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28 坟头蹦迪

028 坟头蹦迪


  杰瑞冷静地观察局势,没有草率出击。
  想要反击的方法,确实有很多,召唤海量生物或者使用范围攻击,都能压缩对手的活动空间。
  就算不把收藏室内的神奇动物全数放出来,单是继续召唤小蜘蛛群,铺满了山林后也能逼得对方无处落脚。
  但是,杰瑞需要的不只是赢下这一局,他还要一举夺取魂器、大获全胜,那就必须一击制敌。
  如果草率出手却没能将戒指魂器拿下,它在受惊后很可能逃之夭夭,说不定会用幻影移形直接润到天涯海角。
  也不能拖得太久,进入了消耗战后,对方随时有转进逃离的可能。
  如果闹成那样的话,事情可就难办了,得设法诱使伏地魔的灵魂碎片漏出破绽。
  又是一道深绿虹光飞出,又有一名食死徒倒下,这一次的方位是冈特老宅边上的树丛。
  剩余的食死徒们默不作声地立刻发动反击,巫师伙伴们也进行了支援,以绿色为主的魔法虹流猛地冲了过去。
  依旧未能得手,这一次戒指魂器还嚣张地顺势发动了追击,目标正是在反击时暴露所在位置的【弗雷兄弟】。
  在刚刚被食死徒傀儡们用【钻心咒】洗了一遍的树丛旁边,三条长长的黑蛇突然从半空中窜了出来。
  在它们凭空出现的位置,魔杖的前端一闪即逝,没给杰瑞一方留下攻击的空子。
  三条黑蛇向【弗雷兄弟】所在的位置游走过去,他两正试图将它们击退,蛇口中却突然喷出了毒液,射了两人一脸。
  【弗雷兄弟】的血量飞快下跌,这三条由魔法变幻出的毒蛇确实凶狠,杰瑞索性趁势安排他们倒在了地上,并让他们哀嚎起来以作掩饰。
  在毒液腐蚀皮肤的滋滋作响声和男子凄惨的嚎叫声中,少年伏地魔的灵魂碎片再度开口了:
  “这是怎么了,我的朋友们,你们现在的表现可不怎么样?”
  那尖锐冷酷的声音在四周的空气中回荡,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连具体方位都很难判断。
  在这种场合下,本因令人恐惧,只是那声线中略微透出的少女音色,令杰瑞觉得有些搞笑,其他巫师伙伴与食死徒傀儡则毫无触动。
  没有得到想要的惊恐反应,戒指魂器显然有些恼怒,“是什么让你们敢背叛我,背叛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
  那尖锐高亢的声音还在继续,“你们依旧一副往日的打扮,看来还没有投靠那个泥巴种和肮脏麻瓜的庇护人邓布利多,是这样吗?”
  “还是说,你们在向魔法部摇尾乞怜,所以才和这群傲罗混在一起。他们是叫什么来着?执行司的隐形小队?”
  杰瑞听着汤姆的声音,对方还在说话,这很好,说明对方还有所图谋。
  不管是旧日的手下,还是别的什么,只要这块灵魂碎片还有想要的,那就能引之入套。
  于是,杰瑞控制了一具离自己有段距离的食死徒傀儡,用他的嘴巴高声喊道:
  “都没有,我们只是找到了真正的领袖,比你汤姆·里德尔这个失败的混血杂种更伟大、更纯正。”
  毫无疑问,这是对伏地魔的挑衅,简直是当面跳脸。
  陷入愤怒的敌人一般不会轻易离开战场,杰瑞希望少年时期的伏地魔同样如此。
  他所说的这通话,效果实在好的出奇。
  原本因为读取蕾欧娜记忆、确认了主体失败倒台而恼怒不已的灵魂碎片,在收到这挑衅后,差点被气炸了。
  “够了,我原本想给你们这些叛徒一个偿债的机会。现在看来,还是把你们这些胆敢冒犯我灵魂之冢的蠢货,统统清理掉为好!”
  毫无疑问,少年伏地魔很愤怒。
  他是如此的厌恶、憎恨自己的麻瓜生父,不光舍弃了那个与对方相同的普通的麻瓜名字,还亲手干掉了里德尔一家三口、抹杀了自己的过往。
  可仍有一件事是强大如他都无法改变的,那就是在他的体内,流着里德尔的血脉、麻瓜的血脉。
  怒火中烧的少年伏地魔残魂,举起魔杖就要来一发阿瓦达啃大瓜,干掉那个胆敢嘲讽自己的叛逆。
  然而,这包含怒火的一道绿光并没能达到目的,它被挡了下来,被区区一只蜘蛛。
  看到索命咒未能见效,少年伏地魔的灵魂碎片愈发愤怒,一边转移自身位置,一边用蛇佬腔对着黑蛇下令:“…嘶…毒死……嘶嘶…撕碎…”
  三条黑蛇顺从地游向了他指示的方向,脑袋高高昂起、张大嘴巴漏出了细长的毒牙。
  正当黑蛇要故技重施时,又一阵咝咝的吐气声响起,“…嘶…回去……嘶嘶…爬下…”
  少年伏地魔的残魂贪婪地望向声音的来处,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男孩从雾中走了出来。
  一个只留着稀薄的冈特家族血脉、连蛇佬腔天赋也没有的女孩,都能成为自己的良好载体。
  那么,一个真正的蛇佬腔又会怎样呢?也许自己可以做的更多……
  在萌生出这样的想法后,戒指魂器暂时收住了杀心,以一种不怀好意的口吻说道:“怎么,难道你就是这些叛徒的新主人?”
