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27 隐形者之战

027 隐形者之战


  在浓郁到化不开的黑暗中,一道幽绿的光芒无声无息地出现,下一秒就击中了右路打头的那名黑袍食死徒的胸口。
  死亡之花刹那绽放,转瞬即逝。
  这道索命咒的威力,是如此可怖,只要击中了活物,就绝对能夺走一条生命。
  一定会有一个死的,要么是被瞄准的目标,要么是被拖来挡枪的小动物,要么是施术者自己。
  对了,这第三种情形,截至今日只有伏地魔遇上过:在谋杀婴儿的时候,他的索命咒被母爱的守护咒反弹了回去,帮他实现了‘我杀我自己’的极珍惜成就。
  老实说,杰瑞也有一些头皮发麻,注视着负责开道的食死徒扑街,他的心怦怦直跳,脑子里警钟长鸣。
  绝对不能被打中,就算能转生也不行,这条命他还没有享受够呢。
  围剿汤姆的战斗,当然不是你一下我一下、一对一单挑的回合制,杰瑞奉行的战斗作风乃是正义的群殴。
  即一只汤姆单挑七组专精【钻心咒】的食死徒和一支隐形巫师行动队,以及数不胜数的拳头尺寸小蜘蛛。
  一个食死徒倒下了,还有十三个食死徒站着。
  这记偷袭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招来了一十三道【钻心咒】的反击,幽绿虹光相连如幕,盖向了袭击者所在的方位。
  杰瑞于暗处观察战况,他看到了那条苍白手臂,也看到了对方一闪即逝。
  【钻心咒】的幽绿光幕淹没了那片手臂显形的区域,但是并没有哀嚎声响起。
  意志力硬抗?还是幻影移形?
  还不能确定,对面可是史上最凶恶的黑巫师伏地魔,用极其危险的黑魔法制成的魂器,着实不能以常理度量。
  于是,在杰瑞的授意下,又是一轮【钻心咒】无差别地毯式轰炸,邪恶的幽绿光芒照在了大地上。
  除了几只路过的仓鼠、绿蛇惨死于不明AOE之外,该处区域毫无异样反应,看来对方已经转移了。
  隐形衣+幻影移形+阿瓦达索命咒=?
  杰瑞知道答案,那就是一个神出鬼没的王牌狙击手,这可真让他有些头痛。
  在隐形衣的遮蔽下,戒指魂器只要不出手就很难被发现;以对方的索命咒造诣,每一发啃大瓜都能啃死人;幻影移形更是为对方提供了快速转移的机动能力。
  如果魂器戒指打一‘枪’就换一个地方的话,这十四名食死徒傀儡还真不够对方杀的。
  不过,杰瑞把他们留在场上,就是为了送给伏地魔的戒指魂器杀的。
  眼下,双方的主力都以各种手段隐藏了起来,出手越多越容易暴露。
  被戒指魂器控制蕾欧娜,披着一件性能不错的隐形衣,躲在暗地里伺机偷袭。
  杰瑞则用幻身咒来隐藏自己的本体,还在树林中连续施展【云雾缥缈】、散播隐形迷雾。
  这既是为了加强隐身效果,也是为了迷惑对手。
  眼下,他用【时间转换器】的游戏效果,召唤出一具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未来身’,就安排在靠前的一处迷雾中,等着戒指魂器上门袭击。
  至于巫师伙伴们,他们在这个世界的人眼中是隐形的,只有用特殊手法才能找到,比如之前戒指魂器搞出来的那阵‘风’。
  无论是蕾欧娜的隐形衣,还是杰瑞的幻身咒,亦或者【伙伴卡】的隐形特性,所针对的都是视觉上的形体轮廓。
  只要被隐藏者还在与世界互动,那他就能被找出来,毕竟他们是隐形而不是直接消失。
  气味、声响和脚印,都是不会说谎的证人。
  不经意间压倒的草丛、拨动的树枝,也有可能暴露出隐形者所在的位置。
  此时,就连念头与思绪都可能引来攻击,精神领域也成了攻防的战场。
  少年伏地魔已经掌握了摄神取念和大脑封闭术,他的灵魂碎片自然也继承了这些知识与相应技巧,在得到躯体后理所当然地运用了起来。
  这件戒指魂器一次又一次窥视那些摆在明面上的食死徒傀儡,试图从他们的脑子里挖掘情报。
  杰瑞则进行阻挠,诱使对方把食死徒傀儡们空空如也的脑海,当成是大脑封闭术的防护效果,免得对方意识到不对、掉头就跑。
  同时,他也在运用摄神取念试图反向渗透过去,找出戒指魂器与蕾欧娜的位置。
  不过,由于两人都未能直接交手,纠缠许久都未能找出对方所在的位置。
  ‘接下来要放大招来把戒指魂器和被它控制的蕾欧娜逼出来吗?比如放火烧山、飓风毁林什么的?’
