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3 昨夜无事

003 昨夜无事


  “阿不思·邓布利多。”杰瑞念出了那位老巫师的名字,特征实在太显眼了,想认不出来都难。
  银白色的齐腰长发,同样很长的白胡子,还有那扭歪了的鼻子,无一不在向杰瑞暗示来人的身份。
  阿不思·邓布利多,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凤凰社的创始人、国际巫师联合会主席、威森加摩首席巫师,公认的当代最伟大的巫师。
  杰瑞有点惊讶这位老人竟然这么早就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但是,联想到对方的身份和昨夜发生的凶案,也就不奇怪了。
  在里德尔府对面的冈特老宅,发生了一起疑似食死徒火并的恶性案件。
  敏感的地点、可疑的事件,引来这位老巫师的关注也没什么奇怪的。
  刚刚醒过来的蕾欧娜,此时正扑在她母亲玛莎怀中泣不成声,杰瑞为这丫头编织的虚假记忆可并不温柔。
  魔杖尖跃动的索命咒绿光,或许足够变成她一生的阴影。
  从树篱后走出来的老弗兰克,正带着疑惑上前询问这对母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能帮到忙的。
  唯有一边伫立的雅各听清了杰瑞所说的言语——邓布利多的名字,注意力瞬间提高了不少。
  杰瑞不动声色地对着老弗兰克念起了手中信件的内容,就好像他之前也是这么打算似的。
  对于杰瑞所说的内容,送信的猫头鹰、神秘的魔法学校还有这座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老弗兰克听的很认真。
  这位老人没有草率武断地将这一切都当成某人的恶作剧,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其实没有童心。
  在亲身经历了杰瑞的治疗魔法后,老弗兰克已经明白了这个世界在平凡的表面下,还潜藏着不为世人所知的神秘力量,也对半个世纪前不了了之的里德尔府灭门案有了新的猜测。
  如今,杰瑞告知他‘自己被一所魔法学校录取了’,有了心理铺垫的他也并不觉得有多么奇怪。
  “你是怎么想的?去,还是不去。”老弗兰克干脆利落地问道,他清楚这个男孩一向都很有主见。
  杰瑞的回答也很干脆,“当然是去,对了,这一次我们非搬家不可了。”
  接着,他又把之前对斯诺一家编的故事重讲了一遍,并着重描写了那些内讧中死去的黑衣人的奇异死法——绿光一闪、原地暴毙,全身没有流出哪怕一滴血。
  “那群家伙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水淹火烧加爆破,死了不少人。”杰瑞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继续说道。
  “我和蕾欧娜躲在鬼屋里没敢探出头去细看,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自相残杀死光了。万一还有活着的,下次跑来里德尔府这边作案,那咱们岂不是很危险,还是早点搬家吧。”
  老弗兰克闻言,第一个念头就是带着一行人去报警,可下一刻就犹豫起来。
  他知道杰瑞不是爱与人开玩笑的性子,既然少年这样说了,那昨夜就真的有一群神秘的危险分子在对面山坡内讧,还死了不少人。
  如此严重的恶性案件显然不是自己这个老头子能处理得了的,可是,这种情况真的能去找警察吗?
  自从当年为了里德尔府灭门案的事情,警察毫无证据地把他带去审问后,老弗兰克就对警察有了一种深深的不信任感。
  在收养了小杰瑞并见证这孩子的神奇力量后,老弗兰克就更不愿意与警察接触了,他担心这会给孩子带来不可预测的危险。
  按照杰瑞的说法,那些黑衣人能凭空变出水球与火焰,还能射出挨到就可以杀人的绿光,这毫无疑问也是常人所不知的神奇力量。
  或者,应该称之为魔法?
  ——巫师的把戏。
  想到这里,老弗兰克低头看向了杰瑞手中的信件,那封自称来自一所名叫‘霍格沃茨’的魔法学校的信件。
  ‘既然巫师的数量都多到要办所学校来教育孩子了,那么他们应该也有警察局吧?该怎么联系他们?’
  老弗兰克眉头紧皱,他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在战场上经历过生死的考验。但是,眼下的问题不是他曾经经历过的那些枪林弹雨,而是传说中的魔法。
  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而且他也不能继续干站着了。
  老弗兰克看了看杰瑞,他还记得九年前自己遇到这个孩子时的情形。
  在那段时间里,他总是像梦游似的不自觉地在夜里去往对面山坡上的冈特老宅,心里老是想着那里有个孩子在等自己。
  原本他有些怀疑自己老糊涂了,结果有一天竟然真的发现了一个男婴,就躺在婴儿车中,车上还写着一个名字:杰瑞·冈特。
  冈特,这个姓氏和那座屋子的主人一样,其意为瘦削憔悴、荒凉凄冷的。
  那个家族的人正是如此,落魄的不成样子,房子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就阴森森的像个鬼屋。
  自从在战场上伤到耳朵后,老弗兰克就非常厌恶喧嚣与人群,更不会去主动凑热闹,但他依然记得冈特一家的事情。
  因为当年里德尔府的继承人汤姆·里德尔,莫名其妙地与冈特一家的女儿梅洛普私奔,这在村子里传的沸沸扬扬。
  作为里德尔府的园丁,老弗兰克想不知道都不行,他也记得故事的后续。
  汤姆·里德尔独自返回,一口咬定自己被‘欺骗’、‘蒙蔽’了,梅洛普·冈特消失的无影无踪、生死不知。
  原本,冈特一家的其他人在那段时间里也不见了,但他们后来陆续地出现了,唯独不见那个叫梅洛普的女人。
  老流浪汉马沃罗第一个回来,然后很快就死掉了。他那疯疯癫癫的儿子莫芬在数年后才出现,变得更加孤僻危险。
  没人清楚后来又发生了什么,等人们再次提起冈特一家的时候,那座屋子已经无人居住。
  可是,时隔多年后,居然有一群戴面具的黑衣怪人在冈特老宅附近出现,还用疑似魔法的手段自相残杀。
  ‘这意味着什么?他们是奔着冈特一家来的吗?杰瑞会不会被牵扯进去?’