  少年伏地魔的残魂下意识地认为,这个同为蛇佬腔的男孩,在这群叛徒中一定具有不一般的地位。
  果然,那个少年自承了身份,“没错,我,莫芬·马沃罗·冈特才是巫师们真正的王。至于你,不过是一个输给婴儿的废物罢了!”
  还不待少年伏地魔残魂感慨命运无常,那个之前挑衅他、刚刚捡回一条命的食死徒叛逆就再次叫嚣起来。
  “怕了吧!我们的首领是伟大的萨拉查·斯莱特林的正统血脉,比你这弑亲的杂种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这家伙活脱脱一副狗仗人势的做派,继续叫嚷道:“你说我们冒犯了你这鬼东西的坟墓?我告诉你,我们今天还要到你的坟头跳塔朗泰拉舞!”
  杰瑞操控着自己的‘未来身’和食死徒傀儡,一唱一和地进行回答。至于他的真身,当然还隐藏在雾气中。
  杰瑞可不想赌,少年伏地魔残魂的下一发咒语,是不是索命咒。
  按理说,魂器控制他人也应该有一个循序渐进、由浅入深的过程。可戒指魂器却在连一晚上的功夫里,就控制住了蕾欧娜。
  要么是蕾欧娜自身或者冈特家族整体对魂器的抗性不足,要么是魂器在外界重压下长期谋划、准备的结果。
  总之,杰瑞觉得值得一试。反正,那只是一具用【时间转化器】卡牌召唤出的限时躯壳。
  现在看来,他的香饵奏效了。
  那道混杂着少女音色的尖锐声音再次响起,“想当上巫师之王?就让我来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吧!”
  少年伏地魔的灵魂碎片压抑着怒意,恶狠狠地说道。他不打算再拖下去了,不管对自己有没有效果,先掳走就行了。
  ‘不过,走之前,还得把这嘴贱的家伙干掉!’他用看死人的眼神看了一眼那个胆敢反复嘲讽自己的叛徒,在心里下了决定。
  咝咝的吐气声再度响起,黑蛇接到了他的命令再度出击,分散开扑向那些叛徒与傲罗,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接着,戒指魂器就操控蕾欧娜闪现到了那个自以为是的少年身边,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就要将之掳走。
  “你要当什么王来着?”他阴恻恻地嘲讽少年,此时对方似乎已经被吓傻了,连魔杖都没有举起来。
  但是,他没有得到回应,也没有看出对方的思绪。
  ‘不好!’少年伏地魔的残魂意识到了情况不对,但是为时已晚。
  埋伏已久杰瑞果断出击,多方联动、势如奔雷。
  ‘未来身’猛地一拳打向了被附身的蕾欧娜,正中腹部,打得她当场弓腰,实属劲夫行为。
  杰瑞自己则施展了控制及输出型大魔法【水牢】,与【赫敏司长】法术联动,两道碧蓝的洪流冲向了缠斗在一起的‘未来身’与蕾欧娜以及戒指魂器。
  【水牢:将该魔法攻击范围内所有敌人卷入水牢中,持续造成伤害;施法结束时,水牢爆炸造成高额伤害。】
  备注:被困于水牢中的巫师无法移动,非巫师单位则陷入眩晕状态。
  洪流旋转着凝聚成了两颗重合在一起的巨大水球,它们看上去就像是两个透明的茧,将少男少女和灵魂碎片裹在了一起。
  水涌入了他们的口鼻,‘吨吨吨’地灌了进去,被附身的少女试图挣扎却动弹不得,少年则依旧死死地抱住她。
  这还不算完,紧接着,【麦格教授】也出手了,一记强制变形术正中水牢中的少女。
  【麦格教授】没有令杰瑞失望,这位大龄猫娘精准地把握了需要变形的目标——蕾欧娜本身。
  少女被干净利落地变成了一条白蛇,她的衣服、发夹都被湍急的水流卷走,魂器戒指也不例外。
  大势已定,此时已然到了夜尽天明的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