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31 毒蛇出洞夜枭终来

031 毒蛇出洞夜枭终来


  蕾欧娜倒在【麦格教授】怀中,造型方面与初生的婴儿颇为相似,一副‘坦诚相见’的姿态。
  杰瑞打量了她一眼,视线自觉地落在了黑色的长发上,脑子里琢磨起修改少女记忆的方案。
  统统删个精光,让她忘掉这场糟糕的鬼屋之行?还是细致地处理一番,编织一个自己所需要的故事?
  不管那种方案,都应该先看看少女的记忆,搞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杰瑞总觉得在这一切的背后,还有自己他所不知道的故事,拼图似乎还缺了一角。
  如果这是一个侦探故事的话,接下来就应该进入推理环节了,不过杰瑞可是个巫师啊。
  他当然有更方便的办法——直接看就好了。
  【麦格教授】微微掀起了蕾欧娜的眼皮,杰瑞对着少女上翻的白眼念出摄神取念的咒语,精神力量穿刺而入。
  接着,他便在蕾欧娜的记忆脑海中‘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傍晚,这家人在里德尔府刚吃完晚饭,一伙面容模糊的暴徒突然破门而入,高喊着“巫师去死”的口号,袭击并杀害了少女的父母。
  只有少女本人,靠父亲在十一岁生日时送给她的隐形衣,保住了性命并逃到对面山坡上的冈特老宅。
  在老宅中,蕾欧娜‘偶遇’了一名友善的男巫幽灵,还幸运地在屋后的马沃罗之墓中找到了一根陈旧的魔杖。
  这位好心的‘幽灵’懂得一种靠附身来指导战斗的方法,为了报仇,蕾欧娜主动请求了他的协助……
  显然,这是伏地魔藏在戒指中的灵魂碎片的‘杰作’,就像他当年修改莫芬·冈特的记忆来让对方顶罪一样。
  杰瑞有样学样地使用【记忆编织】,先抹去了这段虚假记忆,然后继续窥探蕾欧娜的内心,这一次再无阻挡、势如破竹。
  一幕幕画面杂乱无章地快速滚动,向到访者展示了眼前之人的过往和她深埋于心中的秘密。
  昏迷中的人脑海中的念头分散、混乱,记忆同样如此,还好杰瑞用这方面颇有经验,串联出了自己所需的情报。
  少女的全名是蕾欧娜·莫瑞根·斯诺,来自北美洲,是伊法魔尼魔法学校雷鸟学院的二年级学生,她全家都是巫师。
  她的父亲雅各·斯诺是伊法魔尼的黑魔法防御术课讲师,孤儿院出身。他非常痴迷古老的奥秘,尤其是那些流淌在血脉中的神奇能力。
  她的母亲玛莎,则是伊法魔尼的创始人伊索·瑟尔和詹姆斯·斯图尔特的大女儿哑炮玛莎的后代。
  值得一提的是,伊索·瑟尔的父亲是凯尔特著名女巫莫瑞根的直系子孙,母亲则出身于冈特家族,是霍格沃茨创始人之一、蛇院奠基人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
  少女对此的记忆格外清晰,从记事起,她的父亲就反复地向她讲述这两位传奇巫师的故事。
  故事的重点永远是古老先祖们的神奇能力,萨拉查以蛇佬腔驱使蛇王,莫瑞根与大自然交流并能预测战争的走向……
  毫无疑问,雅各·斯诺非常期待那古老的魔法能在自己女儿的身上复活。然而,世事总是不尽如人意。
  蕾欧娜确实具有魔法天赋,成了一名伊法魔尼的小女巫没错,但也只是如此了。蛇佬腔、预言天赋、生物亲和力,她连一样都没有继承。
  失望,失落……
  杰瑞再次打量了蕾欧娜一眼,这面相都快能当主角了:古老的先祖、潜藏的天赋、曾被寄予厚望却归于平凡、失意的过往。
  主角该有的开局配置似乎差不多齐了,只要外挂到账,少女就能一飞冲天了。
  不过,很快杰瑞就确定蕾欧娜是没戏了:就算她意外觉醒了祖先的天赋,也比不上自己的系统外挂,这显然不符合主角的标准。
  杰瑞继续整合自己从蕾欧娜脑子里挖出来的情报,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家人还真有点东西!
  在确认了蕾欧娜没能继承先祖天赋后,雅各进行了多种尝试却都以失败告终。
  于是他开始对女儿放任自流,并计划再生一个孩子,但至今未能如愿。
  后来,雅各将精力集中在标志性更强的蛇佬腔方面,打起了冈特家族的主意。他试图找到这一家族的其他后裔联姻,看看下一代能否重现蛇佬腔的力量。
  蕾欧娜既想回应父母的期待,又不愿意自己的人生被草率地锁死,就一个人折腾起激活蛇佬腔的实验,犹如盲人摸象、极不顺利。
  她试着靠与蛇互动来培养感觉,从家养的宠物蛇,到户外的野生蛇,只要遇到,她就会进行一通鸡同鸭讲的交流。
  还好,她是会魔法的女巫,不然早该被毒蛇放倒了。
  这些虽然好笑,但并不是重点。
  引起杰瑞关注的是,蕾欧娜在去年上学期间,于伊法魔尼学校所在的格雷洛克山的山林中,遇到了一条诡异的绿蛇。
  那条蛇颇通人性,能听懂蕾欧娜的命令并加以执行,很快就成了少女最喜爱的宠物。
  在收养了这条绿蛇后,蕾欧娜摸索蛇佬腔的尝试,突然就顺利起来了。
  不光是因为少女有了好用的对话对象,还是由于她‘偶然’间在学校图书馆的古书中,发现了一个据说能促进蛇佬腔觉醒的魔药配方。
  完全可以想象到,蕾欧娜那时有多么喜悦,她决定暂且不告诉他人、独自努力,直到成功后再给家人一个惊喜。
  对此,杰瑞的评价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别说这一看就很不对劲的展开,就算里面没有猫腻,一个小女巫自己熬制魔药自己喝,也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弄不好可是会变兽娘的。
  令杰瑞有些心中发寒的是,对于女儿身边发生的这些怪事,身为父亲的雅各·斯诺似乎并非一无所知。
  就在今年年初,雅各突然教导起蕾欧娜大脑防御术,却又没有别的动作:既没把绿蛇捉起来,也没组织女儿继续喝药。
  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什么呢?
