。
  杰瑞解除了‘未来体’身上的幻身咒,让他在显形后追上队伍。
  他自己则趁着雾气,在【洛蒂】、【丹尼尔】和凤凰的掩护下,小心地隐身跟在后面。
  顺带一提,杰瑞就算想激发时间转换器的真实效果也没辙。
  这道魔法的咒语熟练度格外难刷,至今不过4444,距离由虚化实的精通阶位7500大关遥遥无期。
  总之,既然防御方面没什么问题了,那就是时候发动全面反攻了。
  杰瑞加快了召唤小蜘蛛的速度,让它们源源不断地涌向山坡上的森林。
  虽然在召唤物数量过多后,即使是被【摄神取念】强化了操控能力的杰瑞,也无法再对整只大军进行精细到个体的微操,但他可以选择有取舍地实施重点指挥。
  【麦格教授】、【赫敏司长】与【巨人格洛普】等巫师伙伴们,自然是被重点关照的对象。
  漫山遍野的小蜘蛛们,则只被下达了最简单的命令,遇到目标后及时报告。
  新月的光辉是如此的暗淡,森林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所有人都只能摸黑前进。
  ‘敌在暗,我也在暗。’杰瑞咀嚼着这种陌生的感受,倍感新鲜。
  过往九年里,他与小矮星彼得的决斗,基本上都处于单向透明的战场。
  附近的地形、对方的招数,杰瑞都一清二楚,再加上系统带来的强大实力,他每次都可以从容不迫地击败彼得。
  眼下这种双向不透明的状态,杰瑞确实很陌生。
  魂器戒指,与被它控制的蕾欧娜,都躲在一件隐形衣之下,正埋伏在暗处,一有机会就可能发动突袭。
  他自己与宠物凤凰,则被隐身咒和【云雾缥缈】双重隐藏了起来,巫师伙伴们则自带隐形天赋。
  在这座山坡上的森林中,只有十四名食死徒傀儡和浩浩荡荡的小蜘蛛群,坦率地将身形暴露在夜色中。
  ‘带着食死徒围剿伏地魔的魂器。’杰瑞想了想,觉得有些可笑,就是不知道魂器戒指那边怎么想?
  会暴跳如雷吗?
  按原著中的设定,正常情况下伏地魔与魂器之间虽有联系,但也没多强。
  至少魂器日记本不清楚作为主体的伏地魔是怎么扑街的,后期主角团销毁魂器的时候,伏地魔也是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
  据说,汤姆·里德尔在霍格沃茨上学期间,就笼络了一帮死心塌地的手下,在城堡里形成一股成分复杂的黑暗势力。
  换句话说,这就是食死徒的前身。其中不少人在毕业后真的成为第一批食死徒,还是世袭的那种。
  那么,少年时期的伏地魔,是否已经为手下设计了统一的黑魔标志,以及那套看起来没什么品味的行头?
  杰瑞·冈特不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汤姆·里德尔自己很清楚。
  此刻,魂器戒指已然暴跳如雷。
  在上学期间网罗了第一批手下时,他就很中二地在心里设计了黑魔标志的大致样式——代表死亡的骷髅与象征斯莱特林的蛇显然是不能少的。
  虽然它这块灵魂碎片在毕业前就被主体分离了出来,没有经历过后面食死徒正式登台的风光。
  但是,主体曾经为了给戒指增加一道诅咒而返回了冈特老宅一趟,在那个时候它获取了一些主体的近况信息,自然也就知道了自家手下的造型。
  黑袍配面具,神秘又威风,刚好和眼前这群来袭击自己的家伙一模一样呢!
  “你们这群该死的叛徒,居然敢背叛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我要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阴狠的怒意犹如毒液般在被戒指控制的这具身躯扩散开来,‘汤姆·里德尔’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又‘复苏’了一部分。
  虽然这是个愚蠢冒失的傻姑娘,但是这具身体却出奇地与自己契合。
  在使用了一些自己当年开发的魔法技巧后,他轻松地引导了这个小女巫,让她配合自己的行动。
  那些技巧,原本是用来清理掉那户给自己带来耻辱的恶心麻瓜‘里德尔一家’的。他记得事后效果不错,无论是莫芬,还是魔法部,都被耍的团团转。
  但是,控制这具身体的速度还是快的令汤姆·里德尔’有些惊讶。
  没多久的功夫,他就夺取了身体的主导权。随着吞噬对方的生命力,他渐渐可以调动自己这块灵魂碎片与整具身体内的魔法力量。
  是因为这个叫蕾欧娜的蠢女孩,有幸与自己拥有同一个高贵的先祖——萨拉查·斯莱特林吗?
  ‘汤姆·里德尔’不清楚答案,也不怎么在乎,他现在就要解决这群冒犯最伟大巫师的蠢货。
  至于身体契合度方面的问题,在杀光了这群家伙之后,他可以去找蠢女孩的家人逐个实验。
  ‘能为伟大的伏地魔贡献生命,是这些浪费了血统的庸人们的荣幸。’
  他一个灵魂碎片,可不在乎所谓的亲情,就这么轻描淡写地给自己的远房亲戚安排了堪称悲惨的命运。
  接着,他把视线投向了那片涌动过来的蜘蛛潮,那群叛徒和另外一些躲起来的狂徒正在与蜘蛛一同向冈特老宅这边推进。
  “以为区区隐形衣就能难倒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伏地魔大人吗?”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冷笑着,看了看手中的陈旧魔杖,马沃罗·冈特那个老家伙还是派上了些许用场的嘛。
  至少他的遗物还是有点用的,正好可以用来收拾这群不知死活地蠢货。
  他举起了魔杖,苍白的胳膊从隐形衣的遮蔽下伸了出来,显露在漆黑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