  杰瑞按捺了召唤【厉火】的冲动,这金红色的魔焰确实可以将这片森林乃至整座山都烧成灰,就连魂器也扛不住。
  但是,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中,是不存在友军伤害豁免机制的。
  所以,杰瑞固然可以靠‘献祭’自己召唤出来的小蜘蛛群来激发出厉火的三头形态,却也要‘小心用火’,免得玩火自焚。
  当然,他可以解除对厉火的召唤,只要赶在它壮大到超出自己的控制能力前。
  不过,被厉火吞掉的东西,那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若不是这样,如果不是魂器还藏在这里,那杰瑞早就把冈特老宅连同里面的东西一并烧成灰了。
  藏在这里的魂器,是马沃罗从祖辈那里继承来的戒指,上面镶嵌着死亡三圣器之一的复活石。
  复活石无疑是珍贵的,不管它是死神恶意馈赠的礼物,还是古代巫师卡德摩斯·佩弗利尔失落的杰作,它都具有难以估量的价值。
  其他的魂器中,拉文克劳的冠冕、赫奇帕奇的金杯和斯莱特林的挂坠盒,乃是霍格沃茨四巨头之三的遗物,都具有神奇的魔力,值得杰瑞进行考古式研究。
  哈利·波特是不在伏地魔计划内的意外魂器,也是原著中的主角。
  杰瑞前世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干不出把他扛起来扔进火里一把烧了的事,而且他这种灵魂碎片的附身状态也很值得研究一番。
  大蛇纳吉尼本是一名可悲的血咒兽人,还曾经亲身经历过初代黑魔王格林德沃的时期,各种意义上都具有非凡的价值。
  不过,她现在应该还没有被制作成魂器,说不定还没遇上伏地魔,此处就暂不做考虑。
  思来想去,杰瑞觉得在伏地魔的魂器中,果然还是那个日记本最没用了。自己又不是伏地魔的粉丝,用不着拿起它来回忆第二代黑魔王的青葱岁月。
  ‘要是藏在这里的魂器是日记本就好了,九年前我就能搞定收工了。’杰瑞在心里抱怨了一下,就把注意力转移回了当前的战斗。
  场上的形势不怎么好看,哪怕只是一片伏地魔在毕业前分离出来的灵魂碎片,那也是最危险黑巫师的残魂。
  被魂器控制的蕾欧娜,已然变身无情的阿瓦达啃大瓜机器,深绿色的死神之光一发接一发,从不同的位置发射出来。
  不多时,戒指魂器就又击杀了三名食死徒傀儡,还把【巨人格洛普】给打回了卡。
  没办法,巨人块头大,移动起来的动静自然也大,只要‘小汤姆’不是聋子,自然能听的一清二楚。
  对方之前只是召唤出一道微风,就借助落叶与尘土的轨迹找出了【马尔福三人组】的位置,其观察能力可见一斑。
  这场隐形者之战,还有的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