  随着对记忆的发掘,在杰瑞阅览到‘雅各教导大脑防御术’的片段后,蕾欧娜本能地开始反抗。
  就是按这段记忆记忆中的方法——不要去看对方的眼睛,不要去想重要的事情,保持镇静、放空大脑。
  少女无意识的反抗并没有奏效,杰瑞从容地‘看’完了她最近的记忆。
  由于不想莫名其妙订下婚约,蕾欧娜故意向父母隐瞒了自己从同龄人那里打听到的消息——杰瑞曾用蛇来教训去里德尔府捣乱的孩子……
  她昨夜披上隐形衣秘密前往冈特老宅,其实是想看看里面有没有与蛇佬腔相关的物品遗留,比方说学习心得、语音标注什么的。
  只可惜,冈特家族早已破落,祖上也没有晓得为后世子孙编蛇佬腔教材的人,老宅里只有一枚魂器戒指等着她。
  少女在进入冈特老宅后,没有遭遇黑魔法陷阱的袭击,大概是戒指魂器在确认来人实力低微后有意压制了防御措施。
  之后,魂器本想蛊惑误入者带自己离开的,却惊喜地发现这具身体对附身的抵抗力出奇的低。
  于是,就有了杰瑞昨夜经历的那一幕——隐形者大战隐形者,食死徒被迫躺枪。
  蕾欧娜仍在下意识地运转大脑封印术,眉头已然皱了起来,外来的精神侵入似乎令她很辛苦。
  杰瑞缓缓地收回了自己向她放射过去的精神力量,该知道的东西他都已经知道了,这幅拼图所缺的那一角正是——蛇!
  他抬起头,注意力回归现实世界,却立刻收到了一阵警报——留守里德尔府的【凯文·法雷尔】和小蜘蛛们,发现一条绿蛇正游走着接近里德尔府的大门。
  之前一直无影无踪的演员,终于也要登台演出了!夜里的事,它又看到了多少?
  杰瑞立刻远程微操小蜘蛛群进行围攻,却被这条凶猛的绿蛇一口一个咬死,迫不得已上前迎战的【凯文】也被紧紧勒住,毫无还手之力。
  情急之下,杰瑞派出【凤凰】飞回去捕捉这条可疑的绿蛇,同时匆忙地收拾起这边的战场。
  由【伙伴卡】召唤出来的巫师伙伴,活着的时候不会被常人看到,死了会直接变回卡牌,倒是没什么可收拾的。
  不过,通过【贝拉回响】召唤出来的食死徒傀儡,死后可是会留下尸体的。
  眼下,足足有六具尸体躺在地上,个个穿着黑袍、佩戴面具,胳膊上还烙印着黑魔标志。
  处理尸体没什么难得,直接丢入【个人收藏室】,不管是喂给八眼巨蛛,还是做成人体标本,都能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之后,魔法部可能还会进行后续的调查。
  蕾欧娜已然入学伊法魔尼魔法学校,北美那边的魔法界对小巫师施法问题管理的更加严格。
  根据杰瑞读取到的记忆,由于近年来一连串泄密事件,拉帕波特法律中的许多条文被老调重弹,所有未成年小巫师不得将魔杖携带出校的规定就是其中之一。
  美国魔法国会那边也一定有配套的施法侦测措施,他们会和英国魔法部商量吗?
  杰瑞想了一下,决定体谅一下傲罗工作的辛苦,自行将首尾处理干净,就不用他们加班了。
  还活着的食死徒傀儡们,七手八脚地将六名离职同事码在了一起,顺便把死者的魔杖胡乱地远远扔开。
  接着,杰瑞与【赫敏司长】一同挥动魔杖,先用【统统加护】设下防御屏障,然后就是【霹雳爆炸】二连响。
  堆在一起的六具尸体,被直接炸成大小不一的碎块,飞得到处都是。
  还好杰瑞提前设下了屏障,不然他就得当场变身碎尸案的现行犯。
  然后,杰瑞争分夺秒地修改了蕾欧娜的记忆,就套用小孩结伴作死探险鬼屋、偶遇黑道火拼的模板算了。
  当然,这里的黑道得改成食死徒,火并用的不是枪而是魔杖,结局不是熊孩子作死得死而是走运捡回了小命。
  在把人证蕾欧娜、物证魔杖与火并的食死徒尸体都准备齐全后,里德尔府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
  “使用【凤凰】捕捉敌方单位*1,该咒语熟练度增加15*1,当前熟练度为8888。”
  “捕获特殊存在【葛姆蕾·冈特残魂】,决斗积分增加77,获得金加隆49枚、决斗勋章77枚。”
  在杰瑞正为进展顺利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只他期待已久的生物,内心顿时被狂喜淹没了。
  一只圆脸的奇妙鸟儿正从山谷外飞来,看样子,目标正是小汉格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