  老弗兰克十分担忧,他试图与斯诺夫妇交流一下意见,这家人的女儿蕾欧娜与杰瑞同为这起事件的经历者,双方应该好好商量商量。
  当然,他不会草率地将杰瑞的事全盘托出就是了,他得为孩子的安全都做考虑。
  雅各对此的态度比较冷漠,一般来说,如果有麻鸡意外发现了魔法的踪迹,就会由对应的魔法部派人来清理记忆、掩盖真相。
  这是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的规定,更是在外界压力下的自保需要,各国巫师都不得不将魔法世界隐藏起来,制订了一系列限制措施。
  但在面对必要的知情者时,这些措施自然得网开一面,麻种巫师的家人们正是知情者中占比最大的部分。
  因此,雅各是可以与老弗兰克讨论此次魔法犯罪案件的,但他觉得没有必要,连摄神取念都懒得运行。
  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倒霉的老麻鸡而已,雅各是这么想的。
  据他所知,当年莫芬·冈特一怒之下杀了抛弃自己姐姐梅洛普的汤姆·里德尔全家后,老弗兰克就被误认为那起灭门案的凶手,为此遭了很多苦头。
  如今,不过是换成这老头的养子小弗兰克被卷进来了而已,没什么可在意的。
  说到底,这起案件是英国魔法部的麻烦,关他这个北美巫师什么事呢?
  他的夫人玛莎已经检查完了女儿的身体,确定除了体表擦伤、过度受惊与体力透支造成的虚弱外,并没什么大碍。
  得到准信后的雅各,就想着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避免不可预计的危险。
  他千里迢迢携家带口地来英格兰,主要是为了寻找冈特家族可能存在的后裔,可不是闲的没事来跨国打击黑巫师犯罪的。
  但是还有些事情束缚住了雅各·斯诺:那条‘毒蛇’不见了,起床时屋外有打斗的动静,这令他怀疑自己一家已经被那伙黑巫师盯上了。
  另外,他作为案发地附近的巫师,也得配合英国魔法部的调查,免得事后发现这桩案件被栽到自己头上。
  这种破事实在不得不防,尤其是在异国他乡、人脉不足的时候。新上任的英国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还是个远近闻名的靠捡漏上台的家伙,这可没法带给别人多少信心。
  如果可能的话,雅各还想设法向魔法部来人打听此案的其他消息。他得搞清楚昨夜之事的来龙去脉,摸摸那伙黑巫师的底细。
  看看这一切都只是偶然,碰巧有黑巫师在冈特老宅做交易的时候翻脸火并了,还是有人和自己一样打着冈特家族的主意。
  心中思虑甚多的雅各·斯诺,别说和老弗兰克交流信息了,就连杰瑞手上的信封都没有细看。
  不然,他早就该发现,自己所要寻找的冈特后裔,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拿着信封的杰瑞也很尴尬,在发现邓布利多也去了冈特老宅后,他本想趁此大好良机、顺其自然地让雅各‘发现’自己的姓氏,好进行下一步互动。
  雅各固然看不到对面山坡上来了多少人,但是他应该清楚魔法部是肯定会出动傲罗前来调查的。
  这样就能避免对方打起敲闷棍、绑小孩回去配种的歪主意,倒不是杰瑞怕与这家伙动手,主要是动不动就修改别人的记忆,怎么看都是反派作风。
  杰瑞原本打算和斯诺一家保持联系、但是不在入学前告知他们自己的真实姓氏,免得节外生枝。
  可是,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已经直接标明了他的全名‘杰瑞·墨丘利·冈特’,就像当初寄给汤姆·马沃罗·里德尔的那封信一样。
  既然如此,杰瑞自然也没必要继续隐姓埋名。
  他顺势调整了计划,以冈特家族的后裔身份进入霍格沃茨,并通过斯诺一家接触伊法魔尼,逐步提高自己在魔法世界的影响力。
  没想到雅各这家伙居然是个睁眼瞎,在这种时候掉了链子,硬是没有注意到信封表面的姓氏。
  与此同时,还有更让杰瑞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留守在冈特老宅附近、监视来人的巫师伙伴【萝宾】向他报告,魔法部的调查结果是——昨夜无大事